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突如其來的攻擊,使得範霈廷猝不及防地被來人一拳揍倒在地上,但一回神,他立即躍起身子,伸手擦掉嘴角上的血跡。

倘若他不是一個講求和平的人,他這會兒會一拳迴向膽敢偷襲他的人。

但在好幾年前他就對院長媽媽發誓,這一輩子除非事不得已,否則他不會再對別人拳頭相向。

所以今天這位陌生人,算是他上輩子燒好香,才會碰上他這個不會輕易違背承諾的人。

範霈廷心裡這麼想著,一面抬起頭看是何許人這麼不分青紅皂白動手就打人。

這一看,教他詫異地睜大雙眼!仔細地打量著對方,是他嗎?範霈廷實在不敢肯定。

畢竟,那張臉孔對他來說,也已經有十七年的“歷史”,但是,這個人連揍他的方式也和十七年前差不了多少,真的是他嗎?

是那個曾經和他一起在院長媽媽面前發誓,這輩子不再和人打架的王宇倫嗎?

不只是範霈廷的打量眼光,同宇倫這會兒只想用力一拳揍得他上西天。

沒想到尋尋覓覓這麼多年,竟然會讓他在這裡找到他!

這口氣他不替婕凝討回來絕不甘休!婕凝為他牽腸掛肚,思思念唸了這麼久,而他竟然就在這裡!就在離婕凝家幾百公尺的這條街上!

虧他這裡還是什麼徵信社,結果他竟消失了這麼久,一想到他有可能根本早已忘記十七年前跟婕凝、還有他的約定,何宇倫發癢的拳頭更是忍不住,極想再狠狠地、用力地揍他一頓。

“是你嗎?阿倫?”

範濡廷謎起眼睛,就怕自己認錯人。

“沒錯!正是我,何宇倫。我等你出現已經整整等了十七年,而你,老兄弟,你可真會躲!”

何宇倫一個揮拳,又是正中範霈廷的下顎,不過很顯然力道已經減經了不少。

“我沒躲,我一直都在這裡,反而是你到底有沒有長腦袋?就算小婕年紀小記不得,你這位王大哥也該有頭瑙吧?情聖徵信社,情聖這兩個字難道沒讓你想起什麼?”

範濡廷有些火大地提高聲量。

“我現在是何宇倫。還有你說情聖是什麼意思?你不會是在告訴我,你風流到已經可以稱得上是情聖了?”

何宇倫愈往下說,口氣就愈是不好。

他竟然違背承諾!如果真是如此,他何宇倫第一個不饒他!

範霈廷訝異地看向他,不明白自己幾時這麼說了,不過,由此可見阿倫已經明顯地把小婕為他取下的代號忘記了。

這便足以解釋為什麼徵信社開了這麼久,他和小婕沒有找上門的原因。

原來情聖這代號已教他們給忘記了,難怪他會等了這麼久!

範霈廷忍不住深嘆了一口氣!難道這麼多年來一直都只有他一個人在牢記兒時承諾?

這樣的答案真教他感到由衷的無奈,遂地,他又多嘆了口氣。

而他的無聲嘆息,卻讓何宇倫直接往壤的一面想,他認定這小子已經默認了。

“你默認了是不?可惡,我要為小婕痛打你一頓!”

說著何宇倫已開始對著他飽以老拳,而這次他不再手下留情,非要打得他遍體鱗傷,他才甘心。

俐落閃過他揮過來的拳頭,範霈廷揮手攔住他下一拳的攻擊。

“阿倫,冷靜下來,聽我說!”

“聽你說?十七年前你跟我說的還不夠嗎?你說要我先替你照顧小婕,你會回來接她,結果呢?跟你約定的我做到了,你呢?阿廷,你的承諾呢?一直到小婕十三歲那一年,你都沒有回來過,如果你沒有心要遵守諾言,就不該輕易許下它。”

一陣咆哮,他又是一拳擊向範濡廷。

“喂!這位先生,你怎麼打人啊?”

高佐智突然從外面跑進來,從後面整個抱住何宇倫。

“佐智,我認識他。”

範霈廷搖搖頭,一面要高佐智放開何宇倫。

“你認識他就可以讓他打不還手啊?濡廷,你有沒有問題啊!”

高佐智自然是看不下去。

“他是那個和我一起發過誓,這輩子不會再動手打架的朋友。”

範霈廷認為這句話便足以讓高佐智明白自己為何不想動手。

“那麼我很遺憾這個人不能和你一樣,遵守自己說過的話。”

高住智不以為然地瞭了身旁的何宇倫一眼。

何宇倫則是忿怒地瞪視了他一眼。

“小子,這裡沒你的事!”

“我就喜歡打抱不平!”

“佐智,別鬧了!我和他之間有點誤會,你可否先去幫我們泡壺茶,我想和他好好談談。”

範霈廷可不想看他們為他打起來。

高佐智於是一面嘀咕著他又不是小弟,還得為客人泡茶,一面住裡頭走。

“我和你還有什麼好談的?除了你該給我一個交代之外,我和你已怪不算是朋友了!”

何宇倫冷哼。

“我不明白你在生什麼氣,今天該生氣的人是我,要不是我一同迫守自己說過的話,這一刻我會狠狠揍你。”

“你不用這麼客氣,盡避來吧!我也正想海K你一頓呢!”

何宇倫擺好架勢,等著他老兄亮招。

範霈廷搖搖頭。

“我不會再打架,我既然說過的話,就不會違背。”

何宇倫仰頭大笑,如果不是揍打一個不會還手的人有傷他的人格,他早就一拳不客氣地揮向他這個說謊也不打草稿的人了。

什麼既然說過的話,就不會違背!那小婕的事他怎麼說?

“說得這麼冠冕堂皇,你這人倒是一點也不害躁,你對小婕怎麼交代?”他口氣咄咄逼人。

“我一直在等地,這些年來也一直沒放棄找尋她的下落,甚至連開這間徵信社也是為了她,可是她就是沒出現,就連你也沒找上門來,你說,這是誰的錯?當初和你約定時,不也要你記住我和小婕兩人的代號,可是你卻把它們給忘記了,你說,該揍人的一方是誰?”

說到這兒,範霈廷也忍不住火氣直冒。

若說小婕年紀小忘記還情有可原,但他阿倫當時也該算是人孩子一個了,竟然還能出清b這種錯誤!

想來真教他暗自後悔,當初不該什麼事都委託阿倫這個不可靠的傢伙。

“等一下!你說誰把你和小婕之間的代號忘記了?你的代號不就是晴天,小婕為丫丫,是誰忘記了?”何宇倫才想K他呢!

“我真的忍不住想揍你,阿倫,我的代號是情聖,不是你說的什麼晴天。”

“情聖?你記錯了,是晴天。”何宇倫反駁。

“是情聖錯不了!我親耳聽小婕告訴我的,你還想跟我爭辯是誰記性不好?”

“很抱歉,晴天也是小婕一個字一個字告訴我的,她當時甚至告訴我,因為她喜歡太陽,所以管你叫晴天。在她現在的皮包裡,還放著當時她說我寫下的晴天與丫丫四個大字呢!我說的不會錯。”

範霈廷看著他好一會兒,直想弄清楚何宇倫的話是否屬實。

雖然距離上一次見面的時間已有十七年之久,但在範霈廷心裡,他知道阿倫這個人,從孩童時代起,就不會為什麼事撒謊。

按著他像是恍然大悟地爆出大笑聲,使得在一旁的何宇倫挑高眉,莫名其妙地睨著他。

多年不見,這傢伙的笑聲還是和從前一樣,這麼嚇人。想到此,一股濃濃的感情湧向何宇倫的心頭。

多久了?有多久的時間一直掛記他?沒想到一見到舊時好友,他竟然有些感動!

“我知道了,阿倫,我完全弄明白了!”

範霈廷突然抱住他,因為他和阿倫一樣有重逢的感受。

“少肉麻,快放開我!你這個人有沒有毛病?我是男人。”

為了掩飾心中的激動,何宇倫不禁大吼。

“的確,我們都是男人了。”範霈廷一味地微笑。

也只有這兩個男人會這樣不要臉地互相擁抱了!斑佐智在一旁不能苟同地思忖著,都是幾十歲的大男人了,竟然會像兩個大男孩一樣,一下子對彼此拳腳相向,一下子又感動地互相擁抱!

就算是十幾年沒見過面的老朋友,也犯不著如此誇張吧?

在一旁目睹的他可要愈看愈想嘔吐個上百次了!

“別扯了,你說你完全弄明白了什麼?”

何宇倫對此比較感興趣。

“看來當時一定是我在小婕哭泣的聲音中,聽錯了她的意思,難怪我開了這麼久的徵信社,你和她一直沒找到這兒來。”

現在想起真是教他哭笑不得。

畢竟當初聽錯的人,可是他自己,要怪還得怪自己耳背呢!範霈廷忍不住嘴角掀起一抹苦笑。

聞言,何宇倫也是一陣大笑。搞了半天,事情原來就是這麼一回事,十七年來的尋尋覓覓竟成了一場笑話!

倘若今天自己不是為了宮燕琪一事前來,也許這件事情一輩子都沒有著落,一輩子都是膠著狀態,想到這兒,何宇倫禁不住對命運有了另外不同的看法。

“別笑了,告訴我你現在還和小婕聯繫嗎?”

範濡廷滿懷期待地開口,他迫切地想知道小婕究竟是不是就是江婕凝。

老天保佑!希望事情真幹如此,一思及此,範霈廷忍不住暗暗惱怒高佐智,前些天才說萬一貨真價實的小婕找上門來,他該怎麼向人家交代——

沒想到才隔了兩天,阿倫竟真的找上門來,現在真的教人大傷腦筋了。

萬一小婕不是江婕凝……

而她又是尋尋覓覓地痴守自己十七年前給她的承諾:這下範霈廷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一個萬一發生,他肯定自己絕對處理不了。

何宇倫研究著範霈廷擔憂的神情,像是看出他的心事似的,他說:“你有女朋友了?”

“也不是,阿倫,小婕是——”

“小婕是不是江婕凝,目前在房屋中介公司上班?”高佐智走上前插口道。

不能說何宇倫完全不吃驚,在聽到江婕凝的名字時,他甚至想裝作若無其事的表情都很難,但他還是努力讓自己對江婕凝這個名字無動於衷。

這麼做的原因自然是,他有很重要的事要請小廷幫忙,手中握有對自己有利的事物,相信小廷不會拒絕他的要求,何宇倫在心裡直盤算著如意算盤。

“阿倫?”範霈廷有點惱怒自己竟看不出他的表情。

“你是說江婕凝?”

高佐智率先點頭,好似這事他特別重視,納悶地看了他一眼,何宇倫又說:“這個女孩目前是你的女朋友?”

不想否認,範濡廷庭起眉峰,點了點頭。這傢伙究竟在玩什麼把或,他一點也不清楚。

先前說他是個誠實的人,這句話他決定現在收回,什麼誠實!這會兒他是老奸巨猾得可以。

“這可不好,小廷,你打算對小婕怎麼交代法?”何宇倫故意正經八百的口氣。

倒真教範霈廷氣得牙癢癢的,這傢伙當真認定他不會動手打人,是不?

“說出你到底怎麼打算吧?”

“打算?”何宇倫有模有樣地挑挑眉毛。

“別再裝蒜了,阿倫,我有將近十年的時間和你在一起,你肚子裡蛔蟲是什麼顏色的,我多半都看得出來,說吧!你怎樣才肯老實招供?”

範霈廷相當肯定自己的猜測沒有錯,阿倫今天絕對有求於他。

否則平常要看他施以小人招式,還不多見呢!

何宇倫見他這般瞭解自己,對他倒是開始由衷地打從心底感到佩服。

雖然何宇倫並不覺得自己十分難以瞭解,只是一個和自己睽別了十七年的人,竟然還能如此經易看穿他,就這一點便足以教他對於這個新的阿廷另眼相看。

不簡單!尤其是他那足以和自己媲美的長相更是教人直嘆息。

本來嘛!既然有他這麼一位超級大帥哥存在世間,為何又要塑造出另一個可以和他媲美的對手呢!對於此,何宇倫也只能感到無可奈何。

“好吧!既然你這麼瞭解我,那麼我直接挑明瞭講,我要你幫我一個忙,當作是我替你照顧小婕這些年來的報答,如何?”

“什麼樣的忙?”

“這件事說來話長……”

何宇倫於是乎將孫國隆的事約略說了一遍,並將他的打算說了出來。

“你是說要我們幫你說謊?”範霈廷盯著他說。

“沒錯,像那種男人你們還幫他搜查證據,就太說不過去了。”

何宇倫說著,伸長手拖了把椅子過來坐下。講了好半天,他才發現自己竟然是站著說話的,也難怪現在他的兩隻腳都站酸了。

“這種忙我恐怕——”範霈廷搖搖頭。

“喂!你難道都一直昧著良心做事?像那種始亂終棄的男人,你也要因為幾塊錢就幫他做事?”

何宇行氣不過地又重新站起來,而後又坐下。

“阿倫,這是原則,既然已經答應對方,我自然必須去完成人家的委託。”

他這個人就是死守承諾。

“去你的原則!我這個忙你幫不幫都行,但是像你這種不知變通的人,我是不會把小婕交給你的!”

“阿倫,你確定是那個人拋棄他們,現在又回來要孩子?”

範霈廷還是必須確定一下。

“這種事你去查了,不就一清二楚?何必問我!一句話,幫或是不幫?”

沒有再多考慮,範霈廷總算領首答應幫這個忙。就像阿倫說的,昧著良心做這種事,他心裡也不好過。

更何況那種負心漢,是該讓他受點教訓。

“一言為定,阿廷,我等你的好消息!”

何宇倫笑著拍拍他。

後者回給他一個沒問題的笑容,說道:“至於我的答案呢?江婕凝是不是——”

“啊!我忽然想起我另外有事,必須先走一步!”

何宇倫說著,身子已急急站起來,一眨眼人已往外走。

待範霈廷從驚詫中回過神,他老兄已經消失在大門口的轉角處。

眼看著他急忙離去,然後迅速消失,範霈廷目瞪口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會被一個已經十七年不見的朋友擺了一道!

他,阿倫,輕鬆地得到他想要的,而他範霈廷竟然連問題都未獲得解答,就這樣樣被人耍了!

這情形教他如何不生氣!不,他氣得都想破例宰人了,而那個人是他,阿倫!

“該死,我要宰了他!”他忿然道。

折騰了大半天,沒想到什麼收穫也沒有,一想到此,範霈廷心中更是冒火。

到底江婕凝是不是小婕,這會兒又成了一個疑問。

在一旁的高佐智只是無奈地又是搖頭又是直嘆大氣。

原來大當家也會有拿別人沒辦法的一天啊!這對高佐智而言,可是天大的消息,當然,這消息他只能藏在心裡,不敢當著大當家的面前說出來。

他深信自己如果一說出來,肯定是不要命了,想到這兒,高佐智情願打消這個念頭。

※※※相信那傢伙現在一定是氣壞了,這麼一想,何宇倫這會兒笑得更是開心,由他那例嘴而笑的表情看來,便足以證明這一點。

說來事情可真是巧合得令人意想不到!本來他是為了宮燕琪才找上情聖徵信社,打算針對孫國隆一事做個瞭解。

萬萬沒想到的是,在那兒竟然會教他碰上阿廷,那個婕凝一直執意要找到的人。

所以說,任何一件事在冥冥之中一定有它自己的安排,有時想強求,也不一定強求得來。

不過,有一件事倒教何宇倫感到非常納悶了!看阿廷如此迫切想知道婕凝是不是小婕的情形看來,肯定這兩人是真的在交往階段……想到婕凝連這事也瞞著他,他心中有股悶氣發不出來——但是為何至今還不清楚對方,便是彼此等候已久的人?

這點實在教人想不通。何宇倫一面開著車,一面蹙起眉頭認真思索了好一會兒,突然間他恍然大悟地微笑起來。

也許整件事情依然得歸咎於情聖這個代號上,再加上婕凝在這十七年之間實在有非常大的改變,要認出她便是當年那個動不動就哭得唏哩嘩啦的小女孩,恐怕也很困難,更甭提婕凝對阿廷的長相根本已經完全沒印象。

於是可想而知,這兩個人如果沒有他這個中間人在,有可能他們一輩子也認不出彼此來。

愈想愈覺得這個可能性頗大,何宇倫笑得更加貽d心,直露出潔白的牙齒來。

也許,他這個中間人什麼都不要說,先讓他們倆再交往一陣子,等到他們都愛上彼此,再說也不遲。

說不定等到他們結婚五週年,或者十週年、二十週年再宣佈這件秘密,對他們兩人而言會是更值得慶祝歡呼的事呢!

想著想著,何宇倫心裡便有了主意,而這使得他掉轉車頭,直接往江婕凝家的方向開去。

※※※這一方面,江婕凝正睜著大大的眼睛,聽著電話彼端翁美玲的表妹宮燕琪所說的驚人消息:她說何大哥認識她?認識宮燕琪?

且她還為了使何大哥幫助她,而讓何大哥誤以為她是個未婚媽媽,也就是小偉的媽媽?

這……

“燕琪,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要她為了這種事對何大哥說謊,江婕凝覺得自己做不到。

何大哥對她好得不得了,她沒有回報他已經很說不過去了,現在還得在他面前說謊騙他?

不,這點她做不到。

“婕凝,我知道你不能欺騙他,我也不是要你騙他,只是就我住進你家的這一段日子,你可不可以不要把我的事告訴他?只是這樣而已。”

“燕琪,直接告訴他真相不是很好?我相信何大哥一定會更樂意幫你,我知道你是他第一個想追求的人,如果你不是未婚媽媽,他會更高興。”

江婕凝堅信這一點,她和何大哥的交情也不是隻有一、兩天。

宮燕琪在彼端沉默了下來。也許是為了江婕凝直截了當說何宇倫想追求她而臉紅得說不出話來吧!

“燕琪?”江婕凝得不到回答,遂地又問。

“我不能冒險,婕凝,尤其是這個時候,我更不能拿姊姊和小偉的將來做賭注,姊姊需要小偉,要是我在她好不容易肯放鬆心情前去度假的時候,讓小偉被人搶走,我一輩子都不能原諒自己。”

電話彼端傳來宮燕琪顯然很激動的聲音。

“燕琪……”

她這下真不知該說些什麼了。

沒錯!從翁美玲口中得知宮燕雪的確是好不容易才重新站起來。

萬一再失去小偉,失去心中唯一的依靠……的確,後果是不堪設想,能不發生自然是最好的了。

“婕凝,我會告訴他,真的,一等事情整個結束,姊姊度假回來時,我會告訴他,屆時他要不要生我的氣,要不要我這個欺騙他的朋友,都由他決定。我只是希望這時候你能保守這個秘密,不要拆穿它,好不好?”

宮燕琪的口氣是央求的。

江婕凝頓時明白自己是無法拒絕宮燕琪的要求,別說她的處境令人同情,她還是翁美玲——她的朋友的表妹呢!

因此,這會兒她只有在心裡對何宇倫說聲對不起了。

“婕凝?”宮燕琪在電話那頭著急著。

“我答應你,我什麼話也不說,但是事情一結束,你一定得告訴他,而且在他生氣時,你也一定要心平氣和,不能跟他嘔氣。燕琪,你不知道何大哥是多麼好的一個人,你千萬別傻到放棄他!”

她就擔心這一點。

“我知道他是好人,從這幾次的見面,我知道何宇倫是個值得信任的男人。婕凝,我和小偉去打擾,真的可以嗎?其實找也可以去表姊那兒,只是舅媽的嘴巴藏不住任何秘密,我怕——”

“沒關係,你盡避住進來,我和我爸爸都很歡迎你。”江婕凝笑著說。

宮燕琪又說了聲謝謝,兩人才掛上電話,這時一直坐在沙發上的江世彬開口道:“婕凝,這樣不好吧?對宇倫總是說不過去。”

“爸,我也知道騙何大哥不好,但是同樣是女孩子,我不幫她誰幫她?就像爸爸你也一樣啊,還不是不知道事情的原委時,就已經站在何大哥那一邊了。”她噘起嘴,不平地直抱怨。

“我不是在替誰說話,只是說謊的一方就是不對。”

江世彬搖著頭,就是不能認同女兒的說詞。

“爸爸,那是你不知道宮燕琪的苦衷,有空我一定全部告訴你。”

“你這孩子也不知道要到哪一天才是所謂的有空。”

江世彬可說是已經相當瞭解她。

“爸爸,你怎麼這麼說,我恨忙耶!”

“哦?那麼可以請問小姐你每天都在忙些什麼嗎?”

何宇倫在這時候跨進屋子。

江婕凝當下嚇得差點整個身子跳了起來,還好她夠冷靜,及時掩飾過去。

“何大哥,你什麼時候來的?”

她就怕先前的對話已教他全聽進耳裡。

遂地她把整個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他臉上,想看出他是否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而她這樣密切的眼神直落在自己身上,何宇倫可是非常之納悶了。

“這樣看著我做什麼?我才走進來不到三秒鐘,絕對聽不到你們父女之間的神秘對話,放心!”

他笑了笑,在江世彬的招呼下,往沙發上一坐。

“別說笑了!何大哥,我們才沒有什麼神秘對話怕你知道,我說的對不對?爸爸?”

“是,你說的是。”

江世彬無可奈何地替女兒圓起謊來。

何宇倫對於他們父女之間的交換眼神不感半點興趣,心裡認定這是人家父女間的秘密,他就算和他們交情再好,也不便過問。

“江爸爸,今天我是特地過來麻煩您一件事,不知道您是否方便?”

來了!江婕凝警告地看了江世彬一眼,裡頭包含著請求的意味。

江世彬扯扯嘴角,算是接收到女兒的暗示,然後他放下手中的雜誌說道:“說吧!有什麼事?”

何宇倫於是將想讓宮燕琪母子住進來的事一五一十地說出來。

這時江婕凝突然大叫,而且像是非常訝異地看向何大哥,在一旁的江世彬不禁忍不住想誇女兒的演技真不是蓋的。

“何大哥,你是說宮燕琪?”

“就是她,宮燕琪,她說她認識你,沒錯吧?”

“嗯!我是認識她,可是你怎麼也知道她?還有那個寡婦……是燕琪嗎?”

她迷惑的聲調聽在耳裡還真頗有那種味道。

她自己都要忍不住佩服起自己高超的演技了。

“你是說你不知道她有一個小孩?”

何宇倫倒是對此很迷惑。

“我認識她是在最近幾個月,她對自己的私生活一向保密得很。”她說。

心想這樣將來何大哥怪罪下來,她便有理由躲過一劫了。

瞧她不只有高超的演技,還有高等的智商呢!她忍不住得意洋洋地想著。

“那好,我希望你不要為了這件事生她的氣。”

何宇倫說完,江世彬在他背後又是無聲嘆息,又是搖頭。

江婕凝立刻又不著痕跡她警告父親一眼,後者聳聳肩拿起桌上的雜誌。

“怎麼了?江爸爸,你反對我自作主張將人帶來,是不?如果你不同意,我自然是——”

“宇倫,別急,我是巴不得有更多人住進來呢!怎麼會反對?沒這理由嘛!是不是?”

薑還是老的辣,江世彬的表情是自然得很。

“何大哥,別管我爸了,盡避把宮燕琪帶來,我才不會為了那麼一點小事生氣,朋友感情是最重要的。”

她是刻意說給何大哥聽的。

何宇倫的反應是笑了笑,伸手又是捏了她一把,氣得她是猛對他翻白眼。

他反而不引以為意地笑得更大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