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快跑!”

範霈廷驚覺自己的行蹤似乎已被他跟蹤的人發現,立即匆忙回頭一陣低喊,並回過身往後跑。

今天跟蹤的人依然是婚外情的主角,為了不讓對方起疑心,這時撤退是必要的。

他的吆喝聲傳來,使得江婕凝連丁點考慮的時間都沒有,拔腿就跑,然後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她立即轉回頭,軌已經向她這頭奔來的範霈廷跑去。

“你在幹什麼?快跑啊!”

他一把拉著已站在他面前的她,想拉著她一起跑。

但她非但不跑,還使出全身最大的力量,一個勁地將他推向牆邊。對於如何逃月兌被跟蹤人的注意,她有更好的主意。

因為沒料到她會突然冒出此舉來,範霈廷冷不防地被她一個蠻勁推靠在堅硬的牆上。

“嘿!別鬧了。”

他低喊,一個低頭正好迎上她踮起腳尖送上來的親吻。

來不及思索,當然更別提推開她了,就算這時候有人拿槍逼著他,也不能阻止他去接受她的親吻。

於是他環住她自動貼上來的身子,他比她更熱烈地投入這個吻中。

好半晌,那個被他們跟蹤的人,總算從他們身旁跑過,輕易地被江婕凝的障眼法騙過。

聽見腳步聲走遠,江婕凝掙扎地從他熾熱的吻中離開,一張嬌女敕的芳唇被吻得又紅又腫,一眼望去便知道她被吻得有多透徹。

她喘著氣,一面離開他的擁抱,眼睛則帶著責怪意味看著他。

只不過是擔心他會因跑步而引發心臟病,才替他想出這個障眼法,怎料他竟會這麼配合她的獻吻?

害得她現在心跳跳得極快,頗有心臟病發的傾向,可別告訴她,才不過和他吻個一、兩回,自己就被傳染心臟病了呢!

那樣多不划算!

“你還好吧?”

這會兒她還是隻關心他的病情,再怎樣她也不想成為那個看著他病發的目擊者。

“你是指什麼?”

他挑高眉毛,這次她不會又要像上次一樣,關心他的感覺了吧?

看著她明顯帶著擔心的眼神,他覺得事情絕對不這麼單純。

“你啊!你會不會覺得頭昏、呼吸不過來的感覺?有的話你一定要告訴我,我好替你叫救護車。”

“替我叫什麼?”

他一定是聽錯了。

救護車?不會吧?

“救護車呀!霈廷,你千萬別逞強,讓我幫你。”

她抓住他的手,一臉真摯的關注音。

範霈廷倒真希望自己能像她說的那樣,看他如此真摯,教他著實不想潑她冷水。

“婕凝,我不是病人,你怎麼會一副我急需急救的樣子?怎麼回事?”

他有點想笑,但卻必須忍耐下來。

眨眨眼睛,江婕凝故意露出不知所云的表情,一臉茫然地看著他。

“我不知道,大概是你的樣子讓我這麼以為吧!”

“你是說我看起來像個病人?”

他咆哮,按著半信半疑地模著自己的臉。

見他如此在意她的話,反倒教江婕凝當真不知是該點醒他,還是繼續和他裝蒜下去。

天知道如果她開口說出事實,他會不會先被她氣死?再者,一旦說出真相,她往後要怎麼開導他?

想想她還是作罷算了。

“我只是隨便說說。”

“隨便說說?”

他不怎麼相信她的話,但是若說他像個病人,那更是一大謊言。

那麼,她究竟在玩什麼把戲?

“唉呀!你這人怎麼這麼愛追根究柢,我是女孩子耶,當然有女孩子的矜持!”這跟他看起來像病人,有何相干之處嗎?

“沒錯!就是女孩子的矜持,我為了幫你躲開被監視的人的注意力,特別向你獻吻,你不說聲謝謝也就算了,竟然連我為了要掩飾自己羞赫情緒的話詞,你也要追問個一清二楚,你是白痴啊!”她氣呼呼地。爆炸了,就是還找不到話來搪塞。

“你……不是說真的吧?”

高佐智總算勉強找出話。

他的話卻惹來範霈廷的一記白眼。

“你以為我喜歡說自己像個病人嗎?有哪個病人像我這樣充滿生氣來著?真搞不懂她心裡在想什麼!”

他最後懊惱地嘆口氣。

“我也這麼覺得,如果你這樣叫病人,那麼所有的病人都必須向你看齊了。”

高佐智為自己的話噗哧笑了起來。

但是範霈廷臉上卻沒有任何笑意。

“我倒覺得一定是有人在她腦子裡灌輸了什麼。”

當他在說這句話時,他是隨口說說的。

但他不知道自己說的是多麼接近事實!

而高佐智的心是一會兒上、一會兒下的,好是緊張。

“怎麼會呢?誰會這麼無聊?”

“是啊!誰會這麼無聊?”

範霈廷一雙眼睛直視著他的朋友。

高佐智一顆心幾乎就要從喉嚨吐出來,但他努力鎮定下來,告訴自己絕對不能在此時此刻露出馬腳來,否則不但是前功盡棄,就連他的一條小命恐怕也保不住了。

“對了。”目前還是轉移話題較為保險。“這些天下來,有沒有一站眉目了?”

“你指的是什麼?”

“那個小婕的事啊?怎麼才幾天的光景,你忘了不成?”

高佐智大為吃驚。

不會吧?一個江婕凝就使得他忘卻兒時的承諾?

“你為什麼比我還關心這件事?”

範霈廷有點納悶地瞟他一眼。

“因為我是你的事業夥伴,這理由足夠了沒?”

“去!老實告訴你,這幾天我忙著……倒是差點忘了這件事的存在。”

“忙著什麼?忙著吻她,是不是?”

高佐智實在是太瞭解他了,就連他未說出的話,他一看錶情就能猜出端倪來。

沒有承認,也沒有急著否任,茫霈廷倒是什麼也沒說,這小子愛想就教他去想破腦袋吧!

“那麼是真的是不?哇[口賽]!這下我真要忍不住擔心,萬一那個貨真價實的小婕前來找你,你拿什麼跟人家交代?”

範霈廷一愣!這倒是他始料未及的,因為在他直覺看來,他已經認定那江婕凝便是小婕。

高佐智的話……

的確,若真有這麼一天,那才真教人傷透腦筋。

“我說的沒錯吧?”高佐智沾沾自喜著自己的聰明。

“要是真是如此,我會第一個宰了你!”他威脅。

高佐智的反應是目瞪口呆,怎麼這也幹他的事了?

“所以,從現在起你最好每天祈禱不會有另外一個小婕出現。”

祈禱?

“等一下,我幹嘛要背下這個責任?”

“如你先前所言,你是我的事業夥伴嘛!”

開懷大笑後,範霈廷走出辦公室。

而身後的高佐智頗有交友不慎的感受。

※※※何宇倫對於眼前的女子,是有點心動、有點疼惜的,他知道這份感覺會一直跟著他。

不理會這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的眼神——畢竟,幾天下來,他除了看她之外,還是隻會把目光放在她身上——宮燕琪伸手拉拉他的衣襬。

“何……宇倫,你一定要幫我要回小偉,待會兒你千萬別露出馬腳。”

何宇倫對她自信地微笑,然後拍拍她的手安撫道:“如果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我不會在這裡,你盡避放鬆心情,像你這樣緊繃著身子,反而會教對方一眼即看出破綻,放心,一切有我。”

“我好擔心,我不能沒有小偉,沒有他,我……會死!”

她刻意省去姊姊二字。

“你不會失去他,相信我!”

他所能做的就是把小偉帶到她的面前。也許這樣就能制止她不停往上冒的淚水了。

“嗯!”她也只能把希望放在這人身上。

不知怎地,雖然只是見過他幾次面,他卻教人感到信任。而這是一般人都做不到的。

尤其是經過姊姊被拋棄一事之後,她對男人就更加無法信任了。

但是,這人不同!他不只給人一種安全感,而且還給她一股說不出的感覺。

那種感覺像是可以讓人想對他託付終身,而且一輩子不後悔。

一輩子不後悔?她這是想到哪裡去了?一意識到自己的思緒,宮燕琪嚇得馬上打住,連眼睛也不敢再直視他。

萬一教他看出自己心中的想法,那就糟了。他只不過是因為可憐自己,才同意幫助她,她不該為了他一個善舉就貽d始存著幻想。

難道姊姊的前車之鑑,還不夠教她做為警惕嗎?

“在想什麼?”何宇倫打斷她的冥想。“準備好了沒?我們要進去了。”

“好了。”

“記住,進去以後,無論我說什麼、或做什麼,你都必須完全配合,知道嗎?”

“你不說我也會這麼做。”

“很好”

說著他伸手按下門鈴。

宮燕琪開始抓緊他的手臂,將身子傾向他,何宇倫低頭對她微笑,那笑容使得她不由自主地也露出一抹笑容。

不久大門被打開,裡面走出了一位身穿深藍色西服的男人,他在看見宮燕琪時,表情一變,身子一僵,口氣很是不好地劈頭便吼:“你又來幹什麼?兒子不是你的,你以為找個打手來,我就會把兒子交給你嗎?”

“小偉在哪?”

她不理會他的吼叫,只管小偉有沒有受到傷害。

“他在屋裡。”

男人想也沒想便回答,然後像是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他一個退後就想將大門關上。

但何宇倫快他一步擋住大門,宮燕琪趁此時機奔向屋裡。

孫國隆想轉身追上,卻被何宇倫按住了肩膀,氣憤的孫國隆靶過頭髮,惱道:“我承認當初不該拋下她們母子,遠走他鄉,我恨後悔,但是我再怎麼不對,他還是我的兒子,先生,不管你是誰,請你不要插手管這件事!”

“我不知道這件事跟我兒子小偉有什麼干係,你想要找回兒子,行!但請你先確定一下再行動,你這樣不分青紅皂白隨便帶走別人的孩子,這種行為簡直就是綁架。”何宇倫面色不改,繼續往下說:“除非你想要吃上官司,否則我勸你打消動我兒子的念頭。”

“你口口聲聲說他是你兒子,證據呢?”孫國隆甩開他的手,忿然道。

“證據?你是要結婚證書,還是小孩的出生證明?”何宇倫比他更冷靜。

為了奪回孩子,他是一丁點錯都不能犯,雖然他看得出來眼前這位男人似乎並未說謊,但是在這一謎團尚未清楚之前,何宇倫決定先把自己答應宮燕琪的事做好,至於孩子究竟是誰的,他自會找時間查出來。

一想到宮燕琪有可能是此人口中的那對母子,一陣刺人的嫉妒,也或許是憤怒,向他迎面襲來,但何宇倫硬是將它們壓抑下來。

“如果你能提出證明,那是再好不過了。”

孫國隆存心刁難,彷佛已看出他的偽裝似的。

“倘若我能拿出證明,你會死了這條心,不會再來糾纏我兒子吧?”他挑眉問。孫國隆熱烈地點頭。在她心裡早認定何宇倫絕對拿不出具體的證據來。

“沒錯,我會死心,但是,先生,這件事我是請人幫我調查得一清二楚,小偉是我兒子的事實,你們就是想賴也賴不掉。”

何宇倫心裡暗暗吃驚,但他的表情卻是再平靜不過,他以沉穩的口氣道:“很好,那麼我會把全部證據送到你面前。”

說著他點頭示意宮燕琪抱著孩子過來。

“等一下!小偉不能讓你們帶走!”

孫國隆伸手要捉住爆燕琪,但被她閃過。

“公平一點,先生,等到他真是你兒子,再來要人也不遲。但是我可以告訴你,他是我親自努力製造,也是我親手由醫生手中接過的孩子,這麼說你可懂?”

他說得是正經八百,有模有樣,那表情真像極了是一個驕傲的父親。

宮燕琪經他這麼一說,整張臉不由自主地脹紅,羞赧的紅暈使她更不像是個已經當媽媽的女人。

“我不信!徵信社的人不會出紕漏,他們告訴我——”

“原來只憑他們的片面之辭,你就貿然上門帶走我的孩子,看來我好象對你太客氣了。”

“這不是片面之辭,情聖徵信社的人連報告都寫得清清楚楚,小偉的確是我的孩子——”

“住口!他不是,他不是!”

宮燕琪猛地打斷他末說完的話。

“現在爭辯也沒用,燕琪,走吧!我會拿出他要的證據,屆時他自明白自錯誤。”

擁著她及孩子,何宇倫轉過身。

“我等著你!先生。”

孫國隆在後頭吼著。

因為一見面就對彼此不順眼,新以這兩人連自我介紹也給省了下來。

但事情還沒真正結束,他們三人都知道這一點。

※※※“你幹嘛對他那麼客氣?”

在車上,宮燕琪氣不過地問道。

“孩子是他的,是不是?”

他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反而肯定地開口。

宮燕琪張大了嘴,說不出話來。他看出來了,是嗎?她早該知道紙是包不住火的,小偉的臉蛋雖是一張尚未成熟的臉,但已經有那個負心漢的大約輪廓了。

“犯不著再瞞我,你這樣教我怎麼幫你?”

何宇倫不理會自己心頭上正在冒火,他只是就事論事地說。

“你——還肯幫我?”她吃驚地抬起頭,結巴道。

這麼說來孩子真是那個人的!何宇倫想著,火氣燃燒的更旺。

可惡!先前她說的全是謊話。

原來那個人不是死了——這時候他還真希望他死了呢!原來只是她在騙他,可惡!

“宇倫?”

她有些擔心地看了他一眼,這一看她差點忍不住衝動地想告訴他全部的真相。

他在責怪她,責怪她說謊,她知道他肯定是在怪罪她不該找上他。

“我會幫你,但我要知道全部,全部!你聽到了沒有?”

他知道自己這麼大的聲量,一定會嚇到她,但是他已經管不了這些。

見他如此氣憤,宮燕琪當下明白自己說什麼也不能把姊姊招供出來。

姐姐受夠了一切,她必須盡一切力量保護她。而有關那負心漢的任何事,都不能冒險讓她得知一、二。

所有的事她宮燕琪願意替姊姊扛下來。

“怎麼?你不打算說?”

“沒錯,小偉是他的孩子,但是那也是我辛苦懷胎十月生下來的,小偉該是我的。”

“這麼說來,是他拋棄了你們母子?”

他要揍扁他,那個混蛋!

“對,你笑我吧!我不在乎。”她吸吸鼻子,紅著眼睛說道,這時候她已無法把實話告訴他。“我不會笑你,錯的不是你,你應該早告訴我,那麼剛才找也好先替你揍他一頓。”“宇倫,你不會生氣嗎?”“氣什麼?”他假裝不知所以然地納悶道。“氣我將這種事瞞著你,氣我沒有說實話。”她說著,低下頭。“我明白你是怕我知道真相會不幫你,放心!我這人向來寬宏大量,就算生氣也氣不久。”他笑了笑,把自己剛才才對人家大吼大叫的事給忘了。希望到最後他還能對自己寬宏大量,宮燕琪企盼地想著。

“謝謝你!宇倫,我幾乎不認識你,可是你竟然對我這麼好,我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我——”

“停!別說一些肉麻話了,說好我是你第一個男性朋友了,我當然必須努力讓你對我這個朋友永生難忘,是不是?”他笑。宮燕琪點點頭,掉下眼淚來。是的,她這一輩子都會記住他這個好人。不管將來他會不會因為自己欺騙他,而不再當她的朋友,她都不會忘記他,忘記這個第一個讓她想永遠信任的男人。“怎麼說著說著就哭了?燕琪?是不是又在擔心小偉的事?”說不出心裡真正的感情,宮燕琪只是盈著淚,拚命地點頭。

控制不住對她的心疼,何宇倫伸長手臂,繞過她的頸後,繼而欖佳她的肩膀,輕輕擁著她靠近自己。

“別哭!我以為我那個婕凝妹妹已經夠愛哭了,沒想到你比她更會哭,孩子的事你不用擔心。快別哭了,你看孩子都快被你吵醒了。”

這一招比什麼都有效,只見她飛快地抹去淚水,抽泣聲也跟著停下來。

看了依然還在睡夢中的小偉一眼,宮燕琪明白自己上當時,她噗哧一聲笑了起來,然後斜睨了他一眼。

“原來你也會唬人啊!”

“不然怎麼教你停住淚水?”他笑得倒是頗為得意。

“對了,你說你妹妹也像我這麼愛哭?”她不禁好奇道。

“沒錯,很難得你會承認自己是個愛哭鬼。”他捉弄她。

她不是十分認真地瞪了他一眼,惹得他是例嘴笑得不能抑止。

“宇倫,他所說的徵信社,該怎麼解決?”宮燕琪突然想起此事。

“我會有辦法,你不要再操心這件事,目前最要緊的是把孩子看好,怎樣?要不要換個地方住?我想既然那混蛋已經知道你的住處,你要不要考慮找別的地方?”

“可是現在叫我上哪兒找房子?”她不想麻煩別人。

“我有個地方你可以考處。”地想他沒想地就說。

“是哪裡?”

“婕凝她家。”

“婕凝?婕凝?”

“怎麼?有什麼不對嗎?”

“婕凝是叫做江婕凝嗎?”

“你認識她?”

“你就是婕凝口中的那位何大哥?”

宮燕琪比他更詫異!

從前老是聽婕凝描述她的何大哥有多好,沒想到就是何宇倫!

天啊!這麼巧的事怎麼會發生在他們身上?

“你知道我?”

他很好奇婕凝是怎麼向別人提起他來著。

“婕凝常提起你,那時我就好羨慕她,有個大哥好疼她。”

“是嗎?”

這倒不是他所想要的答案了。

疼婕凝是一回事,而宮燕琪?這個教他心儀的女孩——

不,他可不準備拿她當個妹妹疼,等這件事情一過,他打算向她表明心意的。

“是的,當時我的確是這麼想,但現在——”

她不好意思地停住。

“現在怎樣?”

他升起一道希望看她。

宮燕琪只是羞怯地對他一笑,抬起頭在他臉頰上獻上一吻,按著像是訝異自己的行為似的,紅著臉,徑自打開車門,抱著小偉踏出車外。

好半晌,何宇倫才從恍惚中回過神,這一回神他馬上探出車窗外對著已走遠的她呼喊。

“對於搬家的事?你怎麼決定?”

“等下次見面時,再告訴你。”

朝他揮揮小手,她笑著離去。

目送她一直到她安全地走進家門,何宇倫才一臉憨笑著伸手撫過自己的臉頰。

終於!終於有所收穫了,真好!

一面愉悅的微笑,何宇倫一面將車子駛向馬路,朝著情聖徵信社的所在地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