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1)

寰琳趕到XX醫院急診處時,立刻被裡面的忙亂給嚇到了,今晚是怎麼了?事故意外很多嗎?

她環顧四周,沒看到朱元皓,想找人問,卻又不知該從何問起,尤其在所有醫護人員都如此忙碌的情況下。

她走進急診室觀察病床區搜尋著,手中緊握著手機,猶豫要不要打電話給他,但又很怕他正在幫忙救傷,手機響了會帶給他干擾,也或許他已離開了說不定,但她不相信他離開醫院後會不打電話給她,所以她還是回家等他回來就好?就在進退兩難時——

“寰琳?”

一聽到他喚她的聲音,她欣喜的立刻轉過身,可當發現到他滿身是血的躺在病床上時,眼前立刻一片黑,隨即飛撲向他。“你怎麼了?怎麼突然受傷了?”她急得臉色都白了。

“沒事,我沒有受傷。”他趕緊安撫她。

“可這血……?”

“不是我的,送那個傷者過來,剛好碰到另一個傷者也被送來,也是大出血,我過去幫忙處理了一下,所以才會弄成這樣。”

他沒事,太好了!但——“那你為何又會躺在這?”

“今晚這裡送來好幾個大出血的傷患,我擔心醫院裡血庫會不足,所以來捐血。”他解釋道。

在這麼短的時間裡,他竟然已經做了那麼多事!“你是什麼血型呀?”

“O型。”

“我也是,那我也來捐吧。”她對過來抽血的護士說道。

“寰琳,你不用——”

“沒事,不過之前沒有捐過血,不知道血合不合用?”

護士小姐聽了她的話後笑道:“沒關係,我幫你做個簡單測試。”

他看了看她,沒再開口阻止她。

填寫一些資料,做了血比重測試後,確定可以捐血後,她就躺在他旁邊的病床上抽血。

兩人隔道相望,他表情有些嚴肅,她則對他露出“沒事的”微笑。

“……抱歉,剛沒知會你一聲就過來這裡。”

他終於想起來要為“丟下她”這事道歉了。

她對他皺皺鼻子。“下次記得隨身帶著定位儀,這樣找你才方便。”

她沒有生氣,也沒有埋怨他,看不出有任何不悅的地方,而她現在又捲起袖子同他一起捐血,他反而模不清楚她真正的想法是什麼?

北獻出兩百五十CC的血後,護士小姐還好心的送來一件新衣,讓他得以換掉身上的血衣,之後又休息了二十分鐘才起身。

“餓了。”沒走幾步路,就感覺到胃一陣空,寰琳忍不住按著胃部,皺眉說道。

“那我們出去吃東西。”他看了一眼仍忙碌不已的急診室,雖然很想幫忙,這裡畢竟是有制度的,他這個制度以外的人不宜任意插手。

“我們先找個東西墊胃,好嗎?不然我覺得會走不動。”上了整天班,原先肚子就沒填飽了,在捐完血後,飢餓感比往常更強烈,現在只想吃東西,而且是吃很多、很多東西。

他知道這是失血產生的反應。“好,你在這邊等我一下,我去找些食物來。”

“不用啦!我們一起去,這間醫院裡應該有便利商店。”她挽著他走過急診室來到醫院另一個區域,結果發現那裡不僅有便利商店,還有好幾家小吃店。

聞著那陣陣飄來的食物香,元皓皺眉。“現在醫院裡也有美食街?”

“有呀,啊!你已經很多年都沒回來過,所以不知道,近幾年很多醫院都改成這樣的。”

“……”醫院怎會弄得跟百貨賣場一樣?元皓有些不習慣這樣的變化。

罷出爐的食物香氣不斷地刺激他們的唾腺分泌,他倆點了一大盤的煎餃,端至餐飲區附設座位吃了起來。

瞧她吃得毫不顧形象,他不由笑了,真的是餓壞了……若不是他,她也不會餓成這樣,心有些疼,他停下筷子。

“寰琳。”

“嗯?”

“你要知道——這樣情形不會是第一次。”

“你是說救人嗎?”

“我是指我有可能……不!是一定會這樣的。”他定定看著她。“只要有人需要救助,我便會放下手邊的一切過去幫忙。”

“像今天這個情況嗎?”

“是。”

“那很好呀!這本來就是你的工作,不是嗎?”她不覺得他這樣做有什麼不對?

他苦笑。“剛開始你可能會覺得沒什麼,但久而久之你——”他直直的望著她。“而且以我的工作性質,居無定所,會到世界各地奔波,我……能待在你的身邊時間並不多。”

她安靜下來了,凝眉思索著他所說的話,他則屏息等著她的說法,不過還沒理出個分明時。

“朱元皓,是你嗎?”冷不防,有人叫了他的名字打斷他們的靜默。

元皓抬起頭,看到來人,愣了愣。“方碧鈺?!”她怎麼會在這?猛然想起,這裡不就是她工作的XX醫院?他竟沒有注意到。

寰琳轉頭一看,喚他的是個美麗的女醫生,看著元皓的表情是難以置信的激動和……喜悅?!憑著女性的直覺,她自動升高了戰備狀況。

“你怎麼會在這裡?你是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沒有跟我說呢?我剛剛我還以為自己太累眼花了,你不是說一回來就要來找我?”方碧鈺快速來到他們的跟前。

連珠炮般的問話再配上那略為高昂興奮的聲音,寰琳本有種想掩耳的衝動,可在聽到最後的問題時,她心緊了緊,直覺的朝他望過去——回來就要找她?……這是多年未見朋友之間的客套話還是另有深意?

元皓無言地看著方碧鈺,這麼多年過去了,她的模樣沒有變化太大,依舊是那樣美麗且充滿自信,在經過這幾年的社會磨練後,更多了一份強勢的權威感,不過還是有不一樣的地方,最大的不同便是——分手前,她看著他的目光多半是哀怨、充滿指責的,現在的她,卻熱情激動的讓他頭皮有些發麻。

“我昨天才回台灣的,本想安定好後再跟你聯絡的。”他神態平和的說道。

“真的嗎?你現在住哪裡?還住在敦化南路的老家嗎?”

“不是,那邊的房子早就出租給人了,我現在住在——”他看向寰琳,面露微笑的說道:“我女朋友家。”看到她在聽到那三個字睜大了眼,隨即微揚的嘴角和略帶害羞的垂下眼,他也覺得整個人一鬆,心也莫名的踏實多了。

承認了“女朋友”這個身份,也將兩人關係更加確切的定下來,而不是隻有“八日情”。

“女朋友?”方碧鈺不敢置信地揚高音調,隨著他的目光看向楊寰琳,似乎直到這個時候才注意到他身旁有個她。

“這是我的女朋友楊寰琳,這是我醫學院的同學方碧鈺。”他為兩人做簡單的介紹。

寰琳抬起頭迎向她,此刻她的神態就像她在工作時面對職場上眾生時的冷靜、理智又不失禮貌,她微點個頭打了招呼,孰料對方的表情比她更冷,理也不理的又轉向元皓。

“元智跟我說你現在沒有跟任何人交往。”方碧鈺直直的看著他。

他輕笑搖頭,“元智那小子對我的事情並沒有那麼清楚,呃,你怎麼還留在醫院,今天值班嗎?”

很爛的轉話題技巧,寰琳只是揚揚眉,而方碧鈺繃緊著臉,似想追問下去,但看到朱元皓臉上明顯的不耐,她只有先壓下。

方碧鈺直盯著朱元皓,看也不看寰琳一眼,似乎決心把她當做隱形人。“我剛剛才做完巡房,這幾天氣候變化劇烈,很多小孩子都重感冒住院治療……,你何時有空?我們出來見個面,我有事要跟你談。”

元皓暗暗苦笑,原本他的確是想若有機會的話想跟方碧鈺見個面,解解多年前的心結,可不想怎地,今天突然見到她,卻沒有想和她談話的意念,畢竟都已經分手這麼多年,兩人都也不是當年的年輕人,想解那個結,還是要靠自己。

“好呀,我們再聯絡。”

他語氣裡的冷淡連寰琳都聽出來了,更何況是曾經跟他相識、相戀多年的方碧鈺,臉色一白,眼眶紅了,原有的自信消弭無蹤,但僅有的自尊讓她維持冷靜的面具。“……好呀,再聯絡……,你來台灣有帶手機嗎?”

他掏出筆在餐巾紙上寫上手機號碼交給她。

方碧鈺接過後握緊。“你這次會在台灣待多久?”

“會待一陣子,離去的時間還沒敲定。”

這話說得模擬兩可,但他似乎沒有再和她說明白的意圖,他的冷淡令她感覺更加難堪,方碧鈺咬著唇,然後移眼看向他的“女朋友”,但人家已逕自低下頭吃東西,看也不看她,好似她真的只是路人甲,令她很想衝到那女人面前對她吼道:“搞清楚,這個男人以前是我的男朋友!”

以前!

這兩個字令方碧鈺冷靜下來。“那——再聯絡……,你有我的聯絡電話?”

“有,你上次msn不是有留給我?”

“……好,那我有事,先走了……”

“拜拜。”

“再見——”方碧鈺轉過身子快步離開,忘卻自己尚未填飽的肚子,走到轉角處,她忍不住停下回頭看,朱元皓根本沒有看向她,而已經是一邊吃著食物一邊跟他的“女朋友”挨著頭說話。

她目光移向那位楊小姐,眯眼打量,論外表,她相信自己更勝一籌,但她也看得出,那名女子也不是個不精明的。

雖然不清楚那名女子是怎麼跟朱元皓搭在一起的,但——他既然回到台灣,那她就會好好地把握機會,她會讓他明白,現在的她再也不是過去的那個人,現在的她絕對是最適合他的人。

方碧鈺鬆開一直緊握的手,將那張寫上他電話的餐巾紙攤平,把那電話輸進她的手機裡,在名字那一攔裡輸入了“皓子”——那曾屬於她獨有的暱稱,戀戀不捨地看了他一眼後方扭頭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