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2)

可不知怎地,雖然意圖把心思轉回到工作上,但聖誕節音樂旋律卻不時在腦海中響起,差點不自覺跟著哼起來,要命!這樣她哪還能專心工作下去呀?

勉強將今天的會議記錄整理好,這些都將會是未來半個月工作的大綱,不得不趁記憶清楚時處理好,但今晚進度也只能到這了,她在心中哀怨道。

收拾好東西,將僅剩她一人的辦公室電燈關掉,走過長長的迴廊,經過醫務室時,裡面的燈已熄掉,魏醫生也離開了,想起自己那張掛在聖誕樹上的心願小卡,心頭有些悵然。

不過想到一掛上後就出現的“奇蹟”,她不禁又浮起笑容。

聖誕夜奇蹟嗎?她不奢求,只求他能說到做到。

轉身,舉步繼續向前走。

和守衛道了聲再見後,她便走出公司大門。

鮑司所處辦公大樓屬廠辦合一型,佔地面積極廣,他們公司整整佔了三大層樓,走出辦公大樓,便可以見到大樓中庭立著一棵應景的白色聖誕樹,上面掛滿藍色的小燈炮,白與藍交替著,產生一種不真實的奇幻感,凝視了一會兒,她便拉攏衣領,抵擋夜晚的冷風,朝辦公大樓外的公車站牌走去,可當她繞過聖誕樹時,本來頭是低著的,驀地一股異樣感竄起——似乎有人正在注視她。

緩緩地,她抬起頭,和坐在前方石椅上的男人視線交會。

剎那間,這個世界靜止了,她的心跳和呼吸亦靜止了。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快二十日不見豈不是已過了一甲子?

這真的是聖誕夜奇蹟嗎?她不敢奢望的,卻突然實現了?!

他要她等他,她等了,該如何等,不難,因為就是“等”,但卻還沒來得及細想,一旦等到了他,見到了他又該如何做?

愣愣地看著他起身,像慢動作似的,他來到了她的面前。

“下班了嗎?”他柔聲問道,凝著她的目光彷佛黑洞般,把她的理智以及語言能力都吞噬了。

她無法開口說出此刻盈滿在她心頭的激動,甚至連身體都忘了該怎麼命令做動作,可她所有的身心都在喧囂著——靠近他,抓住他,讓他再也無法離開他。

在她意識到前,她整個身子像月兌力般直挺挺地朝他倒了過去,朱元皓一驚,趕緊向前一步,將她攬抱入懷中。“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他緊張地問道。

她的臉頰緊貼在他的胸口,聽著他的心跳,深深吸進屬於他的氣息,整個人都籠罩在屬於他的溫熱與氣息裡,這才活了過來,抬起手,緊緊地回抱住他。“你……終於來了!”

靶覺到一股溼熱從他的胸口處滲進他的皮膚,原會不時閃現的悶疼瞬間轉換成痠疼,他縮緊手,恨不得將她融進體內。“是,我來了。”

才認識八天,才相處八天的人,有資格說發生在他們之間的是真愛嗎?

耙大聲嗆說——才八天,就足以天荒地老了嗎?

或者該坦然面對——也許蔓延在他們之間,其實就只是“性吸引力”而己……

是培根加蛋的氣息將寰琳從黑甜的夢境裡喚醒,她睜開眼,擁被坐起身,一時間尚未完全回過神。

早晨冰冷的空氣拂過她出的肌膚,令她雞皮疙瘩冒出,提醒她此刻的一絲不掛,趕緊用被子將自己圍個緊實。

食物的香味,刺激了腦部的活動,昨夜的記憶似潮水般湧來,她臉熱了熱,原來那就是聖誕奇蹟呀……

環視房間四周,原本四散在地的衣物已經被收拾整齊的放在旁邊的梳妝椅上,讓她伸手一拿就可撈到,於是她拿了一件厚實的睡袍穿上後才下床。

她輕手輕腳地走到房門口,像怕驚動人似的小心翼翼地探出頭。

向來只有她使用的寶貝廚房如今卻被另一個人佔住,她看著那個男人熟練的翻煎著蛋,她不禁露出微笑。

有些男人說他最愛看女人在廚房忙碌的身影,以前她會認為那是很沙文的想法,但現在——看到一個男人正在為她煮早餐,就是會不由自主產生幸福滿足感。

朱元皓將煎好的蛋跟培根放在盤子上,然後盯著盤子面露思索,接下來——

冷不防,一個溫暖的軀體緊靠在他的背,一雙纖柔的手臂已環住他的腰,錯愕了一下後隨即露出笑容。“醒了?”

“好香……”

“把你香醒了?”

“對……讓我在夢裡頭好餓、好餓,好想吃……”

“正好,我剛還在傷腦筋,是要把早餐端到房間裡叫你起床,還是把你叫醒起來吃早餐?”

身後的人輕笑。“……我想吃的是……你。”

靶覺背部肌肉被啃咬了一下,力道不重,卻足以讓好不容易消弭的再度揚起,正想回身抱住這個不安份的小女人時,她又傳來低語。

“你是真的嗎?”

他心一緊。“花了一夜的時間,還不夠證明嗎?”

“不夠!”

“你今天可以請假不上班嗎?”

“不能……”語氣充滿了無限愁悵。

他輕柔拉開環住他的手臂,轉過身緊緊環抱住她。“我在,我真的在,不會消失不見。”

她沒有說話,只是像貓般地在他胸口蹭了蹭,她那模樣令他忍不住低下頭想一親芳澤,孰料她卻頭一低,退開了他的懷抱。“還沒刷牙洗臉呢。”對他扮個鬼臉後,便閃身衝回自己的房間。

他愣了一下,隨即笑出來。“什麼時候開始講究了?”兩人在印度時,不知有多少次在一覺醒過來後,牙未刷,臉未洗的便相濡以沫,回想起那一幕幕,他身體更加火熱,想也不想地便舉步追進房裡去。

不過當他進去時,看到她已躲進浴室,並將門關上,一種怪異感襲上,因為在印度時,除了如廁時,為了避免異味擴散,會將門關上,但現在——

火熱難耐感頓時消褪了不少,別忘了,這裡不是印度,而是台灣——他來了。

從昨晚相會後,他倆就像回到印度般的如膠似漆,整夜愛火狂燃,徹底紆發了近二十天分離所累積的慾火和思念。

雖然他倆有如化身成獸般那樣急切的索求對方,可他內心深處卻知道不一樣,有些東西是不一樣了。

餅去他從沒那樣迫切渴求過一個女人,在印度已是反常,沒想到來到台灣也依然如此,可這樣的迫切,除了本能的需求引發以外,在他內心深處也似乎想要藉此去確定——發生在他們之間的奇妙情感不是隻有他在意。

再度相會時,她眸中掩飾不住的激動和思念,讓他的心也為之一融,理智也盡失,將她擁入懷中,不顧一切進入她的身體與她親密結合時,才覺得空悶了快二十天的胸口得到了撫慰,有了落實感。

若說性只是為了滿足男女之間的相互渴求,但現在的他則有更深的體悟,被滿足到的絕對不是隻有。

浴室門打開了,看到她不只刷好牙,洗好臉,甚至都上好了淡妝。

面露無奈的笑看著他。“今天還是得要上班。”

這裡不是印度,現在更不是假期,即使多想跟他分分秒秒都膩在一起,但這個世界不是隻有他們兩個人存在而已。

他了解地點點頭,面露微笑:“我知道,但——早餐要吃完才可以出門。”

“好。”

待他走出臥室,將空間留給她一人,寰琳臉上的笑慢慢斂去,表情多了一絲惶然。

不過當她換好上班穿的套裝,臉上表情已經平和了,甚至帶了朵“想通了”的微笑。

坐在餐桌邊,細細看著他為她準備的早餐,那專注的模樣令他的臉不禁紅了。

“快吃,別看了,都冷掉了。”

“是。”她笑著拿起叉子大快朵頤了起來。“培根炒蛋是你最拿手的菜嗎?”

“當然不是!”他一臉受辱。“我的拿手好菜還有荷包蛋,其中最棒的是——水煮蛋。”

她聽了差點將嘴裡的食物笑噴出來,用眼神瞄他——這個也好值得驕傲?

他搖搖頭。“別以為水煮蛋容易做,做成好吃的水煮蛋,尤其是那種蛋黃處於半熱熱的狀態,首先要注意蛋的品質——”

“雞蛋的新鮮度?”

“當然這要注意,不過我說的是看這蛋是老母雞生的還是年輕母雞生的……”好笑地看著寰琳難以置信地張大嘴。

不囉嗦,她立刻放下手中的叉子,雙手合十。“本人自打小接觸蛋以來,只知道有顏色、大小不同,從未想過要過問這些蛋的孃親是年輕的還是老的,更無法從外觀判斷,有勞大師開示解惑。”

他臉上笑咧得更大,輕咳了一聲。“開示是嗎?其實也不難,老母雞生的蛋蛋殼較薄,年輕母雞生的雞蛋蛋殼較厚,所以如果你買了一批蛋,可拿出其中一粒,放進冷水裡開始煮,如果煮三分鐘,發現蛋白已凝固了,那就是老母雞的蛋,若不是,那就是年輕母雞下的蛋。”

“……佩服,甘拜下風。”沒想到他這麼個大男人會注意到這麼細緻處。

“哪裡,哪裡,是我媽教得好。”他不敢居功。“我媽的糖心蛋才是真正的一流好吃,你應該嚐嚐的。”

她心跳失速了一下,他這話的意思是……?不!不!先不要多想,一切都還太早。“你有學起來嗎?”

“學了皮毛,因為滷汁是重點,我媽有獨門配方,那個我還沒記下。”他有些懊惱地說道。

本想繼續說下去,寰琳眼角瞥見牆壁上的時鐘,整個人如火燒般的跳了起來。“天呀!上班要遲到了。”

要命,跟他在一起時總會輕易的忘記時間流逝,只想跟他一直聊下去。

彼不得吃相難看,以最快的速度將僅剩的食物掃進肚子裡,然後一邊抽出紙巾抹嘴巴,一邊跑到電視旁邊的櫃子,打開抽屜翻出了一串鑰匙。“這是我家的鑰匙,你帶在身上,對了,你手機有帶著嗎?”

“有,可是——”他自己打住,搖頭笑道:“沒什麼,你趕快去上班吧!”

接過她的鑰匙,兩人相擁親吻了一下,他便送她出門上班,看著電梯將她帶走,他心情有些悶悶的關上門,隨即自嘲地笑了。

低頭看著手中的鑰匙,他表情嚴肅了起來,在台灣這段期間,他究竟能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