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若要論起嘯南堡的傳奇,就得由數十年前說起。

話說當時嘯南堡仍是雍世翰當家,此人擁有滿月復才能,大刀闊斧地推展嘯南堡的營運格局,帶起了南方商機。

而原本尚能與嘯南堡相提並論的祈家莊,也在這經濟生態的自然汰換與牽制下,逐漸的沒落了。

三十年前,雍世翰的才情,教當時人稱江南第一美人的秦慧娘傾心下嫁,傳瀉一時佳話。之後,嘯南堡的所有產業移交到獨子雍莫離手中。正所謂虎父無犬子,雍莫離的才幹比起雍世翰更是青出於藍,他將嘯南堡發展到極致,儼然已經成為南方第一大堡。

若要說起雍莫離,年方二十七的他,比起其父親,故事更是精采難書。

他三歲時便名草有主,對象是父親生死至交的女兒,才一歲,仍嗷嗷待哺。

十七歲時,他奉父命與未婚妻子拜堂完婚,實踐今生鴛盟。

十八歲他識得情滋味,夫妻恩愛逾常。

十九歲他喜獲愛女,當了年輕爹爹,並正式接掌嘯南堡。

又一年後喪妻,年方二十的他成了鰥夫。

靶情專一的他從此不涉男女情事,將心思投注在嘯南堡的發展,並全心全意教養獨生女兒。

直到二十五歲那年,他意外見著了形貌酷似亡妻的女子單秋娘,在單秋娘的私心戀慕下,也就順水推舟地納為妾室,以便照料渴望母愛的幼女。

如此一來,大夥兒免不了要疑惑,既然他前妻亡歿,正室之位虛懸,為何只是納妾,而非娶妻呢?

嘯南堡中的下人,就曾不經意聽雍莫離隨口說過:“雍某之妻,今生唯一人而已,再無其它。”

原來呀!這深情男子,不只留著屬於亡妻的名分,就連在他心中的地位,也不曾讓誰取代過,即便是面貌相仿如單秋娘亦然。

或許是受不了夫君的冷情,空閨淒冷的單秋娘,在嫁為雍家婦兩年多的一個夜裡投井自盡。在那之後,隱約有流言傳出,說單秋娘在投井之時已懷有身孕,是一屍兩命呢!

一妻一妾,在嫁予雍莫離之後,全都沒有活過三年,於是愈來愈多的謠言紛紛出籠。有人說是雍莫離命硬,剋死了自己的妻妾;也有人說,這一妻一妾其實是雍莫離痛下毒手所殺害,凡嫁予他的女人,都不會有好下場;更有人說,這兩名女子其實都沒死,只是遭雍莫離所厭棄,才會拿死亡迷霧來矇騙眾人的眼……

流言啊流言,怎說得盡呢?

這成了南方最美麗的傳奇,加上神話一般迷詭的男人,更是人人所津津樂道的。

◇◇◇

又一個清寂幽冷的夜。

一道疾影如流光般迅速掠窗而過,空氣中泛開一抹若有似無的清香。

老僕人揉了揉眼﹐定睛再看。

哪有什麼黑影呢?八成是人老,眼也花了。

可這香味……嗯!今年的桂花比往年開早了些呢!

老僕人搖搖頭,帶著微笑關上了窗。

那道疾影躍上了屋頂,足不沾塵地飛過片片屋瓦,停駐在某個幽靜苑落前。

“女乃娘,我娘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孩子的聲音?

黑衣女子蹙了下細緻柳眉。她對嘯南堡的地理形勢沒有一丁點概念,才會在這偌大的空間中失了方向。

本該轉身就走的,但不知為何,那輕細稚女敕的童音止住了她的步伐,她不由自主地傾耳細聽。

“夫人是個很好、很善良的女人,心地好,人又長得美。”

“那我長大以後也會和娘一樣美嗎?”

“當然會。”女乃娘憐惜地撫了撫女孩的頭。

“那我要怎麼樣才看得見她?”女孩眨著清水般的眸子,小小臉蛋上寫滿了渴望。

可是,已經死去的人,如何能看得見?望著小姐期待的神情,女乃娘回答不出來。

這只是一個很單純的願望,一個期待見母親芳容的孩子,卻永遠也無法實現。女乃娘心頭一陣酸楚,擁住了女孩的小小身軀。

“如果娘在,她也會這樣抱著我嗎?”女孩偏頭又問。

“會的,一定會的。小姐,安歇了好不好?說不定睡著了,夫人就會入夢來看妳,抱著妳……”

“好,那我要睡了。”女孩乖巧的躺上床褥,讓女乃娘將被子拉上。“女乃娘晚安。”

“小姐晚安。”女乃娘輕聲道。

好好睡,希望妳今晚能如願夢著夫人。嘆息著在柔女敕的額際印上一記淺吻,女乃娘起身吹熄了油燈,走出房將門關上。

是該走了。屋樑上的黑衣女子看著女乃娘走遠,卻遲遲無法動作,在屋頂待了許久,直到身子不受控制,自有意識的翻身躍下,輕巧地推開了房門,見著黑暗中柔女敕清甜的小臉,她這才恍惚自問:她究竟在做什麼?

她是被這女孩渴愛的酸楚心情給感動了吧?

那樣的孤獨、那樣的寂寞,她懂的。

她是沒人要的孤兒,蒙義父收養,才有今日的南湘翊,所以,她只能以肝腦塗地來回報義父的教養之恩,不管他要她做什麼,她都不會有第二句話。

可是,每當夜深人靜時,她還是忍不住會想,如果她有父母,那麼,被人呵憐地護在懷中,又是什麼滋味呢?

她彎低身子,俯近女孩小巧的臉蛋。看來也不過才七、八歲,卻記不得母親的臉孔,記不得慈母的擁抱,她究竟是什麼時候沒了孃的?

黑衣女子想起這幾日聽來的街坊傳言。是真的嗎?她出生後沒多久,還來不及記憶那股被孃親深深呵憐的滋味,就被迫失去?這是多麼的殘忍!

她與這女孩,也算同病相憐了。

不同的是,她失怙失恃,而這女孩起碼還擁有父親的疼寵。

思及她這僅有的權利也將被剝奪,她的心底泛起一絲不忍。

可她沒有選擇,這是義父交予她的任務,她勢必得殺了雍莫離。

“對不起。”柔柔地撫上清恬臉兒,她低喃出歉意,“今生,是我欠了妳,來生我願加倍償還。”

“娘……”

模糊囈語自粉女敕唇兒逸出,南湘翊一驚,本能地閃身退開。

“娘……別走,戀兒想您……”

小手在空氣中著慌的模索、揮舞著,她這才發現女孩並未醒來,只是在說夢話。

戀兒……她名喚戀兒是嗎?

盯視著被那雙小手捉握住的右掌,她竟無一絲掙開的念頭。她試探地﹐宛如學語孩童般緩聲唸了一次,“戀兒”

“娘,抱抱戀兒,戀兒要娘”

孩提時的自己,是否也曾在睡夢中一聲聲地喚著娘呢?

她記不得了,一片空白的腦海中追索不出片段記憶,但是透過戀兒,她彷佛見著了從前的自己。

她知道這樣是錯的,卻無法控制自己的行為,俯身輕環住戀兒,頰鬢柔緩廝磨。“不怕、不怕,戀兒不怕喔!”

她不知道別人的娘都是怎麼哄孩子的,她只是本能地、有些生澀的以柔嗓安撫著。

或許是真的如願夢著了美麗孃親,戀兒唇畔泛起甜笑,安穩入眠。

鬆了手後,黑衣女子心頭泛起淡淡的酸意。

今晚,她給了戀兒一夜好夢,然而也在今晚,她不得不給她一生的噩魘……

珍重,戀兒。她喃喃地在心中說道。

今夜是個意外,往後,她們不可能再有相見的一天。

對不起,戀兒,妳要堅強。

再看了女孩一眼,南湘翊翩然旋身,如來時一般,悄無聲息地離去。

◇◇◇

離開戀兒的房間,黑衣女子憑著直覺,在悄寂的苑落中梭巡。

她心想,既然女兒住這裡,雍莫離想必也不會離此太遠。

平日不甚靈敏的直覺,此刻突然犀銳起來,她在一處熄了燈的寢房前站定。整個寬廣的苑落就只有這麼兩間房有人住,不難猜想,能住進這苑落的人是什麼身分。

手腕一翻,她抽出藏身的匕首,無聲地潛入房內。

偌大寢房內暗得無一絲光亮,就連微弱的月光都透不進來,她步伐頓了頓,微適應了闃暗的環境後,才輕緩謹慎地移向床畔。

床上的人呼吸平穩規律,顯然已經入睡,她持刀的手緊了緊,正欲狠狠刺下時,適應了黑暗的瞳眸在這一刻看清了他的面容。

動作一頓,她怔愣地望著他。

好俊的男人!剛毅的眉,看來過於冷情;直挺的鼻樑,看似高傲;薄冷的唇,優雅而冷銳這些看似尋常的五官,搭在他臉上,卻是不可思議的出眾絕倫。

很難用言語形容他的出色,他有一種攝人心魄的狂魅丰采,不只是俊,還俊得很有味道,一眼便教人烙入心坎,盡避此刻他只是靜靜的沉睡著。

這麼俊爾不凡的男子竟是鰥夫?

多麼令人難以置信。

瞥向他身側空寂的床位,她的眼中浮起一絲悲憫。

他是這麼的年輕、這麼的俊美絕倫,應是有數不清的佳麗傾心狂戀,若他的妻子還在世,必然也是戀他極深吧?

想這些做什麼呢?再多的女人愛慕他,也都不關她的事,她該想的是兩人的敵對關係。

輕細綿長的吐息,足以昭示他武學修為之沉斂與深不可測,這才是她需要擔心的。

她忽然能夠理解祈灝的憂慮了,這樣的對手,不能與之交鋒,否則,手下敗將無疑是她。

重新握緊匕首,她不再遲疑地深深刺下──

然而,出乎意料的情況發生了,本以為已經熟睡的男子突然翻身一躍而起,那致命的一刀牢牢地砍進床褥之中。

她心下一驚,抽出匕首,反應迅速地向他揮刀而去。

雍莫離自然不是簡單的人物,他先是側身一避,然後與她過起招來。

匕首的銀光閃爍中,他身形宛如游龍,招招致命殺機,皆被他巧妙化解。他反掌一擒,箝住持刀而來的手腕,那纖細的骨架令他短暫一愕,然而另一記逼來的掌風令他無暇多想,立刻回手承接。

內勁豐沛的掌力,令她一時招架不住,掌心一麻。

雍莫離趁隙揚掌探去,本欲制伏她,但是突如其來的發現,教他震驚不已。

“妳是女的!”

順著他滿是錯愕的黑眸望去,她發現他的大掌不偏不倚覆在她胸前的柔軟處。

“你該死!”南湘翊羞憤交織,揮開他的手,招招致命地攻去。

雍莫離很快的恢復過來,從容迎戰。

一個女人?這可有趣了!他倒要看看,是什麼樣的女子膽量恁地過人,有勇氣在夜裡隻身入嘯南堡,當起催魂女閻羅。

避過她一招,雍莫離作勢探向她的胸口。

想故技重施?無恥!南湘翊忿忿地閃避,豈知她料錯了,他只是虛晃一招,然後俐落地扯下她蒙臉的黑巾。

這是一招聲東擊西之計,可惜她領悟得太晚了。

她暗惱地瞪向狡詐的男人,他卻像失了魂般愣愣地望著她。

怎麼了嗎?南湘翊不解地回視他怔忡的神態。

她相當清楚自己有一副極美的容貌,但雍莫離並非等閒之輩,應是不至於為此而失常,莫非這當中另有隱情?

但這是殺他的最好時機,她不敢再有遲疑,再一次執起匕首飛快地逼向他。

“妳這個女人!”雍莫離險險避過,慍惱地低語,“要過招是嗎?好,我奉陪!”白痴才會任人宰割。他不再留情地欺向她。

相較於她不留餘地的襲擊,雍莫離的招式雖然凌厲,卻僅止於制伏她,並無傷人之意。

但人家可未必會感激,瞧!這不就攻向他咽喉來了,真狠!他若是反應慢一點,不死也會去掉半條命。

他決定自己受夠了,他還有女兒要養,可沒打算和她玩命!

雍莫離扣住襲來的奪命玉手,指掌自穴位點巧妙施力,一握一旋中,南湘翊只覺手臂一麻,再也使不上力。

“你──”她咬牙,不死心地用盡最後一絲內力,背水一戰。

嘖!不受教。雍莫離搖頭為她感到嘆息,他任她捉握住,另一手不輕不重地反掌往她肩胛處一拍,她頓覺胸月復一陣氣血翻湧,踉蹌一跌。

來不及鬆手,雍莫離就這樣被她扯下,雙雙跌至床褥上。

“妳這是在邀請我嗎?”他邪魅地挑眉,瞥視身下疊合的柔軟身軀,這才是她的目的嗎?嘖!早說嘛!他又不是不解風情的男人,她何必來這一招?玩出人命可就糗大了。

“你──”南湘翊惱恨不已,恨不得撕了他的嘴。

“嗯!妳知道的,我可不是隨隨便便的男人,要以身相許,也得先讓我鑑定、鑑定妳的條件,”說完,他的指月復隨著凝雪玉膚遊走,滑過雪肌玉頸,大有往下一探春光的勢態。

這人真是對亡妻眷念執著的痴心男子嗎?

不像,根本不像!要她說,她只會覺得他是一刻沒女人就會死的下流色胚!

先前對他的好印象一掃而空,南湘翊現在金後悔一開始為什麼沒有果斷俐落地殺了他。

指尖頓了一頓,雍莫離好為難地仰首道:“可是,月兌女人的衣服會不會很沒道德啊?”

她冷冷一哼。知道是很沒道德的事還不放開她!

“所以我決定……”話語一頓,他冷不防地道:“用撕的!”

還來不及錯愕,南湘翊便感到胸前一涼。

他、他──這個該殺一萬次的男人,真的撕了她的衣服!如果不是因為全身被他制住,她一定將他千刀萬剛!

大掌遊移在一片雪女敕肌膚上,望著身下玲瓏細緻的曲線,雍莫離的眸光驀地轉為闃暗。

“雍莫離,你放開我!”她深覺受辱,含恨瞪住他,“說什麼對亡妻深情不渝,你這個欺世盜名的偽君子!”

“調查得很清楚嘛!看來妳對我是真的很有興趣喔!”他不以為意,笑笑地挑弄她可愛的耳垂,她的耳畔、頸際很快的紅熱一片,於是他發現那是她最敏感的地方。多麼與眾不同的女子啊!

“誰對你有興趣!滾開!”

“吃醋啦?”他訕訕的道:“火氣別這麼大,和一個死人計較,未免有失厚道。”

這張賤嘴!她要殺了他,她一定要殺了他!

“雍、莫、離──”忍無可忍的,她使盡全身僅餘的力量掙扎,無法忍受他在她身上為所欲為。

他蹙眉。“妳最好別亂動,否則挑起男人的獸性,連我都愛莫能助了。”他半調戲半警告地說。

她僵直了身軀,不敢再妄動。

一個敢撕了她衣服的男人,沒什麼做不出來的,也許她還應該感激他手下留情,沒連兜衣也一併揭去,讓她保有最後一絲尊嚴。

“這麼怕我碰妳啊?傷人的小東西。”他俯低頭,輕緩的舌忝弄她的粉唇。

她羞憤地偏開頭,他卻不允,單手扳回她,烙下火焚般的狂吻。

“唔──”她死命掙扎,不願接受這樣的羞辱,但他技高一籌,很有先見之明地及時點了她的穴,然後以長指捏住下顎,強迫她啟唇,接受這炙人心魂的烈吻。

是悲辱還是其它?南湘翊分辨不出來,似有一團火在胸口燃燒,灼疼了她的心,燒亂了她的神志,讓她的意識一片混沌昏亂……

有一抹甜味在口中泛開,透過他的舌尖,一顆不知名的丹丸頂入了她口中。

她瞪大眼,驚恐的抗拒,但他不容拒絕,強迫她將藥丸吞入月復內,這才撤手。

“雍莫離,你好卑鄙!”一奪回發言的自由,她旋即破口大罵。

他很受教的點點頭。“我卑鄙。”

喲!她竟然罵人罵得這麼理直氣壯,原來夜半潛入人家房中,趁人沒有防備時偷襲,並不是一種卑鄙行為啊!好奇怪的標準,他實在難以理解耶!

“你到底給我吃了什麼?”

“春情藥……”她正欲張口,他又悠閒地道:“這東西我沒有。很可惜對不對?不然,我也好想喂妳吃。”

她氣得五臟六腑都在燃燒。她很忍耐地吸上一口氣,沒好氣的說:“不然呢?”

“穿腸藥。這個我真的有喔!不要懷疑。”

是嗎?早料到可能會有這樣的結果,她並不意外。南湘翊閉上眼,很認命的等待死亡的到來,至少死得乾脆,不必受他凌辱。

“有是有,可是我忘了放在哪裡了,很抱歉妳沒有機會品嚐它的滋味。”他一臉的遺憾,彷佛很內疚辜負了她誓死如歸的情操。

真笨呀!被騙過一次還學不會乖,他漸漸對她的資質絕望了。

她倏地睜開眼。“你耍我!”

耍就耍,還犯法嗎?總比大半夜拎著刀拿人當豆腐砍的傢伙上道多了。

“好吧!告訴妳,是化功丹。”

南湘翊連眉也沒挑。“然後呢?”她已經懶得情緒激昂了,反正一定還有下文。

“沒有然後了啊!”他眨眨眼。那真的是化功丹耶!

“你是說……”她當然知道化功丹的作用。

對於一般練功時氣血逆衝,因子道真氣衝擊血脈而痛苦無比的人,化功丹能暫時化去體內功力,然後再慢慢調節,將真氣導回正軌。只不過化功丹的煉製,需要數種難得的珍貴藥材,尋常人是一藥難求。

他居然將化功丹用在她身上,那不就表示,她如今功力盡失!

“還以為我在騙妳?”該信時不信,不該信時倒認真得緊。唉!果然不該對她的資質懷抱期望,她的確是沒救了。他搖頭嘆息道:“妳真是有夠笨了。”笨到讓他覺得是奇葩。

南湘翊的手緊握成拳,分不清是惱怒他的嘲弄,還是惱怒功力盡失的事實。她由衷希望此刻上天能打下巨雷,活活劈死這個混蛋男人!

“你到底想怎樣?”

“不怎麼樣,我只是想和妳好好談談而已,不必這麼兇,氣壞身子多划不來。”修長大手看似好意地拍撫她的胸口,很不小心的又吃盡豆腐。

“我們有什麼好談的?”她努力想忽視他毛手毛腳的事實,可是……這不要臉的傢伙都快模進她兜衣裡去了!“你現在又在幹什麼?”她咬牙切齒地吼道。

“啊?”被發現啦?他惋惜地抽回手,聊勝於無的繼續隔著肚兜撫弄酥胸。

她不斷的吸氣,再吸氣,忍耐度已經到達頂點。“你究竟想說什麼?”

“嗯……”他沉吟了一下,很認真地仰起頭思索道:“我還沒說嗎?”

被了!南湘翊幾乎氣爆了肺腑。“你何不乾脆一刀殺了我?”再怎樣都好過被他耍弄著玩。

“好了、好了,看妳的表情,我想我大概可以肯定,我是真的還沒說。”沒想到她資質差,連脾氣也差,唉!“妳想殺我,對嗎?”

她抿唇不語。只要不是白痴,都看得出來這一點,何必她說呢!

雍莫離挑了下眉。反正他也只是問好玩的,沒打算要她回答。

“很遺憾,我必須告訴妳,依妳的身手,再來個一百次,妳都取不了我的命。”

南湘翊默默地承受他的嘲弄。都生死由人了,還有什麼好介意的?

不生氣啦?真不好玩。放棄逗弄她,雍莫離正色道:“所以,我給妳一個機會。化功丹的效用只有一個月,在這一個月當中,不論妳是為了什麼原因而非殺我不可,先暫且放下一切,當個平凡人,一切全依我。”

“作夢!”她想也沒想便冷聲啐道。

一切全依他?他當她是妓女嗎?無恥至極!就算功力盡失,要殺他方法也多的是,她絕對不會出賣身體!

雍莫離玩味地揚唇道:“妳又想到哪裡去了?”

“你心知肚明!”

“妳該不會以為我會佔妳便宜吧!我是那種趁人之危的人嗎?”不是他要說她,女兒家怎麼思想如此不純潔。

“那得看你的手現在在做什麼!”要她信他?在他雙手直往下探撫的時候?

好象真的有那麼一點點缺乏說服力耶!雍莫離聳聳肩,很乾脆的收手,安安分分地支肘在她兩側。“這樣有沒有好一點?”

“然後呢?”

“我可以保證,沒有妳的同意,我不會侵犯妳的身子。只要妳在這一個月之內信守諾言,一個月後,換我允妳一事,就算妳是要我的命,我也絕不還手。如何?這樣的條件交換劃不划算?”

南湘翊不解地擰起眉。“為什麼?”

誰知他竟回了她一句很讓人吐血的答案,“好玩。”

再好玩也不必拿命來玩吧?“我真的會殺了你!”她強調。

他挖了挖耳朵,說道:“聽到了,不需要說這麼大聲,我又不會反悔。”

他真的不在乎?她眼露迷惑,低喃道:“我不懂……”他為什麼要做這種無疑是死路一條的承諾?

“不懂嗎?”他從容而自信地微笑。“我只是在賭,妳下不了手。”

這男人瘋了!這是南湘翊腦中唯一的念頭。

“我會下不了手?”他該不會忘了,她剛才有多努力的想宰了他吧!

“因為妳愛我。”他低低柔柔地說,像是預言。

他不只是瘋了,還病得不輕!她嗤之以鼻的說:“如果不呢?”

他的神情突然無比哀怨。“那我只好認命的把脖子洗乾淨,等著妳那把刀的光臨了。”唉!他沒死過呢!不曉得會不會太痛?

南湘翊想了一下,沒考慮太久,便毅然允諾,“好!”他想找死,她奉陪,賭注既是由自己所掌控的心,她是穩操勝算,還有什麼不敢賭的呢!

達成共識,雍莫離翻身而起,鬆開對她的箝制。

一得到自由,南湘翊坐起身,翻轉手腕活絡血路,並不急著遮掩衣不蔽體的嬌軀。反正模都被他模遍了,她還矯情什麼。

“剛才為什麼不下手?”雍莫離靠坐床沿,深思的眸光瞅住她。

聞言,南湘翊動作一頓,愕然仰首。“你打一開始就知道了?”

他眼含戲謔。“妳指的是某個蹩腳刺客,腳步聲大得可以把死人由墳墓中吵醒的事嗎?刺客姑娘,我還沒死,想不發覺挺難的。”

胡扯!她哪有發出什麼聲音,是他警覺性高得恐怖。她張了張嘴,最後還是閉口不言,任他奚落。

雍莫離深深地瞥了她一眼。“說呀!什麼原因呢?”

“不關你的事!”她別開眼,拒絕回答。她總不能說,是被他的“美色”所惑吧?

“像妳這樣,一輩子都殺不了我。”他冷酷且毫不留情的批評。

她抿緊唇,由著他嘲諷。

“教妳一點,如果妳真的打定主意要一個人死,就必須在第一時間果斷俐落的取他性命,絕不能有任何惻隱之心,否則死的人會是妳。”沉沉地說完,他站起身。

她錯愣得回不了神。他只是在教她如何保護自己,而不是嘲弄她?

雍莫離從櫃子中翻出一套女裝給她。“換上,我討厭黑色。”穿得黑漆漆的,活似在守喪,難看死了!

他少爺該不會忘了她是來殺人的吧?不穿夜行衣,難不成還把五顏六色披掛在身上,活似逛廟會?

何況他自己又好到哪裡去?房內隨時放著女人的衣裳,還敢說他不隨便,她想來就不爽!

叛逆心一起,她不馴地回道:“未必合身。”

只見他深黝黑眸閃過一抹魅光,她立刻意識到自己可能說了句蠢話。

丙然!

“這妳就不必擔心了,剛才我親自『量』過了,絕對合身。”他邊說,還不忘上下打量她穠纖合度的曼妙嬌軀。

南湘翊狠狠地吸了一口氣。她發誓,如果不到一個月時間她就衝動的殺了他,那絕對不是她的錯!

“我就是不要穿這種不曉得有幾個女人穿過的衣服,怎樣?”

險險接住被擲回的衣物,他似笑非笑地揚眉道:“怎麼?這回當真吃醋了呀?”

這──這死男人!她握緊了拳頭,頭一回發現,原來世上真有這麼討打的男人!

“彆氣、彆氣!這是我愛妻的衣裳,可不是外頭的野女人留下的。”

愛妻?她可看不出這從頭到尾只會佔她便宜的男人哪裡愛他老婆了,虧他還說得這麼順口,一點都不知“心虛”兩字怎麼寫。

再說,一想到這是“遺物”,她就一陣毛骨悚然,說什麼她也不穿。

“妳怕?”他要笑不笑地說,臉上寫著露骨的嘲笑。“別怕,我『亡妻』是很溫柔的好女人,不會跟妳計較的。”

“穿就穿!誰怕了!”她衝動地月兌口而出,但見到他的詭笑後,她簡直懊悔斃了。

是誰說“人爭一口氣,佛爭一柱香”的?由他手中接過衣裳後,南湘翊更是恨死了這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