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雨琤一回到葛雷恩家後,碧翠絲便迫不及待地舉行記者會。她是非常愛面子的人,忍受不了別人在她背後指指點點。

坦白說,她會逼雨琤去開記者會根本是為了自己的面子,而不是想保全德爾的名聲,不過,她當然不願承認這一點。

記者會現場人聲鼎沸,雨琤坐在休息室內,表情木然。

碧翠絲和芬妮在她旁邊拼命地耳提面命,吩咐她待會兒該說些什麼。

“等一下記者一定會問你很多問題,你沒有把握的問題就不要亂回答,只要不斷地強調——你很愛德爾,你們之間的感情很堅定,所以,就算他死了,你也不會接受其它的男人。懂嗎?”碧翠絲緊盯著她道。

“說得對。”芬妮也答腔。“只要你不斷地強調,你有多愛、多愛我哥,多懷念你們過去的恩愛歲月,那麼,記者就會相信你跟我哥的感情是真的,我哥不是同性戀!”

雨琤像是木女圭女圭般怔怔地聽著,心底卻覺得好悲哀。這就是這對母女一直擔心的嗎?

她可以不介意碧翠絲母女不顧她一生的幸福,硬要她放棄漢諾威來說這個謊,但,她替德爾哥覺得好哀傷!

他人已經走了,她們卻還舍不下世俗的眼光,反而拼命地欺騙大眾,也欺騙自己。

同性戀有什麼好可恥的?不管德爾哥愛的是男人還是女人,他都是她最敬愛的大哥,她對他的敬意不會因此而減少一分。

碧翠絲和芬妮才是德爾哥的至親啊,她們不能接納他的性向嗎?這樣自欺欺人,除了傷害已逝的德爾哥,還有什麼好處?

鮑伯靜坐在一旁,他非常不願意舉行這場記者會來逼雨琤公開說謊,他幾次想出言阻止,卻換來碧翠絲銳利、警告的眼神。唉,事情已經發展到這種地步了,他知道自己說什麼都沒有用了。

“媽,時間差不多了。”芬妮探出頭看看外面。“走吧,我們也該出去了。”

碧翠絲嚴厲地瞪著雨琤。“我們剛才說的話,你都記住了吧?你可千萬不要在這種場合給我亂說話,不然死去的德爾絕對不會原諒你的!”

明明是自己愛面子,但碧翠絲硬是抬出德爾來壓雨琤。

兩個女人硬把雨琤拉出來,表面上是在扶持她,事實上是在監控她的舉動。

“出來了!”記者們一看到雨琤便拼命拍照,並迅速地提出問題。

“沈小姐,你今天終於肯面對媒體,是不是打算把所有的事實都說出來?德爾先生真的是同性戀嗎?他真的暗戀斐迪南伯爵?”

“如果他愛的是斐迪南伯爵,那麼沈小姐,你在這場三角戀裡究竟扮演什麼角色?你也接受德爾先生的性向嗎?你可以跟其它的男人一起分享他?”

又有人提出更尖銳的問題。“沈小姐,你是不是根本不愛德爾先生,只不過是看上他家的錢財,所以才忍氣吞聲的?有人說你在德爾先生死後,就立即勾搭上斐迪南伯爵,為的就是要報復他帶給你的難堪,這是真的嗎?還有,雜誌上所刊登的札記,是德爾先生親筆寫的吧?”

芬妮趕緊大聲否認。“不對!不對!各位記者們,請先安靜一下。我要鄭重否認,你們說的流言部下是事實!事實就是——我哥跟沈小姐是真心相愛的,他們的愛情是堅貞的,而且絕對容不下第三個人!否則,沈小姐為何肯出來面對媒體呢?”

碧翠絲也跟著道:“沒錯,請你們不要再亂寫我兒子是同性戀了,這種報導真是太荒謬、也太好笑了!那些札記是別人偽造的,我兒子跟雨琤是真心相愛,你們這樣亂寫,對我們來說是很大的困擾。”

記者們仍不相信。“真的是這樣嗎?請沈小姐自己說明吧!她為何一直不開口呢?l

眾人的目光全聚集在雨琤身上,她下意識地咬緊嘴唇。她真的不願說謊啊!謊言只會傷害德爾哥,這不是愛他的方式!

坐在她旁邊的碧翠絲狠狠地在桌下捏了雨琤一把,無言地以眼神催促她——快說話!

“我……”望著被塞到面前的無數支麥克風,雨琤腦中無比混亂。她該說什麼?她又能說些什麼?

就在她天人交戰之際,一道頎長的身影悄悄走入記者會現場,雖然他刻意低調,但雨琤還是看到了!

她的眼神與他的緊緊糾纏,他看起來好傷心、好憔悴;湛藍的眼眸不再神采飛揚,他陰鷙地盯著她,高大的身軀載滿被背叛的痛苦。

晶瞳慢慢漾起淚水,雨琤好恨自己!她不想這樣的,她怎能傷害自己最愛的男人?

但,誰來告訴她,她到底該怎麼辦?

漢諾威丟下最冰冷的眼神後,便轉身離開會場,不再看她一眼。

別走……望著他的背影,雨睜眼底的淚凝聚得更多更多,剎那間,她覺得無比恐慌、無比空洞。

她知道,她真的要失去他了!失去這輩子唯一的愛,永遠也失去……

不!別走!她可以忍受他不再愛她,但她不要他心底有恨,不要!

“沈小姐,你怎麼了?請說話啊!”她一直沒開口,記者們疑惑地催促,有人好奇地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沒有啊!那扇被打開的大門旁邊空空蕩蕩的,什麼也沒有。

雨琤以尖銳的指甲刺著自己的掌心,強迫自己收回神智,艱困地開口。“我現在便回答各位的問題。我愛的是漢諾威!從我開始明白何謂愛情時,我愛的便是他。只有他,一直只有他!”是他讓她明白何謂愛情、何謂牽腸掛肚、何謂身為女人的幸福!

淚水潸然落下,她終於有勇氣在大眾面前承認自己的最愛,可惜已經太遲了,她傷他傷得那麼深……太遲了……

“啊?”這番告白像是一顆超級炸彈,把在場所有媒體記者的好奇心,全都炸了起來。眾人更興奮地追問道:“那麼你跟德爾先生之間呢?”

“我敬愛德爾·葛雷恩。”雨琤眼眸泛淚,堅定地道。“像是敬愛自己的親大哥般。我跟他之間只有親情,並沒有愛情。他已經走了,我無法評斷他的性向到底為何,這是一個只有他本人才可以回答的問題。我要告訴各位的是——我永遠敬愛他,他是我最最親愛的大哥。”

譁,大逆轉耶!原來這才是真相啊!記者們瘋狂地拍照,準備一回報社就馬上發頭條!

“胡說!一派胡言!”碧翠絲愣了半晌後,放聲尖叫,憤怒地瞪著雨琤。“你在胡說些什麼?你愛的明明是德爾啊!怎麼會跟漢諾威扯上關係?你是不是貪圖他的錢財,所以才亂說話?你給我說清楚啊!”

她氣憤地以指甲不斷刺戳雨琤的手臂,如果不是有外人在場,她一定會狠狠地甩她幾個巴掌一真是氣死人了!居然弄巧成拙!

芬妮也變了臉色。“各位記者聽我說,沈小姐可能是哀傷過度,承受不了我哥去世的打擊,導致精神錯亂,所以才會亂講話,她說的不是事實,不是!”

“不!這全都是事實!”發言的不是雨琤,而是一直緘默的鮑伯。他堅定地面對眾人道:“我是德爾的父親,也是雨琤的領養人,我最清楚他們兩人之間的感情是親情,而不是愛情!就像雨琤所說的:德爾的性向到底為何,只有他本人可以回答,旁人無權置喙。但,我要強調一點——德爾永遠是我最愛的兒子,不管他愛的是誰,我都永遠支持他、愛他!”

“你、你……”突來的大逆轉,讓碧翠絲快氣昏了。這下真的全完了!

記者們邊拍照邊追問道:“那麼,如果沈小姐真的跟斐迪南伯爵談戀愛,你也會贊成嗎?”

“當然贊成!”鮑伯微笑地輕拍雨琤的肩膀。“她就像我的親生女兒,我只在乎有沒有人好好地愛她。我看得出來,斐迪南先生對雨琤是真心的,我祝福這對戀人!”倘若不是真心愛著雨琤,那個喜愛處處留情的男人,是不會輕易許下婚姻的承諾。

雨琤噙著淚水望著鮑伯。她好感動!在這種時刻、這種場合,鮑伯還是像父親般保護她、支持她!

“別哭了。”鮑伯溫柔地為她擦去眼淚,在她耳邊低聲道:“我只是做一個父親該做的事,我相信德爾一定也很贊成我現在的舉動。我瞭解他,他是個善良的好孩子,也是我永遠的驕傲。”

他把雨琤從座位上拉起來。“快走吧,你沒有必要繼續留在這種奇怪的場合。去吧!去追尋屬於你的幸福。這是身為父親的我,對你唯一的要求!”

“爸……”雨琤的淚水滾滾落下。她覺得自己真的好幸運,可以擁有像鮑伯和德爾哥這樣的父兄。

是他們的愛讓她長成一個乖巧的好女孩,也讓她有了愛人的能力。但,她卻殘忍地傷害了自己的最愛……一想到那對幽森絕望的藍眸,她便心如刀割。

記者們眼看鮑伯即將護著雨琤離開會場,立即上前攔下他們,竟猶未盡地想提出更多問題。

“沈小姐,等一下,我們還有很多事要問你啊!談談你跟斐迪南伯爵的交往狀況吧!你們相戀多久了?伯爵對你是真心的嗎?”

呵呵,太勁爆了!想不到今天可以挖出這麼多大新聞,每個記者都很興奮!斐迪南伯爵多彩多姿的感情世界,一直是媒體們最想探究的,這個沈雨琤搞不好真是他的“真命天女”,當然要多挖出一些內幕了!

“沒什麼好說的,該說的都說完了,你們別再拍了。”鮑伯護著雨琤,不讓記者再靠近她,迅速地離開會場。

而還留在台上的碧翠絲和芬妮,則氣得面色鐵青。

***************

擺月兌難纏的記者後,雨琤獨自來到德爾的墓前。

“德爾哥,我又來看你了,你會不會嫌我煩?”

把德爾最喜歡的白玫瑰輕輕放在墓前,她幽幽地道:“這陣子,真的發生好多事。我知道我的所作所為傷了碧翠絲媽媽的心,但,我並不後悔自己的決定,因為我知道——欺騙眾人絕對不是個好方法,也不是真正的敬愛德爾哥。”

把小臉仰向天空,她露出一個苦澀的笑容。“我唯一遺憾的,是傷了他的心。德爾哥,我是不是真的很笨?我不懂該如何去愛一個人,我明明知道,否定這段感情會刺傷漢諾威,但我仍出席了那場記者會。雖然,最後我並沒有說謊,但已經來不及了,他不要我了,他不會再給我機會……”

她依然微笑著,只不過笑得好淒涼。“這是我該承受的下場吧?像我這麼懦弱的女人,根本不配得到真愛,不配擁有他……呵,我早該知道、早該知道的……”

一直試圖這麼說服自己,但,滾燙的液體還是灼痛她的眼……

不!雨琤搖頭。她不能哭!她不能又在德爾哥的墓前落淚,她不要他連死後都還得為她擔心。

努力控制自己淚水的同時,另一束白玫瑰卻冷不防地由半空中落下。

雨琤驚愕地倒抽口氣,不用回頭她就知道來的人是誰。

這麼熟悉的氣息……只有他可以給她這麼悸動心絃的感覺,只有他!

慢慢地回過身子,一接觸到那雙深不見底的藍眸,她的淚,還是無法控制地落了下來。

是幻影嗎?她以為自己這一輩子再也見不到他了!

“別哭了,你哭得好醜!”漢諾威面無表情地盯著她。

“你……為何會來這裡?”雨琤抹抹眼淚,可憐兮兮地問著。

他瞅了她一眼,俊臉還是沒什麼表情。“有人當眾宣佈她愛我,我還能不來嗎?”

他一直沒有離開記者會場,只是躲到門後面,當然,他也聽到了雨琤的真情告白。

“你……”雨琤紅了臉,又哭又笑的。好討厭!他就是喜歡把她逗哭,他就是喜歡看她羞得手足無措。可她……她就是愛慘了他!

“還不走?”漢諾威轉身便走,酷酷地丟下一句話。“再拖個一分一秒,我就再也不要你了!”

雨琤舉步追上去,從背後抱住他的腰。“你好過分……”

“我哪裡過分?”他把雨琤抓到自己面前,俊臉轉為猙獰。“可惡的是你!你竟敢不要我!你好大的膽子!”被拋棄的感覺好難受,雖然他沒有躲在棉被裡哭,不過也差不多了。

“對不起……”雨琤怯怯地以手指撫平他緊蹙的眉頭。“我知道我真的很差勁……”

“對!你差勁透了!”漢諾威嚴厲地強調。

“我也知道我這樣做很傷你的心……”

何止傷他的心,他向來壯大的自尊心,簡直完全被她給擊毀了!這可惡的女人,竟敢丟下他跑回去葛雷恩家!

“所以,你生氣也是應該的……”雨琤水盈盈的大眼浮起淚霧。“我該如何補償你?”

“你說呢?”漢諾威俊臉壓下來,帶著強悍的氣勢逼近她,咬牙切齒道。“沈雨琤,我最後一次嚴重地警告你——你以後敢再拋棄我試試看!你敢再跟我唱反調試試看!我保證,絕對會要你付出最可怕的代價!”

“唔?什麼代價?”面對怒氣逼人的他,她應該感到害怕的,但當他俊逸的臉龐幾乎貼近她時,她只感到熱熱的氣息包圍了她,雙眼開始朦朧了……

霸道的薄唇壓了下來。

“啊……”低吟一聲,雨琤亦熱烈地回應他,雙唇飢渴地糾纏著,他們像是分離一世紀的戀人般,貪婪地索取對方的氣味。

舌尖放肆地互相挑逗,唇齒也恣意地來回磨蹭,風暴在兩人之間颳起,既瘋狂又灼熱。

察覺自己的身體即將失控,漢諾威才意猶未盡地放開她。

“記住我說的話沒有?”他兇巴巴地瞪著雨琤,但慾火燃燒的眼瞳卻削弱了他的氣勢。“你如果敢再拋棄我,我一定會把你抓回來,打得你三天三夜下不了床!”神氣地講著大話,但事實上,他才捨不得打她呢!她早已把他克得死死的了!

雨琤的雙頰漾滿誘人的暈紅,整個人好象還飄在雲端。她頑皮地眨眨眼道:“我比較喜歡你用另一種方式,讓我下不了床……”

哦!她真是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會講出這麼大膽的話!他的熱情完全已融化她,他已點燃了她體內的之火……

漢諾威先是一愣,繼而放聲大笑,嘴角揚起既邪惡又得意的笑容。“你這是在邀請我嗎?壞女孩!”

霸道地抓住她往跑車走去。“走!我現在就讓你知道,要怎麼樣才會三天三夜下不了床!”好啊!未來老婆都下戰書了,他這個“血性男兒”當然要“全力以赴”嘍!

不過,除了急著在床上“懲罰”她之外,他更恨不得自己可以長出一對翅膀,直接把雨琤抓回英國倫敦,在皇家大教堂內舉行最隆重的婚禮。

他要她、他愛她!他不能想象,自己的人生若是缺少了她,將要如何度過!

“等一下……”雨琤羞得粉臉更加通紅。這人怎麼這麼急啊?而且,他怎麼可以在這麼肅穆的墓園裡,講出這麼下流的話?

但這麼“下流”的話,卻讓她全身的血液更加興奮,也更加沸騰。唉,她一定是被他帶壞了……“還等什麼?女人,閉嘴!一切聽我的!”漢諾威強硬又不失溫柔地把她塞入車內。一會兒後,跑車內出現了很不正常的震動……

尾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