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你說什麼?昀晞,我沒聽錯吧?”才剛坐定位的蘇心琳又一次驚跳而起。

她相信是自己聽錯了,一定是。

“你沒聽錯,我是這麼說沒錯。”孟昀晞更是加大了臉上的笑容。

見蘇心琳這般吃驚,她也感到很滿意。可見她的方法有多另類了。

“可是……你明明說你要花錢買一個……一個……”實在是太詫異了,蘇心琳話也說不好。

“一個情人。”孟昀晞好心地接下她始終吐不出來的字眼。

“對,就是情人。昀晞,你瘋了嗎?你不會忘記你要和尚書豪結婚了吧?”

“我沒忘,婚期就定在三個月後。”

“那你竟然還對我說你要花錢為自己買一個情人?”如果是為她蘇心琳而買,那還沒話說,反正男友再添一個,絕不嫌多。

“我就是這個意思。”

“你就是這個意思?昀晞,你已經名花有主,早就死會了,你花錢去買一個情人太浪費了吧?你錢多多,不如全給我好了,我會替你花在更有意義的事上。”蘇心琳很是乾脆的張開手,掌心向上。

她一手拍掉蘇心琳的手,說道:“我想這麼做是有用意的。”

“什麼用意?”

孟昀晞於是將昨天接到的電話,以及自己突然的頓悟一五一十的說出來。

“你就為了一通電話,做了這種草率的決定?”聽完她的話,蘇心琳仍覺太荒謬。

“這不是草率的決定,心琳,我一直就有這個想法,只是找不到最適當的方法。”

“而你認為為自己買一個情人,陪你三個月就是最好的方法?”蘇心琳還是不能認同。

這種事怎麼說都太冒險了,一個弄不好,孟昀晞準會賠上她美好的一生。

買一個情人耶,嘴巴說說是既唯美又浪漫,好像愛情小說裡才會發生的情節,真要用在現實生活中,只怕是問題會接踵而來。

“心琳,我是希望以這種方法來成全尚書豪和他的女友,也許我有個情人之後,尚爸爸就會改變主意。”無論如何她都想試一試。

“你少愚蠢了好不好?就為了對方一通希望你成全的電話,你就傻傻的決定退出,成全人家?還因此想要買個情人來糟蹋自己!你別想,我不會讓你這麼做。”蘇心琳氣綠了一張臉。

“糟蹋自己?”孟昀晞傻眼,隨即噗哧一聲笑出來。

“你笑什麼?”這時候她還有心情笑她?

“我是在笑你弄錯我的意思,心琳。”她很感激蘇心琳如此為她設想。

不過很抱歉得讓她失望了。

“我弄錯你的意思?你到底在說什麼?”蘇心琳都快被弄糊塗了。

“我所指的要為自己買一個情人的意思,不過是想談個小小的、純純的戀愛,另外可以藉此讓尚爸爸同意取消婚約,跟你那種色色的思想完全搭不上邊。”她邊說邊露出曖昧的神色。

“什麼色色的思想?你那是什麼眼神!明明是你語焉不詳,還怪我會錯意,太可惡了你!”蘇心琳佯裝生氣,雙手插在腰上。

“哈哈……”孟昀晞笑得開心。

“你還敢笑,看我不修理你才怪。”蘇心琳起身,衝向她。

“別鬧了,心琳,你贊成吧?”

“我想不管我贊同與否,你都決定要去做了,我除了祝你好運以外,我還能說什麼?”

“說的也是。你會幫我出意見吧?”若只有她自己一人,她怕自己不夠理性。

“這是當然,不僅是意見,我連人選都給你挑好,如何?”蘇心琳臉上出現算計的表情。

“少來,你家裡的大哥、二哥就甭提了,我和他們不來電。還有,恐怕他們也沒那個勇氣追求我。”她一眼就看穿蘇心琳的小小心思。

“好吧!大哥、二哥不行,還有我那些男朋友。一、兩個賣給你不算什麼,只要價錢談妥,你盡避接收吧!”蘇心琳揮揮手,不在意地說。

“你那些哈巴狗留給你自己享用就好!”她馬上一口拒絕。她要的是情人,可不是早就心有所屬的男人。

“好哇!你說我的男人是哈巴狗?你不要命了!昀晞。”

“哈哈……”

※※※

中午休息時間,孟昀晞和蘇心琳又聚在一起,一同商量著計畫要如何進行,以及一些該注意的事項。

首先,她們談到了費用問題,對金錢一向沒有概念的孟昀晞,一時也不知要用多少錢買一個情人。

“你覺得五百萬夠不夠?”她記得光是她一家銀行帳戶裡就有這個數目。

而尚爸爸還不只給她一筆銀行存款,在她名下有一棟洋房、兩部名貴跑車,以及公司百分之十的股份。總之尚爸爸對她從來不吝嗇。

“五……五百萬?”蘇心琳忍不住拔尖聲量,眼珠子大睜的像要掉出來。

“怎麼了?五百萬太少了嗎?”

“太少?大小姐,我告訴你,我大哥真的不錯,你考慮看看吧!不然二哥也行。”蘇心琳鼓吹著。

笑話!五百萬耶!三個月就能賺五百萬,誰不想要?既然她是孟昀晞的好朋友,肥水當然不落外人田了。

“心琳,你怎麼又來了。”孟昀晞頗為無奈。

“誰要你提出這麼高額的獎金,不能怪我見錢眼開嘛!”蘇心琳不好意思地笑笑。

“你缺錢是不是?我可以──”

“不,不用了,跟你鬧著玩的。昀晞,我家雖不像尚家富可敵國,但也算是小康之家,只是愛錢是人的本性嘛!”蘇心琳連忙揮手打斷她的話。

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她蘇心琳還不至於沒良心到連好朋友的錢都想騙。

“你就是愛說笑,哪天我當真了,我就叫尚爸爸把他名下的一棟房子過戶給你,然後讓你因為這分恩情而在尚家做牛做馬一輩子。”孟昀晞有意嚇嚇她。

“一棟房子?好啊!不過董事長有沒有第二個兒子?”

“第二個兒子?什麼意思?”

“既然欠下恩情就要還啊!如果董事長有第二個兒子,為了報答恩情,我只好以身相許了。”蘇心琳異想天開的說。

如果有這等好事,她還求之不得呢!

“心琳,你真的是……”除了搖頭,孟昀晞完全拿她沒辦法。

“好,不鬧你,咱們談正事了。”蘇心琳清清喉嚨,表情一正。“我覺得花五百萬買一個為期三個月的情人,太不划算了,也難保對方不會因為你的錢,將來以這藉口緊咬住你不放。你想,如果讓你的尚爸爸、尚媽媽得知這件事,他們一定會很失望。”

“你說的對,我不能傷他們的心。那我該怎麼做?”她倒是忘了將尚爸爸和尚媽媽的反應納入考慮。

“所以首先你要有個假身分,至少不能讓人家知道你是尚氏集團的未來媳婦。還有,五百萬真的太多了,要給別人不必這麼慷慨。”如果是給她就另當別論了,哈哈!

孟昀晞專心地聆聽著蘇心琳的分析,聽到最後她的雙眸更是大睜了起來……

※※※

兩天過後,孟昀晞出現在中正國際機場。她觀看著來來往往的旅客,耐心等候最佳時機到來。

因為尚爸爸的緣故,有不少商界人士多少都曾看過她,所以蘇心琳認為要找最佳人選,最好不要在平日的生活圈中挑選,便要她將目標放在機場,小心仔細挑選一個她看得順眼,然後又互不相識的人,來個第一次接觸。

她曾想過這樣做真的既傻氣又冒險,但為了不要對不起自己,她必須鼓起勇氣。

“你準備好了嗎?昀晞,今天是星期天,人很多,你不要選錯了。”蘇心琳站在一旁小心叮嚀。

“嗯!”她點頭表示明白。

“好,等一下你一選定人選,只要你跑向前,明漢就會開始追你,接下來就看你自己了。”

“嗯。”孟昀晞又一次點頭,然後深吸口氣,要自己鎮定一點。

她會成功的,為了尚書豪和她自己,她必須成功。

“不要緊張,昀晞。”光看她這樣子,也知道她有多緊張。

當慣了乖乖女,一時要她做出這麼大膽的行為,也難怪她的表情這麼僵硬。蘇心琳心想。

“我……”孟昀晞原想說話,眼光卻在此時驀地一亮,直視著前方走出機場大門的男士。

就是他了!她想,同時腳步也不經思索的邁出……

※※※

尚書豪為了不想面對家人前來接機那種激動的場面,特意不通知家人他要回來,相信待會爸媽見到他突然出現,也許會驚訝的昏過去呢!

想到那種畫面,尚書豪不禁期待地露出一抹笑容。

拖著沉重的行李來到已等候在機場外的黃色計程車,計程車司機一見有顧客上門,連忙主動上前幫忙。

就在此時,一個不知從哪兒冒出來的人兒,魯莽的撞倒了計程車司機手中的行李,行李倒在地上,而那個身形嬌小的人兒也順勢倒向站在一旁的尚書豪身上。

“搞什麼鬼?小姐,你有沒有長眼睛?”司機憤怒地大叫。

“對……對不起。”孟昀晞羞得面紅耳赤。

失誤!真是大大的失誤,她不是故意要撞倒計程車司機手中的行李,她想往前頭那穿著灰色西裝的男人跑去,誰知道有個人會突然擋在她身前,害她來不及踩煞車,才會造成這樣的狀況。

慘了啦!眼看那個穿灰色西裝的男人就要坐上計程車,而她還在這裡猛向人對不起。

她……怎麼這麼倒楣?

啊!那個男人要走了啦!等、等一下!

孟昀晞心中哎叫著,正想把握最後機會奮起直追,雙手推開好心扶住她身子的手臂,才想跨出腳步,腳踝突然傳來的痛楚令她發出痛呼聲,身子再次倒向那半路殺出來的程咬金。

“你不要緊吧?”尚書豪關切地問著。

“怎會不要緊,痛死了!”孟昀晞咬緊下唇,抬起頭面對他。都是他,這個半路殺出來的男人!

沒事幹嘛擋在她面前,害她錯失了機會。

當她嬌俏迷人的臉蛋赫然出現在眼前,尚書豪心中一驚,很快就認出在懷中的女孩,正是那個應該在家中等他回去結婚的孟昀晞。

他不可能會錯認她,這十年來他母親不知寄了多少張她的照片給他,從她十一歲到二十歲,各種模樣、各種表情都有,所以他敢肯定她一定是孟昀晞。

她怎麼會出現在機場?

她不至於神通廣大的知道他今天要回國,特地前來為他接機吧?

不可能!尚書豪心裡才這麼想,已經有另一道聲音替他解了疑惑。

“放開她!”王明漢氣喘如牛的大叫著。

一見王明漢出現,又說出他們預設好的台詞,孟昀晞立即明白王明漢顯然誤會了。

“等……不是──”完了,她不是要選這個人,雖然近距離一看才發現這人長得好好看,不比她的阿湯哥差。

可是不行,太帥的男人難以應付,不能是他。

“我說放開她,這位先生。”王明漢按計畫行事,完全看不出孟昀晞心裡的慌亂。

天啊!一棒將她打死算了,她怎麼會擺出這種烏龍呢?

“要我放開她,那要看看你是她什麼人?”尚書豪板起臉,雙眼倏然眯起。

原本扶住她的手臂,瞬間竟摟住她的細腰,孟昀晞立刻倒抽一口氣。

這人幹什麼?

她什麼都沒對他說,他怎會這麼快就進入狀況,儼然一副以她男友自居的態度?

他也太神了吧?

不過不管他是如何猜到她的計畫,也無心再計較他不是她原先所選的人,只要他願意配合,反正只是做做樣子。

“我是她男朋友,你又是她什麼人?”王明漢被他突生的威嚴駭住,但仍不忘依計行事。

“你才不──”按照計畫她要否認到底,然後得到陌生人的支持。

然而她話尚未說完,再次被對方冒出來的話嚇得差點口吐白沫。

“我是她的未婚夫,是不是比你這男朋友更夠資格了?”尚書豪的語氣直轉而下,越見冰寒。

耙搶他的女人,要看他有沒有這本事?

他的話才道出,孟昀晞顯得張大一雙眼,在旁假裝看熱鬧的蘇心琳,嘴巴也因驚訝過度而合不上。

這人也太配合劇情需要了吧?她們兩人心中同時劃過這道疑問。

就只有王明漢不忘繼續演下去。只見他說:

“思婷,你以為他這麼說我就會放棄嗎?我不會,除非他真的是你的未婚夫,否則我永遠不會放棄你。”王明漢怒吼著,然後衝上去想搶回孟昀晞。

猛然一記拳頭落在王明漢的下巴,在孟昀晞來得及反應之前,她已經被尚書豪扯進計程車裡,然後計程車司機在他一聲令下,將車子開上路。

“思婷──”王明漢仍然做做樣子地追了幾步。

“別叫了,車子開遠了。表現得不賴嘛!明漢。”蘇心琳笑望著他紅腫的下巴。

“不賴?我都快痛死了,你還在說風涼話。”王明漢揉著下巴,不悅地抱怨道。

這種苦差事,他下次不做了,打死都不做。天殺的,那男人的拳頭真不是蓋的。

“好可憐哪!來,我給你‘ㄒㄧㄡˋㄒㄧㄡˋ’。”蘇心琳笑著送上輕吻,吻在他受傷的地方。

王明漢發出滿意的咕噥,心都酥了。

※※※

“呃……謝謝你的解圍。”在計程車內,孟昀晞小小聲的道謝,一面偷偷瞄他。

發現他的視線也專注在她身上,她不由得心兒發慌,飛快地垂下眼瞼,不敢直視他目光炯炯的黑眸。

他幹嘛這樣看她?就好像對她充滿興趣,而且認識她已久的樣子?

頭一次和異性這麼接近,這一刻她應該說什麼?

是不是該照蘇心琳教她的,直接求他幫忙?

“你叫什麼名字?”聽見適才那人叫她思婷,他必須再確定一下。

不過他有可能看走眼嗎?

一個無論是照片也好、錄影帶也罷,他已經看了十年的面孔,他真會看錯?

他必須自行解開心中存在的疑惑。

“什麼?”正忙著思索該怎麼辦,以致她沒聽清楚他說的話。

“我問你叫什麼名字。”他耐性的重複。

“孟──”幾乎是下意識的報上自己的姓氏,然而才說出一個字,她立刻恨不得咬斷自己的舌頭,連忙亡羊補牢道:“孟思婷,我叫孟思婷。”

她是白痴啊!差點忘了蘇心琳的交代:不能報上自己真正姓名!不過就只是姓氏而已,沒關係吧?

“孟思婷是嗎?”他故意將她的名字在嘴邊繞了一遍,一面觀察她的反應。

見她生怕他不相信似的拚命點頭,分明是心虛,看來她極有可能就是他那個小小未婚妻。

一想到她竟用假名四處賣弄風騷,甚至有個揚言永遠也不會放棄她的男朋友,尚書豪眼神更加深邃,一抹忿怒在瞬間一閃而逝。

“你呢?你叫什麼名字?”她好奇地反問。

本想將他的名宇說出來讓她嚇死,但見她笑得既天真又燦爛,他忍不住澳變了念頭。

既然她認不出他是誰,可見她從未將他這未婚夫放在心上,那麼就讓他來陪她玩一玩吧!

他倒要看看她究竟是什麼樣的女孩?

能讓他爸媽疼入心坎,每次在電話中提起她就充滿愉悅、讚賞不已,肯定不簡單。

就趁著這段偶然的小插曲,讓他好好地瞭解她。

一直等著他報上名,卻遲遲未見他開口,孟昀晞疑惑地抬起頭,瞧見他衝著她直笑,那笑容好怪異。

“你……”

“我的英文名字是Keith,你叫我奇斯就行。”他雖隱瞞本名,但英文名字可沒唬人,比起她的孟思婷要真實許多。

“奇斯,你要帶我去哪裡?”

“你現在才想到要問,是不是太遲了?”

“呃?”她一楞,弄不明白他的意思。

“不怕我把你帶去賣了?”他挑眉,存心嚇唬她。

“你不是這種人。”她堅定的搖搖頭。就算她涉世未深,但也不至於分不出好人壞人。

被她堅定的信任堵得啞口無言,尚書豪朗笑出聲,一手拍在自己的額上。

好一個孟昀晞,如此容易信任陌生人,不知爸是怎麼教導她的。

“你笑什麼?我不是天真,我只是相信我的直覺。”她忿然地瞪著地。

“你的直覺?”聞言,他更想大笑。

“沒錯,我的直覺告訴我,你是個好人。”她的口氣是信心十足。

“喔?那麼我很好奇你為什麼還會問我,我要帶你去哪裡。”他笑眯了眼。

“沒錯,我也很好奇。”正在開車的司機也忍不住插嘴。

“什麼意思?”

“既然你的直覺告訴你,我是個好人,它怎麼沒告訴你,我要帶你去哪裡呢?”他一副虛心求教的表情。

“這……”孟昀晞一時語塞,好似是啞巴吃黃連,完全吐不出話來。

“哈哈哈!”開口大笑的人正是已經憋不住笑的司機。

如果不是正在開車,必須專心注意行車安全,司機先生早想抱住肚子哈哈大笑了。

不過他不必笑得太大聲,孟昀晞就恨不得能找個地洞鑽進去,羞赧的紅暈飛快地染上她俏麗的面孔。

“給個面子,司機先生,人家女孩子臉皮很薄的。”尚書豪打趣道。

“你這壞蛋。”她白他一眼,撇過臉去,不再理他。

“又是你的直覺告訴你,我是個壞蛋了?”他簡直逗上了癮,光見她氣咻咻的頻送白眼,卻別有一番韻味,他就忍不住想捉弄她。

“我不理你了,我要下車。”她努努嘴,氣得想打消念頭。

這種惡質的男人,還是算了。

“跟你鬧著玩的,彆氣了。”他見好就收,絕不戀戰。

“哼!”

她又朝他送上一記白眼,然後又咯咯笑出聲,因為他隨即送給她一張鬼臉。

“你笑起來很甜。”他說。

這句話他在見到她那些總是帶著笑容的照片時,就一直想著等見到她本人時一定要告訴她,而現在正是他說這句話的最佳時機。

因為這突然冒出來的話,孟昀晞心兒一跳,偷偷瞥了他一眼,之後眼睛再也拔不開。

他的目光深不可測,卻是那麼溫柔,令人心慌意亂,忍不住多看他幾眼。

這就是心動嗎?

她不知道,可是她不排斥這種感覺。心跳好快,卻又捨不得移開視線好停止這種折磨,也許就這樣四目交接直到天長地久好了。

“咳!咳!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打岔,只不過我已經快開到這條路的終點,能不能告訴我接下來要走哪一條路?”司機先生不太好意思的打斷他們的眉目傳情。

追女人追到他的車上,他是不反對,反正是順便看好戲。只是總該給他個明確的地點,要這樣像只無頭蒼蠅四處亂竄,他是不吃虧,但是賺這種錢太黑心了。

“啊?”驀然被人打斷,孟昀晞驚醒過來,臉紅的再次把頭轉開。

天啊!丟死人了,她怎麼會忘了司機先生的存在,居然看男人看呆了。

“司機先生,麻煩你開到這附近最近的醫院。”尚書豪絲毫未受影響的開口道。

“醫院?是不是我剛才把你撞傷了?對不起。”她一聽,連忙道歉,並察看他哪裡受了傷。

不像是皮外傷,不會是內傷吧?

“受傷的是你,你忘了你的足踝扭傷了嗎?”他好笑地提醒她。

“我?”她低頭看看自己,故意動動腳。

這不動還好,一動她馬上痛呼出聲,眼淚還誇張的在一秒之內浮現眼眶。

“好痛!”

“小姐,你也未免太后知後覺了吧!”他只感到啼笑皆非。

她就一定要表現得這麼逗人嗎?

家中的爸媽是不是經常因為她可愛的舉動而樂不可支?

“是你,如果你不要說出來,我根本就忘了自己足踝扭傷了,好痛!”她扁扁嘴,指控道。

她承認她有時會有點小迷糊,但平常她是很聰明的,他不必一副她是個小白痴似的看著她吧!真可惡!

“哈哈哈……”司機先生再一次發出大笑聲。

為此,她更是瞪圓了眼。

※※※

從醫院被扶出來,孟昀晞心想這下要慘了,若是尚媽媽看見她這個樣子,一定又會因為心疼她而大驚小敝,也許會要她從此不準出門,甚至會哭著說對不起她在地底下長眠的雙親,沒有好好保護她、照顧她。

唉!她最怕尚媽媽掉眼淚了,那會讓她覺得自己好不應該,竟然讓一個慈愛的長輩為了她傷心掉眼淚。

這可要如何是好?

“你住哪裡?我讓司機送你回去?”一手扶著她,尚書豪問。

“不行,我不能這樣回去。”她一再地搖頭。

“不能回去?何以這麼說?”

“那個……我媽媽如果看見我受傷,還包紮成這樣,她一定會很傷心,我不想見她為我傷心。”咬咬下唇,她堅定地回道。

尚書豪看著她認真的表情,知道她不是在說謊,而且這也很像是他家中那凡事大驚小敝、動不動就掉眼淚的母親會有的表現。

以他母親如此疼愛孟昀晞,見她受傷自是不可能什麼反應也沒有,傷心難過會是最直接的表達方式。

“那你打算怎麼做?”

“我要去住朋友家,等我腳傷好了再回家去。”她想了一下,做了這個決定。

“這也是個辦法,那麼我另外有事就不送你了。”他對她說聲後會有期,便轉身走開。

心想,他和她很快就會見面就在他們家中。他簡直迫不及待想看看她到時會有何反應。

也許會很有趣也說不定。

目送著他的背影愈走愈遠,都快走至計程車的車門邊,孟昀晞仍笑容滿面的直揮手。

計程車的車門打開,正待他要坐進車內,她才赫然想起她要找個情人的計畫,而她的計畫中不可或缺的情人,這會兒就要坐計程車離她而去了。

“啊!等一下。”她連忙向前跑了兩步,卻忘了自己的腳傷,結果狼狽的撲倒在地上。

“痛──”她叫出聲,再抬起頭只見計程車已揚長而去。“啊!”她沮喪地叫。

一雙黑色皮鞋出現在她眼前,順著皮鞋上去是一件米色長褲,然後是米色西裝,接著是尚書豪頗為無奈的表情。

“你這是在幹什麼?捨不得我也用不著趴在我腳底下吧?”他蹲,俐落的一把拉起她。

“我忘記我還有件事想請你幫忙。”她吐吐舌頭,不忘把用意說出來。

他的反應是直接攙扶著她,往最近的咖啡館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