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情聖徵信社。

高佐智一個箭步衝向已經走向門口的範霈廷。

“你不留下來?”

“下午有會要開。”

範霈廷丟給他一個抱歉的表情。

“等一下中介公司會派人來洽談房屋的事,你打算由誰去負責?”

高佐智知道問也是白問,但他就是忍不住要開口。

也許今天自己運氣好,會有例外也不一定。

“除了你還自有誰?”

範霈廷扯開笑容,一下就打破他的美夢。

“霈廷,我已經忙得分不開身,這件事你自己來吧!我想中介公司的人也快來了,你不妨多待一下。”

範霈廷搖搖頭,正想開口表示這次會議的重要性,這時門口已走進來兩位身穿制服的女人,不消說,這該就是高佐智口中的中介公司人員。

於是他抬起審視的眼光看向來人,這一看忽然敬他眼睛為之一亮!認出了眼前其中一位女孩正是昨天拉上他的罪魁禍首。

一認出來者是何許人,範霈廷隨即拉開慣有的笑容,等候她吃驚的眼神。

江婕凝幾乎在同一時間也認出了他,使得她呆徵住了,心裡暗叫倒黴,竟然才隔了一天就又碰見了!

這時江婕凝明白縱使已認出是他,也不能表現出來,不然馬上給他逮到機會就慘了。

於是她努力讓自己的表情無動於衷,只是掛著職業性的笑容。

她的反應倒教範濡廷大為吃驚,敢情這女孩打算來個假裝沒見過自己?

才不過一天的時間而已,笑話!他要是容得了她這麼忽視他的存在,他就不叫範濡廷了。

他刻意地迎上前,走到她僵硬的身子前熱絡道:“又見面了,是不是?”

這下想再否認恐怕也不行了,江捷凝暗自咬牙,恨不得揮拳打掉他那笑得賊兮兮的嘴臉。

可惡!牙齒生得白就想欺負人啊!

“婕凝,你認識這個人?”

對於這個發現,翁美玲可高興得緊,心想今天這筆生意八成有望了。

“鬼才認識他!”

她氣得早已忘了工作一事,就連說話的風度也顧不了了。

只要想到這個人有可能是為了那筆賠償金而一路跟蹤她來到這裡,她心頭就燃燒起一把火。

“婕凝?”

翁美玲臉色大變、花容失色地看向她。

但她才不理會翁美玲的低呼,徑自上前撩下話來。

“喂!你到底想怎麼樣?”

“婕凝——”

完了!這下完了!什麼八成有望?她們不要回去捱上頭罵就非常阿彌陀佛了!

婕凝到底是怎麼回事?她今天是吃錯藥了嗎?

上頭明明交代此人不能得罪,她還……

翁美玲頗為擔心地看向佇立在她們前方的男人一眼,看見他老兄還笑得很高興時,她當下一愣!看來不只是婕凝有問題,就連眼前這位仁兄也神經搭錯線了。

面對婕凝的話,他還笑得出來,八成是被婕凝嚇呆了!

不理會翁美玲一再打量的眼光,範霈廷笑瞇著眼,心裡明白眼前這女孩在惱火什麼;只是,她也實在好笑到家了,他不是早說過沒有要她賠償的意思嗎?怎麼她就是一副欠債人見到債主一樣,想將他生吞活剝似的?

這實在沒道理,但他發現就是這一點使得她變得相當吸引人。

“嘿,這位女孩——”他正想說個明白。

“我說過是你拉我的!你還一路追過來,你是不是想趁機揩油?搞清楚,全身是傷的人是我,不是你,請你不要跟著我!”她不讓他說完,馬上搶先道。

看見他出現在這兒,她的第一個反應便是他在跟蹤她,這簡直太可惡了嘛!

“撞人的是我?你弄錯了吧?”

這次範霈廷不準備再讓自己處於捱打的地位。

見她如此囂張,不好好整她一下他怎麼甘心?老是把罪過推給他,這可不能一再容忍下去。

“你說什麼?”

她訝呼,心跳頓時停跳半拍。

看吧!就說他想揩油,原來果真如此!

“我說得很清楚,撞上我的車子的人是你,還有,在下並沒有跟著你一路過來,這裡是我的公司。”

他笑著等候她會有什麼反應。

他那笑得洋洋得意、儼然一副存心氣死她的表情,氣熬了正瞪著他的江婕凝,她握緊拳頭,挺直身子擺好了架勢,一副準備傾全力和他較量的模樣。

但她臉頰上那一抹紅量卻使她的架勢帶了點嬌媚的姿態,完全吸引住範濡廷的目光。

“婕凝!婕凝!我們是來談生意,不是來吵架的!”

翁美玲急急說著,一面伸手扯了扯她的衣袖。

但她不理會,只顧著瞪著範霈廷,不肯移開視線。

“婕凝!”

翁美玲口氣中多了一分央求。

霎時她冷靜了下來,帶著歉然的眼神看向翁美玲,天知道自己真是氣瘋了,才會忘了身在何處,正在做什麼。

“算了,美玲,我先走一步,這筆生意交給你了。”

說著她正想轉身,手臂卻被一隻伸過來的手抓住。

“別想走!衝著你這句話,這筆生意除非有你跟我談,否則拉倒!”

範霈廷緊抓著她。

什麼?江捷凝和翁美玲當下一愣,彼此交換了錯愕的眼光,呆呆地看向他。

“婕凝,怎麼辦?”

翁美玲低聲道,心中真是怕極了江捷凝會一口回絕對方,這筆生意一旦泡湯,回去就有得受了!

“好極了,先生,那咱們現在就為你介紹。”

暗一咬牙,江婕凝忍住怒氣,面無表情地。

“不過,我現在有很重要的事要先走開,所以找會找時間再約你。”

看了看時間,實在不能再拖了,所以他很遺憾地看著她。

他是故意的!她就知道,但除了只能渾身發抖——因為忍住火氣的緣故他拿他沒辦法。

“你——”他真混蛋,她想說。

“那就這麼說定了,先生貴姓?”

“範霈廷,小姐如何稱呼?”

對待翁美玲他倒是挺客氣的。

江婕凝氣呼呼地發現這個事實,可惡的男人!才不過撞凹了他的車子,他就耿耿於懷,處處想打擊自己,真過分!她愈想是愈不甘心。

“翁美玲,這位是江婕凝。”翁美玲保持著溫柔的語調,笑著說。

“別告訴他!美玲!”

話甫一出口,她真想踢自己一腳!因為他放聲大笑,笑得好狂、好得意,彷佛在說他知道她在想什麼。

氣呼呼的她轉開眼,不想再看他那得意的表情。

“我們該走了,美玲。”

既然他已經表明了有事,這自兒她還析在這兒做什麼?

“那麼範先生,我們等候你的消息。”翁美玲笑道。

“沒問題。”說著他刻意傾,湊近江婕凝的耳畔道:“咱們後會有期,婕凝,小捷?”

她先是僵住身子,然後又是皺眉、又是瞪眼地睨向他靜待她反應的臉龐。

“小婕不是你可以叫的,範先生。”

一扭身,她憤然地率先離去。

“抱歉!婕凝今天心情不好,範先生,我們先告辭了。”

翁美玲急急忙忙奔上前去跟上好友的腳步。

範霈廷略有所思地目送她們離去。

“小婕?霈廷,你該不曾認為那個女孩就是丫丫吧?”高佐智走過來。

先前他一直是抱著看好戲的態度,析在一旁觀看,而現在他不得不提出的疑問。

先別說大當家將那人設想是小婕這件事——畢竟霈廷對此事本來就已經走獲入魔了。

但光看見他對那女孩有說有笑,又愛逗惹她直到人家忍不住發火的現象,高佐智第一個反應便是想伸手擦擦眼睛,看是否是自己看走了眼!?

大當家會跟女孩子說笑?除非天下紅雨,但是天空沒有任何改變啊!大當家到底是……

奇怪!事情真的很奇怪!

“霈廷?”見大當家不說話,他又問了。

“我不確定,剛才會那麼叫她,就是想看看她的反應。”範霈廷收回視線。

“那你的答案是……”

“百分之五十吧!”

“真有這麼巧?不會吧!就因為她叫江婕凝?”高佐智有點兒不能接受。

天底下叫小婕這個名字的也有不少人,算來算去何止上千人?

就因為她叫江婕凝,所以她便是丫丫?太……太離譜了吧!

“這不是主要原因,最重要的是她昨天正好在前往孤兒院的路上撞上我,而她的名字又有婕這個字,你也看見她聽到小睫這名字時的反應了,再加上我對她有一股說不出來的熟悉感,所以我覺得應該開始對這個女孩有一番瞭解。”

“說不出的熟悉?這大概就是最主要的原因吧!霈廷,平時也不見你特別對某個女孩子有說有笑,今天一見,她必然有特別之處,說不定正好是你猜測的那樣,她就是小婕也不一定。”

高佐智由衷希望那個江婕擬就是丫丫,這麼一來,大當家也好結束十七年來的尋尋覓覓。但是,事情真有這麼巧?

也許只有老天爺知道了。

“現在說這些還太早,但我希望沒有猜錯。”

範霈廷表面說得經描淡寫,但只有他自己心裡知道他的心跳有多快!多麼期待他沒有猜錯!

在一旁的高佐智也徑自想道:若真是尚未明確,那麼只有傾全力幫大當家制造機會,和那名叫江婕凝的女孩有更多的時間在一起,那麼對要知道她是不是丫丫,會更有幫助的。

※※※看來今天晚上他最好是別睡覺了,該好好想個法子才是。

當何宇倫對江捷凝說那句:在還沒把你順利嫁掉前,我不會有成家的打算時,他是認真的,而且也肯定自己會信守承諾直到江婕凝出嫁的那一天。

但是現在他赫然發現自己宛如中蠱般的,直視著前方一位牽著小孩的女人,是女人嗎?由她全身的骨架看來,她只能稱得上是女孩,認真說來她和婕凝的年紀該差不到哪去,但是她的小孩,一眼望去還真是她的翻版。

自己何以會為了一個媽媽級的女人停下腳步來?

事情有點奇怪且危險,但何宇倫就是無法讓自己不去看著人家,兩隻腳甚至也不曾再移動半步。

就這樣,他像個銅像般析在那兒,靜靜注視著那女人小心翼翼地牽著小孩走過他的身前。

就在她靠近他之際,女人突然抬起莫名奇妙的眼神,瞥了他一眼。

這個不經意的一瞥,以及她身上那淡淡清香的香水味,帶著一股難以名之的氣勢,衝擊得何宇什心神動搖,怦然心動,好半晌無法自持,只能像個登徒子似的直直望著人家看。

不行!要他眼睜睜看著她從自己面前消失,何宇倫肯定自己將會後悔一輩子。

不管對方是別人的老婆、媽媽,他一定要上前間個明白才行!

想著想著,何宇倫已經化思想為行動,一個跨步,身子擋在差點撞上他的女子面前。

登徒子!這是牽著侄子的宮燕琪的第一佰想法,而碰見登徒子最保險的做法就是抓住自己身邊最有利的事物,以防萬一。

“你有什麼事嗎?先生。”

不過,她想還是先問清對方來意再決定下一步該怎麼做。

“呃……”

這下何宇倫暗怪自己的魯莽行事了。沒有理由,人家不當他是瘋子才怪!

“先生?”

“只是想向你借個零錢打電話,方便嗎?”

隨便找到個從腦中浮現的藉口,他扯道。

“是這樣啊!”

害她以為是什麼事呢!爆燕琪這才安下一顆心。

什麼登徒子!真是高估自己的魅力了!

隨手交給他幾個銅板,她正想走人,何宇倫突然又開口道:“好可愛的小男孩!他是你的孩子嗎?”

蹲子,他對著看起來只是剛學會走路的小男孩微笑。

只見胖嘟嘟的小男孩,睜著他骨碌碌天真無邪的眼睛,好奇地打量他,一面伸出胖胖圓圓的小手。

危險!爆燕琪抓緊侄子的小手往後退,慌慌張張地回道:“是,他是我的孩子,銅板給你,再見!”

“等一下,我沒有惡意,小姐!”

看見她急急忙忙地走開,何宇倫首次對自己的長相產生懷疑。

雖然許久不曾在鏡子前研究自己的長相,難不成自己的長相有了變化?

由原本的氣宇軒昂轉為人見人怕的大壤蛋?不會吧!?

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臉好一會兒,接著他又衝動地低子,對著停在路旁的車子的窗戶細看著自己,終究還是看不出有什麼變化來。

重新站好,眼睛落在那女人離去的方向,何宇倫重重地嘆了口氣,失望有如排山倒海般湧現。

先前的猜想果然沒錯,她這個令他眼睛為之一亮的女人,果真已經是個有小孩的媽媽,而他怎麼會為了這樣的女人而怦然心動呢?

亂了!世界真的亂了,否則老天爺怎麼會拿他這個好人開這種要人命的玩笑呢?自由自在過了二十七年,頭一次對女人有所感覺時,那女人卻是羅敷有夫!

倘若是老天爺喜歡拿他開玩笑,那麼地也只有認了——除了認命一途,他還能怎樣?

※※※“婕凝,我真服了你,那種時候你還能和他對視?你忘記我們去那裡的目的了嗎?”

直到坐進車裡,一路上翁美玲仍叨唸著。

“我沒忘,只是這種事怎麼能怪我?是他沒先表明身分,我又能做何猜想?”她理直氣壯地辯解。

“到底那個範先生做了什麼天大的事情,讓你氣成這樣?連工作至上的座右銘都忘了?”翁美玲很好奇。

於是乎江婕凝開始比手劃腳,將昨天發生的事描述出來。她大姊描述得可生動了,一舉手一投足全是氣憤之情。

聽江婕凝一說完,翁美玲拚命忍住笑,想笑卻又不敢笑,免得讓自己惹上大麻煩。

但是這實在是太好笑了,為了賠償費才導致江婕凝生這麼大的氣,說來說去只為了錢這個字。

“所以你說我可以不小心嗎?萬一他員要我賠償,我不是虧大了?更何況我哪來那些閒錢?”

“是這樣嗎?剛才我可是看得一清二楚,明明是你氣勢凌人,一副想宰了人家的表情耶!”翁美玲忍不住說實話。

“喂!你是站在哪一邊?”聞言,江婕凝鼓起腮幫子。

“我只是實話實說,我看那個範先生也不像是你口中說的那樣,是個討債鬼,說不定是你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月復。”

“你又怎麼知道他不曾使咬我一口?俗話說人不可貌相,因為他長得帥,他就一定非是好人不可嗎?”她一臉鄙夷。

“話是這麼說沒錯,可是,婕凝,我好象沒提到他長得帥就一定是好人這句話哩!

會不會這是你個人的看法?”翁美玲不忘消遣她。

話甫落,江婕凝馬上脹紅臉,氣得狠狠白了翁美玲一眼,然後徑自轉向車窗外面。

翁美玲笑著正想說些好話,卻看見車窗外一個女孩急急忙忙的樣子,她立即打消主意,頭探出車窗外叫喊著:“燕琪,你在做什麼!?”

宮燕琪一見是翁美玲,舒了一口氣,低子抱起已經快哭出來的小偉,步向停在一旁的汽車。

“表姊,是你真好!送我一程。”

徑自打開門,宮燕琪將侄子放進後車座。

“怎麼回事?跑得活像是後面有人在追殺你,不要緊吧?燕琪。”

看到表妹上車並關好車門,翁美玲才將車子駛上路。

“剛才有人藉故跟我搭訕,又問及小偉的事,我嚇得只好沒命地逃掉。表姊,你想會不會是那個人要回來要兒子了?”

“不可能,燕雪已經被他拋棄了,他還回來幹什麼?要知道他又不是不知道燕雪懷孕的事,這樣他都能一走了之,更何況已經過兩年了,他不會再回來的。”翁美玲肯定地說著。

“可是——”

“沒什麼好可是的。燕琪,他不會再回來了,你和燕雪兩人也可以不必再過這種提心吊膽的日子,好好享受生活吧!”

“表姊,自從有了小偉,姊才跟著有了生氣,我不想讓這個唯一能使姊姊活下去的寶貝,教別人奪走!”那種每天看著姊姊以淚洗面的日子她受夠了。

“不會的,燕琪,你放心好了,談談你是怎麼擺月兌那個人的?”江婕凝沉默了好一會兒,突然開口道。

“我只是告訴他我是小偉的媽媽,然後就拉著小偉跑了。”

“好主意!對方如果只是想追你,那麼你有孩子的事實便會使得他打消主意。”翁美玲覺得這真是個仔方法。

是嗎?此時宮燕琪心想,如果他只是想認識自己,而自己卻誤會人家,那真是太糟糕了!

現在回想起來,那個人似乎不怎麼像是壞人,尤其是他的一雙眼睛寫滿了誠意。

唉!有姊姊的前車之鑑,宮燕琪知道自己對男人已無法再抱持著信任的態度。

但是,那個男人……

※※※江婕凝和翁美玲兩人一回到公司,陳克勇立即走過來詢問結果。

“差點就要泡湯了!”翁美玲一個聳肩回答道。

“泡湯?到底怎麼回事?”陳克勇表情一愣,替翁美玲體貼地拉開椅子後,他訝問。

“都要怪她!”翁美玲下巴努向江捷凝的位置。“你有膽去問她。”

“婕凝?怎麼會?”

陳克勇疑惑地搓著下巴,談起捷凝的辦事能力,可是大家有目共睹的,這會兒怎麼會成為……

“別聽美玲的!克勇,對方是有意刁難我們,才不是像她說的都是我的錯。”

“是,大姊,那現在你打算怎麼做?”翁美玲迎合她的口氣道。

“能怎麼辦?王美黛不是一直想要這個機會?讓給她不就成了?她那數一數二的媚功,肯定沒問題。”她光想到要再見那個人,她就犯頭疼。

“別開玩笑了!你不想加薪水,我還想要呢!上頭可是表示得很清楚,誰有本事將這筆生意談成,就鐵定加薪!婕凝,你就成全成全我,別搞砸了這樁生意!”翁美玲拜託道。

縱使心裡百般不願,但眼見翁美玲央求的神情,江婕凝也說不出拒絕的話來。

倘若對方不是那個人,要她把機會讓給別人,她自是死都不肯。

而現在不管她願不願意,為了薪水和業績著想,江婕凝知道自己勢必要走上這一遭。

但是生意歸生意,要自己給那個人有好臉色看,打死她她都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