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她真的都沒跟你聯絡嗎?”

“沒有!”電話另一頭的嵐春用手指輕敲桌面。“你問過妍羽、秋雅了嗎?”

楚麒揉揉眉間。“都問了,你是最後一個……”

“是喔……她也都沒跟她倆聯絡?”

“嗯!”

“你們兩個到底怎麼了?”

面對這第N次的問話,他只有苦笑以對。“我也在找答案……”他吸一口氣。

“如果她有跟你聯絡,請務必通知我。”

“……”嵐春沒馬上答應。

這反應跟另外兩人一模一樣,這是她們這群四季美女的友誼與義氣,炮口一致對外,楚麒暗暗嘆氣。“如果她不想見我,我不會馬上去找她……直到她肯為止,但請讓我知道她是否安然無恙。”

“好,我知道了!如果她真的有什麼消息,我會在她的同意下告知你可以知道的訊息。”

“謝謝!”

楚麒掛完電話後,整個人虛軟地躺靠在椅子上。

看了看錶,距離冬蓉離家出走已兩個小時又十八分……

她到底跑去哪了?所有可能會去找的朋友都已經聯絡過了,偏偏全沒有……

紙條上叫人不用擔心,可現在楚秦兩家人都因此雞飛狗跳,因為這是冬蓉第一次做出這樣的事來,不僅嚇壞了所有人,而秦冬楓一句“逃婚”,更像一枚炸彈,炸得所有人人心惶惶的……

怎麼會發生這種事?

如果真對這場婚事有任何不滿的地方,大可直說,幹麼離家出走呢?

推想了N個可能離家出走的原因,卻也一一被推翻掉,快想破頭了,卻一無所獲。

瞧著紙張上列滿事件發生的可能性以及造成的原因,發現他已經可以設計出一款名叫“老婆出走記”的遊戲。

遊戲規則很簡單,只要找得出老婆離家出走的原因,然後再循線去找,就可以找到了!

不過遊戲歸遊戲,現實歸現實,真希望真實世界可以跟電腦遊戲一樣好掌控,因為他懂得所有電腦變數,卻不懂人心。

即使是即將成為他的妻、相伴相識二十多年的人,也無法瞭解透徹……

桌上電話鈴聲響起,忙不迭接起。

“喂!”心中祈禱是冬蓉。

“楚麒,我是昱翔!”

頓時像洩了氣的皮球。“從妍羽那邊得到消息了嗎?”他無精打彩地說道,昱翔是他的大學同學,當初冬蓉的好友妍羽就是由他牽線介紹的。

“是呀!還沒消息嗎?”

“嗯!”有氣無力的。

“要不要蹺班出來?”

“工作還沒做完……”頭痛死了,事情愈到關鍵期,狀況也就愈多!

“有心做嗎?”

“沒。”想想也對,已無心在這邊做工作,倒不如花點心思想冬蓉的事,還有他到底做錯了什麼,惹了她生氣,或許昱翔可以幫他找到盲點,頓時下好決定。“我去請假,半個小時,老地方見!”

“OK!”

※※※

苞楚麒通完電話後,嵐春迅速與其他兩位好友取得聯絡,秋雅從事藝術創作,時間自由,立刻趕到嵐春家,妍羽則把手上工作迅速處理完畢,向公司告了兩個小時假後也跑了過來。

三個女人一聚首,先是你看我、我看你的,然後一致地搖頭。

她們四人從大學認識至今快五年了,冬蓉一直是她們四人中最活潑、熱情的那一個。

若朋友有難、受苦,她絕對是第一個冒出頭抱不平。

若朋友有病有傷,她絕對是第一個展開懷抱,緊緊抱住朋友,陪著哭、陪著痛的人。

若朋友有喜、有樂,她絕對是一個大型的傳聲筒,巴不得讓全世界的人都能一起分享朋友的榮耀與喜悅。

但──

“這小冬也真是的,平常沒事也就算了,一有事,還真是嚇死人,驚動萬教,果然是一個大悶雷!”嵐春沒好氣地說道。

“嗯!”妍羽皺眉。“我打過電話給秦媽媽了,秦媽媽也沒說得很清楚,只知道跟這次婚事有關,小冬說在她回來之前不準進行婚事……”

“這麼說,果然是跟楚麒有關……”秋雅嘆道。“那天真不該輕易放過她,應該叫她把對楚麒的問題說清楚。”

妍羽搖搖頭。“楚麒是她的罩門,碰不得的,從以前就這樣,碰到跟楚麒有關的問題,她就開始打太極,寧願自己想辦法解決,也不肯跟我們討論。”

“怪傢伙!”嵐春嘴巴雖是這樣罵道,心裡則擔心那個衝動的女人會做傻事。“她到底跑去哪了?真叫人擔心!”

“你們兩個在那天聚會後有沒有再跟小冬聯絡?”妍羽望著她們。

嵐春搖搖頭,秋雅遲疑了一下才開口。“其實小冬有打電話給我……”

春、夏反應是立即的,兩人不約而同跳到她身邊。

“什麼時候?”

“她人在哪?”

“不是今天,是昨晚啦!”

“昨晚?”

“嗯!”

“她有說什麼?”

“她問我出國手續要怎麼辦?因為她從沒出過國,我以為她要問的是蜜月旅行的事,所以就稍稍跟她說了流程,不過後來我還是建議她去參加旅行團,這樣比較省事。”秋雅說道。

嵐春手輕點桌面。“她有說去哪個國家嗎?”

“美國!”

其他兩人面面相覷,不解冬蓉目的地為何會是美國?

※※※

“我真的想不出她出走的原因,而且還說要暫緩“婚事”,到底是哪不對?”

昱翔沒有插嘴打斷,任由楚麒叨叨絮絮地將他的困惑與不安發洩出來,直到楚麒唸了五遍“我真的不知道哪裡出錯了?”才開口。

“你對這個婚事有何看法?”

“什麼?”楚麒愣了一下。

“你想結婚嗎?”

“想呀!要不我那麼拚幹麼?”現在努力在工作上打拚,就是為了要證明自己有成家的能力和資格。

“那小冬呢?”

“她……”本欲立刻回答肯定的答案,可靈光一閃,想起他倆數天前的對話,再加上今早的留書“出走”,使他把到口的話吞下去。

“我……不知道……”

他抬頭看向昱翔。“小冬有對妍羽說了什麼嗎?”

昱翔聳聳肩。“好像小冬對“結婚”這件事還有些困惑……”

他急切地傾向前。“什麼樣的困惑?”

昱翔兩手一攤。“她沒明說,可是如果連你都不清楚,那你們兩個之間的問題──很、大、條。”

他靜了一會兒。“她是有些擔心結婚後扮演不好媳婦和妻子的角色,但……”

昱翔微皺眉。“這不像是小冬會擔心的事……”冬蓉一向動力十足,馬力全開,面對挑戰絕對不會逃避。

“沒錯!我也是這麼覺得,所以還笑她杞人憂天呢……”他已經開始後悔沒好好重視她的“婚前憂鬱症”。

兩個大男人暫時陷入沉默,各自思索、推理。

“有個問題我很早以前就想問你。”昱翔開口說道。

“什麼問題?”

“你為什麼會決定娶小冬?”

楚麒對天翻個白眼。“這什麼問題?我們交往了那麼久,不娶她還能娶誰?”

這個答案,跟妍羽口中轉述冬蓉的回答一樣,昱翔有些傷腦筋。

“你們的確交往很久,我很少見到青梅竹馬可以走到這個地步的,但你難道從沒對冬蓉以外的女生動心嗎?”

聽到這問題,楚麒倒愣住了。

昱翔端起桌上的拿鐵喝了一口,順便打量他的老同學。

楚麒五官端正,體格因為常打籃球之故,長得高大英挺,從他服兵役時可以被選為憲兵可見一斑,行事穩重,臉上總帶著和善的微笑,散發著令人信任的氣息。

很多人都喜歡與他做朋友,可也因為他個性好,本性善良老實,對朋友的要求不易拒絕,所以……在某方面而言,也很容易被人佔便宜,想當年,做研究時就喜歡和楚麒同組,可靠他罩了不少……

楚麒的女性緣極佳,對每個女孩都很和善,也極具紳士風度,受女性歡迎的程度不亞於他,只是,這傢伙也很不識趣的跟所有人表明,他早就有很好的、且交往了快“二十幾年”的女朋友,使得不少純情夢幻女人心粉碎了一地。

二十幾年!這人居然可以跟同一個女人打從包尿布即開始“交往”至今,從未變心,此等功力和紀錄叫人佩服,也令人嘖嘖稱奇。

當然!在見過冬蓉後,才對他們的狀況有所瞭解。

秦冬蓉不是什麼絕頂美女,但亮眼的五官及熱力十足的個性使得她就像一團火焰,跟她在一起時,只要不惹惱她,都可以感覺到叫人窩心的溫暖和舒服,反之,則準備被那團火焰給燒成二級燙傷吧──不是身體,而是心理上的。

但冬蓉與楚麒兩人相處情況又是不同的,與其說他們是情人,倒不如說更像是──親人,不過冬蓉卻也很明白的讓所有人──不分男女,都清楚──楚麒是她的!或許是出於不自覺,可不需任何語言,從她的表情、眼神以及瞬間所發射出的磁場和敵意,會使得“未經過她認可卻想接近楚麒的人”嚇得退避三舍。

哼哼!如果有不怕死的就去“惹火上身”吧!

可說也奇怪,楚麒對此全盤接受,從未見他抗議、反抗過,當然更有可能的是,在這兩人形影不離的成長歲月中,楚麒早被“馴化”,司空見慣啦!

想到過去些許片段,昱翔不禁搖頭低笑,或許每對情侶都有不同的相處模式,其實在冬蓉那樣無聲強勢下,卻也為楚麒擋下許多想佔他便宜的人,誰叫楚麒有時溫柔得會讓人想騎在他頭上。

可也因此叫人懷疑,是不是這份溫柔,混淆了他對冬蓉的真正感情?

這樣的疑慮存在他們幾個熟識的人心中,可誰也沒指明。

“應該……算有吧!”

猛地冒出的話,差點讓他口中的拿鐵噴出來。

“有?”真的還假的?這還是頭一回聽到,他不敢置信地看著楚麒。“你真的有看上過冬蓉以外的女生?”

“嗯!你“看上”的定義是什麼?”

“就是那樣,youknow!”昱翔傾向前。“什麼時候的事?”

楚麒微皺眉。“很久嘍,是高中時候的事了。”他到現在還是不明白昱翔“看上”的定義是什麼?好像跟他的有所出入。

“那你跟她──有交往嗎?”昱翔小心地問道。

楚麒失笑。“沒啦!苞她還沒到那種程度,而且也不可能。”

“為什麼不可能?”昱翔頓了一下。“是因為冬蓉的關係?”

楚麒沒有馬上回答,表情深思,只是用手輕輕畫著玻璃杯外的水珠子。

看那表情,有十之八九可以肯定……

“不完全是冬蓉的原因,我很喜歡那個女孩子,但那種喜歡不是……那樣的喜歡,youknow!”

咦?輪到昱翔傻眼,現在到底是拿誰的標準來看?

“可不可以說得更仔細一點,有點不太懂。”

楚麒開始抓頭。“怎麼說呀?”眼睛定在他身上。“你為什麼要問這個?這跟小冬離家出走有何關係?”

“說不定有啊!”

“怎麼會?都八百年前的事了,更何況小冬也不知道我欣賞對方啦!”

“你怎麼知道她不知道?”

“她怎麼會知道,我又沒告訴她!”

昱翔揉揉眉間,突然有點明白冬蓉為何會離家出走、想逃婚了。跟這頭看似聰明其實也很糊塗的笨牛待久了,人會變憨的。

他直直地瞪著楚麒。“你敢打包票,小冬猜不出你的心思?”

楚麒嘴巴張了張,可終究沒說什麼便合上,整個眉頭緊鎖。

昱翔傾向前。“說說看吧!聽到你對小冬以外的女生動心,還是頭一回,很叫人好奇。”

“那不算動心,是欣賞!”楚麒糾正道。“而且是很久以前的事情!”

“好!”昱翔從善如流。“那你“很久很久以前欣賞”的那個女孩是什麼模樣呀?”

楚麒思索了一下,已經多年不見,林彥青的面容有些模糊了。

“你知道日本有個女明星酒井法子嗎?”

“知道!”

“嗯……她長得有點像酒井法子,頭腦好,數學很棒……”他開始叨叨絮絮說了起來。

※※※

“她叫林彥青,是……呃!現在有幾屆畢業生了?”在校友會辦公室中,秦冬蓉坐在處理校友會務的小姐桌前。

“四十二屆。”校友會辦公室的小姐說道。

她掐指算了一下。“那她是三十六屆的,但她沒有畢業,因為父親是外交人員,啊!對了!她爸爸還擔任過家長會會長,因為被調去美國,所以還來不及畢業就去美國留學了,是個成績很好的女生,曾經代表我們學校參加中區數學競賽,還拿到了第二名。現在我想知道母校有沒有她的消息?”一口氣說完後,她重重吐出一口氣。

可等了一會兒,都沒得到回應,抬頭一看,發現辦事小姐正以奇特的表情望著她。

“怎樣,找不到嗎?學校沒有那些非正式畢業生的資料嗎?”雖然林彥青沒畢業,可也算是校友嘛!

“有點困難,如果她沒加入校友會,我們是無法有她的通訊資料的,你們這一屆都是在畢業前繳交入校友會的申請書,如果她是在畢業前離開學校的,那她一定沒有加入校友會。”小姐解釋道。

“這樣啊……”本來夠灰色的心情,如今更加沮喪了。

辦事小姐見她那麼煩惱,忍不住開口問道:“那人是你的好朋友嗎?”

這問題讓她愣了愣,該怎麼回答,與其說是“好朋友”,還不如用“情敵”二字還來得貼切,她勉強擠出笑容,不敢回答。

“你可以去找她的導師嘛!說不定她會跟導師有聯絡。”辦事小姐熱心建議道。

對呀!怎麼沒想到?一語驚醒夢中人,匆匆向對方道了謝,便快步走出去,往數學教師的辦公室衝過去。

※※※

秦冬楓猛地停住,令跟在他身後的同學撞成一團。

“你幹麼突然停住啦?”

冬楓沒理會,整個人趴在圍牆,極目往下眺。

“你在看什麼?”他的同學緊緊挨著他,學他往下瞧。

“是不是看到美女?”

“是不是五班的劉綺華?”此女是他們心中的偶像。

“真的?在哪?在哪?”尚未證實就興奮得爭先恐後。

冬楓看了半天,最後直起身子,眉頭緊鎖。

“冬楓,你到底在看什麼?”眾人隨他看了半天,依舊不清楚他被什麼吸引住。

“沒什麼。我好像看到一個今早宣告失蹤的人口……”

“咦?”其他人面面相覷,不解其意。

冬楓環抱著胸,悶悶地往前進,唉!應該是他眼花,畢竟他家那隻母老虎沒理由來這裡吧!

※※※

“那女孩子一定很多人追!”風昱翔聽完楚麒描述後做出了結論。

長得美、家世好,又沒有驕氣,平易近人,這樣的女生正是他們男生眼中的白雪公主,會將之當成偶像崇拜的。

“別人我是不知道,我們班上是有一大半男生都在暗戀她啦!”楚麒的思緒回到那段無憂的年少。

“哦?有沒有包括你?”

“我?”楚麒抓抓頭。“也不知道算不算?跟她在一起時,會挺緊張的,心跳加快,很怕在她面前出糗,手腳都不知道該往哪裡擺。”他閉上眼睛,腦海中浮現一張細緻秀麗的側臉,烏黑的髮絲隨風揚起,幾縷青絲拂到他臉龐,細細柔柔的觸感,夾著些許的芬芳……

昱翔輕嘆一口氣。“那就是了!”

“嘎?”

※※※

文中數學老師辦公室。

“你是……楚麒的女朋友!”楚麒高中導師吳坤成在打量她十秒後叫了出來。

離開學校六年,歷經大學和社會洗禮,她的模樣和氣質早就與高中時不同,沒想到老師還能在她報出名字前認出她來,可見她這個“楚麒的女朋友”有多讓人印象深刻!她暗暗在心中苦笑。

“沒想到老師還記得我。”冬蓉訥訥地笑道。

“怎麼會不記得?”吳老師笑咪咪的。“來,這邊坐!”

一坐定位,老師接下來開口說的話,卻差點讓她從椅子上彈起來。

“你是來送你跟楚麒的喜帖嗎?”

她吃了一驚。“老師,您怎麼知道?”

吳老師呵呵一笑。“怎麼會不知道?楚麒一直都有跟我保持聯絡,前陣子才打電話跟我報告你們即將要結婚的事。啊──喜帖呢?”

望著那伸出的手掌,她暗暗喊苦。

“呃,老師,喜帖尚未印好,等好了之後,過幾天再親手奉上。”

“這樣啊!好呀!唉!歲月不饒人,沒想到你們已經可以結婚成家了。”老師呵呵笑道。

不知該怎麼接話,只能掛上微笑應酬一番,談工作、談近況……即使臉上帶笑,心裡卻焦急得不得了。輕輕吸進一口氣,將心緒平復下來。“其實今天來這裡,是想向老師打聽一個人……”

“誰呀?”

“不曉得老師還記不記得林彥青?就是跟楚麒……”她話還沒說完,吳老師已經擊掌大喊。

“啊!抱歉,我忘了給楚麒。”

咦?她愣愣地望著他。

“多謝你提醒,瞧我這記性,過年時楚麒跟我拜年,聽到我說林彥青已經從美國回來了,便向我要她的聯絡方法,那時我把她的信件放在辦公室裡,所以答應他回學校後再告訴他,誰知這一忙,就大半年過去了!”

她閉上眼,不明白為什麼會突然有股涼意直從腳底竄到頭頂?

林彥青從美國回來了!楚麒知道這件事,而──他卻對她隻字未提!莫名的恐慌突然席捲了她。

看著正翻抽屜找資料的老師,她扭絞著手指頭。“那個……請問林彥青回來多久了?”

“快一年了吧!在美國唸完研究所才回來的,她很厲害,三年就把大學學分修完,馬上就進研究所了。”

林彥青頭腦好,是數學高材生,會走這樣的路線,並不稀奇。

“她現在在哪工作?”

“現在在X大的應用數學系當講師呢!放哪去了?我找找……”翻了一會兒。“在這!來,我抄給你。”

當她接過那紙條,竟覺得有些燙人。

“也要寄喜帖給她嗎?”

她擠出連自己也無法理解的微笑。“是呀!是該寄個帖子給她……”

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