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孟昀晞一路上都保持鎮定,畢竟眼前的狀況對她很不利,既然求救無效,她也不再浪費力氣,乖乖的聽從指示被帶到一間位於郊區的別墅裡。

而綁架她的人對她還算客氣,不曾以暴力對她,連態度也很和善,完全看不出是個歹徒。

難道說隨著時代改變,現在歹徒的素質也提高了,個個穿西裝打領帶,連舉止態度都是彬彬有禮?這樣”斯文”的外表,讓人無法感到害怕,也或許這才是他們的策略,先降低受害者的警覺性,再一一瓦解心防?

總而言之,她的確是遭到綁架了,而從她被帶進別墅後,就一直有人在旁守著她。

“請問我要坐在這兒多久?”

“等會兒梵老大會出來見你,孟小姐。”看守她的男人對她客氣地回答。

“你知道我的姓名?”她是不是不該問這麼白痴的問題?

現在什麼都很發達,要知道她的身世以及祖宗八代叫什麼名字,恐怕都是輕而易舉的事。

“你們把我捉到這裡有事嗎?”只要不是綁架這個答案,其它她都可以接受。

“待會兒我們梵老大自會說明他的用意,請孟小姐耐心等候。”

於是孟昀晞不再多問,耐心地等候所謂的梵老大出來見她。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一直到她等得呵欠連連,她才聽見有人下樓來。

她連忙打起精神,抬頭一看,就見一名極具威嚴的男人步下樓來。

“梵老大。”

她聽見一旁的男人這麼稱呼他,然後他手一揮要他的手下退去,整個客廳就只剩他和她兩人。

“你就是把我捉來這裡的人?”

“注意你的用詞,孟小姐。”嚴少梵只打量她一眼,便收回視線。

除了他珍愛的玉顏,沒有人能捉住他的視線太久,她也不例外。

處在別人的地盤上,她不想爭辯。明明是把她捉來,他硬是不承認,她也沒有辦法。

“我直接說明來意,今天把你請來這裡,是替我學弟出面。”他是看在尚書豪的面子上,才親自出面和她談,否則這種小事不必他上場。

“學弟?”

“我的學弟就是你現在的丈夫。”

“你是說奇斯?”她訝然地問。

般了半天是自己人嘛!

“奇斯、Keith、書豪,隨便你怎麼叫他,總之──”

“等、等一下,你說什麼?什麼奇斯、Keith、書豪隨便我叫?”她猛地打斷他的話,不理會他不悅的表情,逕自說道:“奇斯是奇斯,尚書豪是尚書豪,他們又不是同一個人。”

嚴少梵盯著她不像是在說謊的表情,突然明白她的言下之意。

原來如此,看來要讓她簽下離婚協議書,已經不是難事了。尚書豪辦的事,果然效率截然不同,這種方法也只有他才想得出來。

“你在笑什麼?”她看著他嘴角的訕笑,心裡很不舒服。

那像是在看傻瓜的笑容,讓她覺得他是在笑話她。

“我在笑你被人耍了。”

“被人耍了?”她一楞。

“你以為奇斯不是尚書豪?看看這個吧!”他露出詭異的笑,打開電腦。

很快地,電腦裡呈現出尚書豪個人的秘密檔案,接著是他的影像出現在畫面上。

望著眼前的一切,孟昀晞全身彷遭電擊,知覺瞬間麻木,整個人僵硬如石。

“騙人!這是騙人的!”她訝異自己還能吐出話來。

她以為她的聲音該跟心一起麻木了。

“眼見為憑,你已經看見眼前的事實,還由得了你不信嗎?”嚴少梵涼涼的指出。

“為什麼?你們全在看我的笑話?騙我結婚,現在又告訴我這是假的,為什麼?”她把整個人、整顆心都賠上去了,現在才來告訴她全是假的,為何要這樣傷人?

“或許是書豪不想和你結婚,卻不得不娶你,只好選擇這種方式來告訴你。”嚴少梵自以為是地說。

聞言,孟昀晞身體抖了下,但她很快地振作起來,她告訴自己,要垮下等走出這裡再說,就是要哭要叫也要先面對這一切。

“他可以不必這麼做,我早就已經答應要成全他,他何苦再來戲弄我?”捏緊手心,她會撐過的。

“你不瞭解書豪,你父母的恩情使他無論如何也不會捨下你。”

“我明白你的意思,所以你今天是請我來籤離婚協議書的?”既然是替學弟出面,他想要的當然是離婚協議書。

“你瞭解就好,因為你父母對書豪有恩,我才會親自會你,一般人是見不到我的人。”

“這麼說我很幸運嘍!”她悻悻然地說。

天底下大概也只有她在被人戲耍了還說自己很幸運。

“既然你已完全瞭解一切,你就該知道書豪是因為要還恩情才娶你,這種婚姻你不會想要吧?”

“不要說了,我什麼都瞭解,我籤。告訴他,他這段日子對我的好,就當是他償還了我父母所有的恩情,我和他再也互不相欠、再無瓜葛。”心碎欲死,孟昀晞仍咬著牙一字一字說清楚,隨即在桌上那早已準備好的離婚協議書上籤下“孟昀晞”三個字。

“很好。”嚴少梵滿意地收起協議書。

孟昀晞沒再多說,踩著凌亂的腳步欲離開。

“丁強,送她一程。”

“不必,我會找到出路。”她不會倒下,至少不會倒在這裡。

嚴少梵眼裡露出一抹讚賞之色,望著手中的離婚協議書,突然替尚書豪感到惋惜。

※※※

“媽,如果昀晞打電話找我,你就打我的手機。我再去外面碰碰運氣。”蘇心琳說著打開大門,正要跨出去,就被站在門口的人兒給嚇了一跳。

她還以為撞鬼了,再仔細一看,才發現是孟昀晞一臉蒼白的站在門口,搖搖欲墜的像是再也支撐不住。

“昀晞!你怎麼了?臉色這麼蒼白?快進來。”蘇心琳連忙上前扶著她,一面對著裡頭喊著:“媽,替我打電話給尚……奇斯,就說──昀晞,你幹什麼?喂!你要去哪兒?”話未交代完,她又追著孟昀晞往外走的腳步,拉著她不放。

“放開我,如果你要找他,我就離開。”

“昀晞你……”蘇心琳見她的表情不像是在開玩笑,突然瞭解她也知道事實真相了,而且是在最糟糕的情況下了解一切。

“我只有這裡可以投靠,如果你不想收留我沒關係,我馬上走。”她說著就要走開。

“不要走,昀晞,我不找奇斯,我保證。”她硬是拉著連站都站不穩的孟昀晞走進屋內,一面對母親說:“媽,不要打電話告訴任何人昀晞在我們這兒。還有,幫昀晞煮碗熱湯。”

“不用了,伯母。”

“誰說不用,你看你臉色這麼蒼白,剛才我還以為自己撞鬼了呢!”

“心琳。”楊華的聲音立刻傳來。

“我知道,晚上不要講那玩意兒。”

她吐吐舌頭,故意搞笑,卻見孟昀晞沒有任何反應。

“喂!你怎麼回事?”蘇心琳讓她先坐下後,才一臉憂心地問。

“心琳,我被人整得好慘,我覺得自己好笨,笨到那麼多的巧合明明就擺在我眼前,我還傻得看不出那不是巧合,是一連串的預謀!我好笨、好傻!為什麼看不出來奇斯就是尚書豪。”雙手緊緊的抓住大腿,孟昀晞再也忍不住悲傷,抿了抿唇瓣,仍是教淚水滑下蒼白的臉龐。

“昀晞……”蘇心琳一時不知該如何安撫她。

這時候跟她說什麼她都聽不進去,提起尚書豪對她並不是全然的設計與欺騙,他對她是真心情意,昀晞大概也不會相信。

“先是尚爸爸、尚媽媽沒有刁難的接受他,那像是對自己兒子的喜歡,我沒有看出來;接著是我一提到不想假結婚,隔天尚書豪的電話就打來,用話激得我不顧一切要奇斯娶我,我還是沒有察覺不對勁。後來是相片的事,明明只有唯一一張,奇斯有、尚書豪也有,我竟沒想到他們可能是同一人,呆呆地相信奇斯的解釋。在公司裡我們是好朋友,他也知道,我和你還以為是尚書豪故意在孤立我們兩個,其實他是怕約見我們,我們就會拆穿他的西洋鏡。很好笑吧?”孟昀晞望著仍不知該說什麼的蘇心琳,自嘲地笑了笑,那笑容看來好是淒涼。

“昀晞,我都知道,不要再說了。”再說下去心裡只會更難受。

“不過最好笑的是,我已經親見看見他從總經理辦公室走出來,我依舊沒想到他是尚書豪,還急著向他解釋我揹著他來見尚書豪的原因,我真的是又笨又蠢!每次只要我稍不信任他,他就會故意不理我,我都會好緊張,一味地猛向他道歉,結果事實證明他真的全是在騙我,我卻要因為他一再欺騙我,跟他說對不起!心琳,你說的對,我是個白痴,不只是感情白痴,還是個徹徹底底的白痴。”一連串的又叫又哭之後,孟昀晞的臉色比原先進屋時更加慘白。

蘇心琳嚇得不知所措,又不曉得如何要她不要再說了,暗暗地向母親求救。

楊華馬上會意的拿起醫藥箱裡的安眠藥,準備在熱湯裡動手腳。

“心琳,我為什麼會被騙得這麼慘?我早說過不想和他結婚,不需要他因為報恩娶我,為什麼他要騙我跟他結婚,讓我愛上他後,他才又逼我和他離婚?如果一開始沒有心,他就不該來招惹我。”她說得心碎,語氣更是淒涼。

“逼你和他離婚?到底是誰這麼做?”蘇心琳這會兒也動了火氣。

“除了尚書豪,還會有誰?”她諷刺的笑出聲。滿臉淚痕的她,看來隨時會昏倒。

“不是他,昀晞,下午他還和我在一起,而且他真的很愛你,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儘快擁有你,他……昀晞?”蘇心琳的話聲倏地停止,見孟昀晞雙眼緊閉,一動也未動,她連忙大聲叫喊道:“媽,不必放安眠藥了,昀晞昏過去了。”

聞言,楊華立刻關切地走過來,俯身看著即使昏過去仍不斷淌著淚水的孟昀晞,心裡也很不捨。

“這孩子到底被誰傷得這麼深?心琳,要不要聯絡她丈夫或者是尚家夫婦?”

“不行,尚家任何人都不能通知,她丈夫更不行。媽,昀晞她除了這裡沒有地方可去,你不要逼得她走頭無路。”蘇心琳趕忙阻止母親打電話。

人人都說孟昀晞在尚家吃好、用好,一生都被規畫得平平順順,但又有誰知道一旦走出尚家,孟昀晞就什麼也不是,連個可以棲身的地方都沒有。

“你這孩子胡說什麼?媽哪裡是在趕昀晞走,如果有人不要她,就讓她住下來!你大哥不是很喜歡她,叫你大哥娶她,媽也有個媳婦,昀晞這孩子我喜歡!”她可是很早以前就很中意孟昀晞。

“媽,你說到哪裡去了,大哥和昀晞這輩子不可能了,要大哥去預約下輩子算了。”那也要尚書豪願意放手才行。

“你又知道了?緣分這東西很微妙,你不要說不可能。”

“昀晞的丈夫不會放手,媽還是趁早死心吧。”不是她這做女兒的愛潑冷水,不可能就是不可能。

尚書豪設計這一切,為的就是要擁有孟昀晞,要他放孟昀晞走,他肯定會找人拚命。

“丈夫?昀晞不是說就是那小子逼她和他離婚嗎?”楊華不以為然的指出。

“媽,我可以跟你打賭,要逼昀晞離婚的人,絕對不是她丈夫。”

“那會是誰?誰會去管他們夫妻間的事?”

“你問我,我問誰?”她要是知道就不會坐在這裡,早去找對方理論一番了。

※※※

在四處找不到人的情況下,尚書豪終於決定回梵天盟,向梵老大借調人手。

除非有必要,否則他很少在梵天盟露臉,畢竟他在梵天盟的身分一直是個秘密,不想公開是因為他是家中獨子,有家族事業要一肩扛起。

然而盡避在梵天盟本部有太多人不曾見過他尚書豪,他身上的通行證仍然讓他得以自由進入梵天盟位於郊區的本部。

才進入別墅沒多久,他很快地發現一個絕對令他十分意外的東西。

那是一個粉紅色的心型髮夾。有一次他在飾品店要小姐為他親手包裝,由他替孟昀晞別上的髮夾。

他記得當時才剛別上去,馬上讓她疼得哇哇叫,直說是他太粗魯,夾得太大力。

他之所以記得這麼清楚,是因為他總共花了半小時、重新別了五次,才讓她滿意。

他不會認錯!尚書豪拿起被遺忘在沙發細縫裡的粉紅色心型髮夾,確認夾子上還刻有“晞”這個字時,他的手心握緊髮夾,眼眸危險的眯起。

到這一刻他總算完全明白,在他和孟昀晞背後那雙操控一切的手是何人的。

然而他何以要操控這一切?

“書豪,你可來了,回來這麼久你倒是問候一聲也沒有,是忘了我們之間的交情了?”嚴少梵大步走下樓,身後跟著心虛的高子昂。

“她在你這兒嗎?學長。”尚書豪沒有心情和他談交情,眼前最重要的是她的下落。

“她?你指的是孟昀晞?”

“就是她,你對她做了什麼?”

“書豪,你在做什麼?你不可以這樣跟梵老大說話,你不要──”命字尚未吐出,高子昂便教尚書豪兇狠欲狂的眼神給震懾住。

“你不要管這件事。學長,回答我的問題。”

“看來你很在乎她,是嗎?”嚴少梵揚揚眉,銳利的光芒掃向高子昂。

後者縮了縮肩膀,突然有股即將要大難臨頭的預感籠罩。

“我是在乎她,否則我今天不會前來向你借調人手,卻沒想到她是被學長帶來這裡。她人呢?”尚書豪只想儘快見到她,安撫她或許已被嚇壞的心。

“把話說清楚,書豪,你是為報恩而娶她嗎?”嚴少梵追問答案,他準備要找個人來開刀。

耙對他散佈不正確情報,簡直是活得不耐煩了!

“不是,至少在我娶她的那一刻,我清楚自己是深愛著我妻子。學長,把她的下落告訴我。”不想追究梵老大究竟在玩什麼玩樣,他要確定的是孟昀晞的下落。

“我會把她交給你。”人既是在他這兒不見,他自會找回來。“不過在此之前,你想不想知道是誰在背後造謠生事,才惹出這麼大的風波來?”嚴少梵緩緩地勾勒出一抹詭異的笑。

“是誰?”尚書豪也想揪出這膽敢揹著他暗中搞鬼的人。

“梵老大……”高子昂自己先求饒。

“高子昂,原來是你,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尚書豪把矛頭轉向高子昂。

“你不能怪我,當初是你自己說如果我有辦法讓你結不成婚你就回美國,言下之意不就是對孟小姐沒感情,所以我這麼用心良苦也是為了你。”高子昂辯解。

他真的很冤枉耶!好心被當成是驢肝肺看待,真是太可憐了。

“於是你故意製造個Cleas出來,請昀晞成全,又在我們結婚後寄威脅函?”尚書豪將拳頭握得嘎嘎作響。

“啊?Cleas的事我承認,可是威脅函是……”高子昂向梵老大求救。

“威脅函是我讓手下寄的。這小子把你形容得有多麼不情願和孟昀晞結婚,一副替你抱屈、卻又無法解救你,讓人不替你伸張正義不行的樣子,而你是我的學弟,我有不出手幫你之理嗎?”嚴少梵不是在替高子昂解圍,既是他下達的命令,他不會否認。

“高子昂!”尚書豪咬牙嘶吼。

“一切全是誤會啊!”高子昂刷白了臉,自知沒人救得了他。

尚書豪給了他一記“待會兒再來了結你”的眼神,向梵老大追問孟昀晞的下落。

“她不在我這兒,在她簽下離婚協議書後,她就一個人離開這裡。不過我會替你找到她。”

“離婚協議書?”尚書豪臉色一沉,面色如灰,知道錯誤已無法挽回。

嚴少梵於是把孟昀晞來到這兒所發生的經過大略描述一遍,見尚書豪表情陰鬱,他已然明白尚書豪會以奇斯之名和孟昀晞結婚,不是他不夠在乎,而是太在乎了。

一直到這一刻,高子昂才深刻了解到,因為他一時的自作聰明,讓原本幸福的一對佳偶,現在正面臨著分離的考驗。

求老天幫幫忙吧!讓尚書豪趕緊找到他的妻子,否則他高子昂恐怕要良心不安一輩子了。

當然這也得尚書豪願意原諒他,他才能有下半輩子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