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1)

“這些東西要搬到哪邊?”

“這些是——?”

“是一些餅乾、糖果和飲料。”

“好!麻煩把食物類的都放到那個用F標示的區域裡。”

“好的。”

確定數量後,寰琳低頭翻至食物的那一頁做了記錄。“這是最後一批了嗎?”

“是的!”

“辛苦你們了。”寰琳彎腰向把貨物搬至指定區域的貨運司機鞠躬道謝。

“哪裡,哪裡,你們才辛苦。”貨運司機亦回敬道。“這裡山路很難走,難得你們這樣熱心。”

“哪裡,真的謝謝您了。”

送走貨運司機後,她立刻走回物資堆積處,這些都是捐贈物資,其他使用類如文具、書籍、棉被衣物這些都還好處理,比較麻煩的是食物類,怕裡面不小心會有些過了保存期限。

她開始動手檢查,幸好都沒有過期食物,不過將幾包距離過期時間很近的餅乾糖果挑出來,用另一個箱子裝好,在上面做了個註記,這時有人來到這間暫被充當存放處的教室來找她。“小琳,你這邊忙完了嗎?”擔任義診團後勤負責人王芬芳探進頭問道。

“都清點完了,你看看有沒有問題?”

看到物資有條不紊分門別類的擺放著,王芬芳露出讚許的笑容。“哇!整理得很好耶,讓人可以一目瞭然。”

“這樣點收領取時也會比較方便。”寰琳邊說邊把表格貼在項目下方,這是跟著他們參加過幾次活動後,發現後勤物資發放時總有些混亂,所以她自己設定了一些流程,希望可以提高效率。

“真不錯,啊!既然你這邊忙完了,可以麻煩你來支援一下廚房嗎?這些東西明天在活動時才會發放,我們先把這個教室鎖起來。”

“好的,沒問題。”將教室鎖好後,寰琳跟著王芬芳走向臨時搭建出的廚房。

走在空曠的廊道上,可以清楚的看到一大片青山,清新宜人的空氣令人全身舒爽,寰琳忍不住多吸了幾口這毫無汙染的新鮮空氣,同時欣賞了一下裝飾在牆壁上的原住民圖騰。

這裡是位在南投仁愛鄉山區的一個山地部落,魏曉選多年前就組了一個義診團,每個月都會利用星期假日率團來這邊進行一次義診,元皓參加了這次的義診活動,而她也跟著同行。

義診團進駐了這裡唯一的國小,將會在這裡待上兩天。

臨時搭建的廚房緊靠在小禮堂後方,她隨著王芬芳走過小禮堂時,正好可以看到裡面進行義診的情形。

這裡部落住民約有兩百多人,不過由於曉選的義診團每個月都會固定過來這,所以鄰近的幾個部落居民也會過來參加這邊的義診,整個小禮堂聚集了不少人,小孩子更是不停地穿進穿出,在學校操場上嘻鬧遊玩著,熱鬧非常。

此時元皓正在為一名老婦人聽診,並不時透過翻譯詢問老婦人狀況,那專注的模樣,讓她看了忍不住著迷。

苞他一起參與了幾次國內義診團的活動,已經不是第一次看到他穿上醫生袍,掛著聽診器的模樣,但每看到一回,還是會令她怦然心動,覺得他好看到讓她好想撲上去摩蹭一番,沒想到自己居然是個“醫生服控”,不過她很快就將這“邪惡不正經”的念頭壓下,來這裡是有事情要做的,要蹂躪他,咳,回家關起門再說。

會跟著朱元皓一起參加義診活動,主要是想要多瞭解他的事,何況星期假日,待在家裡也沒事,便跟著他一起來“工作”。

之前幾次,雖然需要跋山涉水到一些偏遠地區去,光是交通問題就足以讓人蹦跳三尺,不僅坐車時間長,更恐怖的是路況很差,從沒想過台灣居然還有狀況這麼差的道路,但事實上就是有,因為這些道路只要一遇雨就會崩塌、流失或堵塞,要維持好的路況真的不易。

短時間內來回奔波,身體容易吃不消,每到星期一起床上班時,都會有苦不堪言,想翹班的衝動,但不否認,下回要再參與義診活動時,她還是舉手想參加,倒也不是因為愛情力量大,讓她這麼死心塌地的跟著朱元皓趴趴走,她就是單純的想做這些事。

不過這次參與的目的就不僅止於此了。

視線移向另一方正為兒童看診的方碧鈺,她也參加了這次的義診團活動,當出發時看到她也同行,令她積極參與度火速飆高,對於任何可能會妨害她愛情的不良因子,她絕對會保持“密切注意”,以及採取必要之措施。

不過現在他們所有人全都專心處理部落居民身體健康問題,應該暫時不會產生令她不安的狀況,她收回關注目光,跟著王芬芳來到廚房。

廚房裡只有一個人在整理食材,一看到她們的到來,便立刻露出如釋重負的表情。“太好了!有空可以幫我洗菜跟切菜嗎?”

“沒問題。”寰琳立刻捲起袖子把挑好的菜拿到洗手檯清洗。

這次義診團總共有二十人,除了三名後勤人員,以及負責前台掛號做問卷調查人員兩名,其餘醫護人員都投入醫診工作。整個人力算是吃緊的。

一打開水龍頭,冷冽的山泉水立刻流出,手沒一會兒便感到冰麻,得停下呵個氣才能繼續洗,好在這些高山蔬菜全都是無農藥的,稍微沖洗過後就可以吃了。

王芬芳得時常注意前台情況做支援,所以廚房就只剩她和那位劉太太——義診團的牙醫劉醫生的妻子在忙和,因為平常她都是自己煮食,簡單料理難不到她,劉太太亦然,兩人七手八腳的簡單地將三十人份的(除了義診團的人員外還有翻譯人員)午餐弄好。

寰琳忍不住甩甩手,從來沒有煮過大鍋菜的經驗,今天總算領教到了,小小的鐵鍋中炒起大份量的菜很吃力呢,太冷天裡煮到滿頭汗,替鍋中菜加味了不少。

只是飯煮好了,怎麼沒有人來吃呢?都已經下午一點了,上午義診結束時間不是十二點嗎?

她走進小禮堂,除了牙醫那邊人仍多一點,其他多數尚未輪到看診的人已回家吃午飯,但還有些人仍堅定留下,一定要等到醫生檢查完他們後才要離開,而且——全都是排在朱元皓跟魏曉選前面,至於方碧鈺——雖已沒病患,但她緊靠著朱元皓身邊——好似跟他一起看診。

勉強壓下一股氣悶,環顧四周。

他們還沒看完,所以其他暫且無事的人也不敢離開,她想了一下,走回廚房,用學校提供的自助餐盤均分著菜。

“小琳,這是?”王芬芳納悶地問道。

“王姐,我看他們大概沒空過來這裡用餐,下午的義診時間兩點就要開始了,所以我們送過去讓目前沒在忙的人先塞肚子。”

劉太太和王芬芳一聽覺得有理,便跟著她一起分飯菜,再送到小禮堂裡,讓手頭上沒事的人先用。

一點半時,終於沒有病人了,大家都在用餐了,可唯獨朱元皓眉頭緊皺,正在研究病歷,餐盤放在旁邊動也沒動。

她想了一下,端著自己的餐盤走到他身邊坐下。

“還不吃呀?”

“等下。”他頭也不抬地說道。

“有什麼不對嗎?”

他沒回答,手持著鉛筆在病歷上迅速寫了幾行字,還不時皺眉思索。

她沒再開口問他了,她現在知道,一旦他專心起來,天塌了都不會注意到。

吃了幾口飯後,見他還是文風不動,索性拿起他的湯匙,舀了一匙飯,在上面布好菜。“來!張嘴。”

他無意識的依言張口,直到她在他口中塞了一匙飯才回過神。

瞧他口中含著飯,一臉錯愕的看著她,那副呆樣……差點讓她噴笑,但她努力端正表情。“咬三十五下後再吞進去。”怕破功,一說完後立刻低頭吃自己的。

“寰琳……”好不容易吞下開口,他神色複雜地看著她。

“你把握時間專心看,我餵你吃飯,不然再過二十分鐘又要看診了,你空著肚子怎麼撐下去?自己身為醫生還不清楚空月復會帶來什麼影響?能做出正確的判斷?”她開始為他弄第二匙的飯菜。

他看了她一會兒,輕笑一聲,將手中的病歷放到一旁,端過自己的餐盤。“我吃就是了。”不過在看到盤中的菜份量時,再看看她盤中的,他頓了一下。“這菜……是你幫我裝的?”

“是呀!多吃點,嫌不夠嗎?不然我這裡再給你——”

“不用不用!你才要多吃點,我這裡的菜分你一些——”

她立刻把盤子拿遠瞪他。“你快點給我吃啦!不要再浪費時間了。”

拗她不過,他只能乖乖吃起來,眸底有掩不住的笑意,食物入了口後,才發現自己還真餓了,沒幾下,那一大盤的食物全都進他肚子裡。

見他終於露出飽足感,她也放下心了,拿起已空著餐盤起身。“看你要不要休息一下?”瞄一眼腕錶。“至少可以休息個五分鐘。”

他點點頭。“寰琳。”

“嗯?”

“謝謝!”

她挑高眉毛。“你確定說謝謝就夠了?”

他眨眨眼,“不然呢?”

“當然還要以身相許呀!”說得臉不紅氣不喘的。

此話一出,兩人之間的空氣頓時不同,絲絲火花開始流竄著,她笑吟吟嬌睨了他一眼後,便轉身走向臨時的廚房,他靜立了五秒後,立刻舉步跟上去,將她手中的餐盤接了過去。

“你不是還有東西沒看完?”

“要看呀——不過先等我攝取三——不!四分鐘的維他命D再說。”

“維他命D?”她納悶,抬頭看看天空。“現在外頭太陽正大,你去外面曬一下太陽也好。”還以為他坐太久,要藉機松展筋骨,他笑眯眯的,跟她隨意閒扯。

走進臨時廚房後,他迅速將她拉進無人的轉角。“你就是我的Sunshine。”語畢,低頭吻住她,暫時允許自己沉溺在她的甜蜜裡。

她呆了一下,亦笑著回吻他,認命的充當太陽,普度他一下。

暫時進入兩人天地中不知道這一幕已落在有心人眼中。

魏曉選從洗手間走出時,正好看到朱元皓跟楊寰琳兩人有說有笑的走進目前無人的臨時廚房裡,本想叫住他們打招呼,卻看到了元皓像頑皮的孩子似的拉著寰琳躲到一角,至於做什麼,不言而喻,他立刻識相的不再向前打擾,一轉身,卻相方碧鈺碰個正著,她是跟在他們後面走出來的。

他默默嘆口氣,移動身子擋住了方碧鈺看直且充滿不甘的目光。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先進去standby吧。”

方碧鈺抬頭看了他一眼,然後轉過身。“你該催的不是我!”語畢,轉身走回小禮堂。

魏曉選無奈的聳聳肩,扭頭剛好和從女廁出來的妻子駱青瑤視線相對,知道她也看到了。

他跟青瑤之前就已勸過方碧鈺不要對元皓這麼執著,畢竟當初是她提出分手與他人結婚,如今離婚了才又想找元皓複合,可元皓此刻身邊已有正在熱戀的女友,若她再不放手,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偏偏她聽不進去,這次義診團本來沒有她的,她知道元皓有加入,便立刻要求加入,他推拒不了,只有硬著頭皮答應,被上路後才知道這事的元皓用眼刀颳了好幾記,讓他只能裝無辜。

“能說的我們都說了,是碧鈺自己鑽牛角尖走不出來,也許——”駱青瑤看了看那尚無人走出的角落,挽著老公的手走回禮堂。“當她終於明白複合真的無望時,她便會死心了。”

下午兩點開始的義診一直到晚上六點才會結束,明天上午則要做部落訪查,看有哪些人是不方便出來就診的,提供幫助。

這晚的晚餐寰琳無需幫忙,因為部落酋長已經準備好佳餚等著他們,所以下午比較空閒,她到小禮堂去,除了看病的沒辦法代勞,看誰忙得不可開交,她就過去支援。

下午很多孩子跑來禮堂湊熱鬧,一點都不怕生的跟在團員的身邊,嘰嘰喳喳的用帶著腔調的國語對他們東問西扯的,因為聲量愈來愈大,已經干擾到義診的進行,寰琳遂主動負起安撫這些小朋友的責任,拉著他們到外面的操場上玩起遊戲來,身為人資科的主管,科裡經常舉辦公司內部員工教育訓練,透過團體遊戲的方式來加強對課程的熱衷學習,所以帶著小朋友團體活動對她來說是小菜一碟,很快的,禮堂清靜了,外面的操場上卻笑鬧聲不斷。

偶爾,元皓在等待下一個病患到來時,會被外面的笑聲給吸引住,轉頭向外望去,看到那個跟孩子們玩得不亦樂乎的輕靈身影,臉上便不由浮出微笑,心頭一陣暖,呵!他的sunshine,挺能自得其樂嘛!精神一振,面帶笑容的迎接下個病患。

當然,同樣被笑聲吸引住的不是隻有他,大多數義診團團員都注意到了,笑聲的確會讓人愉悅,當然也有相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