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放開我,這樣好丟臉!”她脹紅臉,根本不敢把視線移向他處,就怕見到別人側目的眼光。

那多丟人啊!

“先別說話,抱緊我的脖子。”他一面說一面加快腳步。

“抱緊你?不要!”她不想更丟臉。

“我說抱緊,除非你想摔下去。”

“你把我放下來,我就不會摔下去了。”注意到他的腳步似乎越來越快,她嚇白臉。“慢下來!我要摔下去了!”

“所以才叫你抱緊我。”

“你不要走這麼快我就不會摔下去啊!”抗議歸抗議,見他無意慢下腳步,迫於無奈,只好伸出雙手緊緊抱住他的脖子,一面將臉埋進他的頸窩。

就在這時,她看見了後頭有一個女孩子——是羅劭堂的妹妹羅劭妤。

“有人在追你。”她說。

“我正在想辦法甩掉她。”他可不想好好一個夜晚就這樣被小妹給毀了。

“甩開她?為什麼?”

“別管這麼多,先甩掉她再說。”

“好好玩,我也要玩!放我下來,我也可以跑得很快唷!”她興奮地說,拚命想下來大展身手。

“你?”

“對啦!對啦!快放我下來!”

羅劭堂一將她放下,她立即抓著他的手就跑。向來愛跑步的她,偏愛在涼涼的夜風中奔跑,那會使她什麼煩惱都沒了。

見她笑得這麼開心,羅劭堂似乎也感染了她的興奮,神情愉快地跟著她在街道上盡情奔跑。

穿著窄裙,不方便跑得太快的羅劭妤,眼睜睜看著大哥的背影越跑越遠,只能不甘心地停在原地!

可惡!明明就很小心的啊!怎麼會被發現!

真是好不甘心!就快要看見那個被大哥抱在懷中的女孩是誰時,孰料還是教他們給跑掉!

心有未甘的再次看向兩人消失的方向,羅劭妤這才悻悻然地轉身離開。

*********

跑了好一大段路,羅劭堂才將季汐羽拉住,見她跑得上氣不接下氣,卻仍是那麼清麗可人;佈滿細汗、紅通通的臉頰更是迷人,他不由得看痴了。

季汐羽喘著氣,突然覺得他此時盯著她的眼神很詭異,謹慎地倒退一步,卻發現後面竟是一堵牆。

什麼時候他們跑進了一條死巷?

“你——”她緊張的想開口,卻被他一手拉進懷裡,見他俯下頭,她嚇得張大嘴,僵直著身體,忘了要推開他。

這個吻一點也不溫柔,如火般炙熱,狂野的唇抵著她的唇瓣,舌靈巧的折磨著她,不住地探索、挑逗,牽動她無助的癱軟在他身上。

“你怎麼會該死的令我著迷!”他粗嘎地低喃,手掌不停地探索她年輕豐腴的身體。

“我——”她微張紅唇,他的話教她一時不知如何反應。

羅劭堂並不在意她的回答,忙碌的手滑入她胸前,手掌緩緩張開,拇指趁勢探進她的雙峰,逗惹著她。

季汐羽根本無暇做任何思考,只知道自己被捲入一陣不可置信的熱浪中,她發出一陣介於哀求和申吟的聲音,卻被他落下來的吻掩蓋。

他的嘴熱烈的吻住她,一直到他發出滿意的申吟聲,才從她紅腫的唇瓣上離開。

張嘴拚命喘氣,季汐羽雙頰如火在燒,臊紅得不得了,但她仍是密切注意著他的一舉一動。

“這裡就只有我和你,小汐,我要好好和你談一談。”他微微起伏的胸膛顯示他並不是一如他所表現出來的那樣無動於衷。

“談——談什麼?”她背抵著牆,不安地吞了吞口水,胃裡一陣收縮。

他不提她倒忘了,面對他她是該緊張的。

“你竟敢消失一個月!我不是給了你我的名片嗎?名片呢?”他抓住她的細肩,顧慮到她背後是堅硬的牆,所以忍住想搖晃她的衝動。

“我——丟了。”

“丟了?你把我的名片丟了?!”他不置信的瞪著她,不悅的神情看來非常嚇人。

“我以為用不到,不小心就遺失了。”她不知道他幹嘛反應這麼激烈。

“用不到?為什麼會用不到?”

“因為我沒有懷孕啊!所以根本用不著你給我的名片,丟了是理所當然的。”

“理所當然?!你的意思是說你沒有懷孕,所以我們就不用再見面了?”他的眉頭瞬間打了好幾個結。

真搞不懂她心裡究竟是怎麼想的!

換作其他女人,只要和他有過一夜,那是說什麼也不會輕易放過他的,更別說當作若無其事,甚至還避不見面!

數不盡的女人曾主動送上門,她們求的不外乎是他的多金與權勢,當然,也有不少女人是看上他這張俊容。

但從來沒有人像她一樣,在和他共度一夜之後卻不想要他負責,反而若無其事地和朋友去旅行,還將他特地給她的名片弄丟!

這小女人無疑是生來折損他男性自尊的!想他幾曾如此被人忽視過?!羅劭堂眉峰鎖得更緊,對她則更充滿了興趣。

有多久不曾如此用心注意一個女人?有多久不曾對女人衍生如此濃厚的興趣了?

而她,竟是一切的起始!

再次凝望她美麗月兌俗的容顏,羅劭堂緩緩地拉開一抹笑容。他的笑容卻令季汐羽心生不解。

“不用這樣看我,小汐,回答我的話。”見她只是盯著他不語,他催道。

“我們沒理由再見的,所以——”

“沒理由再見?你是這麼想的?在我和你發生關係之後,你竟說我們沒理由再見?你這算是什麼奇怪說法!”他用食指挑起她的下巴,讓她直視他。

“人——人家說一夜都是這個樣子,我不知道——所以就跟著這樣做。”

“你就為了這個說法,整整躲了我一個月?”

“沒有,我和朋友去玩。”她囁嚅地說。

“玩到連一通電話都沒有?”

“我不知道你要我和你聯絡,你又沒說。”季汐羽心裡一陣竊喜。

是真的嗎?這是真的嗎?

他表現得這麼在意她,都是真的嗎?

季汐羽緊盯著他的臉,像是要看出他是否真心如此。

天啊!她不是在作夢吧?

如果這是真的,就算要她陷得再深也不打緊。

“要不我給你名片做什麼?就為了讓你把它丟掉嗎?”他沒好氣地說。

“我不想讓你以為我會因為那一晚的事而硬要你負責,所以就算再想念你,我也不敢打電話給你。”她坦白內心的想法。

“你這小呆瓜,害我找了你整整一個月,還因此搔擾你姊好久,她一定被我煩死了,卻礙於我是她的上司,而把氣忍了下來。”想到近日來自已的緊迫盯人,他不免對季小姐感到歉意。

“就是啊!姊都跟我說了,她說你讓她好為難,差一點待不下去呢!”季汐羽口沫橫飛地說。

“是嗎?看來我該好好向她賠不是。”

“賠不是倒不必,不如你直接給她加薪好了。”她吃吃笑,說著好玩。

“這倒不失個好方法。”

“咦?我只是說著好玩而已,並不是真要你替我……我姊加薪的,你別當真。”她一時慌了手腳。

“要不要加薪我自有打算。這名片給你,不準再給我弄丟,再弄丟小心我打你。”他把名片放至她牛仔褲的後袋中,順勢將她摟進懷裡。

“野蠻人。”

“你說什麼?”他眯起眼看她。

“我說——不告訴你。”她笑著推開他,彎腰想閃過。

羅劭堂卻輕而易舉的將她抓了回來,抵靠在牆上,見她笑得花枝亂顫,亂可愛一把的,他眼瞳顏色變深,目光一沉,頭一低就待吻上她。

季汐羽卻突然興起頑皮的念頭,身子緊靠著牆壁滑下,避開他的吻,只見他已做好準備的嘴唇就這樣不偏不倚的吻上磚紅色的牆,形成一幅極為滑稽的畫面。

見此狀,季汐羽笑得更開心了,笑聲清脆而悅耳。

“你這頑皮鬼,敢耍我!”一知道自己被耍了,羅劭堂立刻佯裝生氣地彎身將她攬抱在身上,橫眉豎眼地看著她。

“哈哈哈……好好笑!吻牆壁的感覺一定很不錯,對吧?”她咯咯笑道,似乎不知道報應即將到來。

“是很不錯,你也該親自嘗一嘗才是。”他作勢要抱她往牆上靠去。

“不要!我不要!不要!”她嚇得以雙手死命抵住牆。

“二選一,你選不選?”

“好、好,我選,除了不親牆,什麼都可以!”她趕忙同意他的要脅。

“親我。”他計謀得逞,嘴咧得老大。

“親你?”她瞪大眼,想到他的嘴才親過牆壁,她的臉色大變。

“不願意?”

“你的嘴才親過牆而已,我才不要。”打死她都不要親他。

“不要?想想這是出自誰的傑作。”他挑高眉,挑釁的眼光落向她。

“親你我的嘴一定會爛掉。”她用手掩住口鼻,拚命搖頭。

她這就叫做自作孽不可活,誰教她頑皮捉弄他,這回可踢到鐵板了。

瞧她嚇得一臉蒼白,羅劭堂朗笑出聲,隨即將她放了下來,親了親她的發頂。

“放心,我也捨不得讓你香甜的嘴爛掉,走吧!時間不早了,我們去吃點東西,再送你回去。”他大手抓住她的小手,拉著她朝巷口走。

一路上任由他牽著,季汐羽的心飛揚了起來!這是她夢想已久的一天,她多希望這一天能持續好久、好久……。

*********

季汐羽陷入熱戀了,這是任誰都可以看出的事實,何秀玫雖是為她感到高興,但也不免為她感到擔心。

這是一場不會有結果的戀情,她只希望將來小汐不會太傷心。

“小汐,你是要和他出去嗎?”她知道最近他們常常見面。

“不是,我準備去看我爸,我已經好些天不曾去看他了。”

“可是那裡的醫療人員不是告訴你不要經常去看伯父嗎?”何秀玫一臉的不贊同。

“他是我爸,秀玫,他不會傷害我,而且他也不是精神病患者,他只是精神狀況不好,他不是神經病,他不是!”季汐羽突然激動起來。

“我知道伯父不是神經病,小汐,你不要激動,算我說錯話,好不好?”何秀玫安撫著她。

“我爸他不是神經病!”季汐羽尖叫著跑出公寓。

“小汐!”何秀玫在後面叫著。

怎麼會這樣呢?她早該知道小汐不喜歡人家拿她爸的病作文章,她竟犯了這條禁忌,真該死!

何秀玫焦急地追出公寓,可公寓外並沒有小汐的蹤影。才一會兒時間,小汐會跑哪兒去了?

*********

季汐羽這會兒正坐在羅劭堂的跑車裡默默掉淚;她知道是自己反應過度,錯不在秀玫,可情緒一爆發,她卻怎麼也收不回來。

“什麼事哭得這麼傷心?”羅劭堂一手擱在方向盤上,另一手挑起她的臉,見她哭得楚楚可憐,心中不由得閃過一絲心疼。

季汐羽搖搖頭,什麼也不說。

“不肯說?”他俯頭向她。

“我——”她被他突然的接近嚇了一跳。“我和我的室友吵架,所以——”她垂下眼瞼,沒有說下去。

“所以就哭了,我怎麼不知道你這麼愛哭啊。”他柔聲道,嘴裡吞回一陣笑意。

“你現在知道了,我就是這麼愛哭,怎麼樣?!”聽出他語氣裡的取笑意味,她不服氣的抬起頭。

淚水還掛在她微翹的睫毛上,在陽光底下閃閃發亮,形成一幅唯美動人的畫面。

羅劭堂一陣動容,雙手捧住她小小迷人的臉蛋說道:

“你知道有一種方法能治療愛哭的毛病嗎?”他的語氣認真,像是真有其事似的。

“什麼方法?”她被唬得一愣一愣的。

“就是——”他停頓了下。

“什麼?”她渾然忘了哭泣,只迫不及待地想知道有什麼方法可以治療愛哭的毛病。

“你先閉上眼睛。”

季汐羽毫不遲疑地照做。

“嘴唇微張開。”知道這會兒她看不見,羅劭堂露出詭計得逞的得意笑容。

如此誘拐一位清純少女是很不道德的,但這和他體內強大的需求一比,就顯得微不足道了。

“然後呢?”她催道。

“然後……”他說,嘴唇距她只有一寸之距。“嘴再張大一些。”

她聽話的分開唇瓣,幾乎是立即地,他的舌頭立即堵了上來,探進她柔軟的唇中,貪婪地吸取她的甜蜜。

季汐羽嚇了一跳,隨即睜開眼睛,就見他的臉在前方,她滿臉羞紅,馬上明白自己上了他的當。

“唔!你——”她掙扎得想表示她的抗議。

“噓!”他溫柔地說,但親吻的動作一點也不溫柔,嘴唇擦過她鎖骨下柔滑的肌膚,引起她陣陣的戰慄。

“有人會……。”她邊喘氣邊說,望著車外晴空一片,無法想像光天化日之下,她會和一個男人在車裡擁吻。

從她細緻的頸子抬起頭,他動作俐落的把她從座位上抱起來放至膝上,用手摟住她,嘴唇再次堵住她的,舌頭在她唇內遊移。

她覺得好不自在,一面得注意是否有人會經過目睹這一切,一面隔著衣服感受到他溫熱的身體,令她倏地升起一陣顫慄。

在他懷裡,她意識到自己是那麼的嬌小、脆弱,如果他想在這裡佔有她,他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就輕易得到她,而她甚至不想反抗。

他的唇離開她的,把頭埋在她的喉嚨上,氣息短促而輕淺。

“老天!我要你,小汐。這些天我拚命忍著不碰你、不嚇著你,可天知道我再也忍不住了。”他親吻她,將她摟向自己,壓著她貼著他的全身。

她羞紅臉,衣服雖阻隔了他們做進一步的接觸,她還是能感受到他每一寸堅硬的肌理;她感覺到他強健有力的大腿,以及抵著她臀部不容忽視的火熱,這使她困難地吸了一口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他的手不停地探索著她的身體,強勁的指力弄痛了她柔女敕的肌膚,但隨之而來的是有如上天堂般的歡愉。

“劭……堂……。”她無法言語,只得抓緊他已敞開的襯衫,尋求支柱。

突然車頂傳來有人拍打的吵雜聲,今他們同時從激吻中回過神。

季汐羽脹紅臉,臉蛋埋進他胸膛,不敢抬頭去看是誰在惡作劇。

詛咒一聲,羅劭堂伸手拉車門,但她很快地抓住他,雙手拉住他不讓他輕舉妄動。

“不要管他們,他們已經走了。”已經夠丟人了,他還想下去吵架,豈不更引人注目?

“小汐。”他無奈地嘆口氣。

“拜託。”她大大的眼裡盈滿央求。

“依你。我不是要找他們打架,瞧你擔心的。再說,我也不見得會打輸。”他在她唇間香了一下,才將她放回座位。見她一臉緋紅,不由得調侃道:

“別臉紅了,你怎麼這麼容易臉紅。”他輕笑,接下去說:“我知道有一個方法治療臉紅最有效哦!想不想試試?”他的眼神晶亮無比。

“你少騙人,我才不信。”她嬌嗔地白他一眼,白痴也知道這個方法肯定又是同一套!

“我騙人?是嗎?瞧我不是把你愛哭的毛病治好了,你還說我騙人?天地良心哦!”他揚起一道修長的眉。

再次羞紅臉,這一次季汐羽沒有回話。天知道,她也是最近才發現自己竟是這麼容易臉紅來著。

這皆是因為有他。

*********

“總裁,這是什麼意思?”季汐羽將調薪的單子及多出來的薪資放到羅劭堂的辦公桌上。

“有什麼問題嗎?”羅劭堂瞥了眼桌上的薪資,一臉的不解。

“我不知道小汐跟你說過什麼,但我不需要這種特別待遇。”她不是故作清高,其實她相當需要用錢,但這種會引起同事間閒言閒語的錢,她不要也罷。

而且她也不要他因為自己正和他在交往,就對她扮演的姊姊有特別的待遇。

之所以會和他在一起,完全是因為她無法說服自己停止對他的愛戀,更無法停止想要貪求更多兩人相處的時光。

為了日後可以擁有美好回憶,她不惜冒險的在他面前同時飾演兩個角色,但這和她的工作是扯不上干係的,她不要有特別待遇。

“特別待遇?季小姐,我不記得我有給予你什麼特別待遇。”羅劭堂一臉好笑地瞅著她。

“可是這加薪——”季汐羽努力讓自己不在他面前臉紅,雖然這很難,還是得做到。

“加薪?”

“是的,加薪,總裁,我不需要個人特別調薪。”見他平靜的表情,季汐羽心裡不免感到懷疑。

不會是她搞錯了吧?

如果是,那麼她這臉可丟大了。

“你是說個人特別調薪?季小姐,現在是三月,我記得公司的確是在這個月給予員工適當的調薪,如果你覺得薪資方面不合你意,我看你要找的人是你的直屬上司,不是我。”

“三月?對——對不起,我忽略了這一點,對不起,總裁,我太冒失了!”天啊!她做了什麼糗事,什麼事都沒問清楚就直接找上他!

這會兒他不覺得莫名其妙才怪!

“沒的事,我看八成是小汐在你面前胡說八道。季小姐,記得要小汐今晚老地方等我,不見不散。”近日他已習慣性地用職權上的方便,透過季小姐和小汐見面。

“是,總裁,如果沒別的事,我先下去了。”

“下去吧。”對於季小姐一板一眼、正經八百的模樣,羅劭堂早已習慣。

只是他真的很難相信小汐會是這個中規中矩的季小姐帶大的。一個拘謹的女人如何教出一個時而天真、時而柔媚,令人怦然心動的小女子?

實在教人難以想透。

*********

“你說你想去遊樂場?”羅劭堂詫異的轉頭看她一臉的期待。

季汐羽用力點頭。最近只要一下班,就是她最快樂的時間了。

不去想將來會如何,只要天天和他在一起,她就心滿意足了。

“是啊,有什麼不對嗎?”

“小汐,現在可是晚上。”

“還不到七點,不行嗎?”失望地垮下臉。

“不是不行,小汐。”他不忍見她失望。

“那就是可以嘍!耶!我們走!”她高興的大叫,抓住他的手急急往前走。

“小汐。”他無奈地任由她拉著。

“走快點,不然遊樂場就要關門了。”

“小汐。”低頭看了自己一身嚴謹的西服,這樣子上游樂場,會不會很奇怪?

“我要坐好多遊樂器,說好的,你不能漏氣哦。”從小就沒去過遊樂場,季汐羽的表情充滿了興奮。

那純屬天真少女的可愛笑靨,征服了羅劭堂心中最後的掙扎。

拗不過她的堅持,到最後,他還是開車帶她至市郊一處建地廣闊的遊樂場,滿足了季汐羽那一顆赤子之心。

*********

結果才剛坐上一種名叫擎天梭的玩意兒,季汐羽的尖叫聲馬上響徹雲霄!她抓緊羅劭堂一叫再叫,整個人差點為之崩潰。

待她的雙腳重新回到地面上,可憐的她早已嚇破膽,一臉蒼白的蹲在地上,抱著不停翻騰的胃,極力忍住想嘔吐的感覺。

反觀羅劭堂,仍一臉的輕鬆自在,神情自若得彷彿這點高度嚇不了他,對他更不會造成絲毫影響。

不過季汐羽的不適卻令他詛咒出聲,彎身關切地圈住她的身體,讓她可以靠著他。

“我好想吐,真好,你都沒事。”她扁扁嘴抱怨道。

“休息一會兒,我們再玩點別的。”

“不行,這裡的遊樂設施都太刺激了。”她可憐的胃實在受不了接二連三的折騰。“不過,我想玩那個。”

“摩天輪?”他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瞧去,就見一個像太陽造形的摩天輪在半空中緩慢的轉動。

“很好玩是吧?雖然有點高,可是它移動的速度不快,一定不會再像先前那樣胃部直翻騰了。而且我在想,在那麼高的地方,就算我們在裡面接吻,也不會教人看見,更不會有人在外面敲玻璃了。”她一副等不及想去嘗試的表情。

“接吻?”羅劭堂為她的突發奇想感到相當有趣。

接吻,虧她想得到!

“走啦!”她站起身,拉著他朝目標前進。

“小汐,你不是不舒服?”

“都好了啦!”她急切的口氣回道。

“你唷!”他微笑地搖搖頭,一臉寵溺的看著她。

當愛情來的時候,就算是素有商業金童之稱的他,也無法保持冷靜的理智,只能像個平凡人一樣,一頭栽進情海里。

*********

“啊!”季汐羽發出悽慘的叫聲,雙手死命摟緊羅劭堂的頸項。

“小汐,沒事,你不是說速度不快,不會害怕嗎?”他喉嚨發出一陣咕噥聲,是極力忍住笑聲的緣故。

“我怕高啊!”她抖著音說道,也是這一刻才知道原來自己有懼高症,那樣的高度令她雙腿發軟!

“你到底還有多少讓人驚奇的事沒告訴我,小汐。”他不該意外的,他想。

“我不知道,我不要坐了,劭堂。”

“不行,機器還在運轉,豈有半途停止的道理。再說,這種姿勢我喜歡。”他故意曖昧地眨眨眼,企圖轉移她的注意力。

似乎這才注意到自己的姿勢相當不雅,季汐羽不安地想放開她緊摟他脖頸的手。這一幕令她想起那一晚的事,那一晚她也是……噢!天!

羅劭堂伸手將她攬了回來,笑看著她——

“你不是說在這裡接吻就不怕被人看見,也不會有人在外面敲玻璃了?”

季汐羽脹紅臉,張嘴正想說話,頭一抬、嘴一張,卻正好迎上他落下來的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