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楚麒蹲子,面帶擔憂地望著冬蓉好一會兒,怎麼回事?她眉頭怎麼會皺得那樣緊?難道她已醒過來了嗎?

“小冬……”他試探地叫道。

聽到他那熟悉的輕喚,她微微一僵,楚麒的聲音一向不若同齡的男子低沉,清朗得像山林的流水,教人聽了舒服。

“小冬……”見她不動,忍不住又喚了一聲,可這回她咕噥地丟了一句“別吵!”便拉著薄被翻過身背對他側躺。

楚麒抓抓頭,本想問她身體怎樣,可見她睡得那樣熟,反而不好意思吵她。

他抬頭打量四周,已經好久沒來冬蓉的“閨房”──自從上高中後。

房間幾乎沒什麼變,除了書架又多了一個……他起身將她的書包和參考書放在她桌上,走到最外側書架前,把隔灰塵用的布簾掀起,打量她最近看的書。

她什麼書都看,從小身體不太好的她,書籍是她的最愛,所以他的故事書幾乎都進了她的書櫃,後來他索性不再買書,反正看她的就夠了,最上層是世界文學名著,中間這層是漫畫還有……薔薇頰?這是什麼書呀?怎麼書名都是“冷酷男子”、“我為卿狂”、“引狼入室”?他好奇地伸手欲取來翻閱時──

“你在幹麼?”冰冷的聲音從他身後射了過來,令他嚇得縮回了手,轉過頭訕笑道:“你醒了?”

冬蓉已站起身,不悅地瞪了他一眼,隨即快步走到書架前,把布簾放下。“沒事別亂看!”她沒好氣地說道。

楚麒有些驚訝,雖不明白她為何會如此反應,可早已習慣她那來得快、去得也快的爆烈脾氣,因此也沒掛懷。“我只不過看看你有什麼書嘛,最近我幾乎都沒讀到課本以外的書,剛剛我看到什麼……書名是“引狼入室”的……那是什麼書呀?”

“你管!反正那不是給你們男生看的書啦!”她臉孔微紅,方才睜開眼偷偷看他一眼,赫然發現他竟在翻她的書櫃,一顆心差點蹦跳出胸口,嚇得不敢再繼續裝睡。

那是西洋羅曼史小說,裡面除了有纏綿悱惻的愛情外,也有令人心跳的火熱畫面,若是讓他知道她在看這些跟“愛情與”有關的書,他一定會取笑她!

“醒了啊?身體有沒有好一點?”

他的溫柔詢問,令她有些失措。“嗯。”她把心情重整好,方轉身面對他,可是這一轉,卻讓她後悔了,看到楚麒的臉龐,和他那雙黑眸相望,突然間又覺得喘不過氣來.和下午所發生的情形一樣。

明明是張最熟悉不過的容顏,為什麼現在會如此陌生?如此的……不一樣?

心慌意亂地別過臉,不敢再迎視,太──太詭異了。

“沒……沒事了。”為了掩飾那份不自在,她習慣性伸手撫模脖子。“我……又在學校昏倒了?”話才剛說完,又是一陣暈眩襲來,想來是剛剛一下子就跳起床的緣故。

看她的身體在搖晃,他忙伸手去扶她。“小冬!”

陡然的肢體接觸,令她一驚,想推開他,可又無法使力,整個人就這樣被他圈扶在懷中,慢慢扶到床邊坐了下來。

兩人靜了一會兒。

“你籃球后來怎樣了?”腦海中還記得昏倒前一刻所見的景象。

“不知道,應該會有人遞補我的練習位置吧!”

她看了他一眼。“這樣丟下球隊,不會被罵嗎?”雖不愛他打球,可不願見他被人說不是。

他聳聳肩。“誰叫你昏倒了,我只有先送你回來呀!”

吧麼講得那麼實際?就不會說與籃球和那支充滿臭汗味的隊伍比起來,她才是最重要的嗎?但……如果他講得出這樣的話,他就不是楚麒了。

一個老早就想問個明白的問題浮上心頭。

“你怎麼會突然那麼喜歡籃球?”國小到國中,他們一直都同班,雖考上同一所高中,可卻因為男女分班之故,沒有再在一起,因此對他這項轉變,她始終感到不解。

“為什麼呀?”楚麒習慣性抓抓頭。“就上體育課時辦模擬籃球賽,同學拉我去打,然後才發現我很會搶球,投籃超準的。”他咧嘴一笑,得意地說道。“呵!我沒想到自己會那麼厲害。”

她皺起鼻子,怎麼可以那麼驕傲?看了……好不爽。

她又嘟著嘴。“如果……我叫你不要打籃球,你會答應嗎?”

他嚇了一跳。“你為什麼不讓我打?”

她煩躁地說道:“因為我不喜歡籃球嘛!”飛快搜羅他不該打籃球的原因,突然靈光一閃──“籃球就是跟我犯衝!”

“犯衝?”

“對!每次我碰到籃球身體就會不舒服,體育課立定投籃時,球不進也就算了,還反彈回來打到我。你看,像今天呀!我才去場邊看了你一下,就立刻中暑昏倒,這不就擺明我跟那個東西犯衝嗎?”她愈說愈理直氣壯,恐怖喔!她居然多看籃球幾眼就會在秋天中暑,可見八字有多不合。

楚麒又開始抓頭了。“這個……跟那個有關嗎?”

她嚴肅地點點頭。“有!總之,你不要再打籃球了。”

他靜了一會兒。“可是,是你跟籃球不對盤,又不是我。”

什麼?他……要拒絕!她脾氣被挑起來。

“籃球很好玩的,在場上得想盡辦法把對方的球奪過來,可是不行光靠蠻力,還要靠技巧、智慧、戰術以及和夥伴之間的默契,有時候如果眼神沒對到,譁!那可就不得了,像上回我們對青高之戰,如果不是我們幾個人默契佳,採取快攻,哪有可能在緊要關頭拿下致勝的分數?還有呀!在上上次的比賽,我在三分線外……”楚麒一講起籃球,就像關不住的水龍頭,整個人都亮了起來。

這廂說得興高采烈,另一方卻聽得愈發沮喪。

好討厭這種感覺,她無法分享他的興奮和喜悅。

“好了啦!別說了。”她不耐煩地打斷。

楚麒閉上嘴巴,莫名地望向她,不知她的情緒為什麼會突然轉變?

盯著地面某一點。“我們現在高二了耶,功課又那麼重,你一直把心力放在籃球上,影響到功課怎麼辦?”話一出口,她就後悔了,這種“市儈”話怎會出自她的口。

楚麒不以為意地笑道:“放心!我念的是第二類組,很多觀念只要弄懂就好,不像你是第一類的有那麼多需要死背……”

說到這,又讓她胸口發悶,他們學校雖是男女分班,但因二、三類組人數比較少,所以有時會讓男女合班,楚麒現在就是在男女合班中,而她因為不同類組,所以根本無法再像幼稚園、國小、國中一樣是同班同學。

“而且不趁此時好好打球,到高三更沒機會了,我說你呀!也該多多運動,瞧!動不動就中暑,身體有多虛呀!”

奧?幾時輪到他教訓她了?可看到他臉上的真誠,知道他是真的關心她,頓時被堵得啞口無言。

有種愈來愈強的無力感,唉!現在不比小時候,不會她說東,他就會跟著一起來了……暗自生悶氣。

“那──你這個星期天有沒有空?”改弦易轍,採用柔性攻勢。

楚麒皺眉想了一下。“沒耶!星期日我們要集訓,怎樣?”

她手握緊,又來了!又是籃球!“我本來要約你去圖書館一起唸書的。”她滿臉委屈地說道。

“這樣啊……”楚麒偏頭想了一下。“不然這樣好了!我早上去打球,下午陪你去圖書館。”

心頓時像被數十根針紮了一下,又刺、又酸的。

“不用了!”她忍住氣說道。“我白天要去圖書館,下午要去逛書店,你還是去打球就好。”

楚麒搔搔頭,渾然未覺她異樣的情緒。“這樣喔,那好吧!我下回再陪你去。”他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髮。“先下去吃晚飯吧!你不多吃一點,身體不會健康的。”這一刻他變得像個兄長。

她則有些發愣,為他突如其來的成熟大人樣感到吃驚。

“我先回去了。”他走到窗前,依老習慣欲跨窗過去,腳舉起了一半──

“不對!我的鞋子還在下面!”他不好意思地笑笑。“先走了,拜拜!”

一待他離去,冬蓉獨自一人坐在房間裡,三十秒後,整個人埋進枕頭中放聲大喊──

“你這個大木頭!大笨蛋!大白痴!大……”

沒一會兒,樓梯傳來跑步聲,她立刻抬起頭,眸中充滿了希冀。

“蓉丫頭,怎麼了?”

是她媽。

她頓時垮下臉。“沒事啦!”沒好氣地應道。

“沒事叫那麼大聲幹麼?”

“我肚子餓啦!”隨便找個理由搪塞,如果冒出“超不爽”這三個字,準會被揪去廁所洗嘴巴,她媽媽最討厭女生口吐不雅之詞。

“肚子餓不會下來吃呀!在那裡鬼吼鬼叫作啥?飯菜都還熱騰騰在桌上。”秦母叨唸了半晌,便又下去了。

她再度倒回床上,這回不出聲了,繃著臉,握緊拳頭,氣得猛打枕頭。

※※※

還是當小孩子最好,心中想什麼,嘴巴就說什麼!情緒也可以直接反應。

可當眾人漸漸認為你長大了,所受到的教育和周遭環境影響,要學會收斂情緒,為了要顯現教養和風度,不可以暢所欲言,而是要經過組織化,講得條理分明,足以讓人信服。

即使面對超不對盤、超不爽的人,也不可以馬上破口大罵,直指對方不是。

如果這樣做,一、易被人批判EQ和IQ都不高;二、如果對方帶著兄弟找上門,小則皮肉痛,中則生命有危險,大則危及全家老小……

有人或許會說,那就遵從阿拉的指示,以牙還牙,以眼還眼!對方怎麼來,我們就怎麼回過去……漸漸地,戰爭、仇恨不斷地上演,製造了社會動盪不安。

於是一個想要對家庭、社會和國家和平負責任的人,要學會控制情緒,以理智化解怨恨,最重要的就是要學──忍!

人愈長大就愈要學會忍!

──by秦冬蓉某年某月某一天的隨手塗鴉

喔──真去他的!冬蓉把筆一甩,用力將筆記本合上。

人為什麼要長大?她為什麼不能像從前一樣對楚麒下命令,他要是敢不從,她就狠狠K他、扁他、罵他……可楚麒在籃球場上飛奔跳躍的模樣突然竄入腦海。

不!現在不能任意打楚麒,現在的他,個頭比她多出個十五公分,肩膀也比她寬,身體肌肉也比她結實,如今打他,恐怕他連眉頭都不會皺一下,倒是她的手會紅腫上好幾天……

唔……該死的男女身體結構差異性!

那威脅不跟他好、不跟他玩?

他大概會聳聳肩地說道:“啊!那我去打籃球嘍!希望回來時你氣消了……”

總之,小時候用來壓制楚麒的把戲,如今沒一個適用。

他們為什麼要長大?為什麼他跟她之間,不能永遠像小孩子一般?

有人在她前面的位置坐下。

“冬蓉,你跟楚麒怎麼了?”?蛭實饋Ⅻbr />

她抬起頭,充滿戒備。“為什麼要這樣問?”

“你們現在怎麼都沒一起上下學?”

“我們又不是連體嬰,為什麼一定要在一起?”她冷冷地說道。從上星期那席談話後,她就與楚麒冷戰──不與他說話,不與他一同上下學,甚至為了避開見面,還刻意提早出門上學,放學時則因他要留下練球,她更是自己一個人先走,回到家後,她把窗戶緊緊關住,絕不打開。

楚麒還不笨,隱隱知道她在生氣,可不知確實原因,在屢次敲窗求見不成後,便模模鼻子不再找她。

依據經驗法則,他知道,除非她氣消,要不他別想和她說話。

只是……

這回冷戰天數已到第五天,不知何時才能和解?而她也還沒想出來以後該如何與楚麒恢復從前一般的相處。

“那你知道楚麒他們班上有個叫林彥青的嗎?”?蜓溝蛻?粑實饋Ⅻbr />

林彥青?想了一下。“知道,她很有名呀!他們班的班長!成績在全校前十名內,又會演講也會運動,人長得也漂亮,聽說有很多男生追她。”冬蓉將她所知道的全擠了出來。

看過那女生好幾次,她不容易對人有好感,可對林彥青的第一印象還不錯,有才氣卻無驕氣,臉上總是帶著平易近人的甜笑,如果她是男生的話,一定會很容易喜歡上那樣的女生。

“最近她跟楚麒走得很近喔!”

啥?心臟頓時緊緊一縮。“楚麒是班上幹部,跟她走在一起,也沒什麼稀奇。”嘴巴雖是這麼說,心頭的不安卻益發濃厚。

“這幾天他們都一起放學回家耶。”?蟶?粞溝酶?汀Ⅻbr />

她震驚地望向?頡!八登宄?壞恪!背?枰蛭??非潁?崍糶5攪?愣啵?饈奔湓緋??艘話惴叛?奔洹@湔角埃??崍粼諭際楣蓴蟶繽牛?人?吠暱潁?僖黃鴰厝ィ?湔膠螅??虻備觥昂醚??保?輝諦6嘍毫簦?際被丶搖Ⅻbr />

?蛩仕始紜!扒榭鑫乙膊磺宄?玻》湊?餳柑於伎梢鑰吹剿?且黃鵪鍀盤こ擔?興滌行Φ模?雌鵠錘星楹懿淮恚??暈也拍擅疲?腖的愀??趺戳耍俊包br />

她沒說話,心湖全因為這一席話而大起波瀾,整個人有些頭重腳輕。“我先出去一下!”

“可是快上課了耶……”?蚧盎姑凰低輳??厝艘丫?宄黿淌伊恕Ⅻbr />

她跑得很快、很急,目標是楚麒的教室,他們二、三類組在另一棟樓,可跑不到一半,上課鐘也響起了。

廊上交錯著急促跑進教室的腳步聲和身影,別擋路!她想這樣大吼,可念頭才一起,其中一位就這樣不小心與她相撞。

“哎唷!”雙方發出慘叫。

回過神,對方先向她道歉,是個塊頭高壯的男孩。

“你沒事吧?”

奇異地,這句話卻讓她紅了眼,淚水不聽使喚地直往下掉。

這一哭,可讓撞著她的男孩嚇著了。

“對不起!對不起!你是不是哪裡受傷了?”男孩急壞了。“我立刻帶你去保健室。”

她搖搖頭,喉嚨像被石頭梗住,一個字也出不來。

這時男孩的同學們都圍上來,七嘴八舌的出主意,嗡嗡聲讓她更加難受,她搖搖晃晃地站起來,搖頭拒絕對方要送她去保健室的好意,轉過身,獨自一人,往自己教室走去。

走到轉角處,一避開別人的目光,她便衝進旁邊的廁所中,將自己鎖進小棒間,拉下衝水箱,然後──用力地哭出聲。

這天,她做出有生以來第一次的事──蹺課!

※※※

“我回來了!”楚麒超有精神的聲音從樓下傳來。

“兒子,趕快去洗手、洗臉,準備吃飯嘍!”

“好!”

“啊!對了!楚麒,蓉丫頭在你房間等你,你問她要不要留在我們這邊吃飯?”

“小冬來了?”聲音中有明顯的驚訝。

“對呀!瞧人家多乖,一放學就回家,哪像你瘋到那麼晚……”

沒一會兒,傳來跑步上樓的聲音,門迅速被推開,專屬男孩的汗水和體味迎面撲了過來。

人未到,味先到。

她抬起頭看向他,迅速地打量他,他看起來更黑了,全身散發強烈的熱力與活力,和他比起來,她蒼白得像是存在另一個空間的靈體。

“你怎麼來了?”他的表情寫滿了驚訝。

“我不能來嗎?”拿起擱在床頭上的一組恐龍模型把玩著。

楚麒抓抓頭。“那你……不生氣了嗎?”他謹慎地看著她。

“我有生氣嗎?”她面無表情繼續玩著恐龍。

“沒有嗎?”語氣更加謹慎。

她聳聳肩,把恐龍擺回去。

房間內有短暫的靜默,楚麒走到她身邊坐了下來,從他身上所傳來的體熱和氣味,令她不安地動了動,靠近他的那一半身體和肌膚都熱了起來,也讓她心跳開始不規則。

“那你這幾天幹麼不見我?”他問道,不知道她生氣的原因,著實叫人不安,但也習慣了她說風是風的脾性,氣過了,也就風平浪靜,所以只要等她氣消即可。

“因為我要思考一些問題。”

“什麼問題?”

我們的關係!她咬住下唇,過了一會兒才開口。

“我們──還是好朋友嗎?”

“是呀!”

她看著他一會兒,然後輕輕把頭靠向他肩上。“可是……我覺得你離我愈來愈遠,變得好像……陌生人了。”

他用頭輕輕敲她一下。“你想太多了!我還是我呀!倒是你,變得有些陰陽怪氣了,你究竟是怎麼啦?”

她沒吭聲,只是繼續將頭偎在他的肩膀上,這樣像情人般的依偎,對他倆來說並不陌生,畢竟兩人自小一起長大,也幾乎形影不離,這樣的接觸經常發生。

“你要不要留在我家吃晚飯?”

她搖搖頭。

“肚子餓不餓?”

她點點頭。

“你餓又不下去吃……”真不知該拿她如何是好?

“我要再問你一件事……”

“什麼事?”

“楚麒!”

“嗯?”

“我真的是你最好的朋友?”

“你要問幾次啦?從小到大不都是你。”有些哭笑不得了。

“我是你最好、最好的“女性朋友”,對不對?”

“對!”

“所以……我也可以對別人說我是你的“女朋友”,對不對?”

“可以呀!你高興怎麼說都行。”他無所謂。

“你不會介意?”

“有什麼好介意的?”他伸手攬住她的肩膀。“我也可以說我是你的“男朋友”嘛!”他嘻嘻笑地說道。

聽完這話,她不喜反覺得悲傷,從他的語氣和態度可以知道──對她,他還是隻有“好友”的情愫,一點都不像她對他,已經產生了其他的……

沒關係!現在先這樣,總有一天,她會讓他知道“女朋友”和“好朋友”是不一樣的,只要等她也弄清楚,那“其他的”感情究竟包含了哪些?已經有多深?

今天在學校那場痛哭,哭出了真實,她得到一個重要的結論──在楚麒身邊的,除了她以外,不準其他女生佔據。

她低頭玩著自己的手指頭。“那──你知不知道現在……有很多女生都很喜歡你?”

“有嗎?”

她抬頭瞪他。“少裝傻!”

他咧嘴一笑。“可能有不少人欣賞我啦!”笑容中有掩不住的得意。

楚麒個性憨直,可絕不是笨蛋,雖屬後知後覺一族,但每天籃球場邊聚集了一堆吼著他名字高喊加油的女生是如此多,想不清楚都很難。

“那你有沒有特別欣賞、喜歡其中的某一位?”她拐彎抹角地探問。

他失笑道:“沒啦!現在光是練球、唸書都來不及,哪還會注意她們?”他一臉“拜託你,好不好?”的樣子。

對此,她是相信的,楚麒容易對自己喜歡和注意的事物著迷,對突然加諸的人、事、物反倒容易視而不見。

“如果她們跑到你面前,硬是要引起你的注意,那你又該怎麼辦?”

他微微皺眉。“嗯,這很難說,要真發生了才知道怎麼反應。”

笨蛋!就不會直接說不會理對方嗎?看他露出不解的蠢相……算了!這樣的思考和反應別指望出現在他身上。

“所以──現在你還沒有特別喜歡和欣賞的女生嘍?”

“對呀!”

聽到此,她稍稍感到滿意,這下可直接問了。“那你對你們班那個林彥青……覺得她如何?”迂迴了半天,終於問出那根螫了她一整天的心頭之刺。

“林彥青?你也認識她呀?”他驚訝地問道。

沒好氣地丟給他一記白眼。“你真健忘!是你自己提到她的。”對林彥青的印象,幾乎都是出自楚麒的告知,以前她沒掛在心上,現在想來,才發現若干的不尋常。

楚麒很少主動提到另一個女孩子,上高中前,他們所認識的人都是一致的,可上了高中後卻不同了,而林彥青是楚麒口中第一個吐出的陌生女孩姓名!

“喔!”他搔搔頭。“她……不錯呀!寶課好、對人也很好!”他彈下指頭。“對了!她也很懂籃球喔!蒐集了好多NBA職籃的錄影帶,超棒的!”林彥青的父親在美國工作過,所以能蒐集到比在台灣更多關於職籃的資訊。

忍住氣。“你……很“欣賞”她?”明明介意得要死,卻要硬ㄍ一ㄙ出不以為意的樣子,保持聲調的平穩。

“對呀!我很欣賞她!”

什麼?“你剛剛不是說沒有欣賞任何一個女孩?”聲音忍不住拔高。

“是你提起,我才想起來的嘛!”他一臉無辜地笑道。

這混……她吞下罵人之詞。

冷靜!別亂了方寸,她深吸口氣,唯一可告人安慰的是,還得靠她提點,他才會想起林彥青。可,那算什麼呀?

“你怎麼會突然提起她呀?”楚麒像想到什麼似地回問她。

“因為……她最近很紅呀!”你這個大豬頭!難道不知道所有人都在傳你拋棄了我,準備要跟她在一起嗎?

“是唷!我倒不曉得她那麼有名。”

“你最近不是常跟她在一起?”說到這,她就氣,都是她生那勞什子的悶氣,沒緊緊跟在他身邊,才會讓其他女生有機可乘!

哼!從現在開始,她不會那麼傻了,楚麒是她的,她不會讓給別人的!

仔細看著他,想從他臉上的表情看出端倪,在提到林彥青時,他有沒有特殊的反應?沒有,幸好!除非他演技佳,要不他真的掩飾得很好,而楚麒絕不是什麼好演員。

楚麒又抓頭了。“常在一起……也還好啦!不過這幾天我們班要參加數學競賽,老師指定我跟她參加,所以經常要找時間討論。”

“數學競賽?”一提到“數學”,她不由得打了個冷顫,那正是她學科上的“死門”,可偏偏卻是楚麒的最愛。

“對呀!我們班和隔壁班各派一組人馬,準備參加中部高中數學競賽。”他拉起衣服的下襬將臉上的汗擦去。“要參加數學競賽,又有全國籃賽,這幾天可真忙死我了!”

“你可以不用這麼忙呀!”忍不住低聲咕噥。

“什麼?”他沒聽清楚。

“沒事……”她將髮絲勾到耳後。“比賽是什麼時候?”

“籃賽是下個禮拜六、日,數學競賽是下個月。”

什麼?下個月才要比數學競賽,也就是說楚麒還會跟林彥青“討論”數學一個月嘍!天呀!這怎麼可以?

“你要不要我介紹你跟她認識?”楚麒突然說道。

咦?愣愣地望著他,腦袋有好一會兒都轉不過來。

認識林彥青呀……她開始思索。

“她真的不錯!你應該會喜歡和她做朋友的!”楚麒笑嘻嘻地說道。

“好!就這麼說定了,你把她介紹給我認識!”她露出只有自己才懂的微笑。

※※※

“你是?”

有人出聲將她的思緒從遙遠的時空喚回,看到站在前面是穿著軍服的教官,她頓時像回到學生時代,如被針扎到一般跳了起來。

“教官好!”她反射性地喚道。

“你是?”這位教官和善中不失警覺地打量她。

的確,她已不屬於這個校園了,人事已非,當年教過她的老師也不知道還有多少人仍在此?而眼前的教官,更是完全的陌生。

收起感嘆,微微一笑。“報告教官,我是校友,特地回母校看看。”她皮皮地說道。

“回來看老師呀?”教官臉上表情放鬆,露出親切的笑容。

“是啊!對了,請問教官,我們學校有沒有校友會呀?”

“有!有!辦公室就設在這,我帶你去坐坐。”

“好呀!麻煩你了……”

有校友會啊……希望可以從中找到她要的聯絡資料。

必於那個林彥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