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汪語茉陪著父親到世貿大樓出席一場商業領袖會議,會議結束後,她收拾好資料和筆記型電腦便隨著父親走出會議室。

“語茉,我中午跟幾位朋友約在鄉村俱樂部吃飯,你先回公司吧。另外,下午的業務部會議由你代我主持。”汪煦年吩咐著女兒。

“好的,我知道。”汪語茉點點頭,自從父親安排她進公司見習後,她一直很認真地學習每一件事情。

“還有,”汪煦年停下腳步,望著女兒溫和地道:“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剛才開會時,我注意到你似乎心不在焉,發了好幾次的呆。”

汪語茉一聽,頓時羞慚不已。“爸,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保證這種事不會再發生。”

她進公司的目的就是希望能為年邁的父親分憂解勞,但她居然在重要的會議上發起呆來?唉唉……都是那可惡的闕仲勳害的!

“沒關係,我沒有怪你的意思。”

汪煦年拍拍女兒的肩;“年輕人難免會鬧點小情緒,只要不太嚴重就好。語茉,如果是工作壓力太大,這兩天就給自己放個假出去走走。”

“我知道,爸。”

“另外還有一件事,”汪煦年又道。“你上回跟闕氏集團的闕仲勳吃過飯後,覺得他這個人怎麼樣?”

闕仲勳?父親為什麼突然提起那頭狐狸的名字?

汪語茉全身警戒,嘴上只得僵硬地回答。“不怎麼樣,我對他沒有什麼深刻的印象。”事實上,她多想告訴父親;闕仲勳根本是個集卑鄙、無恥、下流於一身的的大混帳!

汪煦年卻點點頭地說:“仲勳這個年輕人不錯,雖然沉穩度還有待加強,但他在談判場合上的機靈反應及處理投資案的過人眼光,倒是相當被外界看好。前幾天,我在萬祥商業銀行的週年慶酒會上遇到他,他跟我提起一個跨國網際網路投資案,下個月就要在香港搶標,闕氏希望能和我們公司一起合作。聽完他初步的計劃後,我覺得相當可行,語茉,以後這個案子就交給你全權跟他共同負責。”

“什麼?”汪語茉傻了眼,這這……這是怎麼回事?她正處心積慮地想要離那條毒蛇越遠越好,老爸居然又交給她這麼一個任務?

懊死的!一定是闕仲勳搞的鬼,她就知道那傢伙就是看不慣她過好日子,專門以整她為樂!

“怎麼了,語茉,有什麼問題嗎?”汪煦年疑惑地看著語茉垮下來的小臉。

“沒有,爸,您放心,我會盡力做好的……”唉,父親都交代下來了,她不接這case行嗎?

“那就好。好了,都快十二點了,我得趕去鄉村俱樂部了,你也趕快去吃飯吧。”

汪煦年匆匆地讓司機護送走,剩下汪語茉一人沮喪地站在原地。唉,這可怎麼辦?大型網際網路投資開發案可不是三兩天就能敲定的,事前一定要經過完善的策劃、開會、討論……一些有的沒有的。

一想到接下來很長的一段時間都要跟闕仲勳那混帳周旋,她就懊惱得想直接去跳淡水河算了!

汪語茉再度長長嘆了口氣,開始懷疑自己究竟倒了什麼黴,從琉球那一晚後就甩不掉那個神經病算了,先回公司吧。

汪語茉慢吞吞地走到馬路旁想招計程車,眼角卻瞥見一個熟悉的身影。

是姜立堯。

她看到他也站在馬路旁,旁邊有一位裝扮典雅得體的女人,是她在訂婚宴上曾見過的邵沛如。

她看到邵沛如臉色發白,淚水已在眼眶中打轉,低著頭不發一語;姜立堯則用力地揮舞雙手,一臉憤怒。

後來,姜立堯不知又吼了些什麼,邵沛如淚已潸潸落下。他卻一臉不耐地替她招來計程車後,有些粗魯地把她獨自推進去。

這……他們兩個吵架了嗎?她從沒見過姜大哥這麼粗暴可怕的表情,好像不是她所認識的姜立堯。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她知道自己最好別在這節骨眼貿然上前和他打招呼,正想悄悄回頭,姜立堯卻正好轉過身來看到了她。

“語茉?”姜立堯的表情很意外,但馬上快步地朝她走來。“你怎麼會在這裡?”

“呃,我跟我爸來這裡開會。”汪語茉指指身後的商業大樓,一臉尷尬。“姜大哥,你也是來開會嗎?”

被她這麼一問,姜立堯的神情一僵,一臉陰霾地道:“我想你剛才應該也看見了,我和沛如起了些爭執,為了避免更多的衝突,我讓她先回去。算了,不談這個,你現在要回公司吧?我送你回去。”

汪語茉連忙拒絕。“不用麻煩了,姜大哥,我自己搭車回去很方便的。”

“不麻煩,反正順路。”他們兩人的辦公大樓的確在同一條路上,姜立堯繞到自己的車邊為她打開門。“現在是用餐時間,走吧,我先請你去吃頓飯再送你回公司。”

在一家雅緻的西餐廳用完午餐後,兩人又坐上姜立堯的車。

姜立堯手握方向盤,平視著前方,語氣還是很僵硬地道:“其實你剛才看到的狀況在我和沛如之間已不是第一次發生了,我們兩人的婚約是在雙方家長熱心撮合下被迅速促成的,這中間當然也包含了很多因素,但我跟她之間根本沒有認真交往過。訂婚後,我才發覺她根本不是我所想象的,我跟她溝通得很累。”

汪語茉偏過頭望著他。“姜大哥,可能是你把事情想得太嚴重了,兩個來自不同家庭的人,一開始相處總是會有一些摩擦,尤其是女孩子的心思較為細膩。我想,只要你多讓讓她、多哄哄她就沒事了。”

汪語茉並不明白姜立堯和邵沛如之間究竟是怎麼回事,但她不希望看到姜立堯愁眉不展的模樣,便盡力地安慰他。

姜立堯搖頭,臉色還是很陰沉。“婚前的溝通就這麼疲累,我無法想象如何跟她共度一輩子?我想,也許我不該答應這件婚事……”

“姜大哥,不要這麼說,婚姻是很神聖的事,更是一輩子的承諾。”

“算了,真不好意思,難得跟你吃一頓飯,卻一直對你嘮嘮叨叨地。”姜立堯企圖改變話題。“對了,我聽說前一陣子你和闕氏集團的闕仲勳相親了,你對他印象如何?交往得還順利嗎?”

一提到闕仲勳,汪語茉的臉色變得很奇怪,噘噘唇道:“姜大哥,套一句你剛才說過的話——這場相親從頭到尾也是雙方家長在一頭熱,我對他這個人一點好印象也沒有,相信闕仲勳也不是很樂意又見到我。所以,我想這件事一定會不了了之的。”

“是嗎?聽起來你似乎不太滿意你的相親對象。那麼,語茉,你希望你未來的對象有著什麼條件?”

“我未來的對象?”汪語茉的雙頰湧起兩朵小紅雲,緩緩地道:“嗯,我希望……他是個性情溫和又懂得尊重女性的人,希望他了解我,更希望他和我擁有共同的興趣。最重要的是,他絕對不可以霸道專制又不講道理!”

說著說著,她的眼前竟又浮起闕仲勳那帶著邪笑的臉龐,她氣呼呼地想著,反正她未來的老公最好是跟闕仲勳完全相反,他是這個地球上最最令人討厭的劣等生物!·“性情溫和、瞭解你、和你有共同的興趣……還有呢?”姜立堯已將車子停在汪語茉辦公大樓的門口,雙眼一瞬也不瞬地望著她。

“嗯……”汪語茉抬起頭,雙眸接觸到姜立堯炙熱的視線後,兩人同時一震。

她不安地率先把眼瞳移開,姜大哥為什麼用那麼奇異又火熱的眼光看著她?為何跟以往他看她的眼神完全不同?

兩人侗促不安地坐著,車廂內的氣氛突然變得很僵凝。

汪語茉深吸一口氣,儘量以最平常的口吻道:“快一點半了,姜大哥,我得趕快回辦公室,謝謝你送我回來,再見。”

她匆促地拉開車門想下車,姜立堯卻緊緊地抓住她的手!

“語茉!”

她全身一僵,不敢回頭。

“語茉,你喜歡我,對不對?”姜立堯熱切地道。

“自從和邵沛如訂婚後,我的心情一天比一天煩躁,後來,我終於想通了——我不該和她訂婚的,我根本不愛她,我喜歡的人是你,適合當我妻子的人也是你!語茉,這麼多年來,你也一直喜歡著我,對吧?”

汪語茉雙頰一片燙紅她試圖把手抽回來。“不是這樣的……”

“語茉,別否認,我等於是看你長大的,我最瞭解你。你放心,我跟邵沛如只是訂婚而已,為了你,我可以馬上跟她解除婚約,再來風風光光地迎娶你。”

汪語茉大驚,拼命地搖頭。“不不,姜大哥,你千萬不能這麼做!”也許以前聽到這句話她會欣喜若狂,但此時此刻,她卻半點喜悅也沒有,這是不對的。

“姜大哥,你絕對不能這麼做,這太傷害邵小姐。”

“我已經說過我跟她根本沒有半點感情。”姜立堯眸光冷冽。“與其真的結婚後雙方痛苦一輩子,倒不如早點回頭,還可以把傷害減至最低。語茉,不要再拒絕我,難道你不喜歡我嗎?”

他將她的小手握在自己掌心內,深情款款地看著她。

“……”汪語茉只覺腦中一片混亂,根本理不出半點頭緒來,暗戀已久的姜大哥突然對她告白,告訴她他也喜歡她,她應該無比欣喜才對呀。

但,為何此刻她卻感受不到半絲喜悅之情?

姜立堯深深地注視她。“你在猶豫什麼嗎?難道你另外有喜歡的人,他是誰?是……是跟你相親的闕仲勳?”

乍然聽聞“闕仲勳”這三個字,汪語茉整個人像是被毒蛇咬到似地彈跳起來!

“不要提他的名字!不是他,我根本不喜歡他!”

她否認得好急又好快,像是要說給自己聽。

“既然如此,語茉,那你就安心地接受我的感情吧。”姜立堯整個上半身全傾斜過來,更加逼近她。

“你別擔心,我會把邵沛如那邊的事情處理得很好,絕對不會讓你受人非議,更不會讓你受委屈。”

他另一手攬住語茉的肩,焚熱的唇眼看就要落下。

電光石火間,一張霸道專制的臉龐突然閃人她腦海內,下一秒,像是最自然的反射似地,她伸手用力地推開姜立堯。

“語茉?為什麼?”姜立堯一臉挫敗及不敢相信。

她不敢再看他一眼。“姜大哥,對不起,我我我還是下車好了。”

打開車門,她頭也不回地奔人大樓裡。

坐電梯上了辦公大樓,進入自己的辦公室裡,她接連喝了好幾杯秘書衝好的咖啡,一顆心卻還是怦怦亂跳。

嘆了口氣,她緩緩地坐在椅上,雙眼愣愣地盯住電腦熒幕,一顆心卻已飛得老遠…姜大哥差點就吻了她……汪語茉不明白自己在那一瞬間為何會有那種反應,竟拒絕了他的吻?

她一直以為自己是喜歡姜立堯的,畢竟他是她暗戀多年的對象不是嗎?

她更不明白在那一剎那,腦中為何會閃過闕仲勳的臉龐?

難道我在意那個姓闕的傢伙?

這怎麼可能?!汪語茉驚得差點把手中的茶杯給打翻了。

不!不!我最討厭的就是那種自以為是又霸道無理的人,對!我最討厭他,最最討厭他!

還是快專心工作吧。她放下咖啡杯,正想拿出早上的開會資料,卻聽到一道充滿戲譫的聲音。

“哈羅,小美人,你在忙什麼?”

汪語茉不敢置信地轉過頭,漂亮的水眸隨即氣惱地眯起。

那斜倚在門畔的不正是他嗎?他穿著一套剪裁優雅的橄欖色PBADA西服,雅痞風味十足。正式的西裝穿在他昂藏的身軀上並不顯呆板,反而別具一股精銳自負的神采。

“闕仲勳?你來做什麼?”一看到他,汪語茉全身神經瞬間緊繃。

“當然是來看看你呀,甜心。”闕仲勳動作大方地關上門,自然得好像他是這間辦公室的主人,他很自動地找了張椅子拉到汪語茉的身邊坐下。

“告訴我,你剛才在想什麼想得那麼專心,嗯?”

他的語氣輕鬆不拘,但盯住她的雙眸卻閃著狩獵者的強悍。

“無論我在想什麼都不關你的事。”汪語茉不悅地瞪著他,他一定要坐得離她這麼近嗎?

因為他的逼近,她又敏銳地嗅到他身上那股帶著侵略性的危險氣息……

“闕仲勳,你到底來找我做什麼?”她只希望他的話快點說完後快滾。

“哈!小語茉,你這話可真傷人,難道我沒事就不能來看看你嗎?”他勾魂攝魄的眼瞳不懷好意地直直瞅著她。

在他強悍的注視下,汪語茉女敕白的小臉又不爭氣地緋紅了。

“闕、闕仲勳,請你不要再胡說八道了好不好?如果沒有重要的事你請回吧,我還有事要忙。”她好討厭他!他總是這樣,動不動就害得她手足無措。

“有事,我當然有重要的事,我今天來就是要跟你談正事的。”開仲勳利落地由公事包裡取一個磁碟片,放人汪語茉的電腦裡後,靈活地操縱鍵盤讀出裡面的資料。

“這是什麼?”她看到裡頭是一連串的資料數據和表格。

“我們即將合作的網際網路投資案之搶標計劃上闕仲勳迅速地移動滑鼠,照照雙眸閃閃發亮。“二十一世紀本來就是網路時代,而這個亞太地區最大的網際網路開發案必定帶來超高的獲利。所以,已引起許多國際財團的高度興趣,下個月會湧到香港搶標的財團必將多如過江之鯽。不過無妨,不管競爭對手如何眾多,答案只會有一個它會由闕氏和汪氏聯手得標!”

他的語氣中充滿自負與不可動搖的毅力。

汪語茉靜靜地望著他,他一直是這樣的男人吧?只要想得到一樣東西,便會不計一切代價地爭取到手為止!

“這些便是我針對這個投資案所做的許多交叉分析和我們的搶標計劃……”闕仲勳以滑鼠瀏覽過一個又一個的圖表,言簡意賅地解說著。

汪語茉望著不斷呈現的數據及圖表,無法不對他產生欽佩,她很難相信他可以在短短數日內針對這個投資案做出如此犀利精銳的深入分析,完整的考據資料和敏銳的解析力更是令人瞠目結舌。

她覺得自己越是接近這個男人就越加疑惑,他……似乎不光是她印象中的無理霸道或輕佻惡劣。

在他蠻橫的外表下,隱藏著極為審慎精銳的心思,他更具一流的分析力和洞察能力。

他究竟是什麼樣的男人呢?汪語茉怔怔地想著。

“嘿,你在想什麼?”

等她回過神來,才發現不知何時,闕仲勳已把視線由電腦螢幕移轉到她的臉龐上。奇異的火焰在他眼底跳躍著,他的手輕輕撫模著她細緻無瑕的肌膚……

“讓我猜猜,你在想我,對吧?懷念我的吻?

嗯?”他的手還大膽地抓住她的柔荑,在上頭印下一個火熱的吻。

“闕仲勳,你放尊重一點!”汪語茉氣憤地打掉他的手。“你無聊!誰在想你?”

“不是想我嗎?那麼……是姜立堯嘍?”他似笑非笑地盯著她。

汪語茉只覺渾身血液都往臉上衝,雙頰燙得驚人!

“闕仲勳,你夠了沒?你快滾啦!”她氣惱地就想站起來,如果這混帳不滾,她先出去可以吧?

“嘿,小語茉,稍安勿躁。”闕仲勳大手牢牢地按住她肩頭,不讓她離開位置。“有個消息也許你還不知道,你的姜大哥——也就是姜立堯,可能會代表姜氏爭取這個網路開發案。所以,下個月他應該也會前往香港競標。”

什麼?汪語茉一愣,姜大哥也想競標。這個案子嗎?那……屆時他們三人會在香港碰面了?

她……真無法想象那會是什麼場面?

她失神的模樣卻令闕仲勳相當不悅,兩道劍眉擰起。

“小語茉,看著我,不許你想別的男人!”他的大手強悍地鉗制住她下巴,命令她看著自己。

汪語茉怒極。“你放手!我想別人是我的事,你沒資格管我!”

“你這是故意挑釁我嗎?很好,我會讓你知道我有沒有資格!”

他低沉而危險地宣告著,依舊扣住她的下巴,下——秒,他的吻熱烈地封住她的唇。

“你這個壞蛋……”汪語茉氣憤地直掙扎,她簡直不敢相信他真的會這麼大膽,這裡是她的辦公室,隨時會有秘書或其他人進來。而他,竟這麼肆無忌憚地吻了她!

他的舌熟練又狂妄地撬開她緊閉的朱唇長驅直入,誘惑她的香舌與他一起交纏,一手扣住她的纖腰,另一手則隔著襯衫在她的胸部上又搓又揉。

“你不可以……”汪語茉被他狂吻得快失去理智了,體內的火焰迅速被點燃,任她耗盡全力想剋制自己也阻止不了那亂竄的火苗。

“我當然可以,而且我從不知道‘不可以’這三個字怎麼寫!”

他回答得好猖狂,猿臂一伸就將她由座椅直接抱到他大腿上,巨掌已探人窄裙,直接鑽人她底褲裡……

“噢!不……”她無助地喘息,熱辣辣的暖流在體內亂竄,兩腿之間有一股奇異的渴望。

她……好難受……

“你真香!”闕仲勳已解開她的襯衫鈕釦和,臉龐埋人她的胸部,吸吮粉紅色的“小語茉,讓我好好地品嚐你……”

“別……別這樣……”

當他更熱切地吸吮她的時,更酸更麻的酥麻感又竄過全身,汪語茉知道自己該阻止他,但她已被他的熱吻抽光力氣……

她知道自己一定是瘋了,不然為何會在辦公室裡,冒著隨時可能被人撞見的危險坐在他大腿上任他將自己月兌得衣衫不整,任他又吸又咬地胡作非為。

“舒服吧?小寶貝。”

他粗嗄一笑,雙眼閃爍著,大拇指褻玩她。

“把你的手拿開……”汪語茉好難過,呼吸頻率全亂了。

他的笑痕更加擴大。“小語茉,別急著作違心之論,你只要好好地享受就行了。”

“嗯嗯……”汪語茉無法抑制地發出嬌喊,她的大腿掛在他腰間,柔媚如水地攀住他。

“小妖精,你真美……”他的熱舌輪流舌忝吻她兩邊的蓓蕾,像是最飢餓的人奮力吸吮,這麼美的身體,這麼美的小語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