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報告老師!”

地理老師從黑板前轉過身。“什麼事?秦冬楓?”

冬楓捧著肚子,皺著眉頭。“我肚子……”

“去吧!”不待他說完理由,她已經點頭同意。

“謝謝老師!”

冬楓飛快地跑出教室,直往樓下衝,課上了一半,人卻益發坐立難安,腦子裡盡是方才驚鴻一瞥的身影,好歹姊弟一場,還不致完全錯認才是。

何況今天是非常狀況,寧可錯殺一百,也不可錯失其一。

跑到一樓後,開始搜尋各處室,當他穿過中庭,欲到另一棟樓時,看到佇立在校門口的身影,連忙緊急煞車!

看到那側面,不是他家母老虎,還有誰?

見她伸手攔下計程車,他想也不想地立刻大喊:“姊!”

可已來不及了,當他衝到校門口,車子已經揚長而去了,他急得直跳腳。

“現在該怎麼辦?啊!先打電話回家再說了。”

“跟林彥青在一起,雖然會緊張,但是我喜歡聽她說話,因為她懂得很多。”楚麒追憶過去的時光。

“你們都在聊什麼?”昱翔好奇地問道,這可是兩人自結交為好友以來,楚麒頭一次談到冬蓉以外的女生。

楚麒微微一笑。“主要是數學和籃球。”

昱翔頗為吃驚。“很少有女生對這兩者同時有研究的。”

“是呀!冬蓉就沒辦法跟我談這個。”他扮個鬼臉。“她恨死數學了,對籃球更是感冒的要命。”

昱翔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這麼說,你跟她在一起,比跟冬蓉在一起時更快樂,更能談話?”

楚麒微皺眉。“從某方面來說,是這樣沒錯,但──”

“如何?”他不是有意想挑撥楚麒跟冬蓉之間的情感,可他想讓楚麒能想清楚一點。

“她們是不同的。”

廢話!“老兄,說點有建設性的。”

楚麒面容一整,仔細思索了一會兒,表情變得嚴肅起來。“你知道一加一等於二,二加零也等於二嗎?”

“知道!”昱翔耐著性子,忍著翻白眼的衝動。

“你有沒有發現,雖然答案同樣是二,可這兩者組合是不同的。”

“嗯……”唔!他大概有點明白楚麒的意思了。“那她們兩人跟你的組合各是哪一種?”

楚麒輕輕吐出一口氣。“當我與冬蓉在一起時,我們兩個各是“一”,可是當我跟林彥青在一起時,她是二,而我卻是……零。”

昱翔聽到這裡,眸中掩不住驚訝,突然發現,他這個老同學並不像他外表那樣的呆嘛!

※※※

望著那兩顆挨在一起的人頭,她內心充滿了沮喪。

依稀可以聽到他們的對話──

“設三角形ABC中,CA等於CB……”

“嗯!我們可以用切割定理來證明──”

明明說的是中文,為什麼感覺好像是在說另一個星球的語言?

低頭看著歷史課本,煩躁得一個字也讀不進去。

又來了!此刻的楚麒又像是在遙遠的宇宙,他的世界她進不去……不!是他和林彥青的世界她不得其門而入。

她抱著頭,嗚……她文史地理高分沒問題,可數學卻在及格邊緣徘徊,而為了維持這樣的水準已經耗費她許多心力,而那兩人所討論的數學,對她而言簡直是天方夜譚,使她有著強烈的無力感。

“小冬!”楚麒喚她。

抬起頭時,臉上的沮喪已被收起,好強的她不想讓人知道弱點。

“什麼事?”

“我們吵到你了嗎?”看到她抱頭的樣子,以為她嫌吵。

“不會!你們繼續。”她露出微笑,至於笑容中有幾分真意,心知肚明。“我只是在為清朝簽訂的那些喪權辱國的條約抓狂而已。”

條約?其他兩人過了片刻才意會過來。

“那些條約真的很教人生氣。”林彥青笑道。

望向“情敵”。“是呀!”她回之以禮。

林彥青真的很漂亮,皮膚白白女敕女敕的好像會掐出水來,雖然她的皮膚也屬白皙,可比較起來,品質就差很多,兩人站在一起時,她會不由自主產生自卑感。

撇開外表美,林彥青的內在也同樣吸引人,如果今天換成另一種狀況,假設林彥青對楚麒無“非分之想”,她相信自己會喜歡跟這個女孩子交朋友的。

可偏偏──林彥青並沒有掩飾她對楚麒的欣賞與好感,對於她對楚麒所採取的“寸步不離”、“緊迫盯人”的手段和目的也瞭然於心。

如果是其他女孩碰到這樣的狀況,根據過去的經驗法則,不外乎有兩種──

一種是自動打退堂鼓,退避三舍。

一種是更加挑釁。

自動退開的就不提了,想跟她硬碰硬的全都鎩羽而歸,原因無他,因為她背後有楚家媽媽支持著,楚媽媽對那些想“倒追”楚麒的女生,可是會澆好大一盆冷水。

但──林彥青不同,不選擇退,也不會進,相對地,如果她往前逼進,她便會往後退,滑溜得緊,偏偏她又可以頂著“數學競賽”的搭檔之光圈,名正言順挨在楚麒的身旁,與他討論、說話……佔據他回家以外的所有時間。

頭一回,她有種失措、恐慌的感覺,只能無助地看著林彥青與楚麒愈來愈熟稔的模樣,默契愈來愈好,交談的話題也愈來愈多。

而可恨的是,她對林彥青的感覺也是複雜的,雖對她的“侵入”感到厭惡無比,可在某一方面,亦對她升起欽佩和尊敬之心。

林彥青是這輩子她遇過最強的對手,也讓她備感威脅,因為到現在,她還沒想出趕走林彥青的方法,而更教她心驚肉跳的,是楚麒偶然望向林彥青的目光。

她毫不懷疑,楚麒是欣賞、喜歡林彥青的。

這個認知幾乎擊垮了她,但,她也清楚,楚麒心頭上那個“第一”的寶座尚未被搶去,在某方面而言,楚麒仍是重視她勝過一切的,所以,她絕對不放棄!

因此她只能採取最笨的方法,平常上課,他倆在同一班,她無計可施,可放學後,當楚麒打籃球時,她會在場邊盯看,一待他休息,便送水遞毛巾的。

而當楚麒不打籃球,得與林彥青窩在某個“安靜空間”討論數學時,她更是全程盯到底,既然無法參與他們的討論,就讀自己的書嘍,寧願悶到內傷,也總比沒在旁盯著,卻天馬行空胡思亂想他們的相處狀況好多了!因為後者足以將人逼瘋。

楚麒面對這樣的狀況,即使再怎麼遲鈍,也會察覺到些許不對勁,但因整個心思都投注在籃賽和數學競賽上,所以也說不出所以然,便任由她“跟到底”。

當那兩人一抽離數學,談別的話題時,她便會毫不遲疑的加入,即使是在提到最讓她痛恨的“籃球”也一樣,“籃球”常識不像數學知識那麼艱澀難懂,只要多翻閱幾本體育雜誌後,也可以大致瞭解“NBA”是幹啥的。此外,不懂也有好處,就是纏懂的人說清楚、講明白,非要對方將公牛與火箭隊之間的愛恨情仇解析個透徹。

常常不知不覺間,便會成為她和林彥青熱烈開講的局面,楚麒在一邊只能乾笑和旁聽,偶爾放炮一下。

說真的,如果今天換成另一個狀況,她和林彥青會成為很聊得來的朋友。

“今天討論得也差不多了,我們回家吧!”楚麒邊說邊收拾東西。

“好呀!”冬蓉熱切回應,今天身體狀況特差,大姨媽來的第一天,下月復又悶又疼的,兩腳發酸,若不是靠意志撐著,早倒下去了,好不容易捱到可以離開了!

“我們待會兒要不要一起去吃麥當勞?”林彥青突然開口邀道。

“不用了!”

“好呀!”

兩個截然不同的回答同時響起。

她和楚麒互相對看。

“你不回家吃飯嗎?”

楚麒笑道:“很久沒吃麥當勞,現在剛好也很想吃。”

罷好很想?還真有默契呀!她忍住氣。“楚媽媽飯都煮好了。”

“沒問題啦!我待會兒打電話回去,請她先幫我保溫飯,我現在吃很多,沒問題的!”他笑嘻嘻地說道。

看到他的笑容,她湧起想揍人的衝動,那她呢?他有沒有想過她?想到她該如何跟家裡交代?

“我不太想去耶。”雖是帶笑地講,可笑意卻沒有到達眸中,她死盯著他,希望能發揮多年培養的默契,可以讓他“意會”出她的拒絕。

“走吧!我們一起去。”他、毫、無、所、覺。

或許──如果──換成另一種狀況,她會說YES!但──

偏偏是林彥青提議的。

偏偏楚麒也附和了。

偏偏她不想在出了這個校門之後,還繼續和林彥青維持三人行的關係。

偏偏她今天特別累了,再也無法戴上面具應對……

偏偏……

當她視線移過去,和林彥青相對時,看到那瞭然於心、完全洞悉她想法的表情,更覺得沮喪無比,羞惱萬分。

如果待會兒她還是得拚命忍耐,跟林彥青同處一室,她怕自己會撕破前些日子的友善面具,不顧一切爆發出來。

可──現在不能呀,因為目前對楚麒而言是很重要的時期,他還要心煩兩種截然不同的賽程,她不想讓他難為,可她今天真的好累、好痛……

垂下頭,面無表情開始收拾東西。“我不想去,你要去就自己去吧!”她冷冷地說道,打死都不會吐出“你們”二字。

頓時,一股怪異的靜默和緊繃籠罩住他們。

楚麒不安地動了動。“小冬!去啦……”

“不去!”她背起書包。“先走了,再見!”看也不看他們一眼地便轉過身離去。

“小冬!你怎麼了嘛?”不理身後傳來楚麒急切的吶喊,她強忍著月復痛和在眸中打轉的淚水,頭也不回地往前走……

※※※

一跟零……

昱翔默默咀嚼這兩者的定義與差異。

“選擇做“零”也沒什麼不好,你會想積極努力往上爬,使自己有能力與對方立在平衡點上呀。”

楚麒從桌上牙籤筒中抽出兩根牙籤。“但同樣的,如果二是平衡數,對方也必須要退減到一,才能平衡,不是嗎?”他讓兩根牙籤呈十字形交疊著。“林彥青是很棒的女孩子,我欣賞她,也喜歡她,可那種感覺……是與冬蓉不同的。”他試著描述得更清楚。

“說來聽聽。”

※※※

X大

冬蓉站在校門口,X大的教學大樓位在半山腰,距離校門口有段好長的距離。

此時已近中午,天氣好得出奇,晴空如洗,不見半點白雲,太陽當頭在微笑……

冬蓉轉向校門守衛。“請問貴校有沒有可以直接從校門口到達教學大樓的交通工具呢?”

“呃,有校車。”守衛先生低頭看了看腕錶。“不過要再三十分鐘後才會回來。”

盤算一下。“差不多是我走上去的時間了。”有些洩氣地說道,她性子急,也沒耐性在這邊等個三十分鐘。

“步行的話二十分鐘就會到了。”守衛先生很好心地糾正道。

冬蓉微扯嘴角。“謝謝。”走了幾步又踅回來。“請問應數系怎麼走?”

“理學院在最上頭,你要走四十分鐘喔!”

倒抽口氣,四十……“好!謝謝!”

重重嘆了一口氣,很認命地,將隨身帶的長袖外套披在頭上,無視他人異樣眼光,開始進行爬坡工程。

X大的主要道路是依著運動場地建造,除了大操場外,籃球場是最受歡迎的場子,即使豔陽高照,依舊擋不住年輕人的熱力,任意在上面奔馳,揮灑汗水。

她忍不住停下腳步,注視那顆牽動她回憶的橘紅色之球──

※※※

豔陽下,悶熱的空氣催人慾眠。

台中市體育館卻正因舉辦全國高中男子組籃賽而熱鬧滾滾。

“……代表台中市參賽的文中正和北市的師大附中戰得如火如荼,兩隊的加油聲不絕於耳,師大附中包了三輛遊覽車下來,所以啦啦隊伍的陣容,一點都不輸給在地隊伍,相反地,在地隊伍表現不如預期,今年中區隊伍由一中和文中代表出賽,文中首度打入全國男子高中籃賽,可能因為過於緊張,所以表現失常……哎呀!籃板球又被搶走了,現在情勢對師大附中有利……二號選手正迅速跑向前去,裁判吹哨子了,上半場結束,目前比數是四十二比三十四,由師大附中暫時領先,以上是記者吳勝海在台中體育館為各位做的報導。”

中場休息十五分鐘,球場兩側的休息區中有截然不同的氣氛。

一邊是鬥志高昂,一邊則是垂頭喪氣。

師大附中的教練聲音高亢地指示說道:“對!就是這樣,保持這樣的氣勢和戰術……”

文中的教練語氣平和地安撫喪氣的隊員。“大家今天都太緊張了,放輕鬆用平常心去打。來!我們稍微修改一下戰略……”

當教練說完後,離下半場比賽還有五分鐘休息時間,隊員們各自喝水、擦汗,緊繃的氣氛依舊。

楚麒走到自己的包包旁,正欲拿毛巾時,身邊已遞來一條,是林彥青。

“謝謝!”他訥訥地接過謝道。

“打得很累喔?”

他輕輕點個頭,整張臉埋進毛巾中,雖然教練已面授機宜,可是他仍然很緊張。

“師大附中是去年的冠軍隊伍,此次參賽的球員有兩個都是去年參賽過的,你們都是第一次,所以別太緊張了,嗯?”

彥青聲音很柔、很好聽,但此刻說這些話,一點用都沒有……

不懂、不懂!為什麼今天會打得如此不順手,失誤連連?難道真的是太緊張之故?

深吸口氣,再次讓氣息平復下來,好!不要緊張,不要緊張──像唸咒一般,可是愈念心愈煩,目光與林彥青相對,她那充滿關心的面容令他回以虛弱的一笑,然後立刻別過臉去,壓力更大了。

怎麼辦?愈想求表現就愈失常!

冷不防一道冰涼兜頭罩了過來,令他驚叫了出來,趕緊移開臉上的毛巾,睜眼一看──

是冬蓉!而頭上的異物則是冰鎮過的溼毛巾,那冰涼令他精神為之一振。

“你來啦!”看到她的手微微發紅,心中一動,她可是為了把毛巾弄冰而讓手凍紅了嗎?

“真是遜斃了耶!”冬蓉的聲音不知怎地,變得有些沙啞,可嗓門卻依舊不小,而那幾個字瞬間讓整個休息室噤若寒蟬,所有人都把視線定在他倆身上。

“我從沒看你們打那麼差過,雖然我在學校看你們練球的次數不多,可今天的表現根本不能跟你們平常練習時比嘛,我在上面喊加油喊得快沒聲音,可是你們呢?哼!我看我這個外行人都可以打得比你們好。”

“你說什麼?”眾人心情已經很不好,被她這樣一念,個個全變了臉色。

冬蓉沒理其他人,只是一眨不眨盯著楚麒。“今天表現最差的就是你,別告訴我這就是你花了好幾個月練得要死要活的成果!”說到後來,她整個聲音都啞掉了,可見她之前是多聲嘶力竭地幫他們喊加油!

“想輸沒關係呀!只是抱著跑來“增加經驗”的心情也行,但前提之下,先盡全力嘛!你們這樣算什麼?”說到最後,那兩個字完全破掉,潰不成聲,那沙啞幾近無聲的嘶吼,以及佈滿整張臉龐的淚水,令所有人表情一變。

他完全呆住了,只能一眨也不眨地望著她。

林彥青忙拉住冬蓉。“別說了!我們先出去,他們就要比賽了……”

冬蓉甩開被拉住的手,抹去頰上的淚水,直直瞪視楚麒一會兒,然後再看所有的隊員一眼,便一語不發地轉身離開休息室,而林彥青連忙追了過去。

※※※

X大校園景觀普通,因近海之故,在海風吹拂下,兩旁的樹木較矮小,所以也就沒什麼林蔭大道,當冬蓉爬到理學院時,早已上氣不接下氣,滿頭大汗。

走進理學院內側的洗手間,那兒鮮有人跡,於是潑水洗臉,連番幾次後,熱氣才散去。

拿出手絹,擦乾了臉,望著鏡中的自己,整個儀容凌亂不堪,只能用“狼狽”一詞來形容。

額頭抵著鏡子,鏡面帶來短暫的涼意,她重新整理思緒。

往好處想,情況其實已經比原先所預定“出走”的行程好多了,本以為得坐飛機,遠渡重洋到美國去,如今卻只花幾千元和一個小時的車程就可以來到林彥青所在之地,時間與金錢的浪費已超乎想像的減少……

太好了!

把衣服理好,頭髮重新紮好,在林彥青面前,她總是會不自覺地以最好的狀態出現,或許是基於同性的競爭意識,雖然她沒有對方的氣質與才貌,但也不能差太多,待可以應戰的模樣出現後,她才走出廁所。

※※※

“喂!我媽給了我這個。”

楚麒看了看她手中那鑲著好幾顆粉紅色小藥丸的鋁箔片。“那是什麼?感冒藥嗎?”

她白了他一眼,沒事咒她生病吧麼?“不是!是避孕藥。”

他嘴巴張了張,然後,重重地嘆口氣。“你媽也給你啦!”

“也?”她的反應一級靈敏。

楚麒聳聳肩,從口袋中掏出一樣東西,冬蓉瞪著它半晌,彷彿那是怪物一般,然後伸出纖纖玉手,用食指和拇指將它拎了起來。“?”

“對!我媽叫我爸給我的……”他看了她一眼,隨即低下頭,臉孔有些赧紅。“以備“意外”的發生呀!”

這是什麼情況呀?不過也難怪雙方的父母會擔心,他們兩個都已不是小孩子,而是年輕氣盛的少年人,再加上兩人幾乎形影不離,老是關在房間裡,也不曉得在幹麼,誰也拿不準,這兩個小表何時會性衝動……

冬蓉將和避孕藥放到桌上,兩人並坐著,兩手支著下巴瞪著那兩樣東西,活像那是外星產物。

發呆良久後。

“你說我們現在要順著他們的意進行“統一”還是不顧一切的宣告“獨立”?”

統一就是“合”,獨立就是“分開”。

兩人皺眉苦思一下,彼此都才高一……

“我想還是維持現狀就好。”

“嗯!這樣也好……”

兩人相視,隨即大笑出來,笑得樂不可支。

那時──他們的關係還只是“朋友”,從未想過會有其他可能性。

※※※

“秦冬蓉!”猛地被人叫出名字,讓她有片刻無法反應。

慢慢地,她轉過身,站在身後的是一位美麗、穿著碎花洋裝的女子。

“天呀!真的是你!我還以為自己眼花。”

還沒看清對方的面容時,她已經被抱個滿懷,淡淡的茉莉香飄進她的鼻子。

“彥、彥青?”才踏進理學院中庭,就碰到她了,快得讓人有些措手不及。

“是呀!是我!”林彥青拉開一臂之距,細細打量她。“天啊!你幾乎都沒什麼變,我還可以一眼認出你呢!”語氣中有掩不住的驚訝和喜悅。

多年不見,她面容依舊清麗,風韻成熟,有種說不出的嫵媚,冬蓉不覺有些羞窘,與之比起來,她像極了男人婆。

目光落在她的裝扮,她穿著寬鬆的衣服,身材看似有些發福……不對!想起方才擁抱時所產生的異樣感,視線再往下移,她──懷孕了!

“你……你要當媽媽了!”震驚之下,忍不住月兌口叫了出來。

“是呀!”彥青拍拍她的肚皮,不以為意地笑道。“寶寶再五個月就可以出來見人了。”

“你……結婚了?”她驚訝得有點結巴了起來。

彥青失笑道:“當然呀!不然怎麼能有寶寶?我還沒開放到可以未婚生子。”她親熱地勾住冬蓉的手臂。“怎麼會到我們學校的?是來辦事嗎?啊!對了!吃過飯了沒?”

“呃!還沒……”冬蓉呆住了,只能任由她擺佈。

這是什麼狀況?沒想到隔了那麼多年不見,林彥青居然會以這樣熱情的態度招呼她,不僅和記憶中的印象差很多,而且……最重要的是,她以為林彥青會恨她!

可此刻的感覺,卻又……

莫非真應了那句話,時間真的可以改變一個人,也可以沖淡所有的記憶。

究竟是林彥青變太多?

還是她記錯?

※※※

“厚!人是跑去哪了?”冬楓著急地撥著電話,四處都找不到他那未來的姊夫。

“別也學著老姊一樣,玩出走的把戲呀!”他焦急地看著手錶,他出來上廁所也上太久了吧!老師說不定已經帶人到廁所去找他,看是不是掉到糞坑去了!

“唉!未來姊夫,你趕快出現呀!要不──你快被老姊給休了!”

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