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細雨霏霏。墓園中,雨琤坐在德爾的墓前,深深地望著鑲在十字架墓碑上的相片。

一大早她便避開傭人,獨自離開漢諾威的府邸後,直接抵達這兒。

幽幽地望著相片中的德爾,雨琤在心底嘆息。德爾哥,你怪我嗎?我……還可以找你訴說心事嗎?

以前當她不開心時,德爾哥總會敏銳地感受出她的情緒,然後鼓勵她說出自己的心事。

德爾哥真的好疼愛她,像是親生的兄長……不,就算她有親哥哥,恐怕也比不上德爾哥對她的疼愛。

她已經可以坦然地面對自己的心——她並不愛德爾哥。今天如果德爾哥沒死,她會遵守婚約嫁給他,努力當一個賢妻良母。但,她不愛他!

她的心無法給他。

腦中突然想起昨夜的激情,雖然羞於承認自己的放縱,但她知道那是真愛。因為愛他,所以她才願意跟他合為一體,才會有如此熱切的反應。

她很清楚自己對德爾哥與對漢諾威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感情!

她喜歡德爾哥,但永遠不會因他的事而吃醋,她也不會為了他的一個吻而心跳失控。她跟德爾哥之間下可能出現像昨晚那樣的熱情與癲狂。

唉……

雨琤將帶來的白玫瑰輕輕放在墓前,低問道:“德爾哥,我做錯了嗎?請你告訴我。我知道你一直很疼我,像個最好的哥哥一樣一直保護著我,不管我做錯什麼事,你都捨不得責罵我。但,請你告訴我,我做錯了嗎?”

水盈盈的晶瞳滿是掙扎,如同以往一般,她很自然地對著德爾哥吐露心事,毫無保留地說出自己的感受。

“我承認,我是愛上漢諾威了。我無法控制自己,我無法不被他吸引!如果真能管住自己的心,我肯定會把心藏得好好的!但,面對他時,我真的沒有辦法……”

她的表情好無助,像是迷路的小女孩。“我可以愛他嗎?德爾哥,可以嗎?如果你還在我身邊,你一定會取笑我懦弱,但,我就是懦弱!我不敢……不敢相信自己真的能得到幸福,不敢放手去愛。”

一滴淚滑出眼眶。“我喜愛的人都離我遠去了,先是母親,再來是你。我好怕!我已經沒有能力再承受一次傷害,我真的懷疑自己是個不祥的人,所以才會克走身邊的人……”

她能承受得住失去漢諾威的打擊嗎?一想到他有可能因為她的關係而遭受不幸,她就不禁渾身打顫!她好怕好怕,這麼深痛的驚懼感,從來不曾擁有過

失去德爾哥時,她心碎,卻不至於想跟著自我毀滅。但,如果失去漢諾威

不!不!她不敢去想,就連想象都會將她逼瘋!

她深愛他啊!她不能失去他,絕對不能!

“德爾哥,我應該趁現在回頭嗎?我好怕會給他帶來不幸。我好愛他,從沒有如此深愛過一個人,從未如此害怕失去過!我到底該怎麼辦?”

淚眼模糊中,雨琤突然聽到背後傳來聲音——

“你不會給我帶來不幸,你只會帶給我幸福!”

她震驚地回頭,看到漢諾威竟站在她的背後。

老天!他是什麼時候出現的?

他……聽到她所有的話了?“刷”的一聲,雨琤的臉頰迅速燙紅,一路紅到耳根。

漢諾威的臉上滿是喜悅。他很慶幸自己因為放不下她而跟了過來,所以,此刻才能聽到她內心深處最真實的聲音。

原來不是他在一頭熱,她也愛他,她也同樣深陷在愛情的泥沼中。

呵,這個發現讓他好高興,高興得像是得到天底下最好的禮物!

別的女人有多喜歡他、多迷戀他,他統統不在乎!他要的只有沈雨琤這個女人,他這一輩子只要她的心!

不敢再承受他燙人的視線,雨琤匆匆站起來便想走。“我們回去吧。”

“我們”?這兩個字又令漢諾威心情大好。看來他真的是栽了!或喜或憂全控制在這小女人手中!

不過,這份被控制的感覺……挺不錯的。

他強悍地抓住雨琤,雙眼直視她。“先別走,我要在這裡明白地告訴德爾——我愛你,我要你!請他在九泉之下放心。”

“你別胡說……”雨琤不安地瞥著墓碑上的相片。“你不可以在德爾哥的墓前胡言亂語……”雖然他說過德爾哥愛的人並不是她,但她仍認為在墓前跟漢諾威拉拉扯扯是很不妥的。畢竟,她曾是他名義上的未婚妻。

“不,我沒有胡言亂語!”他的眼神無比堅定、無比清明。“我漢諾威這輩子還沒有這麼認真過,我所說的每一個字皆出自肺腑。沈雨琤,我愛你。我們彼此相愛,我們沒有犯下什麼過錯!”

“你……”他坦率的表白令她心頭好亂,卻又好甜蜜。

然而,層層疑慮仍是困住了她。抽回自己的手,她苦澀地搖頭。“你憑什麼說你愛我?你瞭解我嗎?你根本不知道我是什麼樣的女人。我是個不祥的人,你知道嗎?所有我深愛的人都會被我剋死,先是我母親,再來是德爾哥……”

不是她迷信,她是真的怕了!接連失去兩位摯愛後,她真的好怕好怕再度失去心愛的人。如果那個人是漢諾威……

不!她絕對會瘋狂,她絕對無法承受的!

“你這傻瓜!”漢諾威既心痛又驚訝,原來這小女人一直在擔心這個問題,原來,這就是最大的癥結所在。

“沈雨琤,你給我聽好,你不是什麼不祥的女人,你帶給我的是幸福而不是厄運。是你讓我明白世上真的有真愛:是你讓我相信何謂地久天長;是你讓我結束漂泊的歲月,甘心為了一個女人定下來。”

“不是我,我不配……”淚水盈滿她的眼眶,她努力地控制心湖的翻騰。不!她不能繼續沉溺下去,再這樣下去,她真的會無法自拔;她肯定會害了他的……

“看著我!”他硬扣住她的肩頭,狠狠地鎖住她的視線,說出來的話,字字擲地有聲。“沈雨琤,難道你敢說你不愛我?難道你敢否認,存在我們之間的不是愛情?”

眼淚滑到雨琤唇邊,好鹹、好苦……但,她的心卻更苦……

她愛他!她身上的每一個細胞都在大聲地呼喊著——她愛他!但她不敢愛啊!她寧可孤老終身,也不願為他帶來任何厄運啊……

“別哭,往後的日子裡,我不會讓你再掉一滴眼淚。”他以拇指拭去她的淚,慎重地起誓著。“因為我們真心相愛,所以我不會死!我愛你,我會永遠地守護著你!”他知道這小女人在憂心什麼,他不忍她把苦楚全積壓在心底。

在他認真的起誓中,雨琤的淚水再度奪眶而出,她悲傷地搖頭道:“車禍發生了……是我的錯……是我害死了德爾哥,如果他不認識我,一定不會出車禍,不會……”

碧翠絲的話像是魔咒般,緊緊地束縛住她,她無法相信自己不是不祥的。潛意識裡,她早已將所有的錯都攬到自己身上了。

漢諾威嘆息道:“那只是意外,純粹的意外!沒有人願意看到悲劇發生,這不是你的錯。”

“看著我!”他眼神堅定地將雨琤的手緊緊按在自己的胸膛上,讓她清清楚楚地感受他有力的心跳。“就在這裡,在德爾的墓前,我以家族的名譽發誓——我愛你!而且會永遠保護你,直到生命終了的那一天。雨琤,你願意嫁給我嗎?”

他從沒想過自己會有對女人求婚的一天,但,上天讓他遇到了她!他還能說什麼呢?他就是深深被這小女人吸引,而且所有的喜怒哀樂全控制在她的一顰一笑之中。

此刻的他不再認為婚姻是最愚蠢的發明,更不是賭注,而是一生中最令人期待的事。

“你……”雨琤淚流滿面,激動得說不出話。夠了,不管她跟他到底會不會有結果,只要曾經擁有這份情,她此生便了無遺憾,再無所求了。

真的夠了……

“我不能答應……”她的淚眼揉入哀傷。“漢諾威,你清醒一點,你不知道自己現在在說什麼,你不會想要娶我的……”

“你拒絕我的求婚?”他藍眸一黯。唉,這小女人可真懂得如何傷他的心。

“我不是拒絕……”雨琤搖頭,潔白的手指眷戀地輕撫他深邃的輪廓,誠實地向他表白自己的心。“我也愛你。我願意永遠跟著你,但我不能嫁給你。”

她不要任何人再起誓保護她,德爾哥曾經說過會保護她一輩子,但他卻走了!或許,只要她不跟漢諾威結婚,只當他的地下情人,那麼,就不會給他帶來不幸了。

“雨琤!”他抓住她的手,眼神嚴峻而心痛。“你在想些什麼?我不准你胡思亂想,更不准你侮辱我對你的感情!”

“這不是侮辱,我也不覺得有任何委屈,我根本不介意名分上的問題。”只要能一直守在他身邊,看到他一直好好的,她並不介意世人的閒言閒語。

也許她很傻,但她愛他,而這就是她所能想到最好的愛他的方式!

“但我介意!傻雨琤……”漢諾威怎麼會不知道她在擔心些什麼?長嘆地擁她入懷。“抱著我、感受我、傾聽我的心跳!我不會消失,更不會撇下你不管。雨琤,信任我,把自己交給我!”

把臉龐深深埋入他的懷抱內,任粗獷濃烈的氣息完全包圍她。她沒有說話,但一顆顆晶瑩的淚水已代替她說完所有的情、所有的愁、所有揮之不斷的愛戀……

難道她不愛他嗎?難道她不渴望成為他的新娘嗎?自從他第一次吻她以來,她的每一根心絃上都刻劃著他的名字——漢諾威·斐迪南、漢諾威·斐迪南……

她愛他,也渴望能成為他的新娘。但她不敢!她膽小、她懦弱、她害怕!

只因她太愛他,因此害怕再一次的心碎……

在他溫暖的懷抱中,她不再偽裝堅強,她放任自己像個小女孩般哭泣,一聲又一聲,哭出她所有的傷痛。

可以嗎?她真的可以這麼幸福嗎?

“雨琤、我的雨琤……”他不斷輕撫她的脊背。他不會叫她別哭,他知道自從德爾走後,她獨自壓抑了太多太多的情緒,所以,他要她好好地發洩出來。

在他面前,她不需要偽裝,她儘可呈現出她最脆弱的一面,他會為她縫補破碎了的心。

雨琤不知自己究竟哭了多久,但她再度抬起頭時,心湖已一片坦蕩而清明。

原來,可以盡情痛哭的感覺竟是這麼好;原來,擁有一個任你哭泣的懷抱竟是這般幸福。

曾經碎裂的心,在他強悍、霸道的柔情之中,悄悄地癒合了、縫補了。

看出她的轉變,漢諾威微笑地看著她,眼神堅定而自負。“再問你一次——願意嫁給我嗎?”

“我願意!”這回,沒有半秒鐘的遲疑,雨琤聽到自己堅定的回答。她終於敢鼓起勇氣去愛,只因,漢諾威給了他的愛、他的信心,也給了她力量。她相信德爾哥在天之靈,也會為她感到高興的,高興自己的妹妹終於擁有一個好歸宿。

“這是我聽過最美妙的回答!”陽光下,漢諾威燦爛的藍眸折射出最令人怦然心動的光芒。他俯下臉,深深、深深地吻住她……

四唇迅速相貼,輾轉吸吮,分不清究竟是誰在吻誰,他們同樣熱愛對方、需要對方……

身軀緊密地倚偎,在遼闊的天地之間,他們是一對最親密的愛侶。

***************

雨琤終於接受了漢諾威的感情,也接受了他的求婚。而漢諾威像是怕她反悔似的,在她允諾後不久,就立即對外發布婚訊。一切都是這麼的美好。但,她作夢也想不到,有一場大風暴正在等著她。

這一天,漢諾威突然由辦公室打電話回來給她。

“沈小姐,電話,是少爺打來的。”管家恭敬地把無線電話交給雨琤。

接過話筒,雨琤甜蜜地微笑。“什麼事?”她想著,他是不是又要她好好打扮一番,等他回來接她,然後帶她去塞納河畔夜遊,盡覽巴黎浪漫迷人的夜景。

然而,漢諾威的聲音卻很急促,沒有往日的灑月兌。“雨琤,你乖乖待在家裡等我,我馬上回去!記住,千萬不要跑出去!”

一說完他便迅速收線。

雨琤呆呆地跟著收線。奇怪,發生什麼事了?她不曾聽過他以這麼急促的語氣說話。

一定是出了什麼事……雨琤越想越不安,總總可怕的揣測盤據心頭,壓得她幾乎喘不過氣來。

不會的!不會有事的……她努力按住心口,用力深呼吸,試圖平靜下來。她必須平靜,她答應過漢諾威,會完完全全地信任他,她不可以胡思亂想。

不會有事的、不會……

拼命告訴自己,但,詭異的情緒依舊沉重地壓在心頭上。

她越待在房中越覺得不安,心想,乾脆下樓到花園去走一走好了,而且還能看到漢諾威的車子駛入車庫,可以早一點看到他的人。

但,才剛下樓,她便聽到廚房中有人交談的聲音。

“號外、大號外耶!”

“那個謠言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快說給我聽!”

什麼事?雨琤疑惑地走近廚房。由半掩的木門可以看到兩個女僕交談得正熱絡,完全沒有注意到門外有人。

女僕莎拉興奮地道:“太震撼了,我也是剛才被派到街上買菜,才知道的。現在大街小巷都在討論這件事,我一聽到,就趕快買了雜誌回來看。”

“你已經買了?借我看!”女僕可莉好奇地接過雜誌。“還是你先說給我聽吧,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連漢諾威少爺也被牽扯在內?”

[i]漢諾威?[/i]這三個字完全吸引了雨琤的注意力。跟他有關嗎?

“唉,說來說去,咱們家少爺也是被連累的,他運氣真是不好!”莎拉講得眉飛色舞。“起因都是那個沈小姐。當我聽說少爺已對外發布消息,即將要迎娶她為妻時,還覺得很奇怪,那個沈小姐不是曾經是德爾先生的未婚妻嗎?怎麼未婚夫一死,就這麼厲害地勾搭上咱們少爺?哈!結果看了雜誌才明白,搞不好少爺只是在同情她!”

同情?雨琤身軀為之一震!

“怎麼說?”可莉問著。

“唉呀,那個德爾先生是同性戀啊!”莎拉得意地回答。“好象是一個姓紐曼的女人把德爾先生留下的親筆札記賣給八卦雜誌,雜誌就截取幾則,把它刊了出來,並且針對德爾先生、少爺和沈小姐三人之間的複雜關係大書特書!你知道的,少爺是貴族,德爾先生生前也是媒體喜歡追逐的青年才俊,所以很有新聞價值。原來啊,那個德爾先生根本不愛沈小姐,他只愛男人!而且,他愛的人是少爺!”

“啊?怎麼會這樣?好亂喔!”可莉聽得一頭霧水。“那我就不懂了,既然德爾先生愛的是少爺,那少爺為何會在他死後追求沈小姐,並主動對外發布即將結婚的消息?”

“你問我?我問誰?我也不懂啊!”莎拉聳聳肩。“根據這本雜誌所推測的,德爾先生對少爺應該只是單戀而已,少爺愛的絕對是女人!不過,我覺得就算是這樣,少爺對沈小姐也不是真心的,搞不好啊,少爺只是同情她,所以才會代替德爾先生照顧她並且答應娶她。”

“說的也是!”可莉跟著點頭。“沈小姐好象一直不知道她死去的未婚夫愛的是男人呢!不過,少爺還真好心耶,竟然願意娶她。”

“人家她運氣好嘛!懂得要手段、勾引少爺,好順利當上豪門少女乃女乃!”莎拉酸溜溜地道。“不過啊,我現在可不羨慕她了,畢竟,一段建立在同情上的婚姻有什麼好羨慕的?”

門外的雨琤聽不下去了,纖瘦的身軀搖搖欲墜,不小心輕撞到了木門。

“誰?”聊八卦聊得正起勁的兩個女僕趕快推開門,看到沈雨琤時,當場嚇得面無人色!

“小……小姐?!”完蛋了!她們可沒忘記,少爺即將迎娶她進門!得罪了未來的女主人,她們也混不下去了!

雨琤的臉色很蒼白,但語氣卻異常冷靜。“雜誌……可以借我看一下嗎?”

“啊?”莎拉一愣,恨不得馬上把手上的雜誌藏起來。

“給我!”雨琤加重語氣。這件事既然牽涉到她,她不能傻傻地一直被矇在鼓裡。

“是……”莎拉害怕地遞出雜誌。

“小姐!”管家匆匆走過來,看到她已經拿在手上的雜誌時,臉色頓時一變!唉,完了,她還是慢了一步!

她剛剛接到少爺的電話,少爺要她暫時瞞住小姐有關雜誌報導這件事,直到他回來。但……已經來不及阻止了。

“小姐,我想……你最好先聽聽看少爺的解釋,好嗎?”管家委婉地勸道。她不是很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少爺在電話裡只是匆匆地交代她幾句話,並要她好好看住小姐,不要讓她胡思亂想。

“我沒事。”雨琤冷靜地越過眾人,走上二樓。她不要任何人的同情,更不要任何人的憐憫!

她,只想知道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