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今天是季汐羽最悲慘的一日。如果她沒有發現這個事實就好了,如果她沒有發現,也許就不會覺得自己悲慘了,偏偏她就是怎麼也掩蓋不了這個事實。

她愛上她的上司了,該怎麼辦是好?

從沒有想過會有這一天,她不該愛上任何人的,可是……

冒稱姊姊的名義在他手底下工作已經是非常要不得的事了,她又怎能愛上自己的上司呢?

不敢想像若有一天被他發現,她該如何自處?!可她又真的好喜歡他,如果不給自己一次機會,她一定會後悔,就那麼一次也好,真的,一次也好……

“小汐啊,我說你急著召喚我回來,不會就是為了要讓我看見你這張要死不活的怪樣子吧?!”何秀玫大搖大擺的走進她和季汐羽合租的公寓,手裡還提著從打工地方“ㄎ?ㄤ”回來的便當。雖然只是一些滷菜,但對於能吃則吃、能省則省的她們而言,也算是奢侈品了。

“秀玫,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季汐羽看也沒看何秀玫手上的便當一眼,只不斷焦急地說著。

“什麼你該怎麼辦?小汐,你倒是說清楚啊!”何秀玫被她臉上那抹慌亂嚇了一跳,連忙將便當放至小桌上,急急走向她。

“我愛上他了,怎麼辦?”季汐羽無助的求救於她的室友。

“你愛上他了?”何秀玫重複著她的話,一時不解。“等等!他是誰啊?”她不記得最近小汐有結識什麼男孩子呀。小汐忙著賺錢,怎麼還會有時間去結交什麼男友、學人家談戀愛?

“他是……,他是我的上司,羅劭堂。”季汐羽小聲地說道,怕隔牆有耳似的。

“你是說羅氏財團總裁羅劭堂?你愛上他了?!”何秀玫詫異地看著她。

真的!她真的沒想到小汐會愛上羅劭堂!小汐什麼人不去愛,怎麼偏偏去愛上那個花名在外的羅劭堂!

泵且別說那在外花名了,就算羅劭堂不是聲名狼藉的公子,小汐這個貧困女子說什麼也配不上人家堂堂總裁的身份啊!聽說他還是個留美博士呢,更甭提他那一大串棕子似的情人名單了。

“秀玫,我知道你很驚訝,我也知道不該傻到讓自己去愛上一個宛如天神般的男人;我知道我和他不可能,他是天,我是地,是怎麼也不可能的,可是我就是愛上他了!秀玫,我就是愛上他了!”

“怎麼會?!小汐,你不是一直在羅氏最基層當沏茶泡咖啡的小妹嗎?怎麼會有機會見到羅劭堂?還去愛上他!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沒告訴我?”何秀玫納悶地問起。

謗據外頭傳言,羅劭堂幾近神龍見首不見尾,神秘得很;在羅氏,除非職位高居經理階級,否則一般職員根本不可能見到他本人。

況且,羅劭堂很排拒拍照,更不容許照片被刊登在報章雜誌上,因此見過他的人大概也只有那些高階的名流仕紳,以及他的眾多女友。

是以在無法見到羅劭堂的情況下,小汐是怎麼愛上他的?

很令人費解,何秀玫怎麼想也想不透。

“我見到他了。秀玫,你知道的嘛!我為了假扮成我姊姊的模樣,特地把自己裝扮得很老氣,不止妝老,我還戴了一付十足俗氣的四方眼鏡,就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老上幾歲。”

“我知道。那又如何?”這和她愛上羅劭堂有何干系?

“幾天前,羅劭堂突然走進泡茶間,匆忙之際害我一不小心打翻了熱水,燙著了手,他——”他是那麼溫柔地抓住她的手!他偉岸、健碩的身軀靠著她,幫她燙紅的右手衝冷水。

猶記得自己就那樣傻傻地呆望著他那張好看的臉,一時之間,她多希望時光能停住片刻,讓她多看他一眼、多聞聞他獨特的男性刮鬍水味道。

“他怎樣?他做了什麼?”何秀玫打斷她的回想。

“他沒做什麼,只是在離開泡茶間時喝了一口我放在桌上的咖啡而已。”

“就這樣,你就愛上他?”這也太扯了吧!

“才不是!”她的心已經夠亂了,秀玫竟還有心情說笑話!為此,她白了何秀玫一眼。

“小姐,你能不能一口氣說完,省得我猜來猜去沒一個對的!”何秀玫才覺得累人呢。

“羅劭堂喝了我泡的咖啡後,誇說我泡的咖啡好喝,就問我的工作內容。知道我是沏茶小妹後,他特別請我每天準時泡杯咖啡送到他位在頂樓的辦公室;所以我可以天天見到他,聽他對我說謝。秀玫,你都不知道他的聲音好有磁性、好好聽!我每天都是在期待聽見他聲音中度過的。”羞紅了臉,季汐羽的眼神如夢似幻。

“小汐,你是不是陷得太深了?”到目前為止,何秀玫還是聽不出羅劭堂有什麼地方吸引她。

“我也不知道。可是我就是不可自拔地愛上了他。很傻,對不對?秀玫,短短几天,才短短几天,我就把一顆心獻給人家,而他甚至不知道我的真實身份,也從沒見過真正的我。”連她自己都搞不清楚究竟愛上羅劭堂哪一點,難道就因為他那張好看的臉嗎?

她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偏偏她已泥足深陷!

“別傻了,小汐,你不能再這樣下去。羅劭堂是何等人物,他有那麼多女朋友,不會看上你的,別忘了你之所以能進羅氏工作是因為你長得‘安全’,年紀也無害。你想想看,以你在公司的模樣能吸引他的注意嗎?他只是喜歡喝你泡的咖啡,並不是欣賞你這個人。小汐,這是有分別的,你千萬別弄混了。”何秀玫不得不刺破她的美夢,她實在不忍心見小汐執迷下去。

“如果我用真正的面目去見他——”

“那隻會讓你的工作泡湯。小汐,羅劭堂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他不會看上十九歲的你。小汐,別再傻下去了,想想你那住在療養院裡的父親吧!如果沒有這份工作,你父親的醫療費用,還有託人照顧的費用要從哪裡來?”對小汐的一切,何秀玫知之甚詳。

小汐省吃節用,捨不得多花一點錢,全是因為她那帶有憂鬱症的父親。

憂鬱症耶!你能想像一個大男人帶有憂鬱症,還經常有自殺念頭,卻要一個十九歲的女孩揹負所有的擔子。

但即使已被壓得有些喘不過氣來,季汐羽仍是不放棄照顧她父親,硬是咬緊牙硬撐下來。

“我知道,我只是——”季汐羽無法坦然說出口。她該如何告訴秀玫,她求的並不是天長地久,更不敢奢望羅劭堂會愛上她;她清楚自己得永遠揹負父親這沉重的擔子,她只是想讓羅劭堂注意到自己——在她以季汐羽的面貌出現時。她要的只是那一剎那。

“小汐,別做那種不實際的夢,我真的不忍見到當你美夢破碎時,你傷心欲絕的面孔,你不也說過這輩子不嫁人了嗎?”何秀玫苦口婆心的勸說。

懷抱美夢固然甜蜜,但一旦夢醒,豈不更教人傷心?

“我知道,這我都知道!秀玫,你關心我我都知道;美夢是不會成真的,從小我就很清楚這一點,當然就不會去編織不實際的夢。你放心,我會克服的,給我時間,我一定會忘記自己曾愛上羅劭堂,我會徹底忘了他,一定會!”不想教秀玫再為她擔心,季汐羽露出了保證的笑容。

“小汐?”何秀玫聽她這麼說反而更擔心了。因為她瞭解小汐,小汐的固執是出了名的;當她執著某樣事物,怕是拚死也要完成,就像她父親的事——季伯伯好幾次都在鬼門關前徘徊,硬是被小汐拉了回來;不管季伯伯自殺幾次,小汐一次又一次將他救了回來。她想,若是換作其他人,早就撒手不管了,小汐卻勇敢地扛起了這重擔。

就是這份不屈不撓的執著,教何秀玫忍不住替她擔心啊!

她真的不想見到小汐受任何傷害,即使小汐一再強調自己夠堅強,禁得起任何打擊,但沒有經歷過的事,誰又能知道殺傷力究竟有多少?!

*********

“早安,季小姐。”羅劭堂坐在偌大的辦公室裡,頭也沒抬的招呼道。

“是我,哥。”羅劭妤站在辦公室門口說。

“是你啊,小妹,今天是什麼風把你吹來的?你不是最討厭這種一板一眼的辦公大樓嗎?”羅劭堂抬起頭,笑望著來人。

“我是不想來啊,可是媽堅持要我走一趟,我不來行嗎?”羅劭妤大剌剌地往沙發上坐下。

“媽?有什麼事嗎?”

“還不是為了你的婚姻大事。媽認為你這麼大把年紀了,為什麼不趕緊找個女人安定下來,交那麼多女朋友,到哪天你才會只專情於一個女人?”羅劭妤頗好奇大哥幾時會真正動真情。

依她對大哥的瞭解,她知道到目前為止他仍未為任何人動心過,對於那些倒貼他的眾多女人,恐怕都只是抱著玩玩的心理。

她覺得大哥這種玩世不恭、遊戲人間的心態很過分,可是一天到晚都有人自動送上門,向來不特意拒絕女人的他,自然身邊的女人就越來越多了。不過,她倒很想看看將來大哥要怎麼結束這種複雜的關係。

“小妹,我幾時交很多女友來著?報紙上隨便寫寫,你就相信了啊?”羅劭堂不以為然。

“難道會是假的?”她才不信呢。報紙上寫得清清楚楚,根本不像假的。

“我不想跟你解釋這麼多。小妹,你就回去告訴媽,說我自有分寸,叫她不要為我擔心,如果她想要媳婦,也要等我找到理想對象再說。”

“理想對象?哥,你的理想對象是要具備什麼條件?何不說來聽聽?”羅劭妤可好奇了。

“你未免管太多了,小妹。還有別的事嗎?若是沒有,多回去陪陪媽也好,這一、兩年你和我都住外面,家裡只有爸、媽和傭人,有時間就多回去。”羅劭堂不著痕跡地瞄了一眼手錶,見是十點整,便露出了等待的笑容。

他在心裡數著一、二、三、四、五、六……一直數到十,果然傳出敲門的聲響。

“進來。”他的聲音裡有著愉快。早晨一杯香濃的熱咖啡是他一天工作的原動力。

季汐羽小心翼翼的推門而入,手裡小心端著熱咖啡,心跳加速跳動的走向羅劭堂。

“你來了,季小姐。今天還是很準時,謝謝你。”羅劭堂伸手接過她手上的咖啡,指間也因此不小心擦過她的,但他並未注意到她的反應,接過咖啡就口喝起。

反觀季汐羽這邊可大大不同了!她正為不小心碰到他溫熱的手指致使一顆心失去控制的猛然跳動,一張裝扮老氣的臉也因此染上一抹紅暈;但由於她將自己的肌膚特地上了深褐色的底妝,是以除非眼明心細的人,否則絕無法清楚瞧見她深褐色底妝下的緋紅。

偏偏一直站在一旁的羅劭妤就屬這種人,她似乎看出了季汐羽的不對勁,是以正用著有趣的眼神看著她。

似乎是注意到身旁有人正看著自己,季汐羽回身,見有個女子以著瞭然的目光看著自己,心頭一驚,努力鎮定自己,試圖保持平靜的表情,慢慢走出辦公室。

待她一走開,羅劭妤立即問道:

“哥,她是誰啊?”

“公司的沏茶小妹,她泡的咖啡很不錯,可惜你向來跟咖啡絕緣。”羅劭堂聞了聞手上的咖啡香,又輕啜了口,十足享受的表情。

“哥,她喜歡你。”羅劭妤沒頭沒腦地冒出這句話來。

羅劭堂詫異的差點將手上的咖啡打翻!瞧!一向語出驚人的小妹,現下說的是什麼話!

季小姐喜歡他?

有沒有搞錯?!人家可是中規中矩、一板一眼、做事十分認真的女人耶!

“小妹,不要胡說,季小姐是很認真在做事的人,不許你亂開人家玩笑。”

“可是哪有沏茶小妹年紀那麼大的,她的裝扮看起來也有二十好幾了。”真的很可疑,羅劭妤心想。

“知道她年紀大,你還把她跟大哥配在一起,你這不是存心開人家玩笑嗎?”

“哥!原來你在意的是年紀啊!其實若是能好好打扮,她也長得不錯啦!”

“不許亂嚼舌根。”

“哥,我是說真的啦!”羅劭妤不平的抗議。

“我看你是唯恐天下不亂。小妹,你待得夠久了,別干擾我做事。”羅劭堂下逐客今。

“好好,我走就是了。”努努嘴,羅劭妤老大不高興地走出辦公室。

見妹妹離開,羅劭堂又輕啜了口咖啡,不由得想起小妹的話——季小姐喜歡他?

中規中矩的季小姐會喜歡他?這怎麼可能!

這無疑是今年度最爆笑的一句話了。

羅劭堂實在無法想像那戴著四方眼鏡、做事認真的季小姐會喜歡上他。

那也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

季汐羽抓緊手中的盤子,低首匆匆走向電梯,按下往下的按鈕,一面深呼吸。

但幾次的深呼吸並無法讓她的心跳平穩下來,它依舊不停的狂跳,就像要跳出喉嚨一般,令人更加心慌意亂。

等了好久,電梯的門總算開了,她走了進去,正想關上電梯門,突然一道聲音傳來——

“等一下!等等我,我也要下去!”

季汐羽想也沒想便按向開的按鈕,讓對方可以趕上這班電梯。

待來人一走進電梯,季汐羽卻嚇了好大一跳,發現這人正是先前在羅劭堂辦公室裡的女人。

對方一身高雅的服裝,再看看自己這身老氣的裝扮,季汐羽不免自慚形穢。

秀玫說得對,她這種身份,羅劭堂怎麼可能看得上眼呢!她還是認命的做她該做的事,能偷偷看著他就心滿意足了。

“謝謝你,我還以為又要等很久電梯才會到呢。”羅劭妤微笑著道謝,一面偷偷打量她。

是什麼原因讓這個女孩將自己打扮成如此老氣?若是經過一番精心打扮,她相信眼前的沏茶小妹一定會讓人眼睛為之一亮。

“不用客氣,不過是舉手之勞,不知道你要到幾樓?”季汐羽淡淡一笑,先按向自己欲往的樓層,才客氣地問道。

“一樓,我不是這裡的員工,我是特地來找我大哥的。對了,我叫羅劭妤,你呢?”羅劭妤大方的自我介紹。她想認識這個女孩,她想證明自己沒有看錯。

羅劭妤?羅?這麼說來,她是羅劭堂的妹妹了?

有了這份認知,季汐羽先前的自憐自艾突然煙消雲散,心情剎時開朗了不少。

知道她不是羅劭堂名單上的女友之一,她真的好開心,眉宇間不自覺地有了笑意。

羅劭妤把這一切看進眼裡,心中更為自己的發現感到自豪,就說這個女孩喜歡大哥嘛!丙然錯不了。

“我叫季汐甄,只是公司微不足道的沏茶小妹。”季汐羽笑著說出自己的職務,顯然並不以此為恥。

雖只是個沏茶小妹,但這份工作卻是唯一可以支付父親住院費用的來源。

“你很了不起喔!我哥說你泡的咖啡很不錯,可惜我不愛喝咖啡,否則真要嘗上一嘗。”

“哪裡!羅小姐,我必須去做事了,對不起。”見三樓已到,季汐羽帶著歉意說道。

“等一下,季小姐,我這裡有張邀請函,是我男朋友家開舞會,你一定要來喔!”羅劭妤連忙將邀請函交給她。

“不,這——”

“不要拒絕,告訴你,我哥也會去喔!”羅劭妤朝她眨眨眼,語氣曖昧。

季汐羽想開口再說些什麼,電梯門卻在這時關上了,讓她話沒說成,連手上的邀請函也沒來得及交還,只能愣愣地看著手上那設計獨特的邀請函。

舞會?她怎麼可能去參加上流社會的舞會呢?別說身份不合,她甚至連件參加舞會的禮服都沒有。

再思及羅劭妤那曖昧不清的話,季汐羽真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去。

最後只好將它收進口袋,等下班後再仔細想。嘆口氣,季汐羽走向茶水間。

*********

下班後,季汐羽正準備把自己收到邀請函的事告訴何秀玫,不料何秀玫反而一副興高采烈的模樣,抓住她的手,似乎有好消息要與她分享。

見秀玫喜氣洋洋的面容,季汐羽不由得也露出欣喜的笑容,主動問起:

“到底是什麼事?瞧你這麼高興,秀玫。”

“我要結婚了,小汐!”何秀玫好是興奮的說,滿臉的笑容,說明她等這一天已等了很久。

“你要結婚了?是達充?”她知道秀玫有一個長跑七年的男友,一直沒有好消息,原以為他們會一直這樣下去。

“他向我求婚了,小汐!我以為他永遠不會向我開口了,沒想到他今天向我求婚了!,小汐,我好高興,我真的好高興!”何秀玫激動地抱住她,淚水奪眶而出。

“恭喜,秀玫,就要做新娘子了,可不許哭喔!”季汐羽笑著取笑她。

“我太高興了嘛!小汐,你知道的,我一直等達充向我求婚,他總是遲遲不肯表示,正當我想放棄時,他卻開口了,他說他是因為工作一直不穩定,不想讓我跟著他一起受苦,才不敢向我提出結婚的事。小汐,他真的讓我好感動!”何秀玫嘴裡說的全是她心愛的男友。

季汐羽光聽她的描述,心裡就好羨慕;她一直不曾交過男友,因為家庭的情況不允許,但心裡其實也很希望能像秀玫這樣有個貼心男友。

突然間,羅劭堂的臉孔浮現腦海,季汐羽又想起放在口袋裡的邀請函。看了眼秀玫幸福洋溢的臉龐,心中已有了決定。

她想:父親這重擔她已註定要扛一輩子了,這輩子,她根本不敢想要有婚姻。

那麼,何不對自己好一點?

就這麼一次就好!錯過了這一次,她不知道往後是否還有這麼好的機會。

就讓她用本來的面貌去見羅劭堂吧。

讓她也有為自己著想的時候,讓她當一次灰姑娘吧!

*********

“你的意思是——你要搬出去?!不跟我合租這間公寓了?!”何秀玫的話教處於冥想中的季汐羽回過神,一回神,她隨即失措地大叫。

倘若秀玫搬出去,那她豈不是要付全部的租金?不是她大驚小敝,實在是她真的付不起啊!

“小汐,我要嫁給達充,當然要和他住在一起啊!不搬出去怎麼行。你不要擔心,達充也清楚你的情況,他說一半租金他會負責,不會讓你超出負荷的,你放心。”何秀玫瞭解季汐羽的苦處,自然不會讓她為難。

和小汐成為室友是在她還是高一時,當時小汐小她三歲,一張可愛的女圭女圭臉,教人不忍心拒絕她的要求。小汐當時就站在公寓門口,請求她讓她住下來,她會努力賺錢合租這間公寓。

她一時心軟,也就同意讓她住下,之後陸續知道了她母親帶著姊姊跟另一個男人跑了,留下患有嚴重憂鬱症的父親,幾乎是所有的重擔全由小汐一個人扛起,卻不見小汐抱怨過什麼。

這樣的生活持續了三年,回想這三年來和小汐的共同生活,心裡早就明瞭小汐是個十分乖巧又認真負責的女孩。

她常想,在現今的社會中或許已很難找到像小汐這樣的女孩,無怨無悔地把時間花在父親身上,卻沒有半句怨言。

因此,她很早就將小汐當成是自己的妹妹般疼惜;現在她要結婚了,當然更不希望小汐為房租的事煩惱。

“不,這是不行的。秀玫,我不能讓你替我付一半房租。”季汐羽堅決的搖頭。

“我堅持,小汐。你就像是我的妹妹啊!讓我幫你一點小忙有什麼關係?達充也這麼認為。除非你認為我不夠資格當你的朋友,那我就無話可說。”何秀玫故意板起臉,不悅地說。

因為她知道小汐倔強的個性是她比不上的,所以只好運用人情攻勢。除此之外,她真的不知道要如何說服小汐接受她的好意。

“不,你不要這麼說!秀玫,當年要不是你答應讓我住下,我根本找不到地方住。這些年來,我可是一直把你當大恩人呢!”季汐羽慌亂的解釋。

“小汐,我可沒要當你的大恩人。我當你是朋友,你呢?你當我是朋友嗎?”何秀玫抓住她的手,非常認真地問。

“當!我一直都當的!秀玫。”季汐羽拚命點頭。

“這不就對了?!既然我們是朋友,讓我幫你付一半房租又算得了什麼,朋友之間是不需要計較太多的。你說對不對?”

“可是——”

“別可是了,小汐,找個時間陪我去逛逛婚紗公司,看看哪一款婚紗禮服最適合我。”何秀玫這才想起自己主要的目的是邀小汐去逛婚紗公司。

“你一定會是最漂亮的新娘,秀玫。”季汐羽偏頭一笑,笑容裡充滿真誠的祝福。

“我知道,我也這麼想,不然達充怎麼會向我求婚呢,你說是不是?”何秀玫毫不扭捏的接受她的讚美。

這惹得季汐羽在旁故意幹吐幾聲,而下場是——平空飛來一隻拖鞋,正中季汐羽腦袋!

頓時,小小的公寓裡充滿著歡笑與尖叫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