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1)

甜蜜蜜,“我”笑得甜蜜蜜,好像花開在春風裡——

一整天,迴盪在寰琳的腦海中都是這首歌的旋律。

“喂!是我,你現在人在哪?……咦,你在我們公司門口了?……好!你等我十五分鐘,我馬上就下班了,嗯,拜!”心頭甜甜的收起手機,拍拍臉,將臉上一直揚起像白痴般的傻笑給拍回去。

還不能鬆懈,現在還沒下班咧。

心裡雖然這麼想,但是邁出去的腳步還是輕飄飄的,眼眸充滿了喜悅的光輝。

回到辦公室坐回位置後,抬頭對仍在埋首工作的同科科員說道:“今天我會準時下班,所以有沒有什麼事是要我在今天一定要處理完畢跟確認的?”

所有人資科的科員呆了一下,女王大人居然不加班?!這簡直是……太詭異了。

“科長,你怎麼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要去看醫生?”張婉筠非常有勇氣地問出藏在大家心中一整天的疑問。

“……”被認為是因為生病才不加班的某人眼角抽了抽,不過沒有因此壞了好心情。“我身體很好,謝謝關心,呵……我待會兒有約會。”

“哦!是跟你那群死黨有約嗎?”眾人立刻露出明瞭的表情,科長跟她的死黨的友情一向堅定,經常定期聚會。

“……”她果然要好好檢討了,為什麼底下的人就不會認為她有男女交往的約會呢?……罷了,不怪她們,畢竟和她共事以來,也從未見過她會因為趕著跟男人約會就準時下班的——至少在她當了主管以後。不想多做解釋,關於跟他之間……她還是不想讓過多的“現實”因素加雜進來。

她現在只想好好enjoy跟他在一起的每分每秒,直到膩了為止,直到她肯讓理性神經恢復正常運作為止,直到整個情障狀態解除為止。

“所以有事快說囉,南姐,新的年終加薪試算進行如何了?”

“已經進行一半了,明天再整合一下南部分公司的資料後就可以提出報告。”

“好!最遲後天我要看到所有精確的數據,婉筠,績效評估進度做得如何?”

“還有幾個部門主管沒有交上來,我有在盯催了,但有幾位才剛從國外出差回來,所以可能會延個兩三天才能收齊。”

“這件事盯緊一點,小葉,海外營業部呢?確定好這次過年會回來報到的名單了沒?”

“我已經傳到你的信箱裡了,科長你再看一下。”

“好……”

以最高的效率將該處理的事情解決完,待下班的音樂聲響起,她立刻起身打卡離開,動作快的讓整個辦公室人員為之側目。

但她不在意身後傳來無數好奇的目光,她只是加快腳步離開這個除了她住的屋子外待得最久的辦公所在。

一想到他已經在公司下面等她等十幾分鍾了,不禁有些心焦,如果此刻她有個任意門就好了,只要一開門就可以到達他的身邊……

經過醫務室時,和正好鎖完門的魏曉選碰個正著。

“魏醫生,下班了?”碰見了,免不了停下腳步問候。

“是,你也是?”兩人一起走向電梯。

“是的。”

“好難得,趕著去約會?”他帶著笑意看了她一眼。

咦?居然能一箭中的,他臉上的笑容讓她察覺到一絲異樣,想到昨天聖誕夜他勸她早點下班時的表情,靈光一閃。“魏醫生,你認識朱元皓?”

他呵呵一笑。“是呀!我們是大學同學。”

她露出恍然。“所以昨天你——”

他臉上露出“你終於了啦”的神情。“本來以為我這個老同學是來找我敘舊的,沒想到卻是找你的,當我知道你們兩個正在交往,你可知道我嚇了多大一跳嗎?怎樣都沒想到你們兩人居然會認識!”

她心跳加快了一下。“呃,他跟你說——我們正在‘交往’嗎?”

“是呀!……難道不是嗎?”看到她表情有些吃驚,他不覺有些忐忑,莫非是朱元皓一廂情願嗎?但從與方碧鈺分手後,這是他從元皓口中第一次聽到其他女人的名字,而且是相當慎重的。

“呃!是啦……”寰琳有些害羞的別開眼,那人……到現在都沒有正面定義他倆的關係,可現在從別人口中聽到他承認,感覺很飄然,像要飛起來似的。

魏曉選鬆口氣。“差點讓我以為表錯情了。”他笑著看寰琳。“說真的,當我聽到你們兩個是在印度碰頭認識的,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想說世上這麼會有這麼巧的事。”

“是呀,就是這麼巧……,對了,魏醫生,朱元皓以前在學校的表現如何?”關於他的過去,她只有聽他約略提起,細節不清楚。

“他是我們班第一名畢業的,在我們繫上教授眼中,他是非常優秀的學生,以前我上課時最討厭跟他分在同一組。”

“怎麼說?”她立刻大感興趣。

“鋒頭都被他搶去啦,因為他專注度一流,反應快,老師丟問題,他立刻就能舉一反三,要知道我們都是同年的,也很拼唸書,可就是覺得趕不上他,讓人很挫折。”曉選頓了一下。“不過也因為受到他刺激,我們班上唸書風氣特別好——因為大家都不想落後他太多。”他笑道。

原來他竟是這麼優秀,她臉上不由露出與有榮焉的微笑。

“當然,我們班射小人、詛咒功力也跟著增加。”

她忍不住笑出聲,這個魏醫生真的很耍寶耶。

“不過老實說,他最讓我欣賞的地方不是他最會念書,反應快,而是他對‘醫生’的這份職業是打從心底的投入,他急著想要學習到更多如何救助病人的方法,所以才會這麼全心全意投入在學習上。”聽他講了一些朱元皓的幾則事,讓她不禁睜大眼。

電梯來了,裡面已站滿了人,現在是下班時間,電梯很快就坐滿,好不容易擠進去後,礙於旁人,兩人沒有再交談,但魏曉選的話,卻讓她能在腦海中勾勒出朱元皓年輕時的模樣——那個充滿幹勁和熱血,對所有事總是全力以赴的年輕男孩。

多希望能夠在更早時就與他相遇、相識,她不由感嘆道。

走出電梯後。“他是何時加入MSF的?”寰琳繼續問道。

“他在學校時就參與了,當初我進MSF,也是由他引進的,不過那時只是做外圍的義工,利用暑假時參與,醫學院畢業後,元皓拿到醫師執照在醫院工作了三年後,便決定辭職,全心投入MSF工作裡,說到這,這也是另一個我佩服他的地方。”接到寰琳投來疑問的眼神,曉選朗朗一笑。“許多加入MSF的醫生多半都有正職在身,只有利用空檔時間才會參與MSF的計劃,但元皓不僅毅然放棄高薪的正職,全心投入MSF的運作,完全未支薪,有時還要自掏腰包負擔所有的交通與食宿,你說有多少人能有這樣的魄力?連我都沒辦法做到像他這樣的程度呢。”

天呀!聽到這,寰琳突然覺得自己好像愛上了一個了不得的人物呢!

走出辦公大樓,高大的耶誕樹已經被撤掉,所以一眼就能看到他了。

朱元皓依舊在昨天等她的位置坐著,他正閉著眼戴耳機聽著手機裡的MP3,表情悠然自得,在行色匆匆往來下班人群中,他這份與眾不同的安適額外引人注目,使他成一道“特異”的風景。

“看他這樣真讓人不爽。”魏曉選也一眼就看到他了,頓覺手癢,在辛苦工作一天的人面前怎麼可以露出這種神情呢?好想一拳打掉呀。

“咦?”

“如果我突然跳到他面前大吼一聲,你說他會不會被嚇到?”

“……”魏醫生,你年紀是多大了?居然還想玩這麼幼稚的把戲,寰琳揚眉暗自月復誹道。

“不過,這些年來他真的變了不少。”魏曉選若有所感地說道。

“怎麼個變法?”

“以前他就像把鋒利的刀,總是拼命地往前衝,但這次見到他,覺得他變圓融多了,最明顯的就像現在——至少在以前不會看到他有如此放鬆的一面。”魏曉選笑看了她一眼。“也許是因為你的關係喔。”

咦?跟她有關嗎?

像心有靈犀般,朱元皓睜開眼,直直地向他們望了過來,看到寰琳時,臉上立刻露出開心的微笑,不過在掃到魏曉選時,立刻多了一分無可奈何。

他起身迎向他們兩人。“哈羅!下班了?”

魏曉選看他一會兒後搖頭。“同學,我知道我們交情好,但是你也不用刻意在這站崗等我下班嘛!這樣讓我很不好意思呢。”

朱元皓揚眉。“不用不好意思,正等著敲你一頓呢。”他轉向寰琳,露出無奈的笑。“大學時,很不幸跟這個傢伙同一班。”

“不幸?”寰琳好奇地看著兩人。

“因為這傢伙老想跟我搶第一名,讓我壓力很大。”

“誰叫你老霸著第一名的位置不放,沒聽過槍打出頭鳥嗎?不過我要鄭重澄清,我絕對沒有要跟你爭奪第一名的意思,因為本人一向奉行的是‘老二哲學’,是孔夫子的堅貞信徒,具有‘孔融讓梨’的美德。”魏曉選一臉謙遜地說道。

聞言的兩人頓時無語,元皓哭笑不得,什麼“老二哲學”、“孔融讓梨”,魏曉選這隻老狐狸,分明暗指第一名是被他“讓”出來的。

寰琳則對魏曉選醫師有了新的觀感,別看魏醫師給人感覺一向斯文和善有禮,人家說“月復黑”,說不定就是這一型的,一出手雖不致立即斃命,卻能直中要害,如深水般難測。

魏曉選抬手看了腕錶。“哎,今晚是很想被你敲一頓,但今天是我們的家族日,所以要趕回家聚會。”他看向元皓。“我老婆知道你回來了,一直嚷著說要見你,所以找一天有空,請兩位到寒舍來吃飯,可以嗎?”

“沒問題。”

和魏曉選道別後,寰琳大方勾住元皓手臂,姿態親密地慢慢朝捷運站走去。

“你怎麼都沒跟我說你跟魏醫師認識?”她小小埋怨道。

“在印度時還不知道你們兩個就在同個公司,這次回台灣前才跟他聯繫上,一聊才知道他居然到你們公司來,昨天跟你見面後,我們就忙著——嗯!你覺得我們有機會提到他嗎?”

說到昨天碰面後的情況,她臉紅熱起了來,偏偏這人居然還能一臉正經地說出來。“你以前真的曾把他當做對手嗎?”趕緊轉開話題。

他想了一下。“說‘對手’太嚴重,但他是個很好的激勵對象,面對一個很傑出也同樣對醫學有熱情的同學,會覺得熱血沸騰,一直想往前衝。”

聽到此她忍不住笑出來。“你們兩個對彼此的形容還真是像。”

“真的嗎?”

“嗯!”她露出神往的表情。“真想看到你念大學時的模樣。”

“那你可能會看到一個瘋子。”頓了一下。“你大學生活應該也很精彩吧?”

她搖頭。“沒有,那時我爸失業,家中經濟情況不好,我兩個弟妹都還在唸國、高中,為了減輕家裡負擔,所以我大學的學費跟生活費都得自己籌,所以一有空就到處去打工。”

這是他第一次聽到她談到家裡的情形,想起她曾提過的“擇偶”條件,雖然很現實,但動機其來有自,不禁輕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