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聲

“新郎楚麒、新娘秦冬蓉,請站向前來,兩位公證人亦站到旁邊。”主婚法官站在台中央。“楚麒你願意娶秦冬蓉為你合法的妻子嗎?”

“是的!我願意!”穿著筆挺西裝的男人喜氣洋洋地說道。

“秦冬蓉,你願意嫁給楚麒為你合法的丈夫嗎?”

“是的!我願意!”穿著乳白色套裝的女人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說道。

“行結婚禮,三鞠躬。”

“新郎、新娘交換戒指。”

當所有儀式完成後,法官面帶微笑對著他們說道:“雖說是老生常談了,但還是要說一次,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能結為夫妻,姻緣石上三生註定,是很深的緣分,願你們在婚姻中能互相扶持,互敬、互重、互愛,一起白頭到老──”

睜開眼睛,有片刻茫然,不知自己身在何處?腦海中仍存有夢中的情境,互敬──噗呼──互重──噗呼──互愛──噗呼──一起白頭到老──噗呼──一個好眼熟的男人,穿著法官衣服,對我跟我的新郎說道……

支起肘,一室的粉紅──好陌生的房間佈置……我在哪?現在的我是在真實世界中還是在夢中?睡意猶濃,模模糊糊思索著,直到聽見一道道規律響起的微鼾聲噗呼──噗呼──噗呼──

我揉揉眼睛,望向聲音來源處,直到看清了你的睡容……腦中拼圖才慢慢歸位,記起了自己此時此刻身在何處。

微微一笑,啊!原來是你發出的鼾聲弄醒了我。

不敢驚動你,小心起身走到浴室,潑了冷水在臉上,此時腦袋更加清楚了。

這兒是我們度蜜月的第一站──一處位在金瓜石,名叫“伊甸園之館”的愛情賓館,傳說──在這間旅館的蜜月套房過夜的情人、夫妻,會恩恩愛愛一輩子。

看了看腕上的表,此時是凌晨三點多,從我當眾宣佈願意成為你的妻,已過了十三個小時……

凝住鏡中的自己,昨日那嬌羞美豔的新娘妝已卸去,這輩子最豔麗、光彩奪目的妝扮都已成為最動人的回憶,日後想再看,只有從照片和錄影帶中回味了……

可即使如此,依然覺得鏡中的自己是全世界最美麗的女人,眉梢、嘴角都有掩不住的喜氣。

如果可以的話,真希望自己永遠能如今朝般的美麗。

點了一下鏡中的自己,便旋身,帶著急切,輕輕地回到了你的身邊。

你睡得很熟,完全沒有被我的起身給驚動吵醒。

是累了吧,從昨天一大早迎娶、拜天公,至法院完成公證儀式後,又到餐館去應付賓客,身為另一個主角的你,硬是被人灌下了好些酒……

抱歉,親愛的老公,因為我是美美的新娘,礙於要表現端莊、高雅的形象,所以沒辦法喝斥那些硬給你灌酒的“親朋好友”……知道你完全是硬撐地撐完整個喜宴,看到你送完客後,跑到廁所大吐特吐,可知我有多心疼嗎?

不過你放心,我已經記下是哪些人……君子報仇,三年不晚,不是嗎?

噗呼──噗呼──噗呼──

今天真的是累了,可望著你那略帶孩子氣的睡顏,睡意全無。

終於成為你的妻了……

同床共眠,從小到大,不知有幾回了,可今夜卻有著“第一次”的新鮮感及莫名的感動。

如果,幸福是有形的,我願意儘可能去搜集,然後滿滿的、一大把的送給你……

忍不住地趨向你,偷偷在你的唇上親了一口……

好愛你喔!在心中大聲地說著這四個字,有著濃濃的幸福感。

可突然有種不真實的感覺,我現在究竟是在真實世界還是在夢中?

夢中的一切都是如此幸福,可一旦醒來,發覺一切都只是假的?你的睡顏會不會變得可憎?原本如天籟般的酣聲會變成噪音,教人難以忍受?

我忍不住慌了起來……

總是這樣的──

每當事情變得順遂、幸福時,就會開始不安、擔憂了起來……

若你知道此刻我心裡的想法,必會笑我愛杞人憂天,但你不懂──我習慣把任何事想到最壞的狀況,也預設了該怎麼處理善後,然後以像感受奇蹟般的期待──發現事情沒那麼的糟糕。

我是傻,也愛胡思亂想,但,唯獨一件事就是不敢想……

你知道是什麼嗎?

那就是──失去你。

我永遠都無法做好失去你的準備……

怎麼辦?

眼睛莫名的變朦朧了,眨一眨,兩顆淚珠就這樣滴了下來,從手背慢慢滑下融進白色的床單中。

終於確定此刻是在真實的世界中,因為在夢裡,不會感覺到淚水的溫度。

我朝你偎了過去,迫切地想感受你的溫熱,你有所覺地動了動,也向我倚了過來,下巴貼住我的額頭。

閉上眼,感受在頭頂上的呼吸和起伏的胸膛,原本多感的心也再度沉靜了下來。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

證婚的法官說的話突然在腦海裡響起。

憶起在法院公證後,前往宴客的餐廳途中,你我在車上的對話。

我說:“百年修得共枕眠,你說──咱們前世是怎麼修得這一百年?”

你想了一下,然後笑說:“那故事會很長耶。”

我說:“沒關係,說來聽聽。”

“嗯!在遠古時代,我們可能是恐龍,一條是暴龍,一條是雷龍。”

這是什麼比方?霎時將我所有羅曼蒂克的想法淋上一層冰。“暴龍吃掉了雷龍?所以欠下生死債?”

“不是!雷龍太大了,暴龍吃不了,有一天暴龍跟雷龍剛好在同一處喝水,結果殞石掉下來,先砸到了雷龍,而在它下面的暴龍僥倖逃過一死,所以這兩條原本互不侵犯的龍開始有了交集。”你一本正經地說道。

你的話引發了我的想像力。

我說:“再投胎,一個是富家少爺……”

你說:“一個是伺候少爺的貼身丫鬟,天天伺候他更衣、飲食。”

我說:“再投胎──成了一頭牛。”

你說:“另一個成了牧童,天天牽著牛到處吃草、喝水。”

我說:“再投胎──成了一個專敲鐘的小和尚。”

你說:“那個和尚是東邊寺廟的,另一個是西邊寺廟的尼姑,聽到東邊鐘聲響了,也會敲敲西邊的這口鐘,提醒大家該做修行了。”

我說:“北家的俏丫頭……”

你說:“南家的俊兒郎……”

最後你唱起了“如果”──

如果你是朝露,我願是那小草。如果你是那片雲,我願是那小雨……

我倆在車上胡鬧了一陣,說得愈噁心,聽得愈開心,無論前世是如何修,不管有多少關係在輪迴運轉,至少修到這一世──我們成了青梅竹馬、成了好友、成了夫妻……

但願來世還是擁有這分緣,我殷殷切切企盼著。

憶起了年少曾愛極的一首詩,是夐虹寫的“海誓”。

忍不住開口對你輕吟道:

你是我小時候的情人,是我少年時代的情人

當我鬢髮如銀,你仍是我深愛著的情人

而我的手心,有你一束華髮,好像你的手

牽著我,走到寒冷的季節,藍色的季節

走到飄的古城,到安靜的睡中

當我們太老了

便化為一對翩翩蝴蝶

在道出這如誓言般的輕吟時,你依舊熟睡著,而我也安心了。

合上眼眸,緊緊偎向你,吸著你的氣息,嘴角帶著笑。

此刻只願──你夢中有我,我夢中有你,然後一起睜眼面對明日的晨曦……

──by秦冬蓉寫於X年X月X日

終於把“出走”完成了,但,心裡卻沒預期的輕鬆,本以為這本可以寫得很輕快,可在寫稿過程中,不知興起了多少次想“出走”的心情,很想把稿子丟了不寫,但書名已交出,截稿日已訂,所以就咬牙寫完。

原本預期這本“出走”有兩部分,一半是“老婆出走記”,一半是“老公出走記”,而“老公出走記”是先動筆的,約一年前,但因為那個那個、這個這個……

(ㄟ──你們知道的嘛!)就沒寫完,以致再次動筆,就先從“老婆出走記”下手,但這一寫下來,根本沒法五章就解決,所以未完的“老公出走記”就……就……束之高閣,留給自己欣賞啦!

終於把四季美女中的三個人解決了,剩下的嵐春,嗯!大夥兒應該都可以猜出故事是怎麼樣的,所以……我……我可不可以省了?

在初期設定中,閱讀順序應當是“出走”──“出軌”──“探索”──“解放”,但因為“產書”的順序錯亂,所以……

再一次以“青梅竹馬”為題材,有沒有人想跳出來說:“孟華,你現夠了沒?”嗯……如果說還沒,會不會被人K?

不好意思,我真的偏愛這樣的題材,因為我覺得純真時代所發生的感情是很純質的,當年華老去,依舊會懷念那最初的悸動吧!

看了這回的“出走”,不知會不會有人大喊──拜託!女主角居然會為這種“小事”而出走?

但大家可否有這樣的經驗?多年前做過的某件事,就像顆不定時的炸彈,偶爾爆開,刺得全身不自在,不禁會有種渴望,如果時光倒流,作法就會不一樣,至少──說不定──可以讓更少的人受到傷害。

我們無法預期這份傷害對別人的影響有多少?只能清楚自己的,或許別人已經不當一回事,但自己仍嘗著苦果;也有可能,自己不以為意,但別人卻認為那是天大的傷害……

牽一髮動全身,人際關係如履薄冰。

或許如因果論,今世欠今世還,今世還不了,來世還……

人生是由無數的挫折和受傷淬鍊得更加堅強和具有韌性,每次的抉擇,都在考驗智慧,即使時光無法再回流,可該認錯的還是別免掉,可以欺騙別人,卻別欺騙自己,至少未來處事時可以更加圓融,讓自己少一點遺憾。

冬蓉這趟出走之旅,是為了面對自己最深的恐懼與遺憾,不知各位朋友會在什麼樣的狀況下想“出走”?偶爾從自己的人生出走一下,回到起點,看看曾經錯過或遺失掉的路,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體會。

必於出軌CD二、三事孟華

在拿到出軌的CD時,差點喜極而泣,總算──

迫不及待將之放進CD盤中播放……

隨著出軌的序曲及演員對白流出,翻閱著印有劇照的簡介,也令我的心回到了二月份的演出──

有種淡淡的滿足感,也讓自己重溫了一場舊夢,一場沒有遺憾的夢……

在“出軌”舞台劇,音樂佔有相當重要的分量,除了在第二幕第三場,蘇拓宇誘惑夏妍羽那一段的邀舞曲是蕭邦的音樂(也就是大家熟悉的一○一次求婚的那首彈奏鋼琴曲),其他全都是美雅依著劇本和演員演出量身訂作的曲子、編曲。

所以在美雅的“出軌”音樂中,可以聽到愛情的幸福、彷徨、焦急、出軌、無奈還有……期待。

心情也跟著音樂,再走上一遭。

這回製作CD,也好似讓我歷經了另一場舞台劇的製作,再一次勞師動眾了一番──

首先是美雅央請她擅彈鋼琴的朋友們協助演奏,從練琴到錄音一切自己來。

再把演員們重新集合錄對白。

請朋友美雲設計CD盒封面以及簡介,再勞咱們出版社美術設計富如聯絡統籌、送印……

而頭一回製作CD的出版社,更到處尋找廠商製作,為了確保CD能完整送到朋友的手中,出版社對CD外殼更做了數度的實驗……

一陣人仰馬翻後,就是現在的成品。

對大家,除了說謝謝還是謝謝,有你們,才會有這份成果。

這絕對是一片值得收藏聆聽的CD,或許有許多朋友沒看過這出戏,但音樂真的很好聽,這是我敢拍胸脯保證的,要不,我也不會如此致力讓這份CD面世。

真誠希望大家都能擁有這片意義不凡的CD,一起分享這趟“出軌”之旅。

星兒的愛尋到真愛黃美雅

記得在一次為友人因為音樂會主持的事,往返的路程中,在車站巧遇為自閉兒“星兒工作坊”推動作品的良善工讀生,當時買下了星星、月亮、太陽及一顆心。

在月台上、火車上拆,在車票背面寫下了──星兒的愛尋到真愛。一種突然而來真心的期盼。這讓自己想到了為出軌這部舞台劇配樂時的點滴……

記得為“愛情”這首曲子構思時,覺得畫面的感覺是想著對愛情的甜美憧憬,但應該還包含一點點輕輕的、愁愁的……迴盪在空氣中,現在想來是否還包含了一些不確定性,不確定真愛是否到來,能尋到真愛想是──有情人心中最美麗的期盼。

從第一首曲子“出軌”開始,巴洛克的曲風將全劇的縮影表現在序曲上,“巴洛克”是古典音樂的一個時期,是音樂之父巴哈的年代,其音樂風格是華麗的、繁複的,希望象徵愛情的多面向、美好,其中又加入了雷雨的元素,想是若愛情出軌了,猶如被雨淋溼,或雷雨交加,但最後男主角的領略、努力挽回……愛情雖淋溼終可令風吹乾的。“情錯”是利用現代音樂的作曲手法及樂器音質的特色製造出四人重逢時內心的衝突與掙扎,拉高張力,結合當時的舞台燈光,將劇情推上一高峰。在“過期”這首曲子裡運用了一些些Jazz的元素,聽來一點點搖擺、一些些悔意在其中,期望將心深處那底線抽至檯面上來,讓音符猶如台詞的影子,如影隨形於舞台畫面中。

“出軌”這張CD出版後,自己聽著、聽著、想著,自己作曲時的情緒、鋪陳是否貼近每一位聽著CD的朋友的心,是否有一絲絲如自己聽時的感動,有聽到自己一絲絲的用心。出軌很清楚是在刻劃四位主人翁的愛、恨、情、愁,在自己情愁時曾為“真情”寫了一段心情……

或許是已經有太多的不捨和舍不下

當坦然面對時已無懼

曾經那樣的不捨那樣的心痛

那樣的舍不下那樣的痛徹心扉

很難再說什麼

其實也因為有這些不捨和舍不下

在面對自己時更是無懼

曾經那樣的痴狂

那樣的愛憐你徹底的夜不成眠

只為你在心底

當一切已成過往

我知道你仍在這世界的角落

即使你如流星

我知道你在

日子一樣在過

餅不去的是我對你

不斷嘗試音樂創作,是希望可以將許多的思緒以音符為情緒、為框架,構築一幅音樂版圖,也是因為對音樂的愛,期待可以和更多、更多的“你”同享音符之妙,妙者:一切美好之事。

畫音符的人

寫於辛已年仲夏

同系列小說閱讀:

四季心情 之冬:出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