第一章

法國巴黎

一棟華美的白色洋房內,傳來陣陣讚歎聲。

“哇,好漂亮啊!”

一屋子的人全以讚賞的眼光望著由更衣室走出來的人兒。

沈雨琤微微旋身,讓紗質裙襬在半空中揚起美麗的弧度。這是一襲非常美的白紗禮服,上半身以蕾絲刺繡為主,而下襬則是層層迭迭的雪紡紗,白紗像是雲朵般烘托出新娘如夢似幻的感覺。

“真是太漂亮了!”芬妮·葛雷恩笑咪咪道。“雨琤姊,你是我看過最美的新娘子!只有像你這麼纖瘦又修長的好身材,才能把這件禮服穿得這麼漂亮!爸、媽,你們說對不對?”

“對!當然對!雨琤本來就是個美人胚子啊!”年逾半百,卻還是神采奕奕的鮑伯·葛雷恩順著女兒的話點頭微笑。“呵呵,婚禮當天,所有的人一定都會羨慕死我的,羨慕我居然能娶到這麼漂亮的兒媳婦!”

一旁的碧翠絲——也就是雨琤未來的婆婆表情卻很不以為然。她臉色僵硬地道:“這件禮服是很漂亮啦,畢竟是斐迪南伯爵親自設計的嘛!任何年輕女孩穿起來都會很出色。”

雖然都快要舉行婚禮了,但碧翠絲還是不喜歡未來的兒媳婦沈雨琤,連口頭上的稱讚都吝於給予。

“媽,你怎麼這麼說嘛!”芬妮皺皺小鼻子。“人家我真的覺得雨琤姊好美、好美!簡直像是仙女下凡呢!等我結婚時,我也要央求斐迪南伯爵親自幫我設計結婚禮服。哇,到時我也會是最美的新娘!”

鮑伯寵愛地揉揉女兒的頭髮。“呵,傻丫頭,你當然也會是美麗的新娘子啊!走吧,我們都出去,讓你哥跟雨琤聊一聊。”

“對喔,哥怎麼都不說話?”芬妮看著始終沉默不語的德爾·葛雷恩,頑皮地吐吐舌頭。“喔,我知道了,他肯定嫌我們是大電燈泡!爸、媽,走吧,我們先回去,把空間留給他們小倆口吧!嘻嘻!”

德爾的家人就住在隔壁另一棟漂亮的白色洋房裡。他們毗鄰而居,這樣結婚後大家可以彼此照應。

房內只剩兩個人了,雨琤望著未婚夫微笑。“你喜歡嗎?”

“當然喜歡。”德爾擁著雨琤肩頭,語氣非常溫柔。“這件禮服非常適合你,雨琤,你真的好美,我相信婚禮當天,所有的人都會被你迷倒了!”

雨琤嫣然一笑。“你喜歡就好,剛才你的表情怪怪的,我還以為你不喜歡我穿這件禮服呢!”

“怎麼會?”德爾笑容擴大,在心底暗罵自己為何失神?

他馬上就要迎娶雨琤了啊,他必須好好地愛她、珍惜她,不能再……

“對了,聽說禮服是你的好友——斐迪南伯爵親自設計的。”雨琤好奇地問著。“一個大男人居然能設計出這麼柔美的禮服,真的好令人驚訝喔!他一定是個觸感敏銳且才華洋溢的人吧?!這件白紗真是太美了,女孩子只要看一眼就會愛上它的!”

“是啊,他的確是個才華洋溢的人。”雖然在心底命令自己要對雨琤好一點,不能再胡思亂想。但,一提起漢諾威·斐迪南,德爾的心湖又是一陣激盪。“這四年來你一直在瑞士念大學,所以沒有機會看到他。其實他跟我一直有往來,我們……是很好的朋友。他是大英國協的貴族,不過因為討厭英國人的古板,所以一直定居在法國。他旗下品牌所生產的服裝,非常受全球仕女歡迎……”

“我知道!大名鼎鼎的『TERESA』誰不知道呢?”雨琤掩嘴輕笑,純真的笑容讓她看起來更加惹人憐愛。“『TERESA』這個牌子比CHANEL和CD更受歡迎呢!因為我的朋友都覺得CHANEL的設計太成熟,年輕女孩穿起來有點老氣:而CD的款式又太華麗了,很有距離感。所以啊,最受女人歡迎的服飾品牌就是『TERESA』!每次只要它一推出新款,都會引起名媛貴婦的瘋狂搶購呢!”

雨琤又好奇地問著。“對了,斐迪南伯爵大都親自畫設計圖嗎?他一定很忙吧?要應付這麼多訂單會不會太累了?”

“還好吧,反正他滿會分配時間的。而且他是個藝術天才,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做出最棒的效果。”德爾微笑地回答,但一顆心卻像是掉入五味雜陳的木桶般。

他不能再想他,不行、不行!他不能忘記自己馬上就要結婚了!雨琤是個好女孩,他不能對不起她。

“說得也是,像他那麼聰明的人,自然很懂得分配時間!”雨琤轉轉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八卦雜誌上常常有斐迪南伯爵的報導耶!聽說他女人緣好得誇張,不管是皇室公主還是財團千金們,都對他情有獨鍾。不過,他就像只花蝴蝶一樣,流連在一個又一個的女人身邊。像他這麼風流倜儻的男人,恐怕很難安定下來吧?”

德爾的眼神越來越黯淡。夠了!他不能再若無其事地談論他,他會受不了的!

他倏地改變話題。“雨琤,突然要你一完成大學學業就嫁給我,你……會不會覺得太匆促了?我怕我擅自作這個決定,會委屈了你。”

雨琤一愣,搖頭認真地道:“你怎麼這麼說呢?我當然不會覺得委屈,雖然……雖然一畢業就結婚,感覺好象有點早,不過也無妨。德爾哥,我相信你,我知道天底下最保護我的人就是你,所以你的任何決定對我一定是最好的!”

在她的世界裡,德爾哥就是她的全部!這麼多年來,他一直無微不至地保護她、珍惜她,因此,她信賴他的任何決定。

她完全信任的眼神令德爾更加愧疚、也更加痛苦!他苦澀地道:“你不該這麼信任我的……坦白說,我很害怕,我不知這是不是有能力給你幸福;也許,我根本沒有資格娶你……”

他最想說的是——其實他根本不愛她,他對她只是兄妹之情而不是愛情!

但,他沒有勇氣說出來,只因背後的事實太驚人……

雨琤盈盈淺笑。“德爾哥,你今天真的怪怪的耶!這是不是所謂的『婚前恐懼症』呢?我聽說,很多要結婚的人在婚前會突然變得患得患失,甚至有逃婚的衝動。不過你放心,就算你逃婚了,我還是會原諒你,並且再度接納你的。”

她對他露出俏皮的笑容,為的是想紓解德爾哥的壓力。

她的溫柔卻更加深德爾的罪惡感,他覺得自己好卑鄙,竟然利用這麼純真的雨琤!

為了這件事,他已經掙扎很久了。好幾次他都衝動地想對眾人坦白一切,但,他很清楚說出實話的後果……那不是他及他的家人可以承受的。

他不敢想象,當母親知道自己的真實性向時,會有多震驚?他更不敢去承受來自各方的異樣眼光。

他懦弱!他只想繼續逃避問題!

他在心底安慰自己——德爾,事情沒有這麼嚴重的,不是嗎?雨琤是個非常好的女孩,也許……也許結婚後他會真的愛上她。

也許……

在自欺欺人的心態下,他捧起雨琤的臉蛋,急促地印下一個吻。

這個吻沒有繾綣纏綿,有的僅是焦躁不安,像是要藉此擺月兌些什麼。

雨琤被動地接受他的吻,當德爾哥激狂地吮吻她的唇瓣時,她竟有股想推開他的衝動!

她不太習慣這麼激烈的吻法,雖然他們已經是未婚夫妻了,但德爾哥並不常吻她,有的也只是額頭上的吻,很少這麼直接地吻她的唇,而且吻得這麼激烈。

她還是比較喜歡德爾哥吻她的額頭,那令她有很安心的感覺。但她隨即又告訴自己,他馬上就是她的丈夫了,他吻她是天經地義的,她不可以覺得不習慣,更不可以有想推開他的衝動!

像是要完全揮去盤據心頭的人影,德爾突然將雨琤壓在躺椅上,大手把禮服的拉鍊往下拉。

“啊!”雨琤嚇得花容失色,小手馬上護住胸前。“不要!不要這樣……”

“別拒絕我!”他的聲音沙啞而痛苦。“雨琤,我們馬上就要結婚了,把你給我!”

他知道自己好卑鄙!但他只想強迫自己忘記,忘記不該有的情愫……

眼看德爾哥繼續把她的禮服往下拉,雨琤急得快掉淚了!“德爾哥,請你不要這樣,我怕……”

她知道自己遲早會是他的,她也願意把身子交給他。但不是現在啊!她希望是在舉行婚禮,得到眾人的祝福之後,才與他合為一體。

她眼底的淚終於使德爾停下動作,他懊惱地輕推開她。“對不起!該死的,我竟然對你……”他好討厭、好討厭自己,恨不得能自我毀滅!

“我該死!”他痛苦地捶打自己的頭。事情為何會這樣?想愛的人他不敢去愛,只能卑鄙地利用善良的雨琤!事實上,她就像他的妹妹,他真的不願傷害她啊!

雨琤匆促地穿好衣服,抓住他的手,勉強擠出笑容。“沒事了,德爾哥你不要傷害自己,我沒有生氣。”

很怕自己還會再做出什麼惡劣的行為,德爾匆匆起身道:“你先休息一下,我……我到隔壁爸、媽那裡去討論婚禮細節。”

一說完他便連忙出門,不敢再看雨琤一眼。

雨琤默默地望著他的背影,一股不安的感覺驀地襲上心頭……

會是她太敏感嗎?她總覺得德爾哥這一陣子好奇怪,好象很不快樂。她常看到他一個人坐著發呆,眼神憂鬱而孤獨。

好象有很大的事情正困擾著他……

也許真是自己想太多了吧?雨琤月兌下禮服後換上原來的裙裝。德爾哥是這麼優秀的人,不可能有他無法解決的問題吧?

望著手上的訂婚戒指,雨琤感到有些茫然。搞不好她也有婚前恐懼症呢!雖然幾天後她就要正式嫁給德爾哥了,但,她的心底還是覺得有些不踏實,總覺得哪裡似乎怪怪的……

她真的想嫁給德爾哥嗎?怔怔地望著鏡中的自己,她自問著——沈雨琤,你真的愛他嗎?

她只知道他很信賴德爾哥,很喜歡跟他在一起的安定感。但,愛情……

她真的不知道什麼是愛情,是會讓人心裡覺得又酸又甜的嗎?

好友告訴她——當你愛上一個人時,整顆心只容得下他!一想起他就會心跳加速,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是一種怦然心動的感覺!

怦然心動?雨琤笑笑,好奇怪的名詞!

坦白說,她活了二十二年,從來沒有體會過,何謂“怦然心動”的感覺。

容貌月兌俗,擁有神秘東方氣質的她,在求學時代有不少男人追求。但,唸書的時候,她只想好好地把全副心力放在書本上,而且,她知道自己嫁給德爾哥是遲早的事,所以從不多看別的男人一眼,也不給任何人機會。

她眼德爾哥很親密,感情好到無話不談,她什麼心事都會告訴他。他就像她的哥哥,甚至是她的父親!

可是,跟德爾哥在一起就像跟家人相處般自然,她從來沒有……沒有感受到怦然心動的感覺。

難道……我根本不愛他,甚至不想嫁給他?!

不,不可以!一發現自己居然有這麼荒謬的念頭,雨琤馬上嚴厲地斥責自己——沈雨琤,你太過分了!你怎麼可以忘恩負義,不願嫁給德爾哥?

深吸了一口氣,她告訴自己不許再胡思亂想,嫁給德爾哥對她絕對是最好的安排。從小到大,他都一直保護著她,她相信他會保護她一輩子的。

這樣想著:心頭似乎篤定多了,雨琤起身把白紗禮服小心地掛好。

真的好美!滿意地望著精緻的蕾絲刺繡,雨琤再度發出讚歎。她真的好佩服禮服的設計師,他巧妙地揉合了東方的古典和西方最細緻的美感,創造出一件如夢似幻的婚紗禮眼。

“漢諾威·斐迪南伯爵……”撫著高雅的蕾絲,雨琤喃喃念著他的名字。既然他是德爾哥的朋友,那麼,也許在婚禮當天可以見到他呢!

這位伯爵是怎麼樣的人呢?聽說他才氣縱橫卻又風流花心。不過,擁有這麼龐大的服裝帝國和驚人財富的男人,想必也不可能對一個女人忠實吧?

好奇地揣測著,雨琤渾然不知,這個名字將會在她往後的人生中,佔據多麼重大的位置……

***************

巴黎是詩意的,是浪漫的。古老而優雅的氣息,飄散在每一條寧靜巷弄之間。

典雅的建築物矗立在塞納河畔,由書房的落地窗就可以俯瞰最美的河岸夜景。漢諾威的確是個非常注重享受人生的男人。

才氣過人的他沒有利用家族勢力和自己身為伯爵的背景,只憑藝術天分便創造出享譽全球的服裝帝國。他很懂得享受人生,不論是在精神或物質上,都不會虧待自己。

德爾一走入書房,便聽到漢諾威愉快的笑聲。

“哈哈!我也聽說了,樸澤剛那小子不知哪根神經壞掉,竟然也要結婚了。嘖嘖!他真是完蛋了!我看是跟公爵布萊德一樣,被女人下了降頭了……我還能說什麼?只能為他掬一把同情之淚嘍……去賭城玩?好啊!準備好你最高級的總統套房,再加上一打閣樓女郎等級的美女,我再來考慮、考慮,要不要抽出時間過去。呵呵,我太風流?少來了,你也不遑多讓啊!堂堂賭城天王,會有多守身如玉啊?別五十步笑百步了……”

漢諾威斜坐在躺椅上,筆直的長腿慵懶地交迭。身為服飾帝國首腦的他,其實擁有最完美的身材比例,惑人的魅力絕不亞於任何一位當紅男星。

賭城?由談話內容中,德爾猜測他應該是在跟定居賭城的男爵——喬霽揚通電話。喬霽揚在那裡擁有最豪華的超級賭場。

“好,下次五爵聚會時,咱們再狠狠地嘲笑那兩個急著跳入愛情墳墓裡的笨蛋!我要出去獵豔了,bye-bye!”

漢諾威掛上電話,回頭看見德爾時,立即爽朗地微笑。“嗨,德爾!你什麼時候來的?”

“剛到一會兒。怎麼,急著出門獵豔啊?我好象來的不是時候喔!”表面上,德爾故作輕鬆,其實心情卻無比陰鬱。

“呵,你知道的。”漢諾威眨眨眼,模樣既邪氣又迷人。“就是茱兒·貝茲啊!大美人特地跑來巴黎拍廣告,身為地主的我,當然不好怠慢嘍,說什麼都不能辜負美人恩啊!你說對不對?”

茱兒·貝茲?德爾當然知道這位豔妞。超級模特兒出身的她,最近在好萊塢紅得發紫,不但廣告接不完,拍攝的電影也片片賣座,儼然是全球最具人氣的美豔女星。

只不過,再怎麼美豔的女人,一遇到漢諾威也只有舉手投降的分!只因他是天生的調情高手,泡扭技巧已到達爐火純青的境界,但他風流而不下流。再加上他擁有英挺過人的外表,以及億萬的身價,因此,只要是女人,幾乎沒有不對他趨之若騖的!

德爾眼眸一黯。“是嗎?既然你趕著出門,那我就下次再來找你好了,反正也沒什麼重要的事。”邊說著他邊轉身,打算走出去。

“嘿,等一下。”漢諾威叫住他,繞到他前方正色地道。“兄弟,你看起來怪怪的,來找我一定是有事。說吧!”

“真的沒什麼重要的事,你還是快點出去吧,別讓佳人久等。”

“哈!在你心底,我漢諾威是個重色忘友的人嗎?”他哈哈大笑。“就算是,但今天例外!今天的我,有人性而沒『獸性』。說吧,有啥心事我洗耳恭聽!”

邊說著,他邊走到酒櫃前取出上等的波爾多白酒,一副準備長聊的模樣。

德爾疑惑地看著他。“你真的不出門了?”

“哈,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當然是兄弟重要啦!”漢諾威豪氣地舉杯。“別羅哩吧嗉的,來,喝吧!今晚就算是你告別單身之夜,咱們喝個痛快!”

德爾也微笑地跟著舉杯。漢諾威外表看起來風流不羈,其實他非常注重朋友,更重義氣,這也是他喜歡他的地方。

唉,其實他真的不該再繼續喜歡他……

“對了,你不是快要結婚了嗎?聽說新娘子是個東方小美人呢,照理說,你應該滿面春風的,為何還心情不好?”漢諾威不解地問著。

一想起雨琤,德爾的心頭頓感沉重,苦悶地放下酒杯。“其實,我真的不該跟她求婚,我沒有把握……可以給她幸福……”

“呵,你這叫做『婚前恐懼症』!”漢諾威拍拍他的肩膀。“兄弟,雖然我很討厭婚姻制度這種無聊的發明,不過,我相信以你的個性,你絕對會是個好老公的,而且,你跟小嫂子不是有多年的感情基礎嗎?怕什麼?”

德爾眉間打了好幾個結。“我跟雨琤的確有多年的感情,但,我不確定那是不是男女之情。我很怕會耽誤了她,你也知道,雨琤是我們家收養的,我不希望她嫁給我只是為了想報恩……”

雨琤的身世很坎坷,她母親本是他們家的廚娘,但在她十五歲那年,沈母即病逝。舉目無親的她被他們家收養,他一直把雨琤當成親妹妹般疼愛著,他不希望雨琤是為了回報恩情才答應這樁婚事。

但……仔細想想,他其實是很卑劣的,因為他一直在利用單純的雨琤!

一年多前,也就是雨琤在瑞士念大三時,他為了逃避無法壓抑的感情而逃到瑞士,請雨琤跟他閃電訂婚,當時雨琤連一句話都沒問就一口答應了!

唉,他知道他欠了雨琤,他欠她太多、太多了……

“我看你真的想太多了。”漢諾威不贊同地揚揚濃眉,試圖開導他。“男女之間相處久了,本來就很容易日久生情。德爾,你對自己要有自信一點!瞧瞧你自個兒,長得相貌堂堂的,而且年紀輕輕就有一番事業,小嫂子肯嫁給你,絕對是因為愛慕你!”

“是嗎?”德爾苦笑。

“當然是嘍!別再亂想啦,來,喝吧!今晚喝個痛快!我叫傭人準備一些下酒菜送過來。”

***************

就像漢諾威所說的,他們把今晚當成德爾的“告別單身之夜”,因此在家裡喝酒還嫌不夠,兩人又跑到酒吧去喝,直到夜深人靜才準備打道回府。

“坐過去,我開車送你回去。”漢諾威手撐著車門,欲把駕駛座上的德爾趕到旁邊去。

“呵呵,我沒醉啊!我還可以開車,絕對……呃……可以……”醉得東倒西歪的德爾還在逞強。

“坐過去!”漢諾威搖搖頭,硬把他推到旁邊後,自己坐上了駕駛座。“拜託你愛惜自己一點,你馬上就要當新郎了,醉醺醺的還敢開車?”漢諾威對自己的酒量很有把握,事實上,他是個自制力很強的男人。先前在家裡喝了一點酒後,一到酒吧他便堅持滴酒不沾,只喝沒有酒精的飲料,因為他要保持清醒好開車。

他覺得人生很美好,所以絕對不會愚蠢地跟生命過不去!

跑車順暢地行駛在寂靜的深夜公路上,德爾垂著頭似乎睡著了,但過了一會兒,他突然嗚咽出聲。

“我好難過……我卑鄙、我該死……”

“你怎麼了?”漢諾威雙手緊握方向盤,轉頭看了他一眼。“嘿,老兄,拜託你別在這時發酒瘋行不行?我還得專心開車耶!”

“我是混蛋!”一身酒臭的德爾整個人崩潰地痛哭。“我混帳、我好沒用……”

他突然抓住漢諾威的手哭喊。“我要馬上回去取消婚禮!我不能娶雨琤,我絕不能害了她!我不愛她啊……我要告訴你,我真正愛的人是……是……”

“德爾,快放手!”漢諾威低斥。“有什麼話等會兒再說,你這樣抓著我真的很危險。”他不知道德爾究竟在煩些什麼,一整晚,他只是拼命地灌酒,講話又吞吞吐吐的。

“我不能再等了!我現在就要告訴你……”仗著濃濃的酒意,德爾決定把一切都豁出去了!“其實我愛的人一直是……”他講得好激動,雙手更加重了力道。

“德爾,快放手!”

就在漢諾威努力想控制方向盤之際,悲劇發生了!

“叭叭叭——”隨著急促的喇叭聲,一輛闖越雙黃線的貨車,突然對著他們的跑車直衝過來!

強烈的燈光直射過來,刺得漢諾威幾乎睜不開雙眼!在最危急的一刻,他把方向盤用力一打,讓跑車駕駛座的那一方——也就是他自己,去承受所有的撞擊力!

“砰——”

巨大的撞擊聲在寂靜的午夜駭人地響起……

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