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2)

片刻,他輕嘆口氣。“你察覺到了?”

“我有狗鼻子,你一有什麼不對勁,我就可以感覺得出來。”自從和他在一起後,身心靈滿滿都是他的存在,有時候也會為這種感覺感到恐懼,沒想過可以跟自己以外的個體產生那麼強烈的聯結,可又不願意割捨,因為心裡很清楚,一旦割捨了,自己再也不會完整。

“她——對我說了一些話……”

“她又說了什麼了?”對於方碧鈺她著實沒好感,尤其她所講的話都可以影響到他,這可不行,或許她該好好教育他,耳根子別那麼軟,要聽也只能聽她的,其他女人說的話一概當做耳邊風。

“她說剛開始熱戀時,都願意為對方妥協、著想,但久了一樣會走上我跟她的道路。”他神色有些黯然地說道。

“她是在說我跟你會變成你跟她一樣嗎?”她眯起眼睛。

“嗯!她說當時她無法阻止我做超人克拉克,是因為她知道自己是無法做露薏絲,她沒辦法忍受我把眾人之事看得比她還重,而你只怕也不會忍受太久。”

超人跟露薏絲……,她沉默地想了這對組合,然後點點頭。“沒錯!我也不願意做露薏絲……”

他心裡頓時一沉,果然是如此嗎?

“說實話,我最不欣賞就是露薏絲這種女人,我覺得她從不好好秤秤自己的斤兩,不管她用意多高貴偉大,可總是會惹出一堆禍事,讓超人得要不停地在她身邊守護著,要不然,她根本就是被超人寵壞了,覺得超人隨時都會衝出來救她,所以更不顧一切的往危險裡闖。”她抬眼看向他,“你希望我要一直依賴你?當我惹麻煩時,你可以立刻跳出來幫我善後嗎?……如果是的話,很抱歉,我還真做不到,因為我已經習慣我自己的問題自己解決,除非真的遇到完全棘手——就像咱們在印度碰到那些恐怖份子,那個我真的是無能為力,我才會想要依賴人,要不——”她冷哼一聲。“我可不想當‘楣’女。”

他有些無言地看著她,怎麼她會理解成這樣?

他抓頭。“不!我並不希望你變成那樣。”

“那不就得了?”她凝著他一會兒,然後倏地露出一朵讓他為之目眩的微笑。“不瞞你,在還沒遇到你之前,我早就抱著要獨身一輩子的想法,因為只要一想到下半輩子要依賴另一個人,我便會覺得很不安,組家庭、養育後代——,說實話,我若是沒有做好充足的準備,我是連想都不敢想的。”

想起她曾說過的擇偶條件。“你是指沒有足夠的金錢可以過完一輩子嗎?”

“那是其一,不過光是為了要滿足這個條件,我自己都還沒達到預計目標,所以接下來的條件我就沒再細思,但肯定要有情感的基礎,還要生活習慣、價值觀合得來——這些才會誘使我想要再進一步走下去,不過——這種種的條件設想,在遇到你之後全都沒用了……”

她跨跪坐到他的大腿上,伸手撫模他的臉。“之前,我第一次看到你救治傷患,老實說,我有被嚇到,但看到那個傷患在你及時的處理下,沒有加重傷勢,我又為你感到好驕傲,因為你能做的事不是我能做到的。”

“我們從印度分開後,我在網路上找了好多有關於MSF的資料,因為想要說服自己——忘了你,不要再牽掛你了。”

他聞言,心驀地一疼。“這……是你一開始不願意主動跟我聯絡的原因嗎?”

“嗯!我怕聯絡上了,就再也放不開你,更怕你會拒絕我……”

想到自己竟帶給她這麼大的不安與折磨,他不禁痛恨自己。“都是我……”

她搖搖頭。“不怪你,我自己也不好,太膽小了……,那時我一邊看著這個組織的宗旨與精神,我一邊想像你這些年來所做的事,老實說,除了佩服以外還有更多心疼,你這樣不斷地到處奔波,還要自掏腰包付出……,我問我自己,可以做到像你這樣嗎?……答案是不能的。”

“寰琳,我沒那麼偉大,不要把我說得那麼好……”他苦澀地說道,在他來說,他只是做他認為該做的事罷了。

“我大概可以體會出方碧鈺的想法,也許她真的很在意你無法一直陪著她,也許跟你繼續在一起後,我也會變得很在意……,誰知道?所以我之前才會說我們要交往久一點才能給你答案,總得要測試一下我們的忍耐度為了?但你知道嗎?現在我的想法變了,現在我更在意的是,當你一個人在異地做這些事時,你會不會希望某個人能在你身邊陪著你面對這一切?那個‘某個人’是我嗎?如果是的話,而你能原諒——在你最需要我的時候,我卻無法在你身邊呢?”

他聞言整個人如遭電擊,在這一刻,他發現自己在她面前是完全透明,毫無遮掩的,她比誰都還清楚地看到他深藏的脆弱,他再也忍不住伸手緊緊環抱住她,恨不得將她融進骨血裡,為什麼她看得出來?為什麼?

她繼續說道,目光蒙朧。“你知道最讓我不捨的地方在哪嗎?因為你誰都愛了,可最不愛的其實就是你自己,你太吝嗇疼惜自己了,把所有時間都給了那些需要幫助的人,所以我想問你的是,以後——你願不願意讓我代替你,好好的愛你?讓我們一起結伴走下去?”

男兒有淚不輕彈,不熟悉的酸熱佔據了他的眼眸,他將她擁得更緊。

“……好、好……”他將臉埋在她的肩頭,語帶哽咽地說道:“我求之不得,我只是……怕委屈了你……”

她吸吸鼻子,揪住他的兩耳往前拉。“什麼委屈呀?朱元皓,我要鄭重警告你,以後絕對不準再拿你的‘前女友’思考模式往我身上套,這可是我的底線,不準再犯,聽到沒?”她仰起下巴,驕傲的說:“我可是獨一無二的。”

他笑出來,心中漲滿了濃濃的喜悅和情感,他深深望進她的眼。“怎麼辦?我好愛、好愛這麼獨一無二的你!”

聽到這句話、她呆了呆,靜默一會兒後,她突然哭了出來,看到她哭,他也跟著哭。“我說我愛你,你幹嘛哭呀?”他哽咽問道。

“什麼怎麼辦?我也很愛、很愛你呀!”

“那不是很好嗎?”

“可是我從印度就愛上你了呀!”

“我也是呀!”

“可你都沒說!”

“你還不是一樣!”

兩人說完後,像鬥牛股互瞪,然後噗嗤一聲笑出來,互凝一會兒後,兩人傾身向前深深吻住對方,吻中有著疼惜以及對未來的承諾。

星空下,蟲聲唧唧,掩不住獨屬戀人的輕喘低語。

“我有沒有告訴你,我有多感謝老天在印度時,哪個房間不進卻進了你的?”

“我有沒有告訴你,我有多高興老天在印度時,讓你進了我的房間?”

“我要告訴你,我不要你與我出生入死涉險,我會答應你,我會盡最大的氣力保護我自己,所以,請你待在能讓我安心的地方,因為唯有你所在之處,才是我的心所在之處。”

“好!我也會答應你,我會待在最能讓你心安的地方——守護著我們的愛。”

愛一朵花,不需要猜它能開多久,就讓愛只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