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記

樓心月

哈囉!親愛的各位,久違了!首先,報告一下心月姑娘的近況。放心,本人一切安好,之前沒在921當中@#%,之後也沒有在納“怪”颱風中XYZ……唉!拿這種話當開場白,實在有點小無奈,誰教我要一聲不響搞失蹤,令關心我的小讀者們頻頻詢問呢?

這段時間,有少部分不知情的讀者來信問到,“心月,妳不寫書了嗎?”關於這一點,心月的回答是,“當然寫啊!不寫難不成等你們養我啊?”

其次,最常被問到的是──我擷取一段小讀者寄來的e-mail內容給你們看,你們就了了。

“妳、到、底、要、不、要、寫、石、昊、宸、和、展、織、羽、的、故、事、呀?妳耍我呀?我至少也問過兩次了吧?都給我裝作沒看到,《莫道痴心》中的225頁妳把有關他倆的伏筆寫下,而在《滄海紅塵夢》中的15、16頁,什麼叫做“我既然已經埋下伏筆,我就一定會寫”啊?妳這個宇宙無敵霹靂大騙子,竟然欺騙純潔無辜的小讀者!做人不要太缺德,不寫就說聲抱歉,就登個道歉啟事在妳的書序中,說自己不應該欺騙我們可憐被作家耍著玩的讀者。妳已經無心寫他倆了,妳說是不是?

等心月姊姊的信等得很辛苦的杏葳”

呃?呃?呃?連第幾頁都查清楚了,這要怎麼賴?不曉得……直接裝死有沒有用?(心月手頭上已沒有書,哪個人有,好心幫我查一下,看杏葳有沒有唬爛我好嗎?)

唉!好啦、好啦!我承認我很可恥,開了張芭樂票,企圖賴掉書債……

說到芭樂票,又想到依嵐小讀者說的──芭樂票別開太多,當心信用破產!如果開芭樂票的下場只是信用破產而已的話,我決定──跳、票、到、底!反正本人早沒有信用了。呵呵!(心月的臉皮真是厚得曠古絕今)?

誰罵我寡廉鮮恥?這我就要用力辯解了。人家是開了張支票,但可沒說是即期支票,我偏要說它是遠期的,而且兌現日遙遙無期。怎樣了?不高興你咬我啊!

什麼寡廉鮮恥變成強詞奪理?誰理你,反正就是這樣了,抗議無效,當庭駁回!如果你們堅持要討個承諾的話,那好吧!我只能說,哪天心情好、感覺對了,再看看吧!

再來我們談談這本《夢鎖南廂》。心月很任性,我承認,回想當初編輯姚姚來電,透露將開個新系列而熱情的邀我共襄盛舉時,坦白說,我很猶豫。

“樓大姑娘啊!我們這個系列的走向是笑中帶淚,很適合妳喔!在擬定作者名單時,我馬上就想到妳了。”姚姚的嗓音甜美的在電話另一頭說著。說不感動是騙人的,許久沒聯絡了,沒想到出版社依然記得有我這號小人物,但是感動歸感動,該有的理智與考量仍沒遺忘。

“可是……我現在寫作風格改變很多了ㄋㄟ,每次都會不自覺愈寫愈悲,如果妳還在期待我以的輕快筆風,可能會失望喔!”

“沒關係啊!妳要是能讓讀者哭得肝腸寸斷,就是一本成功的作品了。我們並沒有硬性規定妳一定要寫爆笑的東西。”姚姚持續溫柔婉約。

那──也對啦!明明輕鬆不起來的東西,硬要拗成那樣,出來的成果一定很怪。與姚姚大致討論過新系列的內容,也看了姚姚mail過來的楔子,發現當中還有些問題,畢竟紙上談兵容易,真正要執行又是另一回事了。

我想,我就是那種不適合寫系列的人吧!被太多的設定侷限住,會讓我有窒息感,無法從容發揮,壓抑遷就之後的成果就會變得很糟糕。

有了前車之鑑,心月決定隨心所欲,順其自然。楔子搭不上我醞釀的故事?好!拿掉。討厭三宮六苑,討厭宮廷裡的繁文縟節?好!也罷。背景不是我要的?好!也廢掉。與編輯一路ㄌㄨ到最後,幾乎是原有的設定全讓我給推翻了。編輯姚姚與麗秋始終給予最大的包容度,縱容心月的龜毛,給我相當大的發揮空間,就連原本是排定十一月的檔期,也配合我往後挪了,她們真的是很好相處的人喔!

至於其它三位作者怎麼寫?我不甚清楚,如果各位發現我這本書和其它三本搭不上關係,不需要覺得奇怪,反正──反正我就是那麼叛逆的人;但好歹四本書都有一篇共同的緣起。

完成了故事,有沒有達到編輯所謂的“悲喜交織”,我不知道;是否能得到讀者們的喜愛,我更沒有預知能力,只知道,在我任性的推翻掉小編所設定的系列背景後,如果效果不能讓看的人滿意,那就太對不起編輯的包容了。

當然,除了心月的《夢鎖南廂》,看倌們也還有其它選擇──淡霞的《花落東宮》,慕雲曦的《月照西樓》,梅貝爾的《雲戲北苑》,故事內容各有千秋,絕對精采,也是不可錯過的三本佳作喔!

最後呢!心月再附加上一小段驚險插曲。

在心月交出這本稿子的隔天,竟發生了一件慘絕人寰的事情──我、的、電、腦、中、毒、了!裡頭所有的資料全毀,必須重灌,而心月因為計算機很久沒有出問題,久而久之,也就沒有磁盤備分的習慣,也就是說,這本稿子若再晚個一天交出,就沒有各位手中的這本《夢鎖南廂》了。

這個教訓給了我們什麼啟示呢?

第一,千萬不要拖稿。瞧!會有報應的。就在那一刻,我強烈的感激自己速戰速決、從不拖稿的習性。

第二,千萬要懂得居安思危,別過了幾天安逸日子,就得意忘形。有備無患總是好的,我決定等一下就去買一大盤磁盤迴家。

第三……第三是什麼?對,第三是讓我們一起抱著這本在鬼門關前繞了一圈的《夢鎖南廂》痛哭以表慶幸。

看完這本《夢鎖南廂》後,感覺如何呢?與心月以往的寫作風格真的有一段差距吧?這樣的轉變,究竟是滿意還是失望?歡迎批評指教。

來信請寄“815高雄郵政34-35號信箱樓心月”收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