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踏上睽違已久的台灣故土,高子昂絲毫感受不到近鄉情怯的情懷。

畢竟這回拖家帶眷匆匆趕回台灣的真正目的,是回來向梵老大求救的。

尚書豪在前兩天給他下了最後通牒,要他最慢在三日內把人找到,嚇得他連行李也沒整理,拉著芭芭拉直奔機場。

他和尚書豪搭檔也有一段時日,自是非常瞭解尚書豪一旦說出口就不會改變主意的強烈個性。

他說要找到Cleas,那麼Cleas就非得現身不可,否則讓尚書豪親自出馬,情況只會更無法挽回。

所以在無法把人交出去的情形下,高子昂能做的就是趕回來向梵老大求救。他自認自己的出發點是一番好意,現在卻要死得很慘,相信梵老大會替他出面、幫他調解一番。

“你說梵老大會派人來接我們嗎?”芭芭拉環看著四周,不太確定地問。

距離上回她見到高子昂口中敬重的梵老大,已經有一年之久,而且還是在她和高子昂的婚禮上。

那也是她頭一次見到梵老大,對梵老大與生俱來的氣勢與威嚴一直印象很深刻。

“當然,我也是梵天盟的一份子,梵老大向來最愛護他的手下。你放心,芭芭拉。”高子昂拍拍胸脯保證道。

“可是你一直沒有什麼作為……”

“喂!我是你老公耶!什麼沒有作為?”高子昂為此大抱不平。

“你們還是老樣子嘛!”柳浩揚笑著一手搭在高子昂肩上,他的身後則跟著大月復便便的蘇盈盈。

“浩揚,好小子,我沒想到會是你來接我。咦?盈盈你不會是又有了吧?”高子昂轉向一旁的蘇盈盈,見她孕味十足的嬌態,不禁打趣道。

“什麼又有了,我這才第二胎好不好?”蘇盈盈白他一眼,老大不高興的努起嘴。

“可是我記得我半年前才收到你們家小孩的彌月禮盒,不是我記錯了吧?”高子昂故作不解的偏著頭。

“夠了吧?子昂,不要以為我脾氣好就可以肆無忌憚的損我,你要不要上車?”柳浩揚提出警告,摟著心愛的老婆先行走開,不忘在老婆耳畔又哄又騙了幾句親密話。

蘇盈盈先是嘟了嘟嘴,才化忿怒為嬌嗔地輕捶著他的胸口。

“你看浩揚對他老婆多好。”芭芭拉望著眼前這一幕,忍不住抱怨。

“我對你還不夠好嗎?”

“好,好到把我也給拖進Cleas事件中了。”芭芭拉挖苦道。

斑子昂的反應是乾笑兩聲,摟著她追上柳浩揚。

※※※

“原來你背著書豪做出這種事啊?”柳浩揚同情似的搖搖頭,一副他死定了的表情。

平時尚書豪是個重義氣、極好相處的人,但這是指沒有招惹到他的頭上,他對誰都可以肝膽相照。

“我這麼做也是為了他啊!是他表示他對家中的未婚妻沒有感情,卻必須因報答恩情而娶她。我就想梵天盟的人何必這麼委屈自己去娶不愛的女人,所以才想出這麼一個法子,想幫書豪的忙,怎知書豪不懂將計就計,還硬是要找出這個叫Cleas的女人。我要是把自己供出來,恐怕會死得很慘。”他看了眼臉上沒有任何表情的梵老大,急急補充道:“我不是怕死啦!只是想死得更有價值一點。被自己的兄弟殺了,可不是什麼光榮的事。”

“所以這回書豪是為了那女人回來的?”嚴少梵眯起眼睛,表情沉重地道。

“沒錯,書豪還對我說我可以回來喝他的喜酒,該是他的婚期近了。”高子昂說著,就見一旁的部屬已自動透過電腦查詢一切細節。

“梵老大,電腦上顯示尚書豪已在上星期成為已婚男人,其新婚妻子是孟昀晞。”

“結婚了?這麼快?”高子昂咋舌道。

“這就是書豪辦事的效率,多學點,子昂。”嚴少梵睇視了他一眼。

“我瞭解,梵老大,那Cleas的事可否……”

“我來接手,在這期間你給我好好反省。”嚴少梵撂下話語。

“是,我會好好反省,梵老大,我相信書豪一定會給你面子。”高子昂暗暗鬆口氣。

“給我面子?你認為我需要別人給我面子?”嚴少梵眼眸危險的眯起。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高子昂一口氣又往上提。

“下去吧!到國外這些年還是一點長進也沒有,我看你是白混了。”嚴少梵揮揮手,懶得再理他。

柳浩揚同情地看著一臉沮喪的高子昂,拍拍他的肩和他一同離開。

嚴少梵則冷峻地望著電腦畫面裡那個叫孟昀晞的女人。

如果尚書豪不知如何擺月兌她這個大包袱,就由他出面解決吧!

※※※

試了很多法子,孟昀晞就是沒有辦法讓尚書豪開口跟她說話,他像是打定主意和她冷戰到底,無論她跟他道歉多少次,他都能當作沒聽見。

就像現在,她已經為他洗手作羹湯,努力一個下午才有一桌色香味俱全的滿漢全席,他卻好像不知道她的努力一樣,自己叫了外賣在客廳吃得很怡然自得。

如果他是在懲罰她的不懂情調,她認了,反正她就是呆嘛!

肚子咕嚕咕嚕叫,面對一堆飯菜她卻食不知味,只有她一個人吃的晚餐,一點意思也沒。

她突然好想念尚爸爸、尚媽媽!結婚一點也不好玩,換作是以前,她在用餐的時候多快樂啊!

尚媽媽為了讓她吃多一點,總會在用餐前做些開胃菜,引起她的食慾;尚爸爸怕她偏食,每道菜上一定放進些許肉片,還吩咐她一定得全部吃完。

瞧瞧現在,連吃飯都是一個人,她就是再有食慾也吃不下。她啪地一聲放下手中的碗筷,起身走出只有她一個人的餐廳。

餐廳玄關卻站著一個人擋住她的去路,她停下腳步,抬起頭面向他,表情跟他一樣冷然。

“回去坐好。”他說。

“走開。”她道。

這會兒就算他要跟她談和,她也不稀罕了。

“我說回去坐好。”

“不要,你走開啦!”她反駁著,伸手想推開他擋在前面的身子。

“昀晞。”他沒有動怒,但語氣已露出警告。

她不予理會。既然推不動他碩壯的身子,她繞過他總可以吧!

孟昀晞於是側過身子,想從他身邊繞過,卻在一接近他身邊時,教他一手揪住手臂,被拉著往餐桌靠近。

“放開我!”她大叫,想甩開他的手,卻敵不過他的力量。

尚書豪先是坐下,再將她拉往自己的腿上按她坐下來,她卻哇哇叫著直抗議。

“你做什麼?放開我!”誰要坐在他腿上,她在跟他生氣耶!

瞟了氣憤填膺的她一眼,尚書豪搖搖頭,一副是她逼得他不得不這麼做的表情。慢慢地一手解開頸間的領帶,捉住她另一隻竄動的手,將她雙手綁在一塊,他還拉了拉領帶檢查是否太緊。

“放開我!你到底想怎樣?”她杏眼圓瞪,簡直不敢相信他會這樣對她。

還說什麼喜歡她!都是騙人的!

尚書豪沒有答腔,抱著她轉身,讓她的背靠著他的胸膛,才拉著她坐下,她又跳起來,怎樣也不肯合作。

“昀晞,你不該不聽話的。”他低喃著,接著舉高她被綁住的雙手,往後圈住他的頸項,使兩人緊緊的貼靠在一起。

不用回頭她也知道這一幕有多曖昧,孟昀晞禁不住紅了臉,又羞又氣的扭動著嬌軀,拚命的想掙月兌開來。

“不必費事了,昀晞,你這個樣子絕對無法掙開。”尚書豪伸手環住她的腰,順利地讓她坐下。

她當然知道掙不開,手被綁著、還舉高往後圈著他的頸項,她掙得開才有鬼。

“你的廚藝不錯嘛!”他看了眼桌上的菜色,稱讚道。

她撇開臉,故意不理他。他不是不想吃、情願叫外賣也不肯給她面子嗎?

現在才來稱讚她,太遲了!她已經火冒三丈,打定主意和他冷戰到底了。

“我要開動了。”他宣佈,接著拿起她放在桌上未吃完的白飯以及筷子,準備要開始享用。

“那是我──”驚覺自己發出聲來,她立刻又閉緊嘴巴。

“你說什麼?”他低頭看她,眼中氤氳著,她一定不知道她貼靠在他胸前,雙手高舉使得她那傲人的雙峰有多引人遐思。

而他也不準備老實告訴她,否則她八成會恨死他。

“哼!”她冷哼一聲,再次撇開臉。

尚書豪不理會她孩子氣的行為,夾起桌上的佳餚,不一會兒便吃得津津有味,還故意發出嘖嘖有味的咀嚼聲音。

孟昀晞則氣呼呼的瞪著他誇張的吃法。他有沒有禮貌?吃東西還發出聲音來?

“好吃!”他一口接著一口的把菜送入口中,一面吃還一面稱讚。

像是受到誘惑,她終於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望著他吃個不停。

“想吃?”尚書豪把一口菜送到她嘴邊不到兩公分的地方,在她尚未回答前便低頭把菜送入自己的嘴裡,滿是油漬的嘴唇甚至不小心拂過她嬌女敕的唇瓣。

“你!”她因吃驚而大張著嘴。

“願意和解了?”他問,俯首靠近她,嗅著她散發著淡淡清香的頸背。

“不願意!”她瞪他一眼。

“好吧,不勉強你。”他聳聳肩,又繼續享用桌上佳餚。

見他當真不再理會自己,孟昀晞心裡更是忿忿不平,什麼她相信他會對她很好,假的、全是假的!

蘇心琳說他喜歡她也是騙人的,全都是謊言!

她還以為真的有人喜歡她這個人,以為他是真心的,為了弄明白他的心意,夜裡不休息四處找他,還……為自己一時失言傷了他的心,難過不安了一個晚上。

害得她早上天一亮就立刻起床,努力想跟他道歉、談和,結果無論她怎麼做,他就是不理人。

為他煮了一桌子菜,他不領情就算了,現在還把她綁起來,在她面前大剌剌的吃給她看,甚至連分她一口也不肯。

太過分了!說他喜歡她,她再也不會相信,根本全是騙她的!

愈想心裡愈是難受,淚水跟著湧上眼眶,她眨眨眼想止住淚水,卻怎麼也止不了,反而愈流愈兇,頗有洪水爆發之勢。

“嗚……”

一直到她發出哽咽聲,故意不理她的尚書豪才發現她已哭得一發不可收拾。

他趕緊解開綁住她手腕的領帶,雙手正欲摟著她說些安撫話語。

但一得到自由,孟昀晞比他快一步的跳離他的懷抱,接著衝出餐廳,直接往大門的方向跑。

尚書豪在她跑至客廳中央時追上她,才想捉住她,她卻用力甩開他的手,又哭又叫的。

“昀晞,我跟你鬧著玩的,不要哭了。”他一面解釋,一面想拉她。

“我不聽,我要回家!”她叫著,再次揮開他的手。

“昀晞。”他是可以利用男人天生的優勢制服她,但他擔心會傷到她,只好任由她對著他又推又打。

孟昀晞終於使盡全力將他推倒,見他往後倒向地板,她立刻把握住機會,跑向大門口。

一直到出了屋子大門,後頭卻沒有他追上來的腳步聲,她奇怪的停下腳步,回頭看個究竟。

玄關處一個人也沒有,他當真沒有追上來?

努努嘴,眼淚早就忘了流,她一再回頭,終於按捺不住心中的納悶,開始往回走。

走至門口,她彷彿聽見他的聲音,嚇得她縮回腳,正想拔腿開溜。

但再仔細一聽,他的聲音像是痛苦的低吟,該不會是剛才他被她推倒時撞到什麼地方了吧?

這麼一猜測,她馬上著急的衝回屋內,果真見到他躺在地板上,一動未動的,她霎時嚇白了臉,彷彿躺在那兒的人是她。

“奇斯,你不要緊吧?”她急忙奔向他,蹲在他身旁,伸手檢查他究竟撞到哪裡。

可是她前看、後看、左看、右看,就是找不到任何傷處,東模西模也沒發現任何腫塊。

他到底是傷到哪裡?

“奇斯,你怎麼了?是不是撞到哪兒了?”她輕推著他,想把他喚醒。

突然,她放在他胸上的手被一雙大掌給捉住,她嚇了一跳才想掙開,大掌的主人卻不肯鬆手。

“你!”

“你不生氣,我就放開你。”

“你又在玩我?”她抿起嘴,氣綠了臉。

“是誰先不信任我來著?”尚書豪反問她,手一使勁,便將她扯進懷裡。

孟昀晞一時失去重心地跌進他懷裡,正好躺在他身上,親密地貼著他。

“放開我,我才沒有不信任你。”不信任他,她就不敢嫁給他了。

“那麼是誰將別人好不容易坦白真心的話,當作是笑話看待?”他捧住她的臉蛋糗她。

孟昀晞頓時紅了臉,支支吾吾的好是尷尬。

“我……我……”

“你怎樣?”

“我只是一時難以相信嘛!在心琳說你喜歡我時,我已經很詫異了,接著又聽你這麼說,我怎麼有辦法在一天內承受兩次驚喜。”

“現在你相信了?”他笑著揚起眉。

“我還是不相信。”她馬上答道。

“嘿──你──”他正待開罵。

“我才不相信!如果你喜歡我,你剛才怎會那樣對待我?把我綁起來,還不給我東西吃!”她控訴著。

尚書豪低聲一笑,食指輕彈了下她挺翹的秀鼻,指出:“是你不肯跟我和解才對吧?”

“那也要怪你一整天都不理我,完全不領人家親自為你下廚的心意。”

“我不是很給面子的吃得津津有味了?”他說得另有含意。

“你的意思是說:我煮的東西不好吃?”她聽出他的弦外之音。

“我不是這麼說的吧?”他連忙否認,但眼裡的笑意分明就是這個意思。

“是,你就是!還說什麼真心話,又在騙人了。”她掄起拳頭,直往他胸膛捶。

“喂!你還真打?我是你老公耶!”他佯裝痛呼,抱怨連連。

“你不是,你是壞蛋!”

“好,親親你壞老公吧!”

“休想。”她為他的厚顏賞他一記更重的拳頭。

又是一聲痛呼,尚書豪這次索性捉住她作怪的手,使力一個翻身,便將她壓在身子下方,將她的雙手舉至她的頭頂。

“你又要綁我?”她盯著他的一舉一動。

“不對,我是要吻你。”他說著,隨即他的唇便印在她唇上。

一陣暈眩中,她記起他的動作永遠這麼迅速,令人摔不及防,害她老是迷失在他高超的吻技裡。

在這種親密時刻,她老是什麼都想不起來,就連他幾時把手探進她的衣內,甚至解開她的內衣,撫觸著她柔細的肌膚,她都渾然未覺……

※※※

接到蘇心琳從國外打來的電話,孟昀晞一點也不意外,她們的交情不會因為距離而有所改變。

“昀晞,這裡好好玩,好可惜你沒有跟來。”蘇心琳興奮的聲音從遙遠的彼端傳來。

“你還說?這種好事你又沒想到我。”她故意挖苦。

“哈哈!”蘇心琳乾笑兩聲,隨即轉移話題,問起她即使人在國外也十分關切的事情。“你和他還好吧?他有沒有碰你?”

“心琳!”孟昀晞羞得大叫。

“幹嘛害臊?對我有什麼話不能講?”蘇心琳反而大方得很。“快說啦!他有沒有毛手毛腳啊?”肯定有,蘇心琳心裡猜想著。

“不知道。”孟昀晞硬是不肯招出她和奇斯之間的親密。

她要怎麼告訴蘇心琳,她和奇斯什麼都做了,就只差最後一道防線沒有攻陷?

這種私密情事她再怎麼大膽也說不出口,當然也不可能厚著臉皮一一描述出來。

這幾天她和奇斯哪裡也沒去,沒有四處遊玩,也沒有去度所謂的新婚蜜月。

他和她就只待在這棟別墅裡,忙著瞭解彼此,分享彼此的成長曆程。

肚子餓了就由她親手下廚,但往往都會被他取笑一番,等她一生氣,他則會對她又親又哄。每次他一吻上她就沒完沒了,好幾次她都差點昏厥在他懷裡。

而當她再次恢復意識,她便會發現自己不是衣衫不整的偎在他懷裡,就是身無寸縷的和他躺在床上。

天知道他在她意識呈現渾沌的時候,究竟還對她做了什麼更親密的舉止。

她不知道,也始終提不起勇氣問他這種羞死人的事。

“昀晞?昀晞?”蘇心琳一聲聲叫喚著仍得不到回應,當場大聲尖叫。

孟昀晞被吼得回過神,她看了看手中的話筒,道:

“心琳,你還在線上啊?”

“廢話,你神遊到哪裡去了?國際電話費用很貴耶!”竟然給她用來想事情,太浪費了吧!

“知道貴你還打這麼久。”

“喂!小姐,是誰在跟我講電話的時候神遊太虛了?這個人是誰你說啊?”蘇心琳悻悻然的指出。

“呃……好嘛!這次的費用我出,可以了吧?”孟昀晞自知理虧。

“這是你說的哦!昀晞。”蘇心琳馬上喜出望外,一副要開始喋喋不休的樣子。

“我答應了就不會食言。”她有預感耳朵要受罪了。

“好極了,昀晞,我有好多奇遇要跟你分享!你相信嗎?昨天有個外國人向我搭訕……”

孟昀晞翻翻白眼,趕緊找張舒適的椅子坐下。她十分明白蘇心琳這一開講,恐怕一時之間不會停止,她可不想在耳朵飽受轟炸之後,連兩隻腳也難以倖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