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當蘇盈盈張開眼睛,她一點也不意外自己來到這一整片全是楓樹的紅葉公園。

近一個月來他們的足跡是踏遍了各地的風景區,而這些地方全是他曾經帶著方若盈遊玩過的觀光勝地。

舊地重遊,她知道他是在思念她,所以走過他們曾經留下美好回憶的地方,是想捕捉那分美好。

每次一看到他神情落寞地走過每一處代表歡笑回憶的地方,好幾次她都忍不住月兌口想告訴他,她就是方若盈;真的好想告訴他,她就站在他面前……

然而她終究沒有這麼做,沒有開口是為了不違背和老祖先爺爺的約定。

所以每當她看見他一人站在風景區凝視著遠方的那抹孤寂的背影,總教她在他背後紅了眼。他的心受折磨,她同樣不好受。

所以不能再這樣下去,她不能再任由他一人繼續活在對方若盈的思念裡。

她得想辦法將他從這場永無止境的追思里拉出來,沒錯!她得好好想個辦法才是。

車子在她沉思之時已停放在紅葉公園的停車場裡,柳浩揚甚至沒有叫喚她,便徑自打開車門下車。

“等我一下,柳大哥。”她回過神,連忙叫道,打開車門緊跟著要下車。

由於太過著急想跟上柳浩揚,蘇盈盈右腳才跨出車門,左腳卻絆到車門框,整個人因而失去重心地跌出車外,往前撲倒在地。

她立刻哀叫一聲,痛得跌坐在地上爬不起來。

走在前頭的柳浩揚兀自陷在自己的思潮裡,絲毫沒有注意到在他的後方發生了什麼事。

待輕微的痛楚過去,蘇盈盈正想站起來,就在此時她的腦中突然閃過一道想法——

與其跟著他到處亂亂跑,她不如設法將他綁在身邊,哪裡也去不了。

沒錯!只要她受點傷,暫時不能自由行動,他也就不能再四處跑,至少不必再重回這些會令他傷心的地方。

心裡一有此主意,她馬上付諸行動,乾脆讓自己坐在泥地上站不起來。

終於像是發現她並未跟上,柳浩揚眉心蹙起,回頭一看才發現她就坐在他的車子旁,車門還開著,很顯然她是從車內跌出了車外。

“嗚……好痛……”看見他折回來,她立刻發出痛呼聲。

是演戲就要逼真,要不被拆穿就玩完了。

“你還站得起來嗎?”他的表情像是認命。

她哭喪著臉,對他猛搖頭。

“是誰說不會惹麻煩來著?”他的眉頭打了結。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沒關係,柳大哥,你去逛你的,我坐在這兒等你回來。”她試著表現得很懂事。

柳浩揚二話不說地彎腰抱起她,將她抱回車裡,才回到駕駛座位上。

“柳大哥,你不要為了我回去,我的腳沒事。”她側過頭看向他沒有表情的臉。

柳浩揚的反應是直接發動車子將車子開上路。

“柳大哥——”

“閉嘴。”他沉聲警告。

她馬上從善如流地乖乖閉上嘴巴。

反正她的計劃達成,這時候她還是不要再惹他不快了。

“她是誰?”蘇盈盈小小的臉蛋兒探過來,好奇地盯著相片中的女孩。

是她,她不用看也知道,卻仍裝迷糊地跟著盯著相本中的女孩。

“你——”正想開口罵她的擅自闖入,柳浩揚嘴一張卻怎麼也發不出聲來,只能盯著又在他面前掉淚的女孩。

蘇盈盈哭了,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哭成個淚人兒。她的模樣,糾緊了柳浩揚的心,他彷彿又看到了方若盈流淚的樣子……

“你很愛她,對不對?所以你在每一張相片上都寫著‘吾愛’兩個字?”她噙著淚,食指指著相片上吾愛兩個字。

“她是我這一生中最愛的女孩,我想我再也不會像愛她一樣地愛別人了。”柳浩揚很訝異自己何以會對個小女生說這些話。

但瞧見她淚光盈盈,這些話很自然地就從口中吐出來。

“她好幸運,可是如果我是她,我一定不會希望你為了我這麼虛度你的下半輩子。”

“你還是個小孩子,你不能夠了解我和她之間的感情。”他不會希望一個國中女生了解他。

誰說她不瞭解?她就是當事人啊!忍住想衝出口的這句話,蘇盈盈深吸口氣,才道:

“就算我不瞭解,但是我不會因為愛人死了就放棄自己。你這個樣子,我相信這位姐姐在天上看了也會因此而不放心,你的親人更是每天提心吊膽地為你擔心著,不知何時你會發生什麼事……你的愛人雖然死了,但日子還是得過下去啊。”

“我沒有放棄自己。”他試著解釋。

“你沒有放棄自己,你只是把自己關在房裡,或是沉溺在思念她的日子裡,等到哪一天你想要走出來時,你早已經和這個社會月兌節了,你說你的愛人會希望你變成這個樣子嗎?”蘇盈盈停下來喘口氣,又繼續往下道:“還有柳爸爸、柳媽媽,他們為了你,怕你傷心會一時想不開,非但搬來和你同住,每天晚上睡前更是都要到你的房門察看你的動靜,確定你無異狀,他們才能放心。你說我是個小孩子,你的表現才一點都不成熟呢!”她像豁出去地大聲說。柳浩揚微怔,盯著她有三秒不曾說話;那專注的眼神盯得她心跳開始急促,臉頰泛起紅潮。

接著令她感到意外的是柳浩揚二話不說轉身走出房間,她跟著追出去,才到房門口就看見他已走到他父母面前,丟下一句話——

“爸、媽,我願意接受相親的安排。”

蘇盈盈的反應是當場愣在原地。

怎……怎麼會是這個樣子?

“你到底跟大哥說了什麼,怎麼大哥的轉變這麼大?”柳祺炎趁著夜裡偷偷溜進客房,想問個明白。

相親!當大哥表示願意接受相親的安排時,在一旁的他可是詫異得差點下巴都要掉下。

恐怕蘇盈盈——不,該說是住在蘇盈盈裡面的方若盈,對此事會有如此發展,她本人更加難以相信吧。

原本以為她近來緊跟在大哥身旁,該會有所進展的,怎也料不到大哥竟會突然接受爸媽為他所做的安排。

這之間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他想蘇盈盈是最清楚真正內情的人。

“我不過是跟他說他不該再這樣消沉下去,免得柳爸爸、柳媽媽替他擔心,他竟然因此決定接受相親的安排,我真是失算了我。”早知道就讓他花一輩子去思念她好了。

“我想大哥是不想再讓我老爸老媽操心,才做下這個決定的。你放心,他不是忘了你。”柳祺炎以為她是在為此煩心,好意地給予安慰。

“廢話,我還會比你不清楚他的想法嗎?我擔心的是別的女人會因此而賴上他,這樣一來在我還沒長大的時間裡,他已經先給別人搶走了。”她跳起來大聲說,然後在地板上踱步。

“你對大哥這麼沒信心?”柳祺炎揚眉揶揄道。

“我不是對浩揚沒信心,而是他太有魅力了,萬一其他女人看上他,想盡辦法地纏上他,你說怎麼辦?”她就是無法放心,盡避知道他心裡只有她。

柳祺炎一臉被她打敗的表情,搔搔後腦,才說道:

“小姐,你該不會忘了大哥臉上有個可怕的疤痕吧?還是你根本沒留意到?”不可能吧?大哥臉上的疤少說也有十公分,沒看見除非是瞎了眼的人。“臉上有疤又怎樣?”她回道。

在她眼中那道疤根本不算什麼,反而只會讓她更加愛他,完全不損他的魅力。

“啊!是我的錯,我忘了情人眼裡出西施,你當然不會嫌棄大哥,可是別的女人不一樣,也許在見了大哥一面就因此昏倒了,所以你根本不必擔心。”柳祺炎瞭解地笑了笑。

“那可不一定。總之這件事全是你的錯,你得負全責。”她可沒忘記這相親的提議就是出自他柳祺炎之口。

“我?”柳祺炎張大嘴,伸出手指著自己,表情可說是一頭霧水。

有沒有搞錯,他得負全責?

“就是你,你不會忘了是誰說:‘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大哥如果一直沉溺在悲傷之中,對他的身體狀態以及精神都會有影響的’,這句話是誰說的?嗯?”她眯起眼,傾身逼近他。

“啊!”柳祺炎大吃一驚,一跌坐在地上。

他當然沒忘記,只是他記得當時只有他和他老媽兩人在啊……

她……又是如何知道這件事來著?

“又是誰提議要找幾個女人給浩揚相親,還說浩揚如果能多認識一些女孩子,他就不會再思念我了!”這些話她記得可一清二楚了,就不信他賴得掉。

“你……你怎麼會知道得這麼清楚?”他隨即想到一個可能性,而這個可能當下令他結結巴巴,指著她的手臂也不住地抖顫:“該不會……當時你就在現場吧?”

“你說得沒錯。”她答得乾脆。

“你真的在現場?可是我不記得有看到你……”

“廢話!你看得到我才怪。”她冷嗤道。

“你是說……你是說……當時你是個鬼?”他說著,硬生生打個冷顫。光想到當時的情況,他不由得感到毛骨悚然。

“喂!沒見過你這麼膽小的人耶!我現在是人,活生生的人,好不好?”她沒好氣地指出。

“這麼說……在那個時候你也可以偷看大哥,連他在洗澡的時候你也……”他的眼光由驚悚轉為曖昧。

“你不要這麼沒營養,誰像你滿腦子的思想!快說啦,你要如何負起責任?”她可沒空和他扯東扯西,淨說一些沒有助益的話。

“負起責任?”他一時搞不清狀況。

“沒錯,都是你提議要浩揚去相親,你當然要負責替我解決這個麻煩。”

“你的意思是?”

“你得去搞破壞。”她明白指出。

“搞破壞?你乾脆直接一刀殺了我比較快!我如果這麼做,我那老媽肯定饒不了我。”

“你如果不做,我現在就死給你看,然後做鬼後再回來找你!”知道他怕鬼,她就好好地利用這一點。

“喂!你不要開玩笑了,你好不容易再回來,不要再輕賤生命了。”他比她更緊張。

“我知道,所以你幫不幫我?”她努努嘴,要哭不哭地看著他。

“幫,怎能不幫呢?”柳祺炎有氣無力地回道。

看來他是栽在她手上了。

蘇盈盈則對自己再次押對寶露出了一抹笑靨。

之所以同意相親不過是為了讓爸媽不必再為他操心,因此即使對面坐著的是位外貌迷人,看似蕙質蘭心、端莊高雅的女人,柳浩揚也未看進眼裡。

或許這樣冷淡對方是他不對,但是在他心裡只有方若盈的情況下,要他再去接受別人,這種做法才是真正地對不起人家。

這一輩子除了若盈,他是不會再對任何女子動心,就算他接受相親的安排,也無法動搖他的心。

“浩揚,都坐了這麼久了,你也開口說說話呀,你是男孩子,不要冷落了人家了。”柳母看不過這窒悶的氣氛,遂以手肘推推兒子。

柳浩揚飄遠的思緒被拉回,他歉然地朝端坐在他面前的女子扯開禮貌的笑容,才正要開口之際,卻見柳祺炎在此時慌張地跑進來,嘴裡直喊著:

“大哥,不好了!”

“祺炎?”柳母站起身,十分訝異會在這時候跑來搞破壞的人是她自己的兒子。

“發生什麼事了?”他跟著起身。

不知怎地在他腦中突然閃過一道念頭——蘇盈盈出事了!這念頭令他的心一緊,神情轉為嚴謹。

這一陣子已習慣有她跟著,她那像小避家婆的架勢,的確使他的心情平靜不少,他不希望她發生什麼意外。

柳祺炎一面喘氣,一面急著想說話,卻也因此反而費了不少時間才發出聲來。

“那……那個盈盈又被她繼父捉回去了!我才要去學校接她,遠遠就見她被人拖上車。那個男人我認得出來,就是她的繼父沒錯!”柳祺炎描述著當時的狀況,當然沒有道出他本來是要去接蘇盈盈一塊過來這裡搞破壞的。

聽完他的描述,柳浩揚身子迅速往外衝,完全忘了他的相親宴。

“浩揚……”柳母不忘叫道。

“媽,盈盈都出事了,你就讓大哥去救她吧!”柳祺炎連忙阻止母親。

“廢話!我是要你大哥先報警,你以為我要把他叫回來嗎?”柳母沒好氣地白了兒子一眼,這才在臉上堆滿笑容,轉向始終未曾有機會開口說話的女孩:“哎呀!真對不起,施小姐,臨時出了點事,所以……”

“媽,沒關係,大哥不在,還有我。”柳祺炎打著接收他大哥相親對象的主意。

反正大哥心裡除了方若盈不會再有別人,他就多做點好事,接收大哥不要的女人好了。

“你這渾小子說這是什麼話。”

隨著柳母的話聲而起的是一記巴掌聲,接著是柳祺炎呼痛的聲音。

望著忿然離去的女人背影,柳祺炎撫著刺痛的臉頰,只能自認倒黴地惹上了個兇女人。

短短兩小時柳浩揚便將蘇盈盈給救回,而面對梵天盟再次的援助,柳浩揚明白自己又多欠了份人情。

“子昂,謝謝你及時趕來支援。”

“是兄弟何須客氣。這女孩是?”高子昂好奇地湊上前打量正昏睡中的蘇盈盈。

才個幾月沒見,浩揚己從失去愛人的痛苦陰影中走出,想必是眼前這小女孩的功勞吧!

“她是蘇盈盈。”柳浩揚將她的遭遇簡單描述一遍。

“原來如此,所以你就多了個小苞班?”

柳浩揚頷首,表情頗為無奈。

“有件事得告訴你,梵老大近來有意將勢力版圖擴展至歐美地區,你有沒有興趣一道前往?”高子昂主動邀約。

有浩揚跟著,將來也不必擔心生病沒人照顧了。

“我會考慮。”柳浩揚視線落至蘇盈盈身上。

“在擔心她?”高子昂一眼就看穿他的心思。

柳浩揚未做任何表示,但他的沉默已道出一切。

他有個令他掛心的人是件好事,高子昂不便勉強;再者,若是浩揚能因此忘了失去方若盈的椎心之痛,這何嘗不是件好事?

於是只簡單再交談了一會兒,高子昂便告辭離去。今天他的任務是救回蘇盈盈,任務既達成,他也沒有留下來的理由,他還得將那叫馬武的社會敗類帶回去好好修理呢!

留意躺在床上的蘇盈盈並未有甦醒的現象,柳浩揚正待走開,才轉身就聽見後頭傳來她的尖叫。他隨即回過身想安撫她,她卻先他一步撲進他的懷裡。

“不要走!你不要走!”蘇盈盈雙手緊緊地抓住他的胳臂,埋頭痛哭。

在被馬武硬抓上車,且被敲昏那一刻,她一度以為自己完了,她別想再看到浩揚。

即使此刻睜開眼睛看見他就站在她面前,她還是無法相信自己安全了,她又回到他的身邊!一時的激動令她再也顧不得和老祖先爺爺的約定,此刻她只想接近他,迫切地感受他的存在……

“盈盈,沒事了,你不必害怕了。”他只當她是吃驚過度。

“不要走,我夢見你不要我了,你又再次不要我了……”她抬起淚痕斑駁的臉,控訴著。

“不要說孩子氣的話,我不是在這裡嗎?”他的眉頭緊緊皺成一團,就如同他糾緊的心口。她的眼淚是他的致命傷。

“浩揚,我愛你!我好愛好愛你……”她渾然忘了自己的身份,一再地想表示她內心的情意。

柳浩揚錯愕地瞪著她,全身僵直地拉開她的雙手,不料才扯下她的手,她隨即又纏上來。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他平靜地反間,心裡卻一點也不平靜。

“我……”蘇盈盈頓了頓,完全明白自己在激動之下說了不該說的話。

但已說出口的話不容許她再收回,她吞嚥口口水,存心把一切都豁出去了。

“我知道自己在說什麼,我愛你。”拳頭一張一縮以掩她心裡的緊張。天知道這一刻她緊張到連動也不敢動,惟有屏住氣息等候他的反應及回答。

“你愛我?你只是個小女孩,你懂什麼是愛?”他的表情像是罩上一副面具,看不出個所以然。

“我不是小女孩了!就算我是小女孩,我愛你就是愛你,跟年紀大小無關。”

“你被剛才發生的事嚇壞了,盈盈,你只是把我當解救你的英雄看待,這不是愛。”他試著開導她。

“我沒有!我是認真的。”

“盈盈,你還是個孩子,你不瞭解……真正的愛情不是崇拜,你只是弄混了這兩者之間的不同。”他伸手撫著她的頭髮,儘量耐著性子。

他不想傷害她,她不過是個敏感的孩子。

“我沒有弄混,我是真的愛你!”她狠狠地吼回去,趁著他對她猛皺眉頭之際,跳起腳尖兩手用力攬下他的脖子,雙唇直接覆在他唇上做最親密的接觸。

四片唇相觸不到兩秒,她已被狠狠推開,身子甚至失去平衡地往後跌坐在地板上。

柳浩揚沒有上前扶她,緊緊抿起的唇線顯示他動怒了。

“你以為你在做什麼?”他瞪著她,聲調明顯地含著怒氣。

“我不是小孩子,我知道我在做什麼!”她可以感覺到他的怒氣正逐漸高張,但她拒絕屈服在他的氣焰之下。

柳浩揚神色更加黯沉,曾了她一眼轉身欲走。

“不要走!我是真的——”她跳起來追上前。

“住口!你明明知道我心裡只有方若盈,永遠只有她!”他沒有轉回身,揹著她道出他的執迷不悔。

“我知道,我也不是要和她爭取在你心中的地位,我只是想請你試著看看我,接受我!”

“你只是個十四歲大的孩子,你說出來的話不該是這個樣子。盈盈,你有屬於你這個年紀的浪漫,不要把對象搞錯了。”如果不是親耳所聞,他更要懷疑一個十四歲的孩子,怎會說出這些話來。

“我要的就是你,我不會改變心意的。”她堅持己見,怎麼也不肯妥協。

原本單純的關係就此瓦解,柳浩揚在一怒之下大步離開。

蘇盈盈知道她在衝動之下將所有的一切搞砸了,但已發生的事她無法讓它重新來過。

在得知她竟犯下這種大錯時,柳祺炎也頗覺詫異,他不由得咋舌道:

“你向大哥表白了?你瘋了不成?”

想想,在大哥眼裡她不過是個孩子,她現在表白根本不是時候。

“我當時忘了自己是蘇盈盈,才會一時激動說出那些話。祺炎,你想浩揚再回來時,我要如何面對他?”她有點後悔自己太沖動。

柳祺炎無言以對,這件事真的很讓人頭疼,以大哥的性子,他也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大哥或許沒有脾氣,但,一旦他動怒,卻會讓人打從心底希望自己不是那個惹毛他的人。

“祺炎?”

“你就跟他說你不過是在開玩笑好了。”他硬是擠出一道方法。

蘇盈盈瞪著他,考慮要不要直接封住他那張嘴算了。這種沒有建設性的話,他也說得出口?

“不然我去找大哥,等他回來你們再好好談談,這次你不要再搞砸了,想想你只是個十四歲的女孩。”柳祺炎提出忠告,揚揚手走出大門。

不料,當柳祺炎回到公寓,他所帶回來的消息卻是他大哥柳浩揚已遠赴歐美的消息。

他走得突然,顯然是臨時起意,而促使他產生這個意念的人正是蘇盈盈。

“盈盈,你不要傷心了,你也知道大哥心裡只有他最愛的方若盈,你的表白在此刻對他來說無疑是個沉重的負荷,大哥並不清楚你就是方若盈,不是嗎?”柳祺炎只能如此安慰她。

“我知道,可是他怎能就這樣走了?他怎麼捨得離我這麼遠?讓我看不到他?他如何捨得?”掩住臉,蘇盈盈如泣如訴地低語。

有好幾次她忍住衝動想告訴他,她就是方若盈;她真的想這麼告訴他,可他為什麼就是看不出她心裡的苦,還要離開她?

“盈盈……”心疼她所受的苦,柳祺炎試著抓著她的肩,想給她力量。

老天給他們的磨難尚未過去,她必須堅強才行。

“我不要緊,祺炎,我會等,等到他回來,我不會被打敗的。”她的目光一點一滴地凝聚決心。

沒錯!她不會被打敗的,就算是命運之神也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