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當程雅筑再度來到醫院時,思蘋已經收拾好簡單的行李。

“你的東西就是這些嗎?”程雅筑望著那小小的旅行袋,再三確認她沒有帶走嚴家任何東西。

“沒錯。”思蘋諷刺地看了她一眼,“你需要打開來檢查嗎?”

“這倒不必。”程雅筑冷笑著,心想,這女人也玩不出什麼花樣。

她拿出機票:“這是你回西雅圖的機票,計程車已經在樓下等你了,會送你到機場。”

思蘋僵硬地接過機票,就這麼一張機票,他就想完完全全地斬斷他跟她的關係,甚至不再看她一眼……

她絕望地想哭,卻已流不出任何眼淚。

如夢般的一個月……

僅僅一個月,他就將她的人生完全改寫了!

她由憤怒、懷疑,慢慢轉變為感動及甜蜜,最後更是整個人沉醉在喜悅裡。

但,就在她感到最幸福酌那一刻,他卻殘忍地揮下致命一擊,將她整個人打得渾身是傷!

嚴少樊……到最後這一刻,他居然連送都不肯來送她?,他怎麼能這麼狠心?

臨上計程車之際,思蘋仍忍不住問了:“他……連送也不來送我嗎?”

才剛問出口,她就後悔了。她痛恨自己為何還會問出這種話!她痛恨自己沒用,都被他傷到這種地步了,居然還傻傻地只想見他一面……

程雅筑的臉色變得很難看:“你不知道少樊很忙嗎?他才沒時間管這種小事!”

她可是費了好大的工夫,拼命以“讓虞思蘋靜一靜”為藉口,阻止少樊來看她,她知道只要這兩個人一見面她就完了!

是嗎?小事……思蘋悽然而笑。是啊!她的離去對他而言只是無聊的小事。

反正他已經達成報復的目的,自然不屑再看她一眼!

眼看虞思蘋就要前往機場了,程雅筑可不容許在這最緊要的關頭出錯,她陰狠地又丟下一個謊話:“你知道少樊在忙什麼嗎?呵,我也不介意告訴你——他正積極籌備我跟他的豪華婚禮呢!待會兒他還要陪我去選焙大鑽戒,他說我是他最愛的女人,我們的婚禮不會隨便倉促註冊了事!”

思蘋心臟一陣緊縮……她跟嚴少樊的婚姻是在西雅圖當地註冊的,可是沒有婚禮也沒有喜酒……

她可以完全不在乎這些繁文縟節,但他為何要一再說這些傷人的話?

“對了,我再問你一次,你真的不要少樊給你贍養費?你知道少樊不在乎錢,他只希望你日後不要來煩他!”這是程雅筑最擔心的事,她不介意用錢打發虞思蘋,但是她要確定她會、永遠、消失!

“你叫他放心!”思蘋挺直脊背冷冷地道,“不管將來發生任何事,就算我在美國餓死、凍死,也絕對不會回頭找他!”

他就是擔心這些嗎?他以為她是會糾纏不休的女人,所以急著用錢打發她……

這樣也好,思蘋的神情更冷傲,此刻她徹底地認清他是什麼樣的人,她就不會再對他存有任何幻想了,她可以更堅強地活下去!

“你明白這一點就好。”程雅筑表情很滿意,打開計程車門,“時間差不多了,你上車吧!”

思蘋緊咬下唇,神情悽切地回頭望了醫院一眼後,坐上計程車。

“滾吧!快滾吧!”程雅筑站在原地目送計程車離去,終於忍不住發出狂笑。

炳哈哈!太好了,這賤女人終於滾了,少樊馬上就會是她的。

此時,一輛跑車疾駛而來停在她面前。

嚴少樊搖下車窗,急切地問著:“思蘋人呢?”

雖然程雅筑一再表示請他尊重思蘋的選擇,不要再來刺激她,但少樊卻還是越想越不對勁,他一定要見她一面!他要聽她親口說出她要離開他!

程雅筑大驚失色,她完全沒有想到嚴少樊居然會趕來,嚇得都結巴了:“她……她已經走了啊,是我送她上計程車的。”

她指著前面的車子:“少樊哥,思蘋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她想盡快離開這裡,你就不要再管她了!”

“該死!”嚴少樊怒吼,迅速踩下油門往前衝。

不!他絕不放棄!盡避思蘋已經退還結婚戒指表明心意,但他絕不放棄這樁婚姻。

他不相信她會這麼狠心地想離開他,她的柔情蜜意、她為他洗手做羹湯的體貼、她在電話那一頭的綿綿思念……全是假的嗎?

如果她真的痛恨生下他的孩子,他不會勉強她生,他可以退讓到最底限,只求留住她……

他無法失去她!

當程雅筑把結婚戒指給他時,他心痛得幾乎無法呼吸!她連婚戒都退還了,難道她對他真的沒有一絲一毫的感情或眷戀嗎?

不!他絕不允許她就這樣離開!

猛踩著油門,嚴少樊絲毫不管四周還有車輛,瘋狂似的在馬路上狂飆,他一定要攔下思蘋所搭的計程車!

計程車司機一直看著後照鏡,嘖嘖嘆道:“後面那個開車的真是不怕死啊。他以為馬路是他家開的嗎?急著趕去投胎啊。”

沉醉在痛苦中的思蘋無意識地看了照後鏡一眼。這一眼卻令她嚇得坐直身子!

她睜大眼睛確定自己沒眼花,那個熟悉的車號……那是少樊的跑車!

是他?他趕來了?!

剎那間,萬種情緒湧上心頭……他不是不要她、不關心她了嗎?他還趕來做什麼?

他一定是想來看看她現在有多狼狽吧?他一定是來嘲笑她的……

太過分了!

“司機先生我趕時間,請你開快一點!”思蘋冷冷地道。

就算什麼都沒有了,但她還有最後一絲的骨氣在,絕不接受他的嘲笑!

“好好……”司機依言加快速度,眼睛還是直盯著後照鏡,“奇怪,那輛車真的越開越快,那種開法簡直是不要命了!小姐,他是不是你認識的人,有急事想追上你?”

“我不認識他!”思蘋冷峻地否認,“請你再開快一點!”

她叫自己不要理會後面的瘋子,但,一雙眼卻不由自主地盯著後視鏡,看著他的車瘋狂地左鑽右移,超越一輛又一輛的車想追上來……

懊死!她的心整個揪了起來,難道他不知道這樣開車很危險嗎?他簡直是在玩命!

嚴少樊也察覺到前面的計程車一直加速想擺月兌他,於是更加瘋狂地猛踩油門,完全忘了危險!

他……真是不要命了!思蘋提心吊膽地看著他的車子狂撲上來,前方有個幾乎呈九十度的大轉彎,熟悉路況的司機順利通過了;但嚴少樊的車速實在太快,思蘋只聽到後面傳來尖銳的煞車聲,少樊的車歪歪斜斜地想減速,卻還是一頭撞上路邊的護欄!

“轟——”巨大的撞擊聲中,跑車車頭已經全毀了!

“停車!”思蘋心魂欲斷地大叫,“馬上停車!”

不不不!他怎麼會這麼不小心?他不準有事!

“好,我停車……”司機也被後方的狀況嚇到了,趕緊在路邊暫停。

“少樊!少樊!”思蘋推開車門拔足狂奔。祈求上天保佑他吧!她寧可讓他傷害她一輩子,也不願意他出事!

因車頭及車門嚴重變形,所以嚴少樊被困在駕駛座上動彈不得,但在安全氣囊的保護下,他很幸運地只受到輕傷,意識仍是清醒的。

“少樊!我馬上救你出來!”思蘋在司機的幫助下,合力將他拉出來。

“你沒事吧?你傷到哪裡?快讓我看看……”她心急如焚地檢視他全身上下,完全忘了之前自己曾發誓再也不理他!

“你頭上有擦傷,我馬上送你到醫院!”

因為衝擊力實在太大,所以嚴少樊被拉出來時,眼前還有些暈眩,但他一站穩腳步,確定一旁的思蘋沒有受傷後,便毫不留情地一拳揮向計程車司機!

他像頭盛怒的獅子般咆哮:“你不知道她現在懷孕嗎?該死的竟然還敢把車子開那麼快!萬一我老婆有什麼損傷,我絕不放過你!”

“我……我又不知道她懷孕。”倒黴的計程車司機被打得鼻青臉腫。嗚嗚……他究竟是招誰惹誰了?怎麼會知道上車的乘客有沒有懷孕嘛!

“少樊,你別打他。”思蘋趕緊拉住盛怒的嚴少樊,“是我要求司機開快一點的,他沒有錯。”

“你為什麼要走?”他轉而抱住思蘋,力道之大像是要將她揉碎在自己懷裡,“你為什麼這麼絕情地想離開我,為什麼?”

思蘋呆住了,愣了半晌後推開他。

“明明是你自己先不要我的,你先在離婚協議書上籤了字,還有臉問我為什麼?”

嚴少樊的表情比她更加困惑:“離婚協議書?你在胡說什麼,我從來沒有想過要跟你離婚,怎麼可能籤那種東西?”

程雅筑當然不敢把思蘋已簽字的離婚協議書拿給少樊看,她那麼做事情就敗露了!

“可我明明看到你已經在離婚協議書上籤了字。”思蘋委屈地喊著,“嚴少樊,你太狠心了,你不但不要我,還不要我肚子裡的孩子,你只想把我趕回西雅圖,好儘快去迎娶你的舊情人程雅筑!”

“你說什麼?我怎麼可能要娶雅筑?”嚴少樊越聽越覺得事情不對勁,“你說你看到離婚協議書,上面還有我的簽名?告訴我,是誰拿給你看的?”

不愧是精明的商場悍將,他迅速抓到問題的重點。

“當然是程雅筑拿給我看的,你不是派她來跟我談離婚嗎?”思蘋哀怨地道。

“你太過分了,明知道我住院卻連一次也不來看我,還狠心地扔下一張機票叫我回西雅圖,你當真這麼恨我嗎?”

“我……”少樊幾乎啞口無言,但他已經可以拼湊出事情是怎麼一回事了。

他按住妻子的肩頭,認真地道:“你誤會了,我不可能要跟你離婚,更不可能去娶程雅筑,因為我根本不愛她,我只愛你一個人,你還不明白嗎?我不去醫院看你,是因為雅筑一直勸我,她說你一得知自己懷孕就吃安眠藥自殺,可見你很不願生下我的孩子,她要我讓你靜一靜,不要再去刺激你。”

“我沒有想要自殺,那天晚上,我吃下的是婦產科醫生開的維他命!至於為什麼會變成安眠藥,我真的不知道……”思蘋搖著頭。好奇怪,整個事情變得好詭異……

“我在醫院天天等待你來看我,我好想告訴你——我多麼高興自己懷孕了,我們很快就會擁有一個小寶貝!但你一直不肯來……”

“你說什麼?”少樊呼吸一窒,這輩子他還沒有這麼緊張過,“你是說你很高興懷了我的孩子?”該死的!他到底弄擰了什麼事?他竟完全誤解她的意思了!

“我當然高興,我愛你,更愛這個孩子啊!你怎麼可以懷疑這一點?”

她向來不是個喜歡把情啊愛啊幣在嘴邊的人,但面對他時,她卻很自然地把愛說出口……她再也不要增加兩人之間的誤會了,她要明明白白地表達自己的心意!

“思蘋!”嚴少樊驚喜地想狂笑,也不管兩人還站在路邊,就一把將她抱起來,“我更愛你!你無法想象我有多麼愛你!當我聽到你吃安眠藥自殺時,我真的覺得整個世界全毀滅了……”

“放我下來啦,好多人在看。”思蘋俏臉嫣紅地打他,“告訴我,你為什麼會認為我吃藥自殺?又為什麼會認為我不想生下你的孩子?”

她一定要把所有的誤會解釋清楚,她再也不讓幸福由指尖溜走了。

“因為你懷孕了卻不肯告訴我,雖然那時我人在國外,但我們天天通電話啊!你為何不說?”

思蘋嘆了好大——口氣:“那是因為我太高興了,想當面告訴你這個好消息,我覺得這樣比較有意義。”

如果她早知道隱瞞這件事會引起這麼大的誤會,她絕對會在第一時間內通知少樊,也就不會讓兩人再多受這些苦了……

“好,你問完你的問題了吧,我也有事要問你。”她氣鼓鼓地瞪著他,“你一再跟我保證你跟程雅筑之間只是兄妹之情;但她卻說你們早就有關係了,她甚至提出了證據——她知道你大腿上有個胎記!”

就是這件事讓她氣得拔下婚戒,心灰意冷地同意離婚。那麼私密的地方,除非有過肌膚之親,否則怎麼可能看得到……

“胎記?”嚴少樊真是一頭霧水,他真的不知道程雅筑怎會清楚他身上有胎記,但看著老婆氣呼呼的臉蛋,他又不得不認真地回想……

突然,他恍然大悟地喊著:“我明白了!我跟她是一起長大的,她母親也是我乾媽,念幼兒園時,乾媽還幫我跟她一起洗澡,她一定是在那時候看到胎記的!”

好冤枉啊!他真的做夢也想不到小時候的事,居然會在日後引起這麼大的風波,更恐怖的是程雅筑的記性怎麼這麼好?

“真的嗎?”思蘋還是有些懷疑,不過其實她本來就不是很相信程雅筑的話,只是因為程雅筑提出了那樣的“證據”,所以才會讓她在一氣之下失去理智。

“你不相信我?不相信最愛你的老公?”少樊緊擁住她,高大的身軀散發出令人依賴的力量。

“我相信……”倚偎在這最溫暖的懷抱裡,思蘋感慨得幾乎要落下淚來,他的愛是這麼濃、這麼強烈,她竟差點就錯過他……

她再也不讓彼此分離了!

“相信我就戴上它。”少樊由口袋中掏出戒指,沙啞地命令著,“這一輩子再也不准你把它拔下來!”

她是他惟一的弱點。當他看到被她退回的戒指時,所有的自信心全部瓦解了。

“好,我答應!”思蘋笑出眼淚,淚水晶瑩而美麗,像珍珠般滴落在戒指上,“再也不會了,我們之間再也不會有任何誤會,更不會分離!”

踮起腳尖,她勾住丈夫的脖子,主動給了他一個最深情的吻……

她的主動讓嚴少樊為之熱血沸騰,再也不管這是車來人往的大馬路邊了,他反被動為主動,吻得更加熾熱而纏綿……

經過淚水洗滌後的笑容是最幸福的,而他們也將會永遠地持續這份幸福……

同系列小說閱讀:

惡男  5:甜蜜惡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