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2)

就在他們走到門邊時,房間裡突然響起手機震動聲,兩人身子再度一僵,他舉起了槍戒備著,迅速看向她——是她的手機嗎?

她搖了搖頭指向倒在窗前男子。

他蹲低身子靠過去,從男子胸前的口袋掏出一隻iPhone,他沒有按下接聽,盯著螢幕好一會兒,然後走動了一下,隨即露出笑容。“太好了!”

“怎麼了?”

“你看!”他立刻將那個iPhone拿給她看。“這些人是透過這個定位顯示來確定同伴的分散位置,瞧,這兩個點就是這兩人的,我動了這個紅點也跟著動,所以表示這是這個房間的位置。”

“咦,真的耶,這表示說我們可以透過這個來掌控他們的動向。”她眼睛亮了起來,終於出現希望了。

“他們大概有七八個人……”元皓站在門口小心探出頭查看,原先很氣泰姬瑪哈飯店的迴廊設計,讓每個樓層都可以一目瞭然,如今卻很感謝,因為現在就可以知道有沒有人在上面盯著。

從螢幕上顯示情況,這一層樓似乎已沒人,就算有……也死了,至於其他樓層……

他要寰琳先待在原地別動,這邊靠門可以接觸新鮮空氣,暫時無虞,他先出去查探更清楚的情況。

走出去後矮身緊靠著廊道走,在看到門戶洞開的房間時停下來,傾聽一下,然後一口氣衝過去,直到樓梯處。

泰姬瑪哈飯店樓梯設計最特別的地方就如同廊道一樣,可上下一目瞭然,三樓的地方有人持槍守著,而飯店的大廳幾個出入口的地方全都有人持槍看守,出去不了,估算了一下掌中螢幕的光點分佈樓層後,立刻將iPhone關機,他轉身回到原來的房間。

“走!苞我來。”

“到哪?”

“先到我房間避一避了。”其實他的房間就只隔她的幾間而已,現在維持在原處是最好的打算,不然就只有直接碰槍口的份了。

“好!”

抱著沉重的行李快速地跟著他走到他的房間,發現他的房門完好,尚沒有被人踹開的情形,兩人都大鬆一口氣,他立刻拿卡感應開門,先讓她進去後,確定沒人注意到他們的動向後便趕緊將門關上,並且合力將房間裡可搬動的傢俱全都推向門堵住。

這樣做或許徒勞無功,但至少讓人無法一下就能闖進房間裡,即使要進來,恐怕得使用火箭筒才有可能,再加上他們現在手中有槍,若真有人再闖進來,勉強還能對付一下,可這樣最大的冒險是他們想要逃出去也不容易了,一旦飯店火燒嚴重,他們只能困死在此。

做完防護工程後,寰琳便再也支撐不住的癱軟在地,他嚇一跳,趕緊攙扶住她,發現她全身都在震顫著。

“怎麼了?”

她對他苦笑道:“我全身力氣好像都沒了,而且感覺……好冷。”

他知道這是驚嚇過度以及情緒起伏太過強烈所造成的後遺症,他扶著她至床上靠坐著,用被子包裹住她。

他不得不注意到她的身體顫抖得愈來愈厲害。“還是很冷嗎?”

“……嗯!……我無法停下來……”身體像是自有主見似的,無法停止發抖,許是暫時處在安全的環境裡使整個人忍不住鬆懈下來,就像一條被拉得過緊的橡皮筋後被放鬆,原先一直被逼著要冷靜的心緒完全崩潰,方才一直不願去多想的事全都突然湧現。“我一直想起剛剛發生的事……”她牙打著顫說道,她忘不了早先從鏡中看到的那一幕,看到那個恐怖份子就站在浴室門口……,差一點就、就……

“別去想,冷靜下來。”他抓握住她的手腕測量,發現她的脈搏跳動地極為快速不穩定,他眉頭皺起。

“我沒辦法……,我們差點就死了、就要死了……”她哭出聲來。

他柔聲說道:“都過去了,別想……”

“你走後沒多久,那個人的iPhone也響起,我怕他那台會將我們的位置暴露,所以我又走了回去,然後我就看到——”說到這,她牙齒開始上下打顫起來。

她一定是看到了那個人殘破不全的屍體,強忍下胃中的翻湧。“他是咎由自取,怪不得人。”他咬牙切齒地說道。“別想了!”

“我也不想,可就是會……”好難過呀!從小到大何曾遇過這樣的事?與死亡就只有一線之隔。

她再繼續抖下去,有可能會引發痙攣、抽筋,到時她會更痛苦的,面對這因心理情緒所引發的生理反應,現在唯一能做的——

“血……好多的血,我們都踩到了……”她已經開始歇斯底里,語無倫次了。

他猛地低下頭封住她的唇,並用手牢牢地固定住她的臉龐,讓她無法掙開,阻止她再繼續說下去。

一定要儘快地轉移她的注意力,不能讓她一直困在那個畫面裡,只是——當碰到她的唇後十秒,竟不知不覺忘了原有的初衷,被她那柔軟豐潤的唇給吸引住,無法自抑的一再品嚐吸吮,忍不住伸舌在她唇側輕舌忝摩梭,渾然不覺懷中之人已停止顫抖,整個人嚇到……忘了呼吸。

一切都來得太突然,還來不及反應,這突然其來的吻令她體內的空氣為之一空,腦袋一片空白,好不容易他的唇離開了,憑本能吸進一口氣後,唇又再度被他覆住了……,就這樣反覆來了幾回,漸漸地,她的心神全都放在這個吻上,整個呼吸盈滿了屬於他的氣息,讓她忘我,一股夾著的渴求升起,令她不自覺地開始回應。

她的回吻就像劑強心針,和她的舌糾纏片刻後便離開她的唇,他開始擴大親吻的範圍,細細密密遍佈她的臉頰,當來到她的耳垂時,更是毫不猶豫地含住吸吮,手在她嬌軀上游移著,火熱的氣息在他們之間節節升高。

他的手從她上衣下襬鑽入,當他的手一觸及到她的嬌軀,她如觸電般重震了一下,她身體肌膚對外人的碰觸向來異常敏感,稍一碰觸便會令她覺得癢,會發笑躲開,所以不愛人觸模她,但他的觸碰卻帶給她另一種感受,他的指尖像是會釋放電流一般,短暫麻癢後,便帶來火熱的微刺痛感,接著那份刺痛會化成小電流在她體內四處流動,讓她又怕又好奇,想知道這些“陌生電流”會對她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可當她領略到時,她整個人也像火般燃燒起來,體內的空虛擴張到極點,她要他!她想要他!

他們吻得愈來愈忘情,倏地,外頭又響起了數聲槍響,朱元皓全身一僵,如大夢初醒般的清醒過來,天!他是怎麼了?

他本意原是要轉移她的注意力,怎麼會變成他淪陷?!他低下頭望著那仍尚未恢復理智的寰琳,此刻的她面色酡紅,嘴唇被他吻得又紅又腫又亮,望著他的眸子盈亮溼潤,胸口正大力起伏著,看到她這個模樣,他幾乎把持不住又想再低下頭啜飲她的芬芳。

所以被轉移了注意力的人原來不是隻有她,還有他呀……

也許他想幫的不是隻有她,還有他自己,因為他根本也不願意再回想起方才所發生的事,尤其是——

“我……開槍殺死人了。”他看著被扔在地上的槍支輕聲說道。

他的話如冷水般將她兜頭潑醒,她愣愣地看著他,在意會他的話語及望見他眸底的痛苦及恐慌……

毫不遲疑地她伸手將他攬進懷中,讓他的頭顱緊貼她的胸口,一如他之前保護住她時的情況。“是你救了我們兩個人的命,謝謝你。”

他抬起頭,與她四目相對。“……不!你也救了我。”在那電光火石間,若沒有她的及時拉扯關門躲避,只怕他也會直接受到手榴彈爆炸威力波及。

這種無妄之災不是他們想面對的,這場生存之戰更不是他們主動挑起,他們只是為了自保才做出反擊。

輩同經歷過一場生死攸關的危機,現在他們是這個世界上最瞭解彼此此刻心境的人,今夜所經歷的事,讓他們對彼此產生了前所未有的信任與依賴感。

在互相凝視的眼神中,他們清楚地看到彼此的恐懼與脆弱,更有著想抓住啊木求生存的強烈渴求。

他忍不住癌首再度吻上她,她則毫不猶豫地回應著。

此刻他們尚未完全月兌離險境,只是暫時棲身在這個臨時建構出的堡壘裡,可突然間這一切變得不重要,陌生又強烈的情感風暴瞬間襲捲了他們。

那些發動攻擊的恐怖份子、以及救人無力的印度軍警,已經被拋在腦後,唯有抱緊、親吻、觸模彼此,感受真實活著的溫暖才是唯一重要的事,彼此潛意識中,或許已帶著某種絕望——如果真會死,能死在彼此的懷中才會不留遺憾。

他們撕扯彼此的衣物,胡亂地在彼此臉上印著親吻,或許曾經閃過放慢速度的念頭,但隨即讓強烈的慾火給吞噬,一心急切地想要融進彼此身體裡,當他們赤果緊貼,所有道德束縛更是全然潰堤。

他近乎野蠻狂亂地擠進她的身體裡,陌生的被侵入及磨擦產生的疼痛,令她忍不住痛呼出聲,可她卻沒有退縮,反而更緊緊地抱住他、貼近他。

這樣的痛跟死亡比起來算什麼?!她的身體因為劇烈的渴求而顫抖著,她想要與他有更深刻的連結,這世上獨一無二的連結,讓她不再覺得孤單、恐懼。

唉一進入她的體內,他所有的理智轟然崩毀,胸口像有把火焰在燃燒,讓他完全喘不過氣來,整個人有如失去煞車功能的火車,只能不斷地向前駛,直到完全釋放的那一刻。

在他毫不停止的撞擊中,前所未有的異樣感受深深地攫住了她,她四肢緊緊纏繞著他,用她全身去感受他,當那如火山般的熔岩充滿浸裹著她的核心時,她全身不禁一僵,感覺整個身軀碎裂成千萬片般散落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