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1)

“我想你應該清楚自己在工作上出了很大的問題吧。”寰琳看著坐在她前方的女孩子直接說道。

“科長,我知道我的工作沒有達到目標,效率很差,但是我真的還在熟悉我的工作內容,請再給我時間,我一定努力達成的。”

“你已經進公司快一個月了,若是前兩個星期我聽到你這樣說我ok,可是這一個月來我一直在觀察你的工作情況,我就沒法這樣說,在我看來,你並沒有很積極的去了解你的工作內容。”

“我不懂的地方都有問同事呀,可是……有些就是還沒有很清楚……”

“若你當下覺得其他同事講得沒讓你清楚,你為何不來問我呢?在你剛進公司時,我不是有告訴過你,若有不懂的地方就問我,你以為我是在跟你說客氣話嗎?不是呀!”

“可是科長你都很忙,經常都不在位置上。”

“是的,因為我每天都要開會,而且有時候要跑到中南部的分公司去開會,但不管我在哪裡?只要你們有事打電話或寫mail給我,我都一定會立刻處理,從未耽誤過,不是嗎?”說到這,寰琳面露一絲無奈。“何況我每天都會留下來加班,把我不在辦公室期間delay到的工作做完,你可以利用這個機會來問我,但你沒有,因為下班時間一到,你便立刻收拾好東西離開了。”

“我……我……”

“沒有人喜歡加班,我知道你們這一輩認為人一生不該把太多的時間放在工作上,加班是惡質的工作文化,這話我很認同,說真的,只要工作目標能在預訂的時間裡完成,有誰還想加班呢?我之所以會這麼說,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吧,這個月來,你很清楚自己完成了幾項工作目標,就拿上星期科會的會議記錄來講,都已經過了一個星期,我還是沒看到你交給我,會議記錄,除非你有錄音或者有著超強的記憶力,不然就應該馬上做整理記錄,不然過一星期後,又要招開新的科會,不知道你打算如何處理這兩份會議記錄?”

被她訓得頭垂得更低的女子語帶哭聲的說道:“對不起,是我時間管理沒做好,所以才……,我直一的會改進,請再給我機會。”

寰琳搖頭。“當公司給你試用期時,就是在給你機會表現,在這段試用期間你的表現完全跟一般初進公司的新人不一樣,許多新人初進公司時多半會積極力求表現,可我卻沒有在你的身上看到這兩個最基本的特質,令我不得不思考--你真的想在這裡工作嗎?”

女子已經發出啜泣聲了。

“很抱歉,我必需要告訴你,雖然我們公司一般會給新人三個月的試用期,但看你這一個月的表現,我決定提前結束試用期,希望你下次可以找到自己真正喜歡又願意投入的工作。”

寰琳走出會議室,關上門後還可以聽到抽泣聲,暗暗嘆氣,愈來愈覺得自己像會欺負人的後媽,尤其在面對這些新進公司的員工,教這些新人職場倫理及工作態度,她都覺得自己變成了嘮叨不休的古董人物--那可是她以前“年輕”時最不屑的“前輩”,唉!何時風水輪流轉,竟輪到她當會教訓後輩的“前輩”了。

回到自己座位上,同屬人資科的科員張婉筠看她一臉生人勿近樣。“科長,談好了嗎?”

“嗯!已經說清楚了,待會麻煩你跟她做個交接,同時通知資訊部要關掉她使用公司內部網路的權限,然後你再陪她一起離開。”

“今天就走嗎?”

“是!”

婉筠暗驚了一下。“可今晚是聖誕夜。”

“所以呢?讓她早點回去過節不好嗎?”寰琳冷冷地說道。

“科長,你真不愧是公司管理部的女王呀!”婉筠吞了吞口水,暗暗告訴自己,以後在工作上一定要更積極進取,不然女王發起飆來,是完全不留情面的。

“我知道了,我會送她離開。”

“那我先去開會了。”為什麼會像是開不完似的,讓人心火旺盛,寰琳好想仰天長嘯呀。

“是。”

待寰琳一離開辦公室,同在一間辦公室的財務科的人員立刻湊過來八卦。“哇!女王大人又砍人了嗎?”

“是滴。”

“那位新人妹妹?”

“是!”

“被砍的原因是?”

“就是……,呃,人出來了。”八卦團立刻一鬨而散。

新人妹妹默默收拾著自己的東西,將配給她的筆記電腦交給了婉筠,或許是因為被frie掉,覺得很丟臉,也沒跟其他人說話,寫好交接單,東西點收無誤後便起身離開了,婉筠趕緊跟著她一起走。

“婉筠姐,我真的做得很糟嗎?”一走出眾人視線範圍,新人妹妹立刻紅著眼睛問道。

“呃……”婉筠不知該怎麼說才好,真希望科長上身,能夠直言無諱,其實科長在開除人之前,也有問過她們科裡其他同仁的意見,確定其工作表現後才做出決定的,新人工作態度消極與沒效率,她們都是看在眼裡的。

沒有回答或許就是最好的答案,新人妹妹眼淚掉得更兇了,目送她離開公司時,警衛還走到她身邊問道:“出了什麼事嗎?”

“呃!她已經不是我們公司的員工了。”

“喔!了。啊!對了,這裡有位先生要去醫務室拜訪魏醫生,可不可以麻煩你帶他過去?”

“好的!”醫務室跟管理部都是在同一區,她回辦公室會順道經過,一點都不麻煩,不過當她看到那位來訪者時,兩眼立刻冒出心心。

哇!好man的一個男人,端正的五官,炯炯有神的雙眸,穿著白色棉T恤,下半身穿著牛仔褲,隨性中又帶著狂野的帥氣,讓她小心肝不由撲撲直跳個不停。

“請跟……跟我來!”紅著臉有些喘氣不過來的說道。

“多謝!”

一聽到這個聲音,婉筠身體為之一酥,唉!若不是她已為人妻母,還真想不顧顏面的撲上去模幾把,雖說不能背叛老公,隨意投入其他男人懷抱中,不過吃點帥哥小豆腐應該無傷大雅吧?

“你是來找魏曉選醫生的嗎?”多聽聽好聽的聲音也是好的。

“是,不過我主要還是--”帥哥話還沒說完,就聽到有人在身後叫喚婉筠。

張婉筠轉過頭,是總務部的劉筱萍和陳美麗,只見兩人快步走到她身邊,而男子則識相的走到一旁,將說話空間讓給她們三個女人。

“哎唷,怎麼了啦?”

劉筱萍說道:“剛剛我們在外面碰到你們科的新人,她一邊哭一邊走,問她怎麼了?她說要離開公司了,怎麼回事呀?是她辭職還是被……那個了。”

張婉筠點點頭。“嗯!被那個了!”

那個是哪個了?很久沒回台灣的男子挺有興趣的想知道下文,更新一下現在台灣流行語的資料庫。

“為什麼?她不是才剛來沒多久,試用期還沒滿?”陳美麗叫道。

“就表現不好咩,當然請她走呀!”

哦,原來“那個”是這個意思,男子暗暗點頭,只是不瞭解,被炒魷魚了為何個能明講清楚?

“哇!是寰琳科長大人做的嗎?”

一聽到這個名字,男子雙眸頓時一亮,對她們的談話更加有興趣了。

“不然還有誰能做?”

“女王大人又發威了,可試用期沒做滿,不會引起爭議嗎?”

“三個月試用期本來就是不成文規定,何況女王大人認為,第一個月的試用期上作態度就如此消極,剩下兩個月也不會改善到哪?便當機立斷請人走路了。”

“女王決斷殺伐力道果然驚人。”

“沒錯,這個月來殺氣更強,一切效率至上。”

“就是呀,最近女王大人非常討厭人家讓她‘等’,所以皮要繃緊一點。”

聽到這,男子臉上表情不由露出一絲古怪。

“那你們科裡是不是又要招募新人?”

“不啦!科長說暫時不想再招新人進來,所以有可能會對內招募,看有沒有人想到我們部門來?”

“唔!若進去後又被女王大人給踢出來的話會怎麼辦?”

“嗯,就別想再待在公司混了,她不要的人,其他主管更不會想要。”

“啊……”

就在三女打算繼續討論女王大人的事時,驀地聽到一聲輕咳,婉筠打個激零,唉呀!她居然把一個帥哥就這樣晾在一旁。“啊!對不起,我忘了……”

“沒關係,醫務室已經到了,謝謝你。”帥哥手指著掛著醫務室招牌的辦公問,面露微笑地說道。

原來不知不覺間竟已經把人帶到目的地。“不、不客氣……”

陳美麗跟劉曉萍則吃驚地打量那男子,居然一點都沒注意到方才有個大帥哥跟在他們身邊,不禁相逢恨晚,面露不捨的注視著男子走進醫務室了。

三人呆立一會兒,還是婉筠先回過神,拉了拉那仍發著呆的兩人。“喂!還看什麼,走了啦!”

“婉筠,他是誰呀?”

“不知道,來找魏醫生的。”

“厚,你剛剛怎麼沒提醒我們注意?”雖都是已婚婦女,可偶爾還是需要看到帥哥來養眼,滋潤一下生活的。

“啊……,我也忘了咩,誰叫你們要扯到女王大人,哪還會記得其他事?”

“說得也是,女王氣場無敵強大……”

叨叨唸念中,三個女人漸漸遠離了醫務室。

“朱元皓,真的是你!當警衛說是你來找我,我還以為出現幻聽了咧。”魏曉選一把抱住好久不見的老同學。

“對!你不僅出現幻聽,還出現幻覺了。”朱元皓也用力回抱他一下,力道之大,差點讓魏曉選岔了氣,證實他所言真假。

“真是的,前天通MSN時,為什麼沒跟我說你要回來?”

“呵!既然要做聖誕禮物,就要做得稱職一點。”朱元皓咧嘴笑道。

聖誕禮物?曉選揚眉。“我很確定我掛在樹上的許願卡內容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其實你應該再早點回來,最好是萬聖節時回來。”

朱元皓嘴咧得更開了,他發現自己還挺想念魏曉選偶爾會冒出的毒舌。“你又沒準備喜糖,吸引不了我回來。”

“喜糖?!都過期五年,不過也不是沒有,我老婆有留了一罐做紀念,你要吃我也沒意見,記得寫下切結書,若發生食物中毒,責任自負。”

“呃,沒喜糖,那……總可以補請吃紅蛋吧?”

說到紅蛋,魏曉選臉上的笑稍褪了一下,露出些許無奈。“紅蛋……還在孵中,也希望能早點讓你吃到。”

朱元皓敏銳地察覺到老同學的心情變化,“怎麼了嗎?是不是我說了不該說的?”

魏曉選苦笑。“也沒什麼啦,這兩年來,我跟青瑤一直都在進行生子大計,只是……”他聳聳肩,無奈意味不言而喻。

兩人坐了下來,好好地將近幾年彼此的情況交換了一下。

“這麼說,你打算待在台灣一陣子?”曉選問道。

“是的。”

“有什麼計劃嗎?”

“我來台灣是為了……”

“方碧鈺?”

朱元皓愕然。“怎麼會突然提到她?”

“難道不是嗎?前幾天方碧鈺約我老婆出去,說她有跟你聯絡上了,你已知道她離婚的事,所以我猜你——”看元皓臉上的表情怪異,曉選自覺的停止說下去。“我說錯了嗎?”

朱元皓搖搖頭。“不!若有機會的話會去找碧鈺出來見個面,但是……我回來主要的目的是另一個。”

“哪一個?”

元皓手撫著杯子外緣,低頭靜默一會兒。“我想知道……我能不能好好地愛一個人。”

曉選吃驚地望著他,這是什麼意思?

“對!”元皓抬頭定定看著他。“所以曉選,我想請你幫個忙。”

“什麼忙?只要在我的力範圍內,一切都沒問題。”熱心公益的本性立刻冒出來。

“太好了,就要麻煩你了,我要你——”

開完兩個小時的冗長會議,寰琳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時,早已過了下班時間。

同她一起開會的財務科盧科長一走進辦公室立刻咦了一聲。

“怪了,今天怎麼所有人都跑光了?一個都沒留下來加班。”

寰琳越過他走進去。“今天是聖誕夜,大夥應該都已經安排了活動。”吃聖誕大餐的,有教會活動的,或是要度過浪漫聖誕夜的……,反正辦公室裡只要有人有了過節的心思,那就像傳染病一樣,絕對會集體行動——尤其主管們都去開會不在位置上時,保證準點下班。

盧科長搖搖頭。“開會都開昏頭了,哪還會記得今天是聖誕夜,唔,楊科長,你今晚有沒有安排活動呀?”

“有呀!”

“啥活動?”

“加班!”她坐進位置,飛快地打開電腦。

“……”盧科長暗暗嘆口氣,楊寰琳能夠成為公司少數的女性主管不是沒有道理,對工作那股拼勁,有時也會令男人望塵莫及。

寰琳打開筆記本,飛快地將方才會議討論事項做整理,她現在必需要讓自己拼命地忙,忙到沒有時間可以想東想西,尤其是怕想到她那曾許下的聖誕願望,她是多恐懼那個願望到最後會成了泡沫……

“楊科長。”

抬頭,微訝。“魏醫生,你怎麼還在公司?”醫務室的醫生只需值下午半天的班,下班時間到,就可以離開了。

魏曉選對她笑笑,望著她的目光多了一絲異樣。“來跟你說聲……聖誕快樂還有送你——聖誕禮物,來!……糖給你。”

那是一支可愛小巧的柺杖糖,寰琳笑著接過。“謝謝你……,你今天當聖誕老公公呀?”

“不是,我只是他的使者,來報佳音的。”他對她眨眨眼。“希望今晚你能——心想事成。”

暖流滑過。“謝謝,你也是。”

“你待會還要留下來加班嗎?”

她苦笑。“是,總得把今天落下的事完成。”

“真是盡責,不過還是不要弄太晚,今天是難得的聖誕夜,說不定會有意想不到的奇蹟發生,所以要早點下班喔。”魏曉選語畢對她眨了眨眼後,便拿著裝糖的袋子去找剛剛從會議裡月兌身的主管們發糖果了。

是她感覺有誤還是魏醫生話裡真有其他意思?——早點下班就會有意想不到的事嗎?這意思是——他打算給她一個驚喜嗎?她眉頭微皺。

且不說兩人交情還沒深到可以下班後去“約會”,魏醫生是已婚男人,為人正直又熱心,她可不認為他會想揹著老婆跟她搞曖昧,所以應該只是單純的祝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