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羅劭妤懷著七上八下的心情走進歐祺桓的舊宅,一路上她就擔心自己會捱罵,因為她的不守信用,所以她死纏活纏也要拉歐祺桓放下工作不管,跟她一同前來。

就算要捱罵,也要有個人陪嘛!這種事當然不能讓歐祺桓躲過嘍。

走進客廳,就見季汐羽坐在輪椅上,從她臉上愉快的表情可以看得出來,她今天心情很不錯,這令羅劭妤暗暗鬆了一口氣。

也許她今天不是來捱罵的。放開歐祺桓的手臂,羅劭妤笑著走向她。

“小汐,看來我哥把你照顧得不錯嘛!你們和好了?”這是她由衷期望的。

“我還沒跟你算帳呢,你還敢說得這麼輕鬆。”她哼道,故意嚇她。

“小汐,我不是故意的!而且那是因為——”

“好了,小妤,我騙你的,我早就不怪你了。”季汐羽噗哧笑出聲。

“小汐,你——”羅劭妤好是詫異,就連歐祺桓也好奇地走了過來。

“我怎麼了?”她笑了笑,當然知道小妤在吃驚些什麼,八成是被她的轉變嚇呆了。

“你——變得很不一樣,小汐,你——”羅劭妤不由得口吃起來。

為此,季汐羽和歐祺桓一同笑出聲。

“不錯嘛!小汐,你把我們向來伶牙俐齒的小妤嚇得結巴了。”歐祺桓一臉的讚許。

“臭祺桓,你少開口。小汐,告訴我究竟是怎麼回事?是不是我哥的功勞最大,他讓你的心情變得這麼好,他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他——都過去了,小妤。”

“都過去了?這是什麼意思?”聽她這麼一說,羅劭妤的心又提了上來。

“那些自憐自艾、自暴自棄的日子都過去了,小妤,我決定動手術,你為我安排吧,越快越好。”她抓住小妤說道。

“小汐,你決定動手術?天!版訴我這不是真的!你決定動手術了?!”羅劭妤圓睜雙眼,無法相信自己所聽見的。

小汐決定動手術了?

這不會是她在作夢吧?

“是,我是真的決定動手術了。小妤,你可以為我安排手術時間嗎?”她認真地說,一點也不像是在開玩笑。

“把這件事交給我,小汐,我來為你做安排。”歐祺桓毛遂自薦。

“祺桓,謝謝你,我希望越快越好,我不想等太久。”她怕自己會臨時退縮,只好趁沒改變主意前,趕緊動手術。

“放心,我會盡快為你打點好一切,只是你心裡應該知道這次手術成功率只有五成吧?”歐祺桓客觀地說道。

“祺桓!”羅劭妤氣惱地踢他一腳。

他是白痴啊!小汐好不容易才同意動手術,被他這麼一嚇,萬一又打消念頭可怎辦?

“沒關係,小妤,我早知道成功的機率只有一半,所以才會考慮這麼久。你放心,我不會輕易退縮,我已經想清楚了。”季汐羽可不希望他們因她而吵架。

“小汐,你是為我哥才這麼做的,對不對?”

“這是部分原因。小妤,這次我真的希望你不要再把我決定動手術的事告訴劭堂。”她想暫時隱瞞一陣子。

“你說什麼?又要瞞著我哥了?他要是知道,會氣死的!”羅劭妤哇哇大叫。

如果連這件事都瞞著大哥,哥要是知道了,第一個掐死的人肯定是她。

“我不想讓他擔心,小妤,你必須瞞著他,就當是對我的補償好了。”

“對你的補償?這是什麼話啊!小汐,你擺明要害死我嘛!上次大哥對我已經很不諒解了,這一次再這麼做,我肯定死無葬身之地。”光用想像的就教她頭皮發麻了。

“我知道你有辦法,小妤,就再幫我一次吧。”季汐羽除了找她幫忙,實在沒有第二條路走。

“可是……”

“你就幫她這個忙,小妤,既然你已經插手管這件事,現在要撒手也說不過去。”歐祺桓說道,不著痕跡地偷偷朝羅劭妤眨眨眼,暗示他自有解決之道。

苞著他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了,羅劭妤當下便明白了他的暗示。於是她點點頭說道:

“好,小汐,我就不告訴我哥你要動手術的事,可是我的條件是,我要知道你是不是還愛著我哥,是不是會回到我哥身邊,”要說厲害嘛,她羅劭妤也不差。

季汐羽沉默了好一會兒,似乎在決定要不要坦白告訴她。

“小汐!”羅劭妤可沒什麼耐性。

“對,我還深愛著他,但是不是會回到他的身邊……”說到這兒,她停頓了下來。

“怎麼樣?”羅劭妤迫不及待地追問。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要我,我——”

“哥當然要你!這些日子來你還看不出來嗎?”羅劭妤急急說道。

“如果他只是基於同情……。”

“小汐,你知道什麼樣的女人能帶給男人最致命的打擊嗎?”歐祺桓突然打岔道。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她呆愣了下。

“當一個男人在付出他全心全意的愛情,所得到的回報竟是那個女人並不相信他的愛是真的,我想沒有一個男人能承受得了這種打擊。小汐,如果劭堂不幸成為這個男人,那麼值得同情的人不是你,是他。”歐祺桓冷靜地分析道。

“我不是不相信他,我只是不相信自己會那麼幸運得到他的全心全意,我害怕這又是一場夢,一旦再次相信,會摔得比這一次慘。”她已經受過一次傷,那傷口還在,還會隱隱作疼。

“小汐,你值得的,你值得人家愛你,相信大哥也是這麼想。像你這樣的女孩是值得人愛的,你要對自己有信心。”羅劭妤用力抓住她的手,打氣道。“如果你還不相信哥愛你,回想這些日子哥怎麼對待你吧。”

季汐羽間言點點頭,回想起羅劭堂對她的細心呵護,任由她無理取鬧、使潑刁蠻,甚至冷言冷語,他都百般依從。

他對她還不夠好嗎?不,恐怕再也找不到像他對她這麼好的人了,她該做的不是一直推開他,而是好好把握才是。

即使始終認為自己配不上完美的他,她可以努力使自己變得更好,讓自己配得上他……沒錯,她是該這麼做!

所有的不安、彷徨彷彿在一瞬間盡數消失,留下的只有堅定的信心。

“沒錯,小妤,你說得沒錯,我是值得人愛的。如果劭堂還肯要我,我就回到他身邊。”見羅劭妤又有話要說,她連忙伸手阻止她開口,繼續往下道:“你別說,我知道,劭堂肯定會要我,那麼我就是他的。”豁然開朗的感覺真好!

相信他是深愛自己的感覺更教她打心底感到幸福。

“你想通了?太好了!小汐,我就知道你終會想通、終會明白大哥對你的真心真意,太好了!太好了!”羅劭妤欣喜若狂的歡呼。

她一面歡呼還一面轉圈子,笑倒在歐祺桓的懷裡。

“小妤,當心!”歐祺桓扶住她,忍不住輕捏她的臉蛋。

“小汐,這麼說你肯告訴我哥你要動手術的事了?”羅劭妤笑聲才歇,便迫不及待地追問。

季汐羽徐緩地搖搖頭。“不,我還是不準備告訴他。”她另有想法。

“為什麼?你不是才說你想通了?”羅劭妤難以置信地追問。

“這是兩回事。小妤,我想給他一份驚喜,你不能破壞這唯一次的驚喜,那就不好玩了。”如果她的手術成功,她真的好期待當他見到她能重新走路時的驚訝表情。

所以,這會兒無論如何都不能事先告訴他,她想保留這分驚喜。

“可是我們要怎麼把你從這裡偷渡出去?你只要一不見,大哥八成馬上想到是我,這一拆穿,我就完蛋了。”羅劭妤吐吐舌頭,就怕她哥又把罪怪到她頭上,那才真叫冤枉。

每次她都是聽命行事,且又不得不做,她這是招誰惹誰啊?

“這個……”季汐羽想了一會兒。

“我有辦法,看我的。”歐祺桓說。

“你?你有什麼辦法?”羅劭妤一臉狐疑地看著他。

季汐羽也同樣抱持懷疑的態度。

“到時候你們就會知道,現在就讓我賣個關子吧。”歐祺桓神秘地笑道。

“好哇!你連我也敢隱瞞!”羅劭妤氣呼呼地。

歐祺桓再一次朝她眨眼,暗示她別壞事。再次接收到他傳過來的訊息,羅劭妤白了他一眼,不再與他計較。

“既然你有辦法,一切就拜託你了。”季汐羽感激的說道。

這一次要不是有他們,她也許還不能這麼幸運呢!心裡如此想著,季汐羽於是不再覺得自己可憐,反而覺得自己比一般人幸運許多。

她覺得好幸福!

*********

歐祺桓很快便做好一切安排,並趁羅劭堂一大早到公司之際,偷偷將季汐羽帶出屋子,來到醫院病房做入院登記。

季汐羽躺在病床上,看著白色的天花板,強迫自己鎮定。

她告訴自己放輕鬆,不管她多害怕動手術,都已經來了,此後的一切就看醫生了。

一位護士走進來,手裡拿著托盤,後面則跟著一位麻醉醫師,他先是和她閒聊一會兒,才為她打上麻醉劑,並說道:

“季小姐,再過幾分鐘我們要將你推進手術室,你只管放輕鬆,或讓自己睡一覺。”說完,麻醉師走出等候室。

季汐羽無意識的點頭,覺得腦袋昏昏沉沉,顯然才一會兒,麻醉劑已在她身上發生作用。

“劭堂……”她內心突然一陣恐懼,令她不禁喊出在她心中流連不去的名字。

“劭堂……”她錯了,他不在這裡,她根本沒有足夠的勇氣動手術。“劭……”

“我在這裡,小汐。”當她的手被一雙溫暖而厚實的大手緊緊握住時,聲音傳進她耳中。

“劭堂?你在這裡?”她困難地想睜開眼睛,藥力已開始發揮作用,模模糊糊中她只看到有人站在床邊,緊握住她的手。

緊握著,好溫暖,她不覺露出一抹微笑。

“我在這裡,小汐,我不會走,我會一直等到你動完手術,不用害怕,一切會沒事的。”羅劭堂在她手心印上一吻。

“你在這裡?這不是夢吧?”她喃喃著。

“不是夢,我真的在這裡,等你動完手術我要好好打你一頓,你竟敢這樣瞞著我,你不知道我有多為你擔心嗎?”他幾乎是一路闖紅燈趕來。

“對不起,我只是想給你一分驚喜。”她說。

“還說什麼驚喜,我都快被你嚇死了。”他斥道,伸手撫了撫她的臉。

“你不會走吧?劭堂。”她感覺到眼皮逐漸沉重,可是她還有話要說。

“我不會走,等你再次醒來,你還是會看到我,你甩不掉我的。”他安撫她。

“劭堂……。”

“乖,好好睡一覺,我會在這裡等你,不用怕。”他溫柔地在她唇間印下一吻,並輕聲說道:“我愛你,小汐。”

季汐羽終於閉上眼睛,嘴角始終掛著甜美的笑容。

*********

當季汐羽再次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已經在恢復室裡,強烈的燈光刺痛她的眼,她轉頭環看四周,想證實不久前真的見到羅劭堂在這裡,不是她在作夢。

“在找什麼啊?我的公主。”羅劭堂正巧坐在她的另一側,手裡捧著鮮花,笑睨著她。

季汐羽急轉過頭,先是看見一束花擋住她的視線,她推開鮮花,就見他爽朗的笑容,依舊是那麼迷人。

“你真的在這裡,你真的在這裡……。”她不停重複著。

“是,我在這裡,你已經說好多遍了。”他笑道,伸手撫順她的頭髮。

“你是怎麼知道的?”不會又是他們出賣了她吧?

“我把祺桓揍了一頓,他才告訴我的。”羅劭堂故意這麼說。這是他和歐祺桓之間早套好的,免得教她瞧出她又被出賣了。

“你怎麼可以這麼做!”她瞪大眼。

“為什麼不可以?若不是急著趕來見你,我還決定把他打到鼻青臉腫,讓他一星期都下不了床。”他嗤聲道。

“是我要他們不要告訴你的,你怎麼可以這樣不分青紅皂白就亂打人?!”她指控道,頓時覺得好對不起歐祺桓。

“說到這個,我才想到我說過等你手術完畢,要好好打你一頓,現在正是時候。”他嚇唬她。

“我現在是病人,你不能打我。”她虛弱的指出。

“什麼病人?醫生說手術很成功,再休養一陣子你就可以又跑又跳,你已經不是病人了。”他笑稱。

“真的?這是真的嗎?”她睜大盈滿不信的眼,期待地問。

“我還會騙你不成!”他輕捏她的俏鼻。

“哇!好棒,劭堂!我成功了,又可以走了!”她又叫又笑,到最後甚至高興地掉下喜悅的淚水。

羅劭堂一臉寵愛地輕輕抱起她,同她一起坐靠在病床上,任由她依偎在他懷中哭泣。

“我能走了,我真的能走了?”她吸吸鼻子,再一次認真地追問。

“是,你能走了,這時候你沒有別的話要說嗎?”他凝神盯住她,口氣有著期待。

心裡明白他在想什麼,季汐羽低下頭說道:

“我會讓自己配得上你,如果你還要我的話。”

“如果我還要你?這個時候你還跟我說這種話!到現在你還不明白我對你的心意?”他聲音緊繃,表情嚇人的吼著。

“不是,我只是不知道怎麼跟你開口。”她努努嘴。歐祺桓說對了,她的不信任果然很傷人。

“你想說什麼?”他瞪著她,見她一臉倦容,不禁放軟聲調說道,他就是無法對她生氣。

睜著一雙清澈大眼,季汐羽總算坦承道:

“這陣子我故意刁難你,其實是因為我想逼你走,我不想讓高高在上的你為我做那些不是你該做的事,我是有意刁難你,我——”她話說到一半,唇便被一隻手指壓住了。

“別說了,我不在意,小汐,我說過我在意的只有你是不是在我身邊,不要再去想以往的種種,讓我們重新開始。”他的手緊緊地圈住她,款款深情地說。

“劭堂,我愛你,好愛好愛你!真的!打從我們在茶水間第一次相遇,我就愛上你了。本想只要能偷偷愛著你就好,就能心滿意足,一直到遇見小妤,她硬塞給我一張邀請函,才讓我興起想當一次灰姑娘的念頭。小妤就像是灰姑娘故事中的仙女,是她施展魔法讓我有那麼一次接近你的機會;其實我一直好感謝她,只是一直沒告訴她。”她帶著甜甜的笑容,描述當時自己的心情。

“你不必感謝她,那樣她只會更加無法無天。再說,我相信即使沒有她,我們也註定要相戀的,別忘了我也有可能會對泡咖啡的季小姐日久生情啊!”說著,他腦中浮現起她扮季小姐的樣子。“老實說,季小姐的裝扮真是俗氣極了。”他揶揄道。

“你笑我?”她抗議,但也好感動。

他哈哈大笑,抓住她揮過來的手,送上輕吻。

“我們會一直在一起嗎?”她看著他親吻她的手指,紅著臉問道。

“這是當然的,你再也甩不掉我。等你的身子好些,我們立刻結婚。”這次他的唇落在她唇上。

“嗯。”她點點頭。

“累了嗎?睡吧,我愛你。”他親吻她的眼。

“討厭,每次都在人家想睡時說這句話。”她喃喃地抗議。

“等你醒來,我再對你說多少遍都可以,睡吧。”他輕聲細語,表情盡是溫柔與愛意。

季汐羽再次帶著幸福的笑容進入夢鄉。環抱著她纖細的嬌軀,羅劭堂暗自感謝上天讓她又重回他懷抱。

等她醒來再告訴她何秀玫已經得到消息,正在趕往這裡的路上,她一定會驚喜萬分。

凝望著她甜美的睡容,羅劭堂禁不住將她摟得更緊,在她唇間印下他最深最濃的一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