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經過了數日的細心調養,詩織的重感冒總算幾乎痊癒了。

微風徐徐,院子裡的梔子花傳遞著馨香,午睡方醒的詩織坐在窗邊,身旁有一名手腳伶俐的女僕侍候著。

“詩織小姐,這是少爺吩咐我們燉的參茶,請您趁熱喝了。另外,您還想吃什麼我去吩咐廚房。”

“不用了,我還不餓,你先去忙吧。”詩織恬靜地微笑著。

“是。”女僕依言退下,並拉上紙門。

詩織怔怔地望著那杯熱氣直冒的參茶,心底閃過許多萬千複雜的情緒,她不明白──他,?

什麼要對自己這樣好?

雖然這幾天她一直病得昏昏沉沈,但她卻很清楚……在她發高燒的夜裡,是他不眠不休地親自守在她床畔,為她拭汗,喂她喝水、吃藥,不斷地緊握她的手,給予她無限的力量與安全感。

她更清楚地記得,由新加坡飛往日本的班機上她便發起高燒,身上連裹了三大條毛毯還是止不住地發抖。是他緊緊抱住她,完全無視機上其他乘客及空服員的目光,一路嚴嚴密密地呵護她……為什麼?他為什麼要對自己這樣好?

他不是恨她嗎?憎恨她是岡田輝的女兒,他不是誓言要折磨她以替死去的母親報仇嗎?

但為何這幾日她由他身上所感受到的,卻是最濃密的溫暖與安全……他不再恨她了嗎?他願意以另一種全新的心情待她嗎?

可以嗎?下意識地揪緊衣領,她的一顆心也跟著緊揪著,她可以這樣奢望嗎?可以奢望他們之間除了仇恨之外,還能有另外一種感情存在……正當思緒千迴百轉著,她卻聽到外頭傳來一陣鬨鬧。

“紀香小姐,你不能進去!紀香小姐!”

“混帳,你居然敢擋我的路?你不知道我是這個家未來的女主人嗎?”

“可是,紀香小姐,少爺交代過不能讓任何人進去……”

“滾開,浩也那邊由我來負責!”

“紀香小姐……”

詩織疑惑地下床,還搞不清發生了什麼事,紙門已被粗暴地拉開了。

一個身著緋色和服的女人衝進來,目光如炬地瞪著詩織。

“你就是岡田詩織?”

“我是。請問你是誰?”詩織可以確定她並不認識這個盛氣凌人的女人。

“我是江原紀香,浩也的未婚妻!”她傲慢地?高下巴。

未婚妻?一抹抽痛在她心底迅速閃過。是嗎?她真是他的未婚妻嗎?她從沒聽瀧澤浩也提起……應該說,她對他的事還是所知甚少……多可笑呀,說到底,他畢竟只把她當作伴,一個無關緊要的人……無關緊要的人……她悲涼地嘲笑自己,岡田詩織,你真傻,真傻啊!你在痴心妄想些什麼?他絕不可能忘記你的出身的,你只是他復仇的工具啊……紀香被詩織臉上那淡漠的神情所激怒。“你沒聽清楚嗎?

我是他未婚妻,聽到這三個字你不驚訝嗎?”

她目光怨毒地瞪著長髮披肩、在簡單白色棉袍下更顯清麗動人的岡田詩織。

“我沒什麼好驚訝的,不管你是瀧澤浩也的什麼人都與我無關。”詩織神情冷漠地坐在椅上,不管這突然闖入的女人是什麼來歷,她都沒有義務承受她的怒氣。

“你──”紀香怒氣更熾,看來她是低估了這個乍看之下楚楚可憐的女人,她並不容易對付!

“岡田詩織,你別太過分!”她咬牙切齒地吼著。“他是我的未婚夫,你卻這樣死皮賴臉地住在這裡,你不覺得自己很不知恥嗎?你到底打什麼主意?

要錢是不是?說吧,你開出個價碼。”

從她第一眼見到瀧澤浩也,就瘋狂地迷戀孤傲不群、氣勢出?的他。她費盡心思討好瀧澤老夫人,好不容易終於被老夫人內訂?孫媳婦人選,眼看心願就要達成了,她說什麼也不會眼睜睜地看別的女人搶走他!

她知道瀧澤浩也不愛她,甚至連看都懶得看她一眼。但她不在乎,她瘋狂地愛他,只要能嫁給他,正式成為他法律上的妻子她就滿足了。

“錢?”詩織淡淡一笑,笑容中滿是蒼涼。這些有錢人都喜歡拿錢亂砸來砸去嗎?

“是的。說吧,你要多少錢才肯離開他?”

離開他嗎?……她再度搖頭。“我要的代價你給不起。”

她在心底笑著自己,岡田詩織,你真的是天字第一號大傻子!你痴痴奢望的是一份永遠無法成真的感情……傻呵……“你盡避開出價碼來,只要你說得出我就付得起!”紀香鄙夷地瞪著她。“對了,忘了告訴你,我是國會議長的女兒,出身跟你可謂天差地別!”

詩織微笑著。“是嗎?既然如此,你已擁有我不曾擁有的,那為何來我這裡需索什麼?”

“你──”紀香精心妝扮的臉上一陣狼狽,這女人輕描淡寫地就戳中她要害,她真的不能小為她!

她惱羞成怒地吼著。“你廢話少說,到底要多少錢?”

詩織由椅上站起來,望著她緩緩地道:“江原小姐,我想你弄錯了,我的存在並不會威脅到你未來的地位。我也不會要你的錢,如果沒別的事,我失陪了。”

既然這女人不肯離去,她乾脆去院子裡散散步吧。

“你……站住!”她那冷漠的模樣令江原紀香恨不得殺了她!“岡田詩織,你少在我面前玩花樣,我告訴你,你不會有好下場的!你以為浩也把你留在身邊?的是什麼?就只因為你是岡田輝的女兒,他要狠狠地羞辱你、糟蹋你,把你玩膩後再一腳踢開,你別得意洋洋地以為自己釣到金龜婿,可以麻雀變鳳凰!”

詩織腳步一頓,小臉頓時罩著陰霾。無可否認,江原紀香所講的,正是她一直不敢去面對的問題……她不敢去細思他為何要一直把她帶在身邊?她只敢怯懦地逃避問題,深陷在他不經意流露出的溫柔中而無法自拔……是的,她是岡田輝的女兒,骨子裡永遠流著岡田家的血液,流著他最痛恨之人的血液。

“沒話說了吧?”江原紀香得意地望著她愀然變色的臉龐。“你既然明白浩也多麼痛恨岡田輝,就要明白自己的身份。他只是想玩弄你,與其變成殘花敗柳後再被他一腳踢開,不如趁早抽腿。你只要肯馬上消失,我會給你一筆令你這輩子都吃喝不盡的鉅款。”

也許浩也對這女人真的只是玩玩的態度,但江原紀香還是不敢掉以輕心,畢竟岡田詩織身上有著令她嫉妒的美貌,她可不想事後再來後悔!

“錢?”詩織直直望著紀香的臉龐後突然笑了,笑容裡有她才知道的苦澀……她看著紀香身上昂貴的和服,是這樣尊貴的女人才配得上他吧?自己,在他心底到底算是什麼呢?……他的心中,有她的位置嗎?……就算是小小地、小小地一席之地也好,有嗎?

詩織幽幽地開口。“你愛他嗎?”

江原紀香因這突來的問題而一愣,但隨即理直氣壯地道:“我當然愛他,從八年前我第一眼見到他開始就死心塌地愛著他!我可以為他做任何的改變,只要他喜歡的事我一定全力配合,我對他的感情不是任何人可以取代的,你明白嗎?”

“是嗎?……”詩織漫應著,但沉鬱的眼瞳卻沒有焦距。

她的心,似乎已失落在很遠的地方……“你問我這些廢話做什麼?你到底肯不肯離開浩也?”

眼看一直無法達到目的,江原紀香很沈不住氣地吼著。

“我想你真的弄錯了。”詩織搖頭。“我要不要留下來並不是我自己可以決定的,江原小姐不需在我身上白費心思了。”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說者無心,聽者有意,詩織這段話聽在江原紀香的耳底特別刺耳,她尖著嗓子吼叫。“你是在對我示威嗎?讓我明白我未婚夫是多麼地迷戀你、捨不得離開你?”

“你誤會……”

不等詩織解釋,江原紀香又怒氣騰騰地逼近她。“岡田詩織,你這女人好下賤!筆意拆散別人的姻緣就是你的目的嗎?你憑哪一點跟我爭瀧澤浩也,我愛他愛了這樣久;而你,你只不過愛他的錢,你憑哪一點跟我爭?你能帶給他幸福嗎?你的存在只會讓他永遠活在仇恨中,你只會為他帶來不幸!”吼得激憤,她居然掉下淚來。

“江原小姐,你別激動……”詩織不知事情為何會變成這樣,這不是她所希望看到的。

“你這惡毒的狐狸精,你不會有好下場的,我永遠不會原諒你!”聲嘶力竭地吼完後,江原紀香轉身狂衝而去。

詩織靜靜地佇山止在原地,良久良久……???

夜幕低垂。

“岡田小姐。”

女傭走入室內,望著桌上一口未動的菜餚,有些驚訝地問:“這些飯菜是不是不合你胃口?

霸田小姐想吃什麼我馬上再去準備。”

他們這些下人全都知道岡田詩織在主子心底佔據著重要的地位,一點兒也不敢怠慢她。

“不用了,你把飯菜端下吧,我想休息一下。”詩織怔怔地望著窗外的夜色,自從下午江原紀香哭著離開後,她就獨自坐在房裡。

“是,對了,方才少爺打電話回來說公司有事,他會晚一點到家,要我跟小姐你說一聲。”

“我知道了,你們沒事不用進來了。”

“是,那我先下去。”女傭有禮地退下。

他會晚一點回來嗎?淒涼的笑意湧在她唇邊,其實,他無須對她交代自己的行蹤,畢竟,她什麼也不是……什麼也不是……只是仇人的女兒……她的耳畔再度響起江原紀香那怒吼。

“你能帶給他幸福嗎?你的存在只會讓他永遠活在仇恨中!”

你能帶給他幸福嗎?

詩織緩緩地起身,僵硬地走出臥室,避開傭人往僻靜的後院走去,她知道那裡有一扇小門可以直通外面。

晚風吹起,陣陣寒意襲人而來,臉上熱熱辣辣的,是淚嗎?

她不去理會,僅是筆直地往前走。江原紀香說得對,她永遠是岡田輝的女兒,她的存在能?

他帶來什麼呢?只會讓他永遠活在仇恨中。

就讓這一切的錯誤隨著她的離去而劃下句點吧,她相信他會很快忘了她,再風風光光地迎娶江原紀香。

她那麼愛他,一定可以令他幸福的,不是嗎?

而自己,也該回到母親身邊,再找個沒人認識她們的地方重新開始生活。

就讓一切都結束吧!箱根溫泉鄉的初遇、新加坡的重逢,一直到日本,病榻上他的溫柔……就當成是一場酸甜苦辣兼具的長夢,結束吧……這樣,對大家都好……對大家都好,她應該高興才對呀。

在心底不斷地對自己這樣說著,但為什麼……臉上的淚卻越流越多……???

“混帳!”

咆哮聲幾乎穿破屋宇。

“少爺請息怒!少爺請息怒……”傭人們心驚膽戰地匍匐在地。

“你們這群飯桶!居然連一個人也看不住?”瀧澤浩也怒氣洶洶,他簡直不敢相信,她就這樣消失了?!

他一回來,只剩一室空寂,甚至沒有留下半張字條。

她竟敢?!懊死的女人!她竟敢擅自離開他為!

“是誰最後看到她的?”他目光嚴厲地掃視傭人。

“是我……”

叫做瑞子的女傭嚇得渾身發抖,硬著頭皮回答。“那時已經晚上八點多,我進入小姐房間想收餐盤,但她一口都沒吃。她只說要早點休息,要我們別吵她。少爺請息怒,我真的沒想到……”

懊死!瀧澤浩也重重一拳直敲下來,這女人……他仔細檢查過她的私人物品,發現她只帶走護照和少數的金錢。其餘之外,什麼都沒有帶走,甚至連一件禦寒的衣物都沒帶。

而抽屜裡,還完完整整地放置著他給她當零用錢的大筆日幣。

她帶走的錢,大約購買一張機票回新加坡。

懊死的!他憤怒地在屋內走來走去,她想做什麼?想獨自逃回新加坡?她就這樣迫不及待地想離開他嗎?

她甚至連件外套都沒帶,她的病體初愈,此刻外頭正下著大雨,如果她又染上風寒……?那間,他發現自己居然在擔心她!

我在擔心她嗎?他自問著,擔心岡田輝的女兒?

什麼時候開始,她在他心底有著奇異的地位。他會在乎她,在乎她的喜怒哀樂,在乎她的一切。她對他不再僅有上的吸引,許多她熟睡的夜裡,他會在一旁默默地凝視她……甚至當他結束一天的行程回到家裡時,竟強烈地想看到她,看到她那恬靜的容顏,好想聽聽她的聲音……什麼時候開始變成這樣的?他不是隻想報復她的嗎?他甚至必須一再提醒自己──她是岡田輝的女兒,他必須提醒自己,她的身上流著岡田家的血液,他必須提醒自己抹去那不該滋生的奇異情愫……該死!一切都亂了……煩躁地一甩頭,他問:“她今天有什麼特別不尋常的地方?

或是說了什麼不尋常的話嗎?”

“沒……沒有啊,小姐中午吃過藥後就回房小睡。”僕傭小心翼翼地回答。“啊,對了,下午江原小姐來過……”

“江原紀香菸她來做什麼?”瀧澤浩也一對劍眉狠狠地揪緊。“飯桶!這樣重要的事為何不早說?你們為什麼讓她進來?”

“是,小的知錯了。可是,江原小姐來勢洶洶,我們攔也攔不住……”

那麼,是江原紀香找上她?……浩也逐漸明白了。

他迅速下令。“立刻派出所有的人四處尋找,無論如何一定要把她找回來!還有,加派人手去機場二十四小時駐守,她一出現立刻通知我,如果找不回她……”他森寒的視線冷厲地環視著眾人,一句一句像是夾著冰塊。“你們就看著辦吧!”

“是、是……”傭人們交換著懼怕的眼神,紛紛出門展開行動。

霸田詩織……他的拳頭緊緊掄起,我不會放你走的!你休想自我生命中逃離!

事情還沒結束!他不願再去深思他對她究竟是什麼感情。他只知道──他們之間絕對還沒結束!???下雨了。

詩織茫然地走在闔黑的街道上,雨勢越下越大。

下了雨也好……她幽幽微笑著。這樣,她就不用一再拭去臉上永遠無法停歇的淚痕。

她又打了個大噴嚏,整個身子不由自主地縮緊。她只穿上簡單的襯衫和長褲就出來了,衣物被雨打溼,很冷。

很快就不冷了!她咬住下唇?自己打氣,只要趕快趕到機場,她便可以搭上最快的一班飛機離開日本。

而這一切,都會過去的……會過去的!會過去的!她極力漠視心底隱隱的抽痛,一再告訴自己,都會過去的……她舉步欲往前走,卻覺得頭重腳輕,模模自己的額頭,糟,好燙!

難道這場雨讓她的病情又惡化了?

她離開那個“家”後,一直想找輛計程車送自己去機場。

但瀧澤浩也的屋子位於僻靜的別墅區,她獨自走了好久卻始終沒有看到半輛車。

怎麼辦?她覺得手腳逐漸失去力氣,眼前居然開始發黑了。

不!我不能就這樣倒下……她不斷地命令自己,我要早點趕去機場,我不能倒下……踉蹌地又往前走了數步,就在她覺得自己再也撐不住時,終於看到前方傳來兩束刺眼的車燈光線。

是計程車嗎?她努力地眯起眼想看個仔細,奈何滂沱大雨中視線不佳,再加上她的眼前已天旋地轉。

一定是計程車,先攔下來吧!

她往前奔去,但手才舉起來,整個人卻像個布女圭女圭般軟軟地倒向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