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望著淚流滿面的女孩,何宇倫頭一次這麼感謝上天賜給他的恩典,竟然又讓他碰見近日來讓自己朝思暮想的女孩。

雖然只在幾天前見過她一面,但她的容貌卻令他怎麼也忘不了。

而今天一見,他赫然發現她依然是那麼美麗,不過,就算她再怎麼美麗,也是別人家的老婆,何宇倫在心中如此警告自己。

宮燕琪抽抽噎噎地輟泣著,心急得不得了,偏偏站在眼前的這個男人,就只顧著兩隻眼睛死盯著自己,卻什麼話也不說。

如果這個忙他不肯幫,他直說不就好了,幹嘛一直看著她,話也不說?

就算沒看過女孩子哭泣,也不是這種看法。

“你你到底決定怎樣?”

她忍不住朝他大吼,一面看看四周,已經開始找下一個目標。

如果他不肯伸出援手,她找別人便是。

“決定怎樣?你有說什麼嗎?”

何宇倫顯然比她更納悶,平白無故在路上撞見她,她也沒說話,一個勁地就是開始哭泣,使得他想安慰她也不是,要走開又捨不得。

她什麼都沒說嗎?宮燕琪一愣,自己當真是急昏頭了,竟然會在這個人面前丟這麼大的臉?

恐怕她真是被小偉的事急壞了!

“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只是……”

她急忙地揮手想解釋。

“別急,冷靜下來,順便把眼淚擦一擦,到我車裡坐一下,我們再談,如何?”

他的視線沒有稍離她的臉。

宮燕琪點著頭,和他一起來到車邊;何宇倫打開車門讓她入座,然後再繞過車前坐進自己的駕駛位上。

“好了,現在你可以說是什麼事讓你哭成這樣了。”

他側著身子問。

“我……想請你幫一個忙。”

“什麼忙?”

“做我的丈夫。”

何宇倫聞言差點沒被口水噎住呼吸道!做她的丈夫?雖說他對她第一眼印象不錯,但是,做她的丈夫!?

這步調未免快了些!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我……的小孩被一個莫名奇妙的男人帶走,我必須要有一個丈夫才行。”

若不是他是自己唯一有過一面之緣的男人,她不會想到要找上他。

但除了他,她想不出任何和她有干係的男人。

“你說你的小孩被人帶走?走,我陪你上警察局!”

說著何宇倫發動引擎。

她急忙抓住他的手臂慌道:“不要這麼費事,只要假裝是我的丈夫,問題就解決了。

當然,如果你不想幫忙也行,我只是求你好心幫幫我!”她急得都快哭出來。

事實上,她已經哭了,何宇倫深嘆口氣,遞上面紙。

“別哭了,我可以幫你。”

他想,自己恐怕是拒絕不了了!

“真的?”

她抬起梨花帶淚的臉。

“但是,你必須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

“這……”

她吞吐了好半天。

“我想我有權利知道一些吧?”

“一個男人帶走了我的孩子,他以為小偉是他的兒子,所以帶走了他。”

“但是?”

“但是小偉是我的,他是我的!”

“孩子的爸爸呢?”

何宇倫被搞胡塗了。

“死了,被車撞死了!”

宮燕琪眼皮眨也不眨,為了奪回小偉,她什麼話都可以說。

而且那個拋下姊姊的人本來就該下地獄,他不該在拋下姊姊後,又回來搶走小偉。

何宇倫什麼話也不說,只是細捆地評量這話的真實性。

“然後一個男人莫名奇妙的出現,說他是小偉的爸爸,又趁找不注意時帶走了他。”

“所以你是要我扮成你的丈夫,上門要人?”

“沒錯,我只是一個女人家,對方就一口咬定孩子不是我的,我告訴他孩子的爸爸出差,他不信。”

“這種事最好報警。”

“我說不要,你不想幫忙就算了,不需要幫我出主意!”

她生氣地伸手抹掉淚水,忿然道。

“你確定那人不是你丈夫?或者是你丈夫的親人?”何宇倫問。

這下宮燕琪可用尖叫來表示她的憤怒了。

“不是!我說不是,我丈夫死了,他死了!包沒有什麼親人會來和我搶兒子,你以為我真荒唐到連丈夫的親人都不認識?你可不可以問些比較聰明的問題?”

她火冒三丈地朝他大呼小叫。

“我明白了。”

“你明白了最好。”

她可沒剩餘的力氣再吼下去,尤其是要編一些謊話也是挺累人的。

“這麼說只要教那個人知道你有丈夫,兒子自然是你和丈夫所生下的,問題就解決了?”

“你在說廢話,先生!”

怎麼會有這種男人?她實在不明白。

“而那個丈夫就是我?”

何宇倫開始有點志得意滿,表情像是偷了腥的貓兒。

“如果你肯幫忙,你就是我的冒牌丈夫。”

宮燕琪見此狀,心中忍不住嘀咕道:男人,真搞不懂他們!

“我很樂意幫你這個忙。”

他笑說,心中高興不已。原來她沒有丈夫!今天真是他何宇倫出門的好日子,一出門就撞見好事。

“你真好,謝謝你!”

想到姊姊又可以重新要回小偉,宮燕琪忍不住又掉下眼淚。

“你不會連這一句謝謝,也自哭個不停吧?”

何宇倫真怕自己的車子淹水,他會淹死在裡頭。

“我只是高興終於有人肯幫我了。”

她勉強露出一抹笑容。

“之前你向幾個人求助過?”他不禁好奇道。

“沒有,你是我第一個想到的人,事實上,我沒別的男性朋友,所以——”

“那麼從現在起我是你第一個男性朋友。”

何宇倫展貽d魅力十足的笑容。

宮燕琪霎時俊了眼,心跳不規則地跳動著,只能笑著回望他。

雖然心中很是抱歉,一直沒將實話告訴他,不管最後他會做何反應,她知道自己已經認定這個人是她第一個男性朋友。

只是希望真相一旦大白;他能原諒自己一時不得已的欺騙,宮燕琪心中如此企盼著。

※※※江婕凝的眼光這時一直落至端坐在她面前,一副容光煥發、氣宇軒昂的範霈廷身上。

如此有生命力的男人,會是個心臟病患者?她就是怎麼仔細看,也看不出他像是個生病的人。

對於她一直將眼光密切地放在自己身上,範濡廷注意到了,而他感到非常奇怪。

一向對他不苟言笑、若即若離的她,今天怎麼反常地特別注意他?

有問題!可惜他看不出問題出在哪裡。

“怎麼?你好不容易約我出來,就只是想這樣一直看著我?”他不禁好笑道。

江婕凝這才慢慢回過神來,心想她要是再這樣看下去,早晚會教他看出個不對勁來。

她想自己還是做她的江婕凝,別費事想學王美黛以媚功說動他了。

要用媚功還是請王美黛來就好,她想都不敢想自己會用這招。但是,不知怎地,她就是想試試。

“沒事,只是今天才覺得你長得還算是個美男子。”

哇!這種話別說是他,連她自個聽了都渾身不舒服,千萬別在這時候吐了他一身都是才好。

果然範濡廷一聞言,身子差點跌落地上,摔個四腳朝天。

遂地,他雙眼不可置信地看著她突然發窘的臉,好是專注,好象想從她臉上看出個端倪來。

“你急著想要得到那份契約,是不?”

這是唯一可以解釋她會突然改變的理由。

“什麼?”她不解。

“你啊!你這麼急於奉承我,是不是上頭催得很急?”他笑了笑。

“你知道就好。範先生,你想繼續和我虛與委蛇多久?”

不想多作解釋,江婕凝樂於順手推舟。

“叫我霈廷!那份契約過幾天我請人過去辦妥。”

“這不曾又是在耍我吧?範……霈廷?”她小心翼翼地提防道。

他噗哧笑出聲,徐緩地搖搖頭。

“放心,本人一向遵守承諾!”

她冷哼一句,又是承諾!他老兄倒是喜歡開口閉口都是承諾嘛!

一個不肯和病魔挑戰的人,是不可以跟人家談承諾的,他難道不明白。

“是這樣就好了。”

她希望這次他別再耍她,否則自己才不管他是死是活呢!

“那麼問題解決了,我可否問你一個非常簡單的問題?”

“行,你開口吧!”

“如果我說我喜歡你,你會有何反應?”

他口氣像是在說笑,但是表情看起來特別任真。

你不能否認沾廷對你有意思吧?這是兩天前那個高佐智說的話,他還說範霈廷心繫於她,她本來不肯相信,而且覺得很荒唐。

像範霈廷這樣的男人,怎麼會對再平凡不過的自己有意思呢?

但是,現在他竟然說出他喜歡她!?

喜歡她這個向來只會對他兇巴巴、一副他是討債鬼的女孩?

事情真是邪門透頂了!

一個被她撞凹車子的男人,說喜歡她?

江婕凝覺得自己快瘋了,因為她赫然發現自己整個腦子,不能想別的,就僅僅迴盪著他喜歡她這幾個大字。

你不必說服他,你只要讓他覺得活在世上很有意思,他便有可能自己去動手術。

除了你,沒有人可以做到。

突然又想起高佐智的話,腦海中又不停重複著他喜歡她的那些字眼,江婕凝頓時明白自己應該怎麼做。

是的,他喜歡她,正好可以讓她進行說服他動手術的任務,這真是太好了!

“婕凝?”

範霈廷心中有更多疑問,但他不想說出來,靜觀其變吧!地想這是目前最好的方法。

“你喜歡我?”

“沒錯!”

他回答得很乾脆。

“那好,我決定做你的女朋友,你意下如何?”她甜甜地笑說。

範霈廷表情不變,心中卻暗自思忖道:看來事情絕對不簡單,事情會演變至此,實在是教他大為吃驚。

她會這麼主動說要做自己的女朋友,就表示事情另有蹊蹺。

否則她討厭自己已到咬牙切齒的地步了,怎可能肯做他的女朋友?

但是從她甜蜜的笑臉中,他竟然看不出她心裡在打著什麼算盤。

好吧!既然瞧不出個究竟來,自己不妨將計就計,歡歡喜喜地接受她了。

“好極了,這正是我求之不得的!”

會的,一有機會他會探出她究竟在玩什麼把戲。

當然,在這之前他會先探出她到底是不是十七年前的心婕。

“我也是。”江捷凝說。

但她心裡想的則是:一有機會,她絕對要說服他去動手術。

說服若還行不通,用綁的也行,反正不管怎樣,她就是不會再放任他看輕生命,等著瞧吧!

※※※“你是說你又要去辦事了?”

坐在範霈廷的車裡,她忍不住興致濃濃的開口道。

“對!有沒有興趣跟我一道去?”

他側頭看她。

“好啊!”

她拚命點頭,表情比他還興奮。

見她這模樣,範霈廷忍俊不住笑了起來,渾厚的笑聲聽來十分舒服。

“那麼咱們就走吧!”

他說著發動引擎。

“等一下,你要辦的事會不曾很激烈?”

她忍不住擔心起他。

他的痛禁得起刺激嗎?

“激烈?你是指上次你看見的那種鏡頭?”

他似笑非笑地看著她。

他一說完,江婕凝隨即臉紅。

“才不是,你是想到哪去了!”

她斥責道,臉上的紅潮末褪,形成一副絕美的畫面。

“不然你口中的激烈二字,所指何事?”

“呃……呃……”

想到不能將真相告訴他,她不禁吞吐了好久。

“說不出來了,是不?你已經成年了,腦子裡有那些念頭,是理所當然的,你不必羞於承認它們。”

“範霈廷,你要不要臉!竟然對我說這種話!你太可惡了!”

她氣急敗壞地大叫。

他的反應是爆出大笑聲,然後抓著她揮過來的拳頭,輕鬆一帶,她整個身子躺在他的胸膛上。

“放手!”

他竟然敢對才交往不久的她說出這種話,真是色膽包天,她絕不輕易饒過他。

什麼病人嘛!他取笑她的樣子哪像個病人?

範霈廷沒有聽從她的命令放開她的手,反而收緊手臂,迫使她更靠近自己。

江婕凝來不及逃跑,更來不及轉開頭,就已被他另一手攫住了下顎,然後她感覺到他的唇覆蓋在她唇上……不,她等於是眼睜睜看著他吻上自己。

她羞赧地紅了臉,一抹紅暈飛快地染上她的面頰,按著,毫無預警的,她感覺到他的舌尖鑽了進來,她想要叫,但是她所能發出的聲音,只有含糊不清的申吟聲。

她想要抗拒,但是一股強大的電流,通過她全身,渾身酥麻的感受,令她動彈不得。

她甚至可以感覺到他呼出來的熱氣拂上她的頰,使她有點意亂情迷。

到底是何人發明了接吻這玩意見?忍不住誘惑,她仰起小臉更靠近他,然後她聽見他倒抽一口氣的聲音,手臂更是抱緊她。

大約過了有一世紀那麼久的時間,她才試圖從他的擁抱中掙月兌,因為她覺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當她死命掙扎時,範霈廷這才鬆開對她香唇的糾纏,額頭抵在她頭上,喘息不已。

像是突然想到似的,江婕凝急急問他:“你沒事吧?”

她想知道的是他的心臟沒問題吧?

看他急喘的樣子,好象很難過,現在她相信他真的是一個病人了。

才一個熱吻就……江捷凝一想到這,就忍不住替他惋惜,而現在她更加下定決心要說服他去動手術。

就算必須使他愛上她,他才肯去動手術,地也在所不辭。

“你說什麼?”

範霈廷有點不相信自己所聽到的。

“我……是說你感覺還好吧?”

她指的當然是他的心臟。

但是範霈廷卻爆出笑聲,笑得不能抑止。他以為她該會先賞自己一巴掌的,怎麼她會先關心自己的感覺?

她就是這麼奇特,難怪自己對她愈來愈難以抗拒。

“笑什麼?我是跟你說真的!”

“是,我感覺很好。”

“真的?沒騙我?”

她這才鬆下一口氣,心想:沒事就好。

“當然,吻你的感覺特別好!”

她想聽,他就算說上一百次也無妨。

江婕凝杏眼圓瞪,什麼跟什麼啊?自己哪裡是在問他這個?

“喂!我不是——”

條地,她飛快地停住嘴,當下明白自己差點洩漏秘密。

“嗯?”

“沒什麼,只是下次你不準再這樣偷襲我!”

她明白現在說這些有點亡羊補牢的意味。

但是,有說總比沒開口的好。

範霹廷只是嘻嘻哈哈笑了起來,就說她很奇特吧!處理事情,她竟然是倒著來的!

狠狠地怒視了他一眼,江婕凝轉開頭去,倘若不是掌摑一個病人有失她的人格,這會兒她早一巴掌揮過去了,哪容得了他得了便宜還賣乖!

可惡!什麼病人嘛!

※※※“婕凝!外找。”外頭傳來叫喊。

江婕凝抬起頭,納悶地輕蹙眉頭,除了範霈廷以外,有誰會在上班時間找她?

她懷著疑問來到了會客室,看見來人時,她吃驚地走上前。

“何大哥,你怎麼曾往這時候來找我?我還以為是——”

“是那位近日來老是把你藏起來,讓我找不到你的神秘男子嗎?”

何宇倫笑說,一把將她拉下,往他旁邊位子坐下。

“何大哥,你在說什麼!什麼神秘男子!”

她臉一紅,伸出手推何宇倫的肩頭。

“害躁了?”何宇倫頭一偏,促狹道。

“何大哥!”她慎怪道。

“好,不笑你,說說你的近況吧!是不是真交上了什麼男朋友?不然怎麼好幾天都找不到你的人!?所以找只好上公司找你了?在忙什麼?”

“沒有在忙什麼,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罷了。”她聳肩回答。“可不是你所說的什麼交上男朋友那回事。”

“當真如此?”

“何大哥,你喜歡找我喳是不?當心我以拳頭伺候你!”她作勢舉起拳頭。

何宇倫連忙舉起手,求饒似的哄道:“行,行,我不說便是!”

“算你聰明。”她果然滿意地例嘴而笑,往下說道:“何大哥,你急著找我,有事嗎?”

“也沒什麼特別的事,只是想知道你近來可好,然後小廷的消息有沒有著落。”

“你看我這個樣子會不好嗎?何大哥。”

她甜甜笑道,幾天沒見,何大哥還是最關心她。

“那小廷的事?”

“沒有耶!這件事我不輕易向人提起,知道的人不多,當然更難查起,尤其是又經過這麼多年了。”

“知道這事困難就好,你也可以開始學著淡忘它。”

“何大哥!”

“好,知道你固執,不說這個了。你幫我想想送女孩子禮物該送什麼好?”

“送女孩子禮物?何大哥!”

江婕凝大叫地跳起來。

“小聲點?”

他這才發現原來她的嗓門大得驚人。

“哇[口塞]!原來那個偷偷交女朋友的人,就是你啊!何大哥!”她調侃道。

“婕凝!”何宇倫咬緊牙擠出聲音叫。

“好嘛!她是誰?”

“她是誰你又不認識,快說送什麼好。”他催道。

江婕凝伸伸舌頭,轉動著眼珠子,一面踱著方步,嘴巴喃喃著:“送什麼好呢?何大哥,這要看對方是什麼人,我才好下決定嘛!”

他就知道!何宇倫心中叫道。

“服了你。她是個有孩子的人,是個寡婦,答案你可滿意了?”

“何大哥,你怎麼會喜歡上有孩子的女人?你才二十七歲就要當現成爸爸啊?”

“婕凝,現在是誰在找誰的喳了?”

“何大哥,人家是關心你,換作是別人——”

“你早不甩他了,是不?這話你說過不止一次了,現在把你的主意提出來,其它別提!”

“何大哥——”

“婕凝,我好不容易找你幫個小忙,你要拒絕我?”

何宇倫有些傷心地看著她,“我不是,你弄錯我的意思了!”

她忿忿道,氣得在地板上猛跺腳。

見她火氣當頭的模樣,何宇倫動容地抓住她的肩膀,輕哄道:“抱歉!我是急了點,不怪我吧?”

“會怪你早把你一腳踢出門外了!”

她沒好氣地自了他一眼。

“是,是,你最善解人意了!”

“少灌我迷湯,這套沒用,改天不妨帶那位神秘女子讓我瞧瞧,如何?”

她一副這是條件交換的表情看著他。

“這是一定的。”

他無可奈何地點頭答允。

其實,就這一點他比她還不肯定呢!畢竟他和宮燕琪之間,根本也沒有什麼。

但是,那是指現在,以後可就不一定了,對此,何宇倫可說是自信滿滿。

“一言為定了,何大哥。”

“是,那麼現在你可以開尊口了沒?”

“其實送什麼還不簡單,只要送她小孩子用的用品,不就行了?”她說得倒輕鬆。

“婕凝,你有沒有認真想啊?”

“有啊!怎麼沒有!何大哥,你不懂,送她小孩用品總比送花、送鏈子的好,畢竟你不是隻愛她的人,你可是必須連小孩也要一起愛耶!讓她明白你會接受她的孩子,不是更好?”她分析道。

何宇倫聞言馬上贊同地點著頭,一面驚道:“有道理!婕凝,沒想到小小年紀的你,已經有這種了不起的見解。”

“什麼小小年紀!何大哥,看清楚,我已經是成年了!”她不服氣地大叫。

“算我說錯話,下次我請你吃飯。”

“真的?不準食言,聽到沒?”

“不會食言,你大可準備飽餐一頓,貪吃鬼!”

何宇倫笑著檸著她紅通通的臉頰。

她輕聲抗議,掙扎地跳離他的攻擊。

“那我走了。”

揮揮手,何宇倫往會客室門口走。

“等一下!何大哥。”

她突然叫住他。

何宇倫於是停下腳步,回頭看她。

“還有什麼事?”

“萬一那個女人不領情,你要怎麼辦?”

她想這不是不可能的事。

雖說何大哥長得相當有看頭,堪稱是帥哥一個,但是女孩子的眼光,本來就沒個準的,萬一……哇!她不敢再往下想。

何宇倫當下一楞,然後他笑了,那表情說明了他是非常有信心的。“婕凝,放心好了,她一定得領我的情。”

這是什麼回答?這般自大?

“我不懂。”

“你不必懂這些,婕凝,你只要知道有你何大哥出馬,沒有什麼事是行不通的。”

“當心你太自信,將來會栽大跟頭。”

何宇倫的反應是向她揮揮手,然後走出會客室。江婕凝無可奈何地看著他離開。

男人都是一樣,經常話說出口,就不負責了,就連何大哥也不例外。

前些天才說沒看著她順利嫁掉,他就不會想要成家,現在呢?

別說成家,連孩子都有現成了呢!真是一朝天子一朝臣,男人的話信不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