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結婚了,她真的結婚了?

一覺醒來,望著側躺在一旁長沙發上的柳浩揚——也是她才新婚一天的親親老公蘇盈盈仍然難以相信她真的如願嫁給自己深愛多年的柳浩揚了。

雖然他一再表示他是為了她肚子裡面的孩子,才決定娶她;雖然他口口聲聲說不能讓他弟弟的孩子沒有父親疼愛,才開口要她嫁給他。

這些她都知道,她更清楚他心裡早有一個他誓言深愛的女子,所以他是為替弟弟負起責任,才勉為其難向她求婚,盡避他向來只當她弟妹看待。

哀著肚皮,蘇盈盈嘴角不由得往上揚。眼前的這一幕和多年前的那情景多麼雷同啊!

新郎同樣都是為了她肚裡的孩子而娶她,兩場婚禮同樣是陰謀下的產物,女主角更是同一人,不同的只是新郎由陶佑民換成柳浩揚罷了。

明知這幾年來他一直就是認不出她的真正身份,她還是心滿意足地答應嫁給他;這是她的心願,也是她重生之後惟一的目標。

相信祺炎若地下有知,也會為她感到高興,畢竟這幾年來她和祺炎最大的目標就是將她自己送給柳浩揚,只可惜他心裡始終只有一個人,永遠看不清她和祺炎努力想告訴他的事實。

如果祺炎知道他大哥這會兒還以為她肚裡的孩子是他柳祺炎的,恐怕他真會從地底下跳出來大叫冤枉吧!

粲然一笑,蘇盈盈輕柔地撫了撫稍稍隆起的肚子。這個孩子來得一點也不突然,只可惜這孩子的親生父親,永遠也不清楚小baby從何而來。

不是不曾想過要將事實告訴浩揚,只是不知該如何說起。一開始是抱著想擁有他的念頭,到現在反而擔心他根本不會相們她說的話,繼而將他們才要開始的新婚生活搞得烏煙瘴氣,這可不是她樂意見到的結果。

祺炎的死是個絕對的意外,這不在她當初設想中,所以當浩揚提出要娶她時,她想也沒想便點頭答應了下來,卻忘了再也沒有人可以證明她肚子裡的孩子並不是祺炎的,而是他柳浩揚的骨肉。

懊死的意外令她和祺炎一開始計劃全盤出了錯。祺炎走得突然,卻丟下她一人自己收拾殘局,一時之間她也不知該如何往下走。

老祖先爺爺如果知道她把事情搞得一團糟,大概又要搖頭嘆氣了吧。

昨天是他們的新婚之夜,但是浩揚並未去有碰她,他說他會等到把孩子生下來,並決定接受他這個丈夫,他才會和她成為真正的夫妻。

當她聽見他這麼說時,她可一點都不感動,反而是氣炸了,只差沒扯住他的耳朵對他大叫:她計劃這一天已計劃五年了,她等得也夠久了,真要等孩子生出來以後他才願意接受她成為他的妻子,她準會因心有不滿而再次去見老祖先爺爺!

她和祺炎努力構思這麼久,可不是讓他在娶了她之後將她拱起來當尊女圭女圭般純擺設用的。

她是他的妻子,可不再是那個在他眼中只會整他交不到女朋友、故意破壞他和別的女人相親的小搗蛋了。

不過他永遠也不會明白她的搗蛋、故意搞破壞,全部都只針對他一人;這幾年來她不再是他心靈深處那個愛哭且脆弱到不堪一擊的女孩了。

經過這一次重生,她徹底改變了,無奈他始終看不透在她現在的身體裡住著另一個他用心所愛的人。

知道他這項秘密的只有一人,而那個人已經死在一場意外裡。

如果她還在,他一定會為她感到無限喜悅,一定會替她高興她終於如願嫁給他大哥了。

唉!若是祺炎還在,那該有多好,他定會幫她想好多法子,他也可以向浩揚證明他從未碰過她,這一切其實都是他們設計好的。

而現在,他的死讓計劃停擺,更沒有人可以證明她肚裡的孩子是她在某一天借頭柳浩揚因思念方若盈而醉灑之際,強佔他的身所得到的結果。

這個孩子是上天還給她在多年前不知珍惜的寶貝!她知道這一定是老祖先爺爺看了也不忍心,所以將她曾失去的孩子還給了她。

這一切的錯綜複雜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解釋清楚的,得由六年前從頭說起,在她的身份還是方若盈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