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數日後,八點五十分。

一大早,公司便瀰漫著鬨鬧和不安定的氣氛。其實他們這種創意人員並沒有正規的上班時段

,因為常常加班到深夜,所以遲些到公司也無妨。

不過,因為今天有一件大案子要談,所以由龐凱傑和岡田詩織所主導的創意小組成員倒是一早就到齊了,正在做最後一次的修正工作。

詩織獨自在她個人辦公室裡看著電視台昨天送過來的廣告插播表,一口一口地輕啜著黑咖啡,這幾天睡眠狀況不太好,但,她又絕不允許自己在上班時間內分心,所以一大早便喝著什?都不加的黑咖啡來振奮精神。

“詩織!”龐凱傑一臉興奮地進入她的辦公室。“都準備好了吧?待會兒就要到‘雪薇妮兒’的新加坡總公司進行比稿,坦白說,我現在真的很緊張。”

詩織笑著拍拍他。“別緊張,我們準備得很齊全,也夠創意。雖然有很多家廣告公司想角逐這個案子,不過,我相信我們出線的機會很大。來,要不要來杯咖啡。”

她起身幫龐凱傑倒了杯咖啡。

“我不能不在意。”龐凱傑深呼吸。“你很清楚這個案子成功與否對我的意義有多大。”唯有作出一番作?讓母親刮目相看,母親才會承認他的能力,並試著接納蘇晴。

“我當然知道,所以,我們更應該鎮定,待會兒才能全力以赴呀。”看著他仍緊繃的臉,詩織微笑地想轉移他的注意力。“對了,蘇晴近來好嗎?我上次跟她碰面時聽說她也常加班,工作壓力會不會很大?”

“還好。”一提到心愛的女朋友,龐凱傑臉部線條果然柔和許多。“她那時正在忙一個新的案子,案子結束後也輕鬆多了。對了,小晴要我謝謝你,她說她背著你由米蘭帶回來送給她的皮包去上班,每個人都誇讚不已!你知道她最羨慕你,也最佩服你在服飾上的品味。”

羨慕我……詩織啞然失笑,她不知道自己有什麼可以讓旁人羨慕的。事實上,她倒是很羨慕蘇晴,能擁有一份如此甜蜜忠貞的感情。

能遇到一個真正喜歡的人,並和他常相廝守,是多麼可遇而不可求的幸福!

“詩織?”龐凱傑喚回出神的她。“你怎麼了?在想什麼?”

“啊,沒什麼……”詩織猛然回過神,望了腕錶一眼。“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該出發前往雪薇妮兒的新加坡總部,可別遲到了。”

“說的也是。”龐凱傑也站起身來。“走吧。”???站在雪薇妮兒國際美容集團富麗堂皇的接待處內,詩織突然感到胃部一陣抽搐。她想咬牙硬撐,但一旁的龐凱傑還是敏銳地發現她的不對勁。

“你怎麼了?”他連忙扶著她坐下來。“不舒服是不是?”

“沒什麼……胃有點怪怪的,不過你別擔心,一下就好了。”

“唉,你真是太不愛惜自己的身體了。”龐凱傑像個兄長似地叨唸。“我早就跟你說過不可以一大早空月復喝黑咖啡,你就是不聽。這樣好了,我讓人去幫你買個胃乳上來。”

“不,不用了。”詩織馬上拒絕,深吸一口氣後勉強地微笑。“我真的沒事,放心吧,別跑來跑去的,我們馬上就要進入會議室了。”

她知道今天是非常重要的日子,來雪薇妮兒比稿的廣告公司?多,就拿在他們前一組進入會議室的“荒野廣告公司”來說吧,它也是勁敵之一,詩織不想讓任何事影響待會兒的表現。

“可是你受得了嗎?”龐凱傑還在猶豫著,會議室的門已被打開,荒野廣告公司的成員拿著資料魚貫地走出來。

“你好,是‘揚太’的龐先生吧?”雪薇妮兒內部的接待人員走向他。“你們的資料都備齊了嗎?再過五分鐘便換貴公司作簡報。”

“好的,謝謝你。”

龐凱傑向對方致謝後,憂慮地望著詩織有些發白的小臉。

“詩織,你一定很不舒服,我還是讓小送你回公司休息吧。”

“不行!”詩織斷然拒絕。“我說過沒事就沒事,這已經是老毛病了,無關痛癢的。你瞧,我現在不是好了嗎?”

這個案子是她和龐凱傑辛苦多日一起製作出來的,她很清楚凱傑現在很需要她這個戰友,無論如何她絕不能在此刻缺席。

“你……好吧。”凱傑嘆了口氣,詩織的倔脾氣他又不是不知道。

“好,我知道你無論如何不會先回去休息。來,把手伸出來,我前一陣子也常胃痛,小晴常幫我按按手掌內的合谷穴,對於暫時減輕疼痛還滿有效的。我先幫你按按,回頭一定要押你去看醫生。”

她跟龐凱傑的感情就像兄妹一樣,詩織很自然地任他握住自己的手。沒辦法!胃真的很不舒服,其實從一踏入雪薇妮兒新加坡總部之後便開始疼痛,整個人莫名地緊張。她想,一定是自己因求好心切而壓力太大了。

想不到,這一幕卻被剛由會議廳出來的一抹身影撞個正著。

“總裁?”秘書羅珊疑惑而小心翼翼地問著。“您不是要到休息室坐一下嗎?”聽了一上午的各家比稿,她知道主子一定累了。

斑大的身軀在昂貴的意大利西服下有了文明的掩飾,卻仍依舊散發著危險氣息。冷凝的鷹眸望著坐在走廊另一頭的一對男女,那男人他並不認得;但那女人……薄愜的唇角冷冷地勾起,似笑非笑地,令人猜不透他的心思。

是她?

原本厭倦了冗長的比稿過程,打算叫業務經理暫代主持下一場的他,突然又升起一股濃厚興致。

“她是誰?”低緩深沉的嗓音令人猜不出他的任何情緒。

“他?”秘書由他的視線望過去,不太明白總裁問的是“他”或“她”?她盡職地報告著。

“那位男士是‘揚太’廣告公司的總經理龐凱傑先生;至於在他旁邊的小姐是岡田詩織,企劃部經理。”

“岡田詩織……”他低緩咀嚼她的名字,那神情竟像是嗅到血腥味的野獸!

四年了!

他沒有想過會在這裡遇到她,不過,今日的她顯然過得很好不是嗎?瞧那個男人對她毫不避諱的親密狀,他們之間應該不只是主僱關係……冽瞳閃過寒芒,其實他不需驚訝地。早在四年前,他便很清楚她是個會以身體換取一切的女人!

“總裁。”秘書望著他謹慎地開口。“下一場便是由‘揚太’廣告公司作創意簡報,您是要親自主持還是讓業務經理暫代為”

“不用。”瀧澤浩也幽冷眸光一斂,眉宇之間升起霸氣,簡短地下令。

“叫他們進來,簡報立刻開始。”

“是。”

被通知即將開始做簡報後,龐凱傑帶來的組員們即先行進入會議室做播放幻燈片的準備。

“詩織,你真的沒問題吧?”會議室外,龐凱傑關心地看著她。“或者,待會兒由我來做主題說明。”

“沒關係,我真的沒事。”詩織努力裝出最有精神的模樣。“我們之前的幾次合作都是由我負責向客戶說明主題;你則負責進一步的簽約細節,這次也不要例外。”

她知道如果自己突然缺席,一定會給凱傑帶來很大的心理負擔。

“好吧,那我們進去吧。不過你待會兒若真的不舒服千萬不要硬撐,一定要告訴我!”

其實龐凱傑真的很需要詩織在一旁陪他,詩織可算是資深廣告人,她專業背景紮實,擅長面對客戶做創意主題報告。口齒伶俐且應對進退得宜,許多大案子由她親自出馬後皆所戰皆捷,可謂公司的福將。

兩人並肩進入會議室,岡田詩織深吸一口氣,臉上帶著合宜的笑容,步履優雅地走上講台。

今天的她穿著一套乳白色正式套裝,內搭淡玫瑰色的襯衫,襯衫袖口和領口的設計很典雅,讓她看起來既朝氣蓬勃又帶有一股女性的嫵媚。

她微笑地環視台下,禮貌上她應先向會議主持者──也就是雪薇妮兒的總裁打聲招呼。

當她的目光移向馬蹄形會議桌的正中央時,整個人像是突然遭雷殮般狠狠地一僵!

晶亮的雙眸不敢置信地睜大,幾乎要懷疑自己的視力,甚至……以為眼前發生了幻覺!

她眨眨眼,沒有錯……是他!真的是他!

那個她以為這輩子都不會再遇見,也不想遇見的男人!?那之間,她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胃部更加猛烈地抽搐著,腳步不受控制地一踉蹌。

小不安地挨近龐凱傑。“總經理,詩織模樣不太對勁。”

龐凱傑一個箭步衝上講台。“詩織,你很不舒服是不是?

快下去休息,我來代替你。”

“不用……”凱傑的話讓她勉強拉回渙散的神智。“我可以!”

她再度深吸一口氣,勇敢地迎視台下那對犀利危險的闔眸,指甲深深地刺入掌心中強迫自己鎮定。

“各位好,敝姓岡田。是揚太廣告公司創意部經理,很榮幸今天能?您做主題簡報……”???四十分鐘後。

霸田詩織終於做完了簡報,蒼白著臉獨自從會議室裡衝出來,顧不得急速絞痛的胃,她匆忙地直奔電梯口,按下電梯鍵後焦急地等待著,像是一秒鐘也不肯多留在這裡!

“詩織姐!詩織姐!”

小苞著跑出來,氣喘吁吁地說:“唉,你怎麼跑這樣快?等等我呀,總經理不放心你一個人,他要我把你送回家休息。”

“小。”詩織無助地閉上眼睛,語調中有掩不住的絕望。

“我剛才表現得很糟,對不對?我真該死!明明知道這個案子對總經理有多麼重要,我卻把它搞砸了……”

“詩織姐,不會呀,我不覺得你表現得不好。”小認真地道。“你講解的時候,我看到好幾位雪薇妮兒的主管都頻頻點頭,大有贊同之意耶!雖然講解時間比較短,但你已充分地闡述我們這次企劃案的主題。”

四年的專業歷練讓詩織已具備一定的職業本能,所以,即使因為瀧澤浩也的突然出現而令她心緒大亂,但她依舊盡職地做完創意解說。

是嗎?詩織依然面容慘白,她知道那幾位頻頻點頭的主管中絕對不會包括他!她很清楚他永遠不會讓她好過地,看到她摔得越慘、越重,他越高興!

魔鬼……他根本是她生命中的魔鬼!

只是,她為什麼還會遇見他?而他居然正是雪薇妮兒的總裁?!

她都已倉皇逃到異國了,為什麼還是擺月兌不掉他?

“當!”電梯門在她面前打開,詩織如獲大赦地就想往裡頭衝。

前腳才剛踏入電梯裡,她便聽到一個聲音。

“岡田小姐,請留步!”

“詩織姐,有人叫你。”小好奇地探出頭去看。“咦,是瀧澤先生的秘書嘛?”

羅珊加快腳步趕上來。“岡田小姐,抱歉耽誤你一會兒,你現在有空嗎?”

“我……”詩織臉色僵硬,她不知道瀧澤浩也的秘書突然追出來做什麼?她一點也不想跟他周圍任何一個人扯上任何關係,只想速速離開這裡!

“是這樣的,瀧澤總裁對貴公司提出的初步企劃案很有興趣,但還有一些細節不甚瞭解。所以,他要我請你到他的辦公室作進一步細談。”

“真的?哇,太棒了!”一旁的小忍不住歡呼,湊近詩織道。“詩織姐,太好了!這代表瀧澤總裁注意到我們的企劃案耶!”

詩織的表情卻更加不自然。“我……很抱歉我趕時間;不過我的上司──龐總經理還在會議室,我相信他可以提供瀧澤總裁最詳盡的說明。”

他還要見她做什麼?難道四年前那場徹徹底底的羞辱還不夠嗎?!???一星期後。

秘書羅珊走入總裁辦公室恭敬地問道:“總裁,今天就要發佈各家廣告公司的比稿結果,請問您決定讓哪一間廣告公司承攬製作?”

頎長的身軀立在窗前,他俯視著玻璃帷幕下的車水馬龍,緩緩地抽了一口煙後道。“讓奧斯卡廣告公司和揚太廣告公司再進行最後階段的比稿。”

“是。”

“另外,”他凝視著眼前的煙霧,唇畔有抹冷漠而桀驁不馴的詭笑。“打電話給揚太的總經理,告訴他今晚我約他吃日本料理,並要他把企劃部經理一併帶過來。”

“是。”

“記得告訴他……”那抹笑痕更深、更邪佞。“我沒興趣聽其他的人講解企劃案,如果岡田詩織不出席,他也不用來了!”

“呃……?”秘書有些詫異,但跟在瀧澤浩也身邊做事久了,她很聰明地知道不該多問跟自己無關的事。

“是,我馬上通知他。”

“你可以下去了。”

“是。”

優雅地深吸一口煙,隱在煙幕後的容顏更添鷙冷的危險氣息。呵呵,岡田詩織……別以為你逃得了!

他無法否認即使歷經了四年的歲月,但她始終不曾由他的記憶裡褪去,四年多來,一千多個日子裡,她那靈秀而漾滿輕愁的臉龐總會不期然地躍入他的腦中……有許多的夜晚,他渴望能擁抱她的馨香入眠……再度重逢,除了一連串的疑問外,他的體內還有一股狂烈的騷動……是的,他想見她,他想再度擁有她!???太過分了!真是太過分了!

詩織衝入茶水間,她必須費盡全身的力氣才能控制自己不把手上的瓷杯狠狠地砸個粉碎!

五分鐘之前,當她聽到消息,得知這次雪薇妮兒的比稿,揚太已進入最後評選階段時,興奮不已。

全公司也洋溢在一片歡天喜地中,這個企劃是動員公司上上下下、大家辛苦完成的。如果能順利拿下,不但有驚人的業績獎金,對於士氣更是一大鼓舞!

但,當她聽到一臉猶豫的龐凱傑吞吞吐吐地轉述瀧澤浩也秘書的話時,氣得幾乎當場發飄!

太過分了!他是什麼意思?居然以命令的語氣要龐凱傑帶她一起出席飯局。甚至威脅她,如果她不到,這個案子也不用繼續往下談了!

太過分了!

詩織掄起粉拳狠狠地往牆上敲,經過了四年!他還是一樣地霸道無理,以為任何一個人都可以任他擺佈。

她偏不!

她對他的感覺只有“痛恨”兩字!如果可以,她但原永遠都不要再見到他!

“詩織,”龐凱傑跟著進入茶水室,一臉憂心地問著。

“今天晚上,你……”

“凱傑,很抱歉。”她命令自己穩定情緒。“你知道我願意?你做幕後的一切配合,但,我不想再跟雪薇妮兒的人有任何接觸。”

“我知道,可是……”龐凱傑很為難。“你也聽到的,瀧澤總裁指明一定要由你親自洽談,雖然我不太明白為什麼……”

因為他變態!他無聊!他不整死我不甘心!詩織在心底尖叫著。

“凱傑,真的很抱歉,不是我不願幫你,我真的有不得已的苦衷……”

“詩織,我也不願為難你。但,你很清楚這件案子的成功與否對於我的意義有多大,我一心一意想做出點成績來讓母親認同我,進而認同小晴。詩織,請你再幫我一次,好嗎?”

詩織語塞,她不忍心拒絕一臉期盼的龐凱傑。這四年來,他對她的照顧遠勝過親生兄長,她也衷心希望他和蘇晴能有情人終成眷屬。

但,該死的!為什麼雪薇妮兒的總裁偏偏是瀧澤浩也?!

“凱傑,我……”詩織想說的話梗在喉間,她知道如果自己拒絕了,不但令凱傑失望,她還對不起整個創意小組的工作人員。為了這個案子,他們幾乎是夜以繼日、不眠不休地共同打拚啊!

她實在沒有權力為了個人因素而在最後關頭毀了它。

就只是吃頓飯,一頓飯而已!她不斷地在心底告訴自己,更何況有凱傑陪她,諒他不能對她如何?

只要儘速地跟他達成完稿共識,應該就可以早早月兌身回家的,對!

“好吧,凱傑,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