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算我求你,小汐,讓哥見你,好不好?”羅劭妤離開羅劭堂的住處後,便馬不停蹄的趕回季汐羽住的地方。

季汐羽坐在輪椅上任由羅劭妤軟硬兼施、又求又叫的老半天,仍是一臉平靜,不曾開口說話。

求了好半天,羅劭妤終於耐性全失,火氣冒了上來,便提高聲量的朝她大吼大叫:

“已經這麼久了!還不夠嗎?小汐,你要折磨我哥到幾時才肯罷休?就算大哥傷你太深,你就不能看在他那麼愛你的份上,原諒他這一次嗎?”在客廳裡來回踱步,羅劭妤的聲音越來越大。

“他不愛我,如果他愛我,他會原諒我、聽我解釋,不會對我說那些傷人的話。”季汐羽喃喃說道。

“哥愛你!你怎麼會以為哥不愛你?這陣子他找你找得快發瘋,一有時間就到你父親住的療養院探視,希望能在那兒等到你!如果哥不愛你,他何必放著工作不管,每天忙著四處找尋你的下落?小汐,哥愛你,真的!他會說那些傷人的話,是因為他一時無法接受你欺騙他的事實!不管怎麼說,你的的確確欺騙了他,你怎能要求一個才剛發現自己受騙上當的人不生氣?小汐,別太苛求,大哥會生氣也是人之常情。”羅劭妤費盡唇舌地說。

“我知道,小妤,如果你一定要得到答案,那麼我告訴你,我沒有半點責怪埋怨劭堂的意思,一切是我自作自受,是我該得的,和劭堂一點干係都沒有。”季汐羽終於說出內心話。

她是那麼深愛著他,就算她和他註定無緣在一起,她還是會默默愛著他,直到永遠。

“既然你一點也沒有責怪大哥的意思,為什麼不肯和大哥見面?為什麼要折磨彼此?”

“這是兩回事,小妤,如果讓劭堂見到我現在這個樣子,那麼我情願一死。”她情願一死,也不要看見羅劭堂眼中的憐憫。

“小汐,哥不會因為你現在這個樣子就不要你,他愛你,他會——”

“不,不要說了,我不見他,絕不見他!”雙手用力拍打毫無知覺的大腿,季汐羽激動地大叫。

“小汐!”羅劭妤一驚,衝向她。

季汐羽卻因一時的激動而從輪椅上摔落,十分狼狽地趴在地毯上爬不起來。

“小汐,我來幫你!”她急急上前想幫忙。

“不,不要過來!”咬緊牙,季汐羽阻止她走向前,使力想讓自己爬起來。

羅劭妤站在原地,忍住想上前扶起她的衝動,看著她一次又一次努力想爬起來,卻一次又一次失敗的跌回地毯上。

終於在試了幾次都未能成功的情況下,季汐羽發出挫敗的哭泣聲,掄起拳頭用力捶著地板。

“為什麼?!為什麼?!”季汐羽大叫著,索性放聲大哭。

“小汐!”羅劭妤再也忍不住地上前扶起她。

“你看到了吧?這就是我!一輩子都站不起來,一輩子都是別人的累贅!這就是我!”一陣痛哭後,是一陣失去控制的大笑。

“小汐,不要這樣,如果你不想見大哥就算了,我不會再逼你,你不要哭了。”

小心吃力的扶起她坐回輪椅,羅劭妤終於妥協。

是她異想天開,以為能重新撮合哥和小汐,如今看來這件事真的是徹底絕望了。

在心中黯然嘆了口氣,羅劭妤多麼希望事情能有轉機,多麼希望老天能幫幫忙……

*********

待羅劭妤離開,已恢復平靜的季汐羽暗自沉思了一會兒,心中終於有了決定。

她在信紙上寫好自己的構思,慎重地粘好封口,然後開口叫喚黃嬸。

“黃嬸。”

黃嬸幾乎是立即就從廚房裡跑出來,手裡仍抓著一把青蔥,顯然以為季汐羽發生什麼事了,才會急急地丟下手中的工作跑出來。

“小汐小姐,有什麼事嗎?”

“黃嬸,待會兒有空,能不能幫我寄這封信?”她交出手中的信。

黃嬸伸手接過,就算看見上頭的收件人是羅劭堂,也不敢做出任何反應。

此時黃嬸禁不住心想:如果小汐小姐決定要見大少爺一面,那就太好了。

“小汐小姐,我馬上就去寄!”一手抓著青蔥、一手拿著信,黃嬸轉身就要走。

“黃嬸,不急,你還是先煮好午飯再去寄。”季汐羽被她這好笑的舉止逗笑了。

“是、是!我都忘了自己正忙著煮午飯,要是教大小姐知道,八成又要說我在偷懶了。”黃嬸見自己手上還拿著青蔥,也不免笑出聲來。

“不,黃嬸,你做得很好,是我拖累了你。”

黃嬸搖搖頭,快速走進廚房。她知道再待下去,小汐小姐八成又要開始自憐自艾了。

*********

服侍季汐羽用餐後,黃嬸匆匆來到郵局,才想把季汐羽交代的信寄出,遠遠走來的一道熟悉身影卻教黃嬸打住腳步。

那不正是大少爺嗎?

既然他人在這兒,這封信直接交給他不是比用寄的更快嗎?

心裡一有這個念頭,黃嬸便三步並作兩步的跑上前,完全忘了季汐羽的行蹤是不能洩露的!

“大少爺!在這裡遇見你真是太巧了!”

“黃嬸?你怎麼會在這裡?”羅劭堂一眼就認出站在他面前的婦人,正是家中服侍兩老的黃嬸。

“大少爺,我本來是來寄信的,既然你在這裡,這封信就直接交給你,也可以省下一張郵票錢。”黃嬸將手中的信交給他。

“這是誰寫給我的?黃嬸。”伸手接過信,他不止得好奇是誰這麼費事寫信給他。

“是小汐小姐啊!她——”

“小汐?!黃嬸,你說這是小汐寫給我的?”一把抓住黃嬸,羅劭堂急切地追問。

黃嬸瞪大眼,這一刻,突然驚覺到自己做了什麼!

完了,這下真的完了!

她怎麼這麼糊塗!竟然把這麼重要的事搞砸了!

*********

羅劭妤被急召回老家。匆匆回到家中,發現客廳裡的氣氛十分凝重,空氣中似乎帶著一股山雨欲來前的寧靜。

當她的視線一一梭巡過四周,在看見大哥正一臉陰鬱的看著她,而應該在季汐羽那裡的黃嬸卻表情內疚的站在角落……。

突然間,她知道有關小汐的事爆發了,不管究竟怎麼回事,大哥終究還是發現她將小汐藏起來的事了。

做了個吞嚥動作,羅劭妤開始為自己擔心。早知道就把祺桓一起找來,此時——

“哥。”她小聲喚了聲。

“她在哪裡?”羅劭堂開口問的第一句仍是季汐羽的下落。

“我不知道啊。”她往後退了一步,擔心自己有可能在下一刻被他掐死。

“你還不說?!羅劭妤,我究竟做了什麼,讓你這麼對我?”羅劭堂顯然被惹火了,口氣不怎麼好。

“我——”羅劭妤噤聲不語,眼眶帶淚,心裡一陣委屈,轉向父、母親求助。

“媽……。”

“劭堂,不許兇小妤,在你還未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前,不許你錯怪妹妹。”葉月梅心疼女兒受委屈,自是站出來替女兒說話。

“媽,你不知道小妤做了什麼!她明知道我急於找到小汐,她卻把小汐藏起來!我真的不知道我這個哥哥究竟做了什麼對不起她的事,讓她這麼整我!”用手抓過頭髮,羅劭堂心中的懊惱可以想見。

“劭堂,這件事不只小妤,連我和你爸都有份,你是不是也要說我們在整你?”葉月梅語氣平緩地說道。

把兒子養到這麼大,這還是頭一次見他生這麼大的氣。

看來小妤說得沒錯,劭堂是愛慘了那女孩,為了她,他甚至變得不可理喻。

一陣沉長而緊張的靜默後,羅劭堂終於開口: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這會兒他的口氣已平靜許多。

“坐下。你確定你已經可以冷靜面對一切?”羅明章看著兒子問。

羅劭堂表情十分認真的坐下,心中突然有股不祥的預感。

“爸,是不是小汐出了什麼事?”

“還記得幾個月前你人在美國,而我們出了一場車禍急著聯絡你的那件事嗎?”

羅劭堂點著頭,心中的不安不斷擴大。

“很不幸地,被撞的那個女孩正是小汐,她在那次車禍中受了很嚴重的傷。”羅明章免不了有所保留。

“她怎樣了?”羅劭堂臉色煞時慘白,卻仍執意要得到答案。

“小汐的腿不能走了,哥,她的腿廢了、廢了!”再也不能剋制的說出一切。羅劭妤一面說一面掉眼淚。

聞言,羅劭堂久久不語,他的世界在這一刻變了色!

*********

“哥,你不能去見她,你千萬不要貿然去見她!小汐一再認真表示,如果你去見她,她情願一死。”

小妹的話依舊在他腦中迴盪,羅劭堂卻還是無法阻止自己前來。

他怎能不來!

他最深愛的女孩就在這棟屋子裡,即使她不見他,他也不會放棄。

就這樣執意來到季汐羽居住的地方,羅劭堂走進大門,來到客廳,便聽見季汐羽甜美的嗓音說道:

“黃嬸,你回來了,你怎麼去——”話未說完,將輪椅調轉方向的季汐羽在看見站在她面前的人,竟是她這輩子最不想再見到的羅劭堂時,聲音嘎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蒼白與驚慌。

“小汐……。”羅劭堂更是震驚到極點,怎麼也不敢相信他深愛的小女人會變成眼前這令人心痛的模樣!

小妹提過她過得不開心,三餐也不肯按時吃,更不肯到院子曬曬陽光,可是他怎麼也沒想到他看到的小汐會是這個樣子!

她本來就纖細,可現在她卻柔弱得似乎一陣風就能將她吹跑。

原本白裡透紅的雙腮,如今白得嚇人,一點生氣也沒有。

不自覺地往前走一步,羅劭堂臉上寫滿不捨與心疼,她到底受了多少苦?

“不!你不要再走過來!我說——你不要再走過來!”見他移動腳步,季汐羽用力大叫,兩隻手使勁推著輪椅往後退,心中的羞辱讓她咬住下唇,強忍住喉間的哽咽。

“小汐,我不知道……。”

“你走,你走!我不要見到你!你走,走得遠遠的!越遠越好!”一面退一面叫,一直退到牆壁為止。

見她拚命推動輪椅,一雙小手在一陣折騰後變得又紅又腫,心疼她所受的苦,即使此刻他多想將她摟進懷裡,羅劭堂仍是強忍下來。

“我不過去,小汐,我們就這樣談,你不用再退了。”他語氣輕柔的說,表情更是柔情似水,像是怕驚嚇到她。

“不,我不要見到你!我們也沒什麼好談的,結束了,我和你早就結束了!”季汐羽一味地搖頭,手指抓緊輪椅,用力到連指間都泛白了。

“我和你永遠都不會結束,我說過我們彼此相屬,誰也不能離開對方。小汐,當我這麼說時我絕對是認真的,即使是你,也不能說結束就結束。”他堅定無比地說著,無法掩蓋的心疼在他臉上明顯浮現。

“你是這麼說過,可是你已經不要我了!別忘了你說要讓我付出代價,現在我就坐在輪椅上,一輩子不能走路,這就是我付出的代價,老天已經代你取回了,這是我的報應,我不該貪心,是我自作自受,是我認不清本分,是我!是我該得的!”說著說著,季汐羽掄起拳頭往自己雙腿用力捶打,一滴滴淚珠宛如斷了線的珍珠般滾滾而落。

“小汐!”再也無法眼睜睜看著她傷害自己,羅劭堂一個箭步衝向她,牢牢地抓住她的手,不讓她傷害自己。

“不,走開!放開我!你走,你走!我不要你在這裡,走開!”季汐羽被他的接近嚇壞了,扯開喉嚨用力尖叫。

“小汐!”他吼道,聲音勉強蓋過她的。

睫毛上掛著淚珠,季汐羽停住尖叫,別開臉,仍不願看他。

來不及了,已經太遲了,她再也不是從前的季汐羽,再也不能待在他身邊,光是這麼想,她的心就好痛、好痛!多麼希望情況不是這個樣子。

“走開,我求你,不要管我!”讓她自生自滅吧!她早已接受自己必須這樣過一輩子的事實。她不要別人可憐她,尤其是他的同情。

“要我走,這就要看你的理由是什麼了,如果你討厭我,我拍拍就走,但是,如果你是因為自憐,那麼你趕不走我,小汐。”他說,突然彎腰抱起坐在輪椅上的她。

發現自己的身子突然騰空,季汐羽驚叫一聲,掙動著上半身直想從他懷中下來。

“放開我,你放開我!”一雙瘦弱的手臂不停用力的捶打著他厚實寬闊的肩膀,季汐羽紅著眼,慌亂的直想哭。

為什麼他不走?為什麼他執意要在這裡惹她傷心?

他不知道見到他出現在這裡,讓他瞧見狼狽不堪的自己,她的心都快碎了!

傷心欲絕的想著,季汐羽的拳頭仍是不停地落下。倘若這樣能打走他,那麼她就是將手打酸、打疼,甚至打斷了,她仍是會這麼做。

她不要他在這裡,不要他看見自己這麼狼狽的樣子,更不要看見他眼中露出的同情。

她情願一死,也不要從他身上得到她最不想要的同情。

吸吸鼻子,季汐羽終於大哭出聲,一面哭一面捶打著他。

“別哭,小汐,我在這裡,你不會再孤單,你會沒事的。”任由她打著,羅劭堂閉上眼睛,雙手更是緊摟她,輕聲安撫。她的哭泣扯痛了他的心肺,從現在開始,她所有的傷痛就由他來撫平吧!這一次,他再也不會輕易離開她。

“我不要你在這裡!只要你走得遠遠的,我就會沒事,只要你走,你走!”季汐羽又開始掙扎。

“我不會離開,小汐,你聽清楚,我不會離開你。現在,當一個乖女孩,告訴我你的房間在哪裡。”羅劭堂擺明著不會被她惹火,嘴角仍帶著溫柔的微笑。

季汐羽停下攻擊的動作,低下頭,眼淚滴了下來,卻不願教他瞧見。

天知道這些日子來她已經成功地讓自己成為一個不會有任何情緒波動的人,每次想痛哭時,她都能忍了下來,為什麼他的到來輕易就瓦解了她的努力?讓她再次回到以往那個愛哭的性子?

“我不要回房間!”待稍稍控制住自己,季汐羽隨即說道。

羅劭堂不理會她的反對,徑自抱著她走向最近的一間房間,待看見裡面仍是以紫色為主,他知道自己沒走錯房間。

看來小妹是真心在照顧小汐。看了房間一眼,羅劭堂心想著,他是該好好謝謝小妹。

“這裡佈置得很漂亮,你住得還習慣嗎?”他抱著她走進房間,環視一眼才問道。

“我要輪椅。”她答非所問,在他懷中僵硬如石。

“你不需要輪椅,小汐,從今天起你有我,不再需要輪椅。”他說著,將她放回床上,並在她背後墊上枕頭。

“我不需要你,你走開!”她大叫,兩手擋著床,努力想靠自己的力量起身。

這麼做的結果卻只使得她滿頭大汗,並未能如她意的起身,反更教她痛恨自己的無用。

“不管你需不需要,我都會在你身邊。小汐,你不會只是自己一個人。相信我,我不會丟下你。”不顧她的反抗,他伸手扶她坐起,靠在舒適的枕頭上,一臉的深情款款。

“我寧願自己一個人也不要你!”她咬住嘴唇,別開臉不願看他深情的目光。

不能再執迷不悟了,季汐羽在心中警告自己。這一次她不能再心軟、再妥協。

她已經不是從前那個季汐羽了,現在的她是一個累贅,一個麻煩,她所受到的教訓難道還不夠?

貪求不屬於自己的東西是要付出代價的,她已經付出了慘痛的代價,難道還不夠教自己有所警惕?

為什麼他一出現,她的心便不受控制的想向他飛去?

為什麼她就不能有志氣一點?

手指用力扭絞著床單,季汐羽恨透了自己無法真正做到心口如一。

“這不是你的真心話,小汐,我知道你受了傷,心情不好,說出來的話多半是負氣話,沒關係,我在這裡,你受了什麼委屈,盡避發洩出來吧。”一點也不在意她的無理取鬧,羅劭堂仍抱持著溫柔的態度。

不是看不出她心裡的掙扎,他當然知道她拚命趕他走只是一時的氣話。

而面對她不同於以往的轉變,羅劭堂非但不生氣,反而更加心疼她所受的苦,且更痛恨自己當時的一時衝動,以致造成今日的後果。他怨不得別人,只怪自己不該這麼輕易就教藍莉莎的一席話激得喪失理智。

“我才不是說負氣話!我要你走,最好走得遠遠的!”她尖叫,突然間一陣痛楚襲上她的月復部,臉色立即轉為蒼白,原先抓著床單的手這會兒抓得更緊了。

“怎麼回事?!”注意到她轉白的臉色,羅劭堂心急如焚地傾身看她。

“沒事,我沒事。”她咬緊嘴唇,肚子疼得要命,她卻在心裡告訴自己:忍一下就沒事了。

“小汐,你要怎麼耍性子都可以,但就是不準開自己身體的玩笑。走,我立即送你去醫院。”因為擔心她的身體,羅劭堂的臉色也好看不到哪裡去。

“不要。”她說,肚子卻又再次翻騰起來,讓她不自覺地痛叫出聲:“好痛!”

“由不得你,小汐。”他強勢地抱起她,轉身要走。

“不要!我說不要!我只是吃壞肚子。”為了避免被送去醫院,季汐羽終於說出這個令人尷尬萬分的事,而才說完,她的臉便不受控制的染上一片紅。

好半天,羅劭堂就只是直直看著她嫣紅的臉,心想著:他有多久不曾見過她臉紅的樣子了?不曾將她緊緊摟在懷中?

如今她重回他懷中,他說什麼也不會再放開她。

“不要這樣看我,你到底要不要把我放回輪椅上?!我肚子疼得忍不住了。”她不雅的指出,且還故意說得很大聲,就是想將他臉上那如痴如醉的表情抹去。

羅劭堂很快地回過神,大步朝房門外走,一面問道:

“洗手間在哪?”

“我不需要你抱我到洗手間,你只要把我放回輪椅上,我可以自己來。”

“不行,小汐,劭妤把一切都告訴我了,她說現在的你沒有人幫你,你什麼事也做不成。你不用感到不好意思,我很樂意為你服務。”他故作輕鬆地說。

“小妤說得沒錯,我是一個沒有用的廢人,你最好滾遠一點,我這個廢人不需要你來服侍我!”她氣極敗壞地叫。

“可是我很樂意服侍你啊!想想我還真等不及服侍你洗澡呢。”他一面說一面憑藉著經驗找尋洗手間的位置,果然在走出房間幾步後,就讓他找到了。

“你休想!”她氣得大叫,渾然忘了自己正在鬧肚子疼。

“現在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小汐,你還是先上完洗手間再說。”將她放在馬桶上,他笑著大步離開,併為她關上門。

坐在馬桶上,季汐羽再也忍不住滿身的悲傷,悽悽切切地痛哭起來。

如果要在他的照顧下過日子,她情願死了算了!

*********

她在哭,即使隔著一道門,他仍能清楚地感受到她正哭得傷心。

他的心何嘗不痛、不疼呢?見她這副樣子,他何嘗不難受?!他甚至痛恨到想宰了自己!可是他知道現在難過、後悔都無濟於事,眼前最重要的是說服她去動手術,不管這項任務多艱難,他都要小汐重新找回自己,不會再任由她自憐自艾下去。

即使會令她更加痛恨他,他仍打定主意就算是強押也要將她押去動手術;這是他決定來見她之前就下的決心,誰也阻止不了。

待在洗手間外好一會兒,羅劭堂這才注意到已許久沒聽到任何聲響,就連原先還能聽到的斷續哭泣聲也停了。

“哥,你不能去見她!千萬不能貿然去見她!小汐一再認真表示,如果你去見她,她情願一死。”

妹妹的話突然闖進腦海,羅劭堂臉色驟然一變,倚靠在牆邊的身軀驀然衝到洗手間前。

“小汐,你好了嗎?”他沒有貿然闖進去,先在門外問道。

洗手間裡沒有任何迴響,羅劭堂開始感到不安,準備隨時踹開門進去。

“小汐,回答我!”這次他聲音加大,也已做好踹門的動作。

“該死!”沉寂的四周只傳來他怒吼的聲音。

隨著怒吼響起的是門板被踢破的聲音,羅劭堂在踹開門後,立即衝進洗手間,嘴邊一面叫喊:

“小汐!”

只見季汐羽安然坐在馬桶上,在他衝進來後驚訝的張大眼。

“你怎麼可以闖進來?”她一臉厭惡地說著,一手緊抓著裙子下襬。“出去!”另一手指著外面。

再也沒什麼比現在更教羅劭堂尷尬了,他匆匆留下一句:“好了之後叫我。”

懊死!這輩子他還沒做過這麼可笑的事呢!

“住手!不要碰我,我要等黃嬸回來才洗,你別想這麼做!”她一面大叫,一面拍掉他不斷伸上來的魔掌。

“黃嬸不會回來了,從現在起,你的一切生活起居都由我照料,你要洗澡就必須由我服侍你。”羅劭堂不理會她的掙扎,徑自將她的上衣月兌去。

“那我情願不洗,也不要你服侍,你走開!”赤果著上半身,季汐羽更是心慌。

“不洗?那可不行,我不希望我床上有個渾身髒兮兮的不乖女孩。”他促狹道,略過她抵死不肯讓他月兌掉的內衣,繼而轉移目標從裙子下手。

“你的床?你別想我會跟你睡在同一張床上,你休想!”她死命推著他,不讓他再接近。

“等你可以自己走路時,再來跟我抗議。小汐,現在你只能任憑我處置,來,乖,我們要去洗澡了。”順利月兌去裙子,他仍讓她穿著棉內褲,這才抱著掙扎不休的她走向浴室。

“我不要洗,放我下來!”她一路又叫又吼的掙扎。

“我會放你下來,等我們到目的地時,自然會放你下來。”他用輕快的語氣說著,大步來到已放滿溫水的浴白前。

“我說——放我下來!”不知已來到浴室,她仍是一味地叫。

“遵命,我的小鮑主。”他說,手一放,就這樣將她拋進浴白裡。

季汐羽耳邊才聽見噗通一聲,身子便被溫水包圍,由於衝力太大,她一下子便沉入水中,慌得她雙手拚命揮動,急著想抓住可以支撐的物品。

一雙大手在這時將她整個嬌軀提了上來,溫柔的親吻她受驚嚇的嘴唇,一遍又一遍地在她甜美的唇瓣中輕啜著,讓兩人同時為之嘆息。

“小汐,我……”正想向她傾訴他的思念,話未說出口,卻被她推開。

“不要。”她往旁退開,抓著浴白的邊緣,張大眼睛直瞪著他。

不要他碰,不要再有不該有的期望,她已經受到教訓了,這一次她不能再深陷進他的溫柔裡。

她已經賠上她的愛、她的朋友,還有她最摯愛的父親,甚至她的雙腿,她已經沒什麼可以賠了,她不能再執迷不悟,再一次受到他的蠱惑。

不是看不出此刻的她對他充滿不信任以及敵意,羅劭堂狀似輕鬆地聳聳肩,就算此時他真的好想抓住她,好好的吻她個徹底,他仍是必須強忍下來。

想辦法撤除她的心防才是目前最重要的工作,他絕不會讓她這樣繼續拒他於千里之外。

*********

才剛面對完讓他服侍洗澡的噩夢,這會兒又即將面對夜晚的降臨,季汐羽穿著睡衣,不安地躺在床上。

想到這件睡衣是他幫她穿上的,季汐羽的心中免不了又是一陣氣惱。

雖然先前在浴室他順從了她的堅持,讓她自己洗,可最後她終究得靠他抱著離開浴白,並讓他將自己全身光溜溜的身軀一眼瞧盡!想到這兒,季汐羽更無法接受自己的無用。

如果她的腿能動,那麼也就不至於要被迫接受他的照顧。

如果她的腿能動,她就可以自己站起來,不想見到他,她甚至可以走得遠遠的,只要她的腿能重新站起來,這些都不難達到。

可是她的腿還有機會站起來嗎?

捏了捏仍一點知覺都沒有的大腿,季汐羽的心陷入彷徨中。

萬一手術後仍是毫無希望,教她如何接受這個事實?

一直被這問題困擾著,季汐羽蜷縮著身子,直到倦意席捲了她。

當羅劭堂沐浴完走進房間,看見的就是這一幕。宛如天使般的睡顏令他不由自主地來到床邊,輕觸她如嬰兒般細緻柔滑的肌膚,並輕輕在她額頭印上一吻。

“小汐,我愛你。”他輕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