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糟了!不得了啦!”秦母氣急敗壞的聲音同時驚動了兩家。

“怎麼啦?怎麼啦?”秦父一手提著褲子,一手拎著報紙從廁所衝出來。“發生什麼事?”

兩分鐘後,隔壁的楚家也來按鈴了。

三分鐘後,秦楚兩家人全都聚在秦家客廳,除了某人。

秦母抓著楚母。“我……我……”著急得不知該從何講起?

“親家母,慢慢來,別急、別急。”楚母安撫道,手輕拍她的背。

“我……我……怎能不急?”秦母一口氣差點提不上來。“親家母就快──”叫不成了,硬生生住了嘴。看了看圍住她的眾人,一時間也不知該從何說起,索性將手中那張紙條遞給秦父,沮喪地說道:“你自個兒看吧!”

秦父拿起紙條,先讀了一遍,然後睜大眼睛。“這、這怎麼會?”

“我不知道啦!我上去叫蓉丫頭起床上班,哪知道……”

楚麒皺眉,和冬蓉有關?“秦叔叔,紙條給我看,好嗎?”

秦父無奈地將紙條遞過去,心裡忍不住叨唸,這到底是誰生的女兒?怎麼會惹出這樣的麻煩?

楚麒皺眉朗讀出來──

爸媽:

女兒出門一趟,想弄清楚一些事,幾天後就會回來,不用擔心,不過女兒有個不情之請,在我回來之前,請先別進行婚事,別訂餐廳、婚紗攝影店,喜帖更別發出去,總之,幫我跟楚媽媽和楚伯伯告罪一下。

不孝女冬蓉敬上

“這是怎麼回事?”眾人面面相覷,滿臉不解。

“姊離家出走了耶!”冬楓以敬畏的語氣說道,真是太酷了!沒想到他老姊居然有膽做這種事,而且還敢叫人先別進行婚事,這不擺明就是──

逃婚!

有勇氣!真是太有勇氣了!不怕被兩家人五馬分屍嗎?冬楓小心翼翼地看了臉色全變得很難看的兩家人。

楚麒面色凝重地看著那張紙條,細細推敲其間的涵義,即使此刻心慌且充滿困惑,可仍不形於色。

楚父望向秦父。“蓉丫頭是怎麼了?她對這個婚事有什麼意見嗎?”

秦父搖搖頭。“若有意見,依她的個性早在當初談的時候就會哇哇大叫了,哪會等到現在?”

說得也是,兩家人都是看著蓉丫頭長大的,知道她個性是衝了點、火爆了一些,可對長輩倒也稱得上謙恭,而且說話坦率無心機,是個好女孩,所以秦家二老才會中意她,要她當媳婦。

一向直性子的她,會突然對婚事“有意見”,絕對事出有因,兩家大老全都開始皺眉苦思,想知道“因”出自何處?

然後也不知道是誰先開始,一個接著一個把視線掉轉到楚麒的身上。

渾然未覺大難即將臨頭的楚麒仍皺眉苦思──到底是怎麼回事?他未來老婆怎麼會突然留書出走呢?

“楚麒……”秦母試探地叫道。

“是?”

“兒子……”楚母也跟著喚道。

“嗯?”

兩家大老同聲一吼──

“你幹了什麼好事?”

楚麒被這一吼嚇得將手中的紙條放開,任其飄落至地。

哇咧?怎會這樣?

他……哪有幹什麼好事?

※※※

“老師好!”學生純真有力的聲音陡在她面前響起,嚇了她一跳。

老師?冬蓉看了一下週遭,沒其他人……確定是在喊她,帶著尷尬隨意地點了個頭,然後目送那群青春活力四射的學生離去。

“唉!我不是老師,是你們的學姊啦!”她喃喃地在他們身後說道。

可當瞥見窗戶反射出的身影,她暗暗苦笑,也難怪人家會將她誤認為老師,在這群高中生眼中,她是“大人”,與老師、父母長一個樣的。

走進栽滿大榕樹的校園,耳邊傳來朗朗讀書聲,感覺有些熟悉也有些陌生,熟悉的是這已有四十年的校齡,一日不變的老校景,而陌生的則是這分不再有歸屬而只有懷念的氣息。

這兒是她高中母校,亦是一生中最黃金璀璨的青春歲月佇留地,在留了張紙條給家人宣告出走之後,她便來到這裡……

在空無一人的籃球場邊榕樹下坐下來,第一堂課才剛開始,操場仍是靜寂的,微風徐徐吹來,帶來未完全褪去晨意的涼風,她摩挲已冒起疙瘩的光果雙臂,渴望此時手中能捧著一杯熱女乃茶。

為什麼回來這?

答案心知肚明。

涼風帶來了第一道蟬響,未幾,整個校園中充滿了蟬的合唱曲,她往後靠著榕樹幹,閉上眼睛,隨著這道蟬鳴,思緒亦被拉回到七年前。

那年──她,十七歲,在這棵榕樹下,第一次發現她對童年玩伴楚麒的感情不再是童年之愛,而是──男女之愛!

※※※

“秦冬蓉,聽說你跟A班的楚麒是青梅竹馬?”

“是呀!”冬蓉漫不經心地回答,埋頭苦抄方才上課因打瞌睡而漏抄的筆記,與圍在她身旁的女同學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

“常看到你們兩個一起騎車上下學,感情好好喔!”陳菲菲羨慕地說道。

“鄰居嘛!只是剛好順路。”一邊振筆疾書,心中一邊咕噥,拜託!這種事有什麼好大驚小敝?跟那個傢伙一起上下學有什麼稀奇的嗎?

“他從小籃球就打得很好嗎?”坐在她前方的吳佩芬問道。

籃球……這兩個字有如利箭般射進她體內,令她停下抄寫工作,眉頭不悅地皺起來,不明白體內某根神經為何會突然抽緊?

瞪著那個失手寫錯的字,拿起立可白,特意搖得ㄎㄡㄉㄡ作響吵人。“幫個忙,請不要在我面前提到那兩個字!”她沒好氣地說道。

“哪兩個字?”吳佩芬一時沒意會過來。

“就是那種橘紅色的硬球,得要朝距離地面二點五公尺高的框架投進的無聊運動。”只要簡潔講出那兩個字就好,可她偏偏要繞一大圈“解釋”。

奧?

其他人全都一臉不解地瞪著她,不明白她為什麼會對“籃球”這麼一副深惡痛絕的模樣?

沒錯!她就是跟“X球”有仇。

若不是因為這個XX,怎麼會讓楚麒變得像個陌生人?一個離她愈來愈遠的人……光是想到這,她的胸口就像積滿了棉花,悶得很。

是的,全都是拜那顆“X球”所害!

楚麒為什麼身價會一夜之間水漲船高,可以從醜小鴨變天鵝,聲名大噪?全因他參加了籃球校隊,公開大玩那顆紅球所賜,前陣子中區高中籃球聯賽,在與宿敵第一男子中學對打時,就是他在最緊要關頭搶得籃板投籃得分,以一分之差贏了對手,讓校隊打進了前四強,讓所有人士氣大振,接下來更是以這股銳不可擋的氣勢,拿到了中區冠軍,現在就準備進軍全國高中聯賽。

霎時,楚麒成了學校風雲人物,不但校長、老師們都認識他,同時也引來一群蜂蜂蝶蝶,無論是高三的學姊、高二的女同學、高一的小學妹,無不為之風靡──因為他打籃球的英姿實在太帥了!

可在這些眾呼崇拜、好奇、仰慕的女聲中,獨有一女發出不平之鳴,此姝正是擁有“秦始皇”外號,同楚麒一道長大的秦冬蓉。

籃球造就了楚麒,卻嚴重影響到兩人的關係,原因無他,冬蓉自小就患有輕微的氣喘病,與激烈運動絕緣,楚麒是友人中最常伴著她的人,當她只能看書、聽音樂時,他就陪她上圖書館或到音樂行去,可上了高中後,兩人分配在不同班,楚麒卻意外地迷上籃球,甚至加入了籃球校隊。

自此之後,只要有比賽,就看不到楚麒的人影,一大早,他就得先到學校跑操場,下午放學時得留下來練球。

一起上下學?哼!好像是一個月前的事,現在──死楚麒、臭楚麒,敢這樣不理她,丟下她一人,這算什麼?她絕對不會原諒他的!

“你們──到底是不是男女朋友呀?”終於有人鼓起勇氣問出眾人最想知道的問題。

她笑咪咪地說道:“你們說咧?”廢話!如果她不是,還有誰可以是?

她模稜兩可的態度,更教人模不著邊際,眾人正打算繼續追問時,上課鐘響,所有人一鬨而散,回到自己的座位,冬蓉則瞪著桌上的講義半晌,心思一片紊亂,該死!她還沒抄完,這下可好了,她得放學後留下來繼續抄。

可惡!都是楚麒害的,她咕噥著,總之,她會把這筆帳一併記在他頭上。

※※※

“秦冬蓉!”

“幹麼?”

“楚麒可不可以跟我們玩?”

“不行!”

“為什麼不行?”

“因為他要跟我玩!”

“他為什麼只可以跟你玩?”

“因為他是我的好、朋、友!”

──by秦冬蓉十一歲宣言

是的!她跟楚麒是“好”朋友,至於是否為“男女”朋友?嗯……對此兩人從未談過,因為說到“男女”朋友,就一定會說到愛情,而她與楚麒……

他們之間是愛情嗎?不知道!還不清楚,因為她對愛情的認知還懵懵懂懂,如果她對楚麒的感覺就是愛情了,那為什麼他們之間的關係不像書中所寫的那樣“驚天動地”、“驚世駭俗”?

楚麒不會在大雨中對她喊──“你是我的巧克力!”

她也不會緊緊抓住他的手,深情款款凝視他的眼睛,說:“我跟定你了,這一生一世我都只愛你,不管前方路途有多麼險峻,哪怕是上刀山、下油鍋……”

嗯!扁是想像那畫面,雞皮疙瘩便悉數冒起,別──別開玩笑了!

但,如果愛情的定義是佔有,那──就對了!

楚麒是她的,她不樂見任何人比她更親近他,即使是男的也不行。

偏偏──有句至理名言──愛,不是佔有。

所以她與楚麒之間,還不能算是愛情吧?

因此,想要弄懂她與楚麒之間究竟是什麼?還得費一番工夫,而在她弄清楚之前,還是要維持最高原則──楚麒是她的!

而目前這個原則正遭受到極大的考驗,那個挑戰者正是──“籃球”!

“你最近跟楚麒怎麼了?”走在她旁邊,從國小到高中都是同班同學的鄭?蛭實饋Ⅻbr />

咻!被射中痛處。

“哪有什麼?就只是比較沒碰到面而已。”她故意裝作不在乎地說道,討厭在別人面前示弱。

?蚵凍鐾鏘У謀砬欏!鞍Γ∥銥墒嗆芟不犢吹僥忝竊諞黃鸕哪Q?!彼?且桓雎?宰映瀆??榛孟氳睦寺?饕逭摺Ⅻbr />

“嘎?為什麼?”沒想到眾人那樣在意他們的事,令她產生反感,討厭自己成為注目焦點。

“因為你們兩個真的很寶,個性是那樣的不同,你總是急急躁躁,動作快,可身子骨卻又弱不禁風,是個運動白痴,而楚麒看起來文質彬彬,可上了運動場,卻又十項全能,光是想到你們搭在一起,就很好玩。”

冬蓉瞪著她。“你把我們當笑話看嗎?”

?蠆慌濾賴丶絛?Φ潰骸氨鷲餉此德錚≌嫻暮芎猛媯』辜塹黴?≡蹲悖?看我安褪保?忝橇礁鱸諞黃鸕某韻嚶腥け辛恕!畢肫鵡喬榫埃?從銼慍猿緣匭α似鵠礎Ⅻbr />

她丈二金剛模不著頭腦。“哪裡有趣了?”

“當你啃麵包時,楚麒一定會一手拿著牛女乃讓你有得喝,當他吃完東西時,你還沒吃完的食物一定會往他嘴巴塞,而他絕對會照單全收,你們雖然沒有看著對方,可卻很清楚對方下一步會有什麼動作,配合得完美無缺。”

她皺著眉頭回想,嗯,是有那麼一回事。“那不是沒吃完,而是一人一半。”她很委屈地嘟嚷道,只不過她動作比較快,把她那一份先吃了嘛!怎麼聽起來好像是楚麒吃她不要的?

“是喔──嘻!抱歉!看不出來,反正對你們那分秒不差的吃飯動作默契,我們都很佩服。”

冬蓉聽了沒吭聲,吃飯有默契算什麼?狀況好一點時,還會有心電感應咧。

?蛘?蛩慵絛?敵┦裁矗?⒁飭θ匆馴徊儷〉牧硪徊嗨?⒊齙幕逗羯??プ⒁飭Γ?盟??私酉氯ヒ?凳裁礎Ⅻbr />

“是籃球校隊在練球耶,我們過去看吧!”

啥?全身寒毛豎起,是敵人!“沒興──”那個“趣”字還沒來得及出口,就已經被人扯住往操場走去。“哎喲!有太陽耶!我不想在下面曬!”眼不見為淨,她不想看到楚麒為那顆球著魔的樣子。

“一下下就好了!”

可惡!?蚋鐾訪髏鞅人?。??瘟ζ?崛鞝舜螅烤箍梢園閹?獻拋擼∈粵思復危?跬鹽扌Ш螅??煒斬?靄籽郟?愎怨願?斯?ァⅫbr />

加油聲、尖叫聲不時從圍觀的人群中發出。

“借過、借過!”?蚍⒒印吧ㄈ恕鋇墓Ψ潁??肺鞔艿模?彩淺曬Φ慕???轎Ч廴巳褐械牡諞慌擰Ⅻbr />

冬蓉環視周遭一眼,當下決定,以後只要是去做擠破頭的事情,一定要找?蜃魷確媯”Ψ蛘娌皇歉塹摹Ⅻbr />

站定位後,定下神,心不甘情不願地朝場中望過去,很快就看到那再熟悉不過的身影,此時校隊的一軍正與二軍做練習比賽。

在所有籃球隊員中,楚麒那一百七十八公分的身高,只排得上前十名,並沒有特別突出,可他的動作靈活,在一群長人中穿梭自如,而且彈性極佳,可以跳得比一般人還要高些,所以能輕易搶得籃板,並迅速帶球上籃得分。

就因為他那優雅不粗魯的打球動作,格外引人注目,所以──

“楚麒學長,你好帥喔!”

冷不防,身旁傳來高分貝的尖叫聲,差點沒將她的耳膜震破。

她震驚地捂著耳朵,轉過頭看那群小斑一,正想出聲告訴她們,沒事不要這樣嚇死人,可見她們全都一臉痴迷,全神貫注地看著籃球場時,話就全都咕嚕吞下肚。

怎麼會這樣?那傢伙是她所見過最平凡、最普通的人了,有什麼地方吸引人呢?

她不以為然地轉向場中,再度追尋那熟悉的身影,突然一股陌生的感覺攫住了她。

那人……真的是她所認識十七年的楚麒嗎?

才幾天沒見而已,他好像變得更高、更黑!他的胸膛、肩膀看起來更寬、更結實……長至頸脖的黑髮則用橡皮筋束成了馬尾,原本掛在鼻樑上的金邊眼鏡則改成了隱形眼鏡,使他五官更為突顯,好像真的……變帥了。

情不自禁被他臉上專注的神情給吸引,汗水像鱗般佈滿他的臉,在陽光照耀下,閃閃發亮。天!她從未見他如此亮眼過,簡直令人移不開眼睛。

驀地,一股燥熱爬上她的臉頰,哇咧?她……她臉紅了?

飛快地伸手捂住臉頰,怎麼可能?她竟會看他看到臉紅?

不!不對!不對!一定是因為太陽把她曬熱的緣故……

可每多看一分,不舒服感便愈強烈,兩人明明是那樣的熟稔,為何他突然變得如此遙不可及?好像是另一個世界的人?

她突然發覺自己喘不過氣來。

不行了……她拍拍?頡!岸圓黃穡?也惶?娣??業絞饕襝碌饒恪!彼低旰螅?患?莉草草點個頭,視線便又轉回球場上。

居然被冷落至斯,令她很不是滋味,見色忘友!忍不住在心中暗罵,氣嘟嘟轉過身,可這一轉卻讓她當場呆掉,想離開?行!但得突破那黑鴉鴉的人群,才可重獲自由,她不禁在心中哀嚎了一聲,沒事衝到那麼前面幹麼?讓自己沒了退路。

深吸口氣,正欲突破藩圍時,一陣暈眩襲來,奇怪,地怎麼好像會晃?在下一秒,她覺得自己身體變得很輕,而且耳朵可以清楚聽到周遭的尖叫聲。

又是為楚麒而叫的嗎?拜託!他只是一個很普通、很普通的人……不要那樣崇拜他,他是她的!她想這樣大喊,可喉嚨卻發不出聲音來。

一陣天旋地轉,在完全失去意識之際,依稀聽到遠方傳來一個很熟悉的呼喚。

“小冬!”

“換我玩啦!”小男生說道。

“不行,我還沒玩夠!”小女生說道。

“可是你已經玩很久,輪到我玩!”

“你很煩耶!再讓我玩一下,又不會怎樣?”

“你已經說過五次玩一下,不管啦!現在換我!”

“好!那我們猜拳……剪刀、石頭、布!”

“YA!你輸了,給我玩。”

“哼!又沒有說ㄘㄟ贏的人玩?輸的人才可以玩啦!”

“你、你!”

“我、我什麼?”

“嗚哇!你、賴、皮!哇!”

“你很吵耶!男生怎麼那樣愛哭,羞!羞!羞!”

“哇!”

“你再哭!我就跟你絕交!”

“哇!”哭聲變得更大、更委屈了!

“告訴你!你不可以跑得比我快!”

“為什麼?”

“笨!當然因為我是老大!”

“為什麼你是老大?”

“我說我是老大就是老大!”

“不──公──平!”

“你再吵?反正就是不准你跑贏我,再不聽我的話,我就要跟你“切”,不跟你玩、不借你玩具、不、跟、你、說、話!”

“嗚哇!我要回去跟媽媽說,你都欺負我!”

“你……羞羞羞!愛哭鬼!流鼻涕……”

冬蓉幽幽從昏睡中醒過來,看著頂上的天花板半晌。

她──在哪?

是在真實的世界中?還是在夢中?

現在她幾歲?七歲?還是十七歲?

啊!不管了!罷剛在夢中的畫面是什麼?對了!是楚麒被她弄哭的樣子,嗯!好爽,她合上眼,想再接續方才那個畫面。

“楚麒,真是不好意思,又麻煩你了,還讓你叫計程車送那個丫頭回來。”母親的聲音從樓下傳進她的房間,令她睜開迷濛的雙眼。

“沒關係,這是我應該做的。不知道小冬醒了沒?”

“這孩子不禁用,連曬個太陽都……說出來真是會笑死人,在秋天也會中“暑”!”母親的大嗓門,把所有睡意都驅跑,令她從恍惚狀態中驚醒。

猛地從床上坐起來,對啊!她好像……沒經過騎腳踏車這個過程就回到家了,再往前推──最後記得的是看楚麒在打X球,然後──就在家了?

罷剛媽說什麼來著?中暑……莫非她昏倒了?

“秦媽媽,我上去看小冬一下。”

“好!”

他要上來?聽到咚咚跑上樓的聲音,她忙不迭躺下,把被子蒙到臉,當房門開啟時,眼睛立刻閉上──裝睡。

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做?只是有種莫名的感覺,讓她此刻非常不想面對他。

他進來了──腳步聲很輕,一股帶有汗味的男孩氣息竄進她的鼻息,他強烈的存在感瞬間包裹住她,全身無一不敏銳地意識到他的一舉一動。

此刻──他──就站在她的床邊。

無來由地,心跳開始不規則加快……

啊!這是怎麼一回事?閉上眼睛的她,可以清楚察覺到血液在體內如何異常的竄流,身體發熱。

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