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1)

“之前就想問你件事。”

“什麼事?”

“為什麼在聽到我的英文名字時,你的反應很奇怪。”

“因為我有不祥的預感。”

“啥?”

“……因為你叫Jack,我叫Rose。”

“所以?”

“你沒有看過鐵達尼號?”

“……youjump?Ijump?”

“對!你不覺得這兩個名字遇到時沒好事?所以我絕對不會叫你的英文名字。”

“那咱們的中文名字應該就很好了。”

“哦?怎麼說?”

“我姓朱,你姓楊。”

“所以?”

“只要我們在一起,就能達到豬羊變色效果,將危機化為轉機,瞧!我們不是很順利平安離開了?你說我講的有沒有道理?”

“……”

所有認識楊寰琳的人都感覺得到,從印度歸來的她有如月兌胎換骨一般,完全變了個人似的。

“我以為你從印度回來後會瘦了一圈,怎麼皮膚看起來更好?”好友于思儀納悶地模模她水靈的肌膚。

寰琳笑眯眯地。“當然是有經過‘特殊’保養呀。”她一邊說一邊將在印度購買的“伴手禮”分給好友們。

“什麼樣的特殊保養?”趙嬋娟好奇地問道。

“待會兒再跟你們說,先讓我把東西發完,來!這是印度最道地的咖哩,應該會很辣,但是我相信以你的手藝是可以克服這個問題。”她將數包不同品牌的咖哩粉及香料包交給趙嬋娟,嬋娟可是美食的愛好者,手藝又好,送吃的給她就沒錯。

“思儀,我知道你剛搬新家,所以選了幾個非常好看的雕飾品以及刺繡壁畫給你做裝飾。”

“呃!謝謝。”

“昀心,這是我覺得會非常適合你氣質的手工羊毛披肩、紗麗還有珠飾,你穿去上課一定會讓學生迷死你。”她將一袋包好的衣物及飾品交給盧昀心,穿著向來以民族風為主的昀心,再搭上這些精緻配飾會更具有異國情調。

在旁聽到此話的黃嘉薇忍不住嗤笑了一聲。“拜託,她都已經釣到一個學生當老公了,你還要她迷死多少學生呀?不怕她老公找你算帳。”

“不怕,我覺得她老公會感謝我。”

“怎麼說?”眾人好奇地看向寰琳。

“若是昀心肯在睡前換上我幫她買的紗麗,充滿異國風情的她,應該會讓她老公很high。”寰琳一說完,立刻慘遭昀心粉拳對待。

“你在胡說八道什麼呀?”昀心笑罵道,其他人則露出意會的笑。“人家說去印度進行的是場心靈洗滌之旅,你回來後腦子裡裝的是什麼呀?”

寰琳眯眼,用神秘兮兮的語氣說道:“想知道的話,我待會兒再跟你們報告。”

又是待會兒?!其他四人好奇地互看了一眼,不知道這丫頭在搞什麼鬼?

“來!嘉薇,這是你最愛的紅茶,我買了大吉嶺及阿薩姆這兩種,然後還有泡印度女乃茶專用的香料massla,做法很簡單,印度人煮時我有做記錄,你可以照著試做看看,然後還有這個檀香,能安神的,味道也不差,你看看喜不喜歡?”將裝了茶罐跟香料罐的紙袋遞給愛喝茶的黃嘉薇。

終於將禮物發完了,寰琳看向都抱著禮物的好友們,原預期會見到她們很開心的表情,但……為啥全都一臉怪異的看著她?“怎麼了?不喜歡我送你們的禮物嗎?”

黃嘉薇搖搖頭。“太詭異了。”

“哪裡詭異?”

“這些東西很貴吧!你這個小氣鬼怎麼突然肯捨得花那麼多錢買這些?”

“就是說呀!原本預期你若有帶個大象鑰匙圈回來送我們當紀念就不錯了。”昀心輕笑道。

“這是什麼話?我可是難得出國一趟耶,知不知道我在果亞的集市找多久才找到這些我覺得最適合送你們的禮物。”寰琳扁著嘴一臉委屈地說道。

嬋娟拍拍她的手。“你這次不就是因為你之前的股票、基金投資損失大半,才會出國散心的,結果你又破費買這麼多東西給我們……,所以覺得你太反常,讓我們很不習慣。”

“沒錯。”于思儀點點頭。“我們還是比較習慣那個小氣,凡事都精打細算,每一分錢都算得清清楚楚的你。”其他人聞言都大力點頭表示認同。

寰琳有些哭笑不得,從沒想到自己在好友心中的形象竟是這麼吝嗇呀……,好啦!她承認,過去她真的很省吃儉用,對自己都很苛刻了,所以對外更不會大方,也多虧她這幾個好友從不注重物質上的東西,完全不會跟她計較這些。

“你可千萬不要因為之前的投資縮水打擊太大,因此自暴自棄,突然開始大肆揮霍花錢。”昀心認真望著她。“別忘了當初你這麼努力攬錢的原因呀!可是為了存夠養老本的。”

真的是好朋友呀!唯有真正的好友才會從她的立場想事情。

“我知道,我沒有自暴自棄啦!只是這次在印度有發生一些事,讓我發現很多事想到就要及時做,千萬不要想說等以後再做就好,要知道‘意外’隨時都有可能發生的。”環視著好友們。“這些東西我一看到時就覺得上面有寫上你們的名字,放心,我絕對有把價殺到我覺得非常合理後才付錢,希望可以跟你們一起分享我在印度感受到的美好。”

聽到寰琳這樣說,四人這才釋懷了,紛紛露出開心的笑容道謝。

“說吧!你到底在印度遇到了什麼事?”嘉薇促她快講,別再吊人胃口。

環視一圈露著希冀的好友們,寰琳慢條斯理說起在泰姬瑪哈飯店遇到的事,四人聽了立刻臉色大變。

“你說什麼?你那時候怎麼會在那裡?你原先主要行程不是在北印嗎?”嬋娟鐵青著臉問道,當時看到相關新聞報導時,還為寰琳慶幸她那時不在南印,碰不到這種衰事。

寰琳吶吶地笑道:“是沒錯啦!可就臨時改變主意決定去孟買……晃晃,然後就這樣……不小心遇上了嘛!”

她們聽了簡直快昏過去,這群女人本來就是心思細膩敏銳的人,這下終於明白寰琳為何會有現在的變化,她碰到生死大關了,難怪會從小氣鬼變成……有點不小氣的人。

“我有傳簡訊問你好不好時,你怎麼沒跟我說你有碰到?”思儀皺眉,當時看到印度有恐怖事件發生的新聞後,很為印度的情勢緊張,所以趕緊跟寰琳聯絡,在得到平安的回應後,她們才都安了心。

“你們看到新聞報導時,我已經月兌險了,不想讓你們擔心,所以就沒講。”寰琳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我真的沒事嘛,有事的話怎麼還能幫你們選禮物?”

她的說法令四人被她悶到一時講不出話來,話也沒說錯,她人現在的確好端端地就在她們面前——似乎真的沒事。

但,想到差一點就再也見不到這個好友,怎會不讓人心驚膽跳。

“你那時月兌險後就應該立刻離開印度那個鬼地方,怎麼還留下來繼續玩?”嘉薇不解地望著她。

寰琳玩弄著手指頭。“就想說都已經花那麼多錢跟時間到印度去了,既然活下來,怎麼可以不好好地玩?何況為了安撫我原本就已經很受傷,很驚嚇的心靈,當然要繼續玩下去呀,這樣才夠本。”

四人頓有哭笑不得之感,可會這樣講的寰琳,才是她們所熟悉的。

所以她們接下來就聽到寰琳如何“玩夠本”的過程,包括她到果亞市集如何跟印度小販鬥智砍價,喊價喊到昏天暗地,以及她去了一間六星級的飯店,做了精油護膚,讓她全身水噹噹,聽得她們不禁心動,也想到那位在南亞的海角樂園一遊。

可,接下來寰琳投下的震撼彈卻令她們呆若木雞,腦筋一時轉不過來。

“另外,我親愛的朋友們,我要鄭重的告訴你們一件事,就是——在這十天印度假期裡,我——談了一場戀愛了!”寰琳笑容滿面地說道。

寰琳在印度談了一場戀愛?!

這的確是枚震撼彈,繼于思儀宣告她突然懷孕。然後準備結婚事件後,所有人再一次被震呆了。

“哪個國家的人?”

“台灣人。”

“他有跟你一起回來?”

“沒有,我回台灣,他回加拿大。”

“……然後呢?”

“不知道,回來後我們都還沒有聯絡,也不知道未來還會不會聯絡、見面。”

盡避說的人一臉雲淡風輕,但聽的人卻呆若木雞。

嬋娟最先恢復了過來。“你的意思是……你在印度認識了一個男人,跟他談了一場戀愛,但離開印度後,你們沒有打算再繼續下去嗎?”她整理所得訊息後開口問道。

“大致……如此。”

“什麼叫大致如此?為什麼你們以後會不會聯絡?會不會在一起?都不知道呢?”昀心問道,不知怎地,寰琳的態度讓她有些心驚膽顫,好似一切已如過往雲煙……

“因為我們沒有談到未來,畢竟我住在台灣,他住在加拿大,目前我還沒打算放棄在台灣的一切跟著他走,他呢……我想他的工作性質不會讓他只待在一個地方不走的。”

在知道男方職業後,眾人眉頭皺得更深了,這個男人似乎得經常出入第三世界戰亂風險較高的地區,完全不是她們所能理解的範圍。

首先爆出來的是嘉薇。“你明天立刻給我上醫院去做檢查,看有沒有事情?”

寰琳垂下眸子。“我會的。”頓了一下。“其實就算有什麼,我也會全盤接受的。”

“你瘋啦?!”嘉薇睜大眼。“你以為自己的情況可以跟思儀比嗎?她還找得到那個精子提供者,你呢?都不知道將來能不能碰面了還要接受?”

“又不是沒有他的聯絡方法,這何況世界說大不大,說小不小,若我真要找,怎麼會找不到?”寰琳依舊淡然地說道。

“真?”嬋娟敏銳地抓到關鍵字眼。“你的意思是你並不想要繼續跟他在一起嗎?”

一直戴在寰琳臉上的平靜面具終於裂開掉下來,她閉了閉眼睛。“我知道你們聽了一定會罵我,可是……我現在真的還沒有辦法去思考,去想清楚一些事……”睜開眼,眼神越過她們飄向遠方。“因為在印度所發生的一切都太美好了,我捨不得讓任何事破壞掉那份美好……”

淚光隱隱地看著好友們。“你們知道嗎?我現在真的還不想‘清醒’過來,我只想保有在印度所發生的一切記憶,包括我所愛上的那個男人,我現在只想記住在那個印度認識的他……”

大家聽了不禁呆愣住,寰琳是說——她還不想面對離開印度後的“現實”嗎?

一時間,大家都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無助的面面相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