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盼雲,你過來。”纖雲遣退了幫她梳好頭的婢女,轉身朝盼雲展開雙臂。

“嘻。”盼雲開心的奔進纖雲的懷中。“好久沒這樣抱著大姊了。”

“小笨蛋,大姊現在抱另一個人都來不及了,哪還有時間抱你呀!”落雲在一旁嘻笑道,口吻亂曖昧的。

“哦?是──”她正想問是誰,腦海突然浮起一個俊挺的人影。“是他!段──段什麼去了?”

“段飛星。”行雲溫婉地接口,“纖雲弄巧,飛星傳很。大妹,你們很配,這段情緣可是上天的巧妙安排喲!”

纖雲含笑不語,須臾,“對了,”纖雲想起什麼似的,取出放在身上的鐘靈石,俱且無比的交到股雲手中。“這個東西叫做鍾靈石,盼雲,我要你答應我,從這一則開始,千萬別讓這顆鍾靈石離開你身上,好嗎?”

“為什麼?”抱著手中閃閃發亮的寶石,盼雲提出了她的疑問。

“別問,總之答應我就是了。”

盼雲執拗地搖頭。“我是單純了點,但並不代表我是傻瓜!”她又豈會看不出大姊離家的真正原因,可能就是為了這鐘靈石。

“相去不遠啦!”落雲冷不防的放了道冷箭,“你也知道你蠢了?”

“殷落雲!”盼雲氣呼呼地跳了起來,衝到她跟前質問道:“你什麼意思?”果然蠢──噢!不,是心思單純,很輕易就讓人給轉移了注意力。

趁著落雲和盼雲一來一往、唇槍舌劍之時,行雲靜靜走到纖雲身邊,輕聲問:“大姊,飛星──當真有恨?你可曾真正走進你的殷大哥內心深處,體會他的每一分悲喜、與他的心一同跳動?”

“我……”一語問得纖雲默然無言,她陷入沉思。

段大哥,你心中當具有恨嗎?

???

這段時日,段飛星因顧忌纖雲的名節問題,不敢與她太過親近。倒是纖雲,一逮到機會就往段飛星身邊跑,也不怕家中僕人議論紛紛的言詞。

不過,身為父母的殷家長輩倒是沒說什麼,所以段飛星也就放任自己沉溺於最後這份令他心碎酸楚的情意纏綿。

而纖雲在行雲含意深遠的提醒後,曾深思了好久,最後她不得不承認,她一直忽略了段飛星給她的愛一直含帶著淡淡的憂鬱,莫非,他仍害怕身上帶著詛咒血液的他無法給她幸福?還是他對他們的感情沒有足夠的信心?若真是如此,她會用行動向他證明,她夠愛他,並讓他明白,他就是她的幸福!

這一天,出乎纖雲意料的,段飛星居然主動到她房間找她。

“纖雲,你睡了嗎?”段飛星敲了敲纖雲的房門。

“還沒。”夜是深了,不過心頭想著地,難以成眠。“段大哥,這麼晚了,怎麼還沒睡?”

“想你。”他低低地說,目光深情地凝睬著她。

淡淡的紅雲染上了纖雲的雙頰。“我……”

“可願陪我觀月,共數滿天星斗?”食指溫柔地撫過她醉人的嫣頰,但不自禁地在她額際烙下一吻。

纖雲輕輕點了一下頭,將臉埋在他的胸懷。

細碎的腳步聲由遠方傳來,段飛星知道該放開她,但此刻他捨不得──

“抱緊我。”他輕聲叮嚀,然後提氣,施展他一絕的輕功縱身一躍,下一刻他們人已在屋頂上。

“哇,好刺激!我從來沒試過這種飛簷走壁的滋味,真好玩……”纖雲直呼過癮,開懷地輕笑。

“噓──”段飛星想也不想,壓下她有些得意忘形的玲成身軀,以唇封住了她亢奮的笑語。

一碰上她的唇,他就再也離不開了,他忘情的攫取她口中的甜美,盡情宣洩壓抑在胸口已久的酸楚深情。

纖雲閉上眼,用她的每一道呼吸、每一寸思維,細細體會他所傳達的熾熱情意。

纏綿的舌尖契合的共舞著,狂亂的心跳譜出一段激情的愛曲,迷濛的月光,撒在一雙多情人兒的身上,滿天閃爍的繁星,比起情人璀璨的深情,似乎也相形失色。

他多願時間就此停止,讓他們就這麼相擁著,直到地老天荒,沒有分離、沒有心碎,再也不用去面對現實的殘酷。然而,再怎麼不願,他還是得鬆開她。

“就算明知要付出慘痛的代價,我仍然不後悔愛上你。”今夜過後,他的世界將只有無盡的悲涼與痛楚,永難休止的相思煎熬將一生纏繞著他──至死方休!

“愛上我是件很悲慘的事嗎?”她放意曲解他的意思。

“不。”他目光深沉,“一生一世是幸福,短暫的擁有也是幸福,我心甘值願。”

意思很明顯了,聽不懂的是白痴!

纖雲卻有意裝迷糊。“好深奧幄,我不懂耶!”

段飛星迴過神來,牽強地一笑。“我是幸福的。”只不過,短暫的幸福之後,卻是悽楚與無奈。

甩甩頭,他拋開此刻不該有的低落情緒,翻了個身,輕而易舉的讓身下的纖雲反過來臥躺在他身上。

“段大哥,你說,我們現在這個樣子,像不像樑上君子?”纖雲眨眨眼,像個頑皮的小精靈。

“有哪個樑上君子會在屋頂上纏綿的?”

纖雲俏臉微紅。“如果可以選擇,你最想取走我家的什麼東西?”

段飛星不曾猶豫,即道:“殷家的絕色天仙。”

她心頭甜絲絲的,但仍矯情地說:“殷家三位千金,落雲、行雲、盼雲堪稱人間絕色,不知公子要的是哪一個?”

“我只想要一個纖雲。”他在她耳畔呵著熱氣,“我只在乎你。”

“面對我三個妹妹,你難道一點也不心動?”畢竟只要是男人,都會對她們的美貌驚為無人,纖雲很難相信段飛星不曾有過震撼,如果他先遇上的不是她,她不知道今日他的選擇還會不會是她。“她們都很美……”

“但她們都不是你,”段飛星打斷她的話,“我的心裡早已填滿了一個名叫纖雲的女孩了。”

纖雲甜甜一笑,柔順地將頭靠在他的肩上。“段大哥。”

“嗯,”他輕撫著她柔軟的髮絲,淡淡地應道。

“距離乞巧節只剩半個多月了。”

“所以?”

“你忘了?”她撐起頭來,不滿地望看他。

“什麼忘……”等等,乞巧節?七夕?“你的生辰!”他喊了出來。

“嗯!”她重重點了一下頭。“你會和我一同度過這個意義非凡的日子吧?”小臉逼近他,似要看守他似地望進他深邃如潭的黑眸。

“我……呃……”他含糊其詞,心虛地逃避她的目光。

“我不相信你狠得下心說‘不’。”她盈滿期望的眼神,似一顆重重的大石壓在他心頭,沉重得令他幾乎喘不過氣來。

“我只想和你度過這屬於情人的七夕夜,若沒有你陪我,我情願獨自忍受淒涼。”她幽幽然道。“從我懂事以來,我就一直很渴望過個最美、最浪漫的七夕夜,而今,我深知只有你才能辦到。”

一字一句,像一根根的針戳進段飛星的心坎裡,尖銳的刺痛鞭答得他疼不堪言。

能嗎?他有這個能力給她最美的七夕回憶嗎?他但願他能,然而……

“段大哥,你怎麼不說話?不回答就表示答應羅!”她自作主張的下結論:“就這樣說定了,不許反悔喲!”

段飛星不得已,只好違背良心的點頭。凝望她瞬間綻起的笑,他眼底迅速閃過一抹黯然──

纖雲,原諒我、原諒我……他在心底悲痛的吶喊。

彷彿看穿了他的心思,纖雲若有深意的輕吟:“纖雲弄巧,飛星傳很,銀漢迢迢暗度。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他們的情,刻骨銘心,他們的愛,纏綿悱惻,確實勝過人間無數。

“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她柔柔地望著他,是他多心了嗎?為何他總覺得纖雲那眼神似在問他,忍顧鵲橋歸路、忍顧鵲橋歸路?捨棄她,他於心何忍?

最後她下了結論:“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段飛星神情僵硬,心虛地別開眼。“怎麼突然念這闕詞?”

纖雲若無其事地笑了笑。“沒什麼,無意中突然想起這闕暗嵌我們名字的詞,隨口唸罷了。”

是這樣的嗎?段飛星不願多想,愈是深思,心頭愈亂。“夜深了,你該回房休息了。”他坐起身。

“不要,我想在你身旁多待一會兒。”她像個任性的小孩般,撒嬌地抱著段飛星。

“聽話!”段飛星不容反駁的加重語氣。

纖雲只得乖乖點頭,幽幽輕嘆一聲,依戀地偎在他胸懷。“真希望就這樣抱著你,永遠不要放手。”

一聲斷腸的嘆息同時也在段飛星心底響起,他又何嘗願意放手?

雙臂一銅,他緊緊地、不捨地擁住她,汲取著這最後的溫情。然後,他深吸了口氣,微微鬆手,將她攔腰一抱,翻身下了屋頂,一腳輕輕踢開房門,動作極為輕柔的將她放回床上,順手幫她拉上被子,修長溫熱的手憐愛地拂開她額前的髮絲,再輕輕滑過她粉女敕的嫣頰,呢吶聲輕如微風:“閉上眼,我等你睡著了再離開,嗯?”

溫存輕柔的細語,如一道催眠的符咒般,纖雲酣然如醉,聽話地合上雙眼,帶著一抹好美、好飄逸的笑容緩緩入夢──

段飛星深深地凝睇她醉人心魂的絕色風華,好似要將今宵的容顏,牢牢烙印在腦海,永誌不忘。

“我多麼不願就這麼離你而去,負了你,我的心比你更痛,如果還有選擇,我不會忍心傷你。我太明白你曾經是多麼快樂無憂的女孩,卻為了我一次又一次的傷心落淚,教我怎不心疼?錯就錯在你不該愛上我,我只會帶給你無盡的苦難,或許離開我對你才是最好的安排,你為我付出的已經夠多了!今後,天涯我獨闖,而你,繼續過你原有的平靜日子,再也不要為我傷懷了。”

癌下頭,他輕輕在她額前印下一吻,眷戀難捨地痴望了她一會,咬牙狠下心別過頭,自懷中取出預先寫好的信放在桌前,帶著滿心的沉痛與落寞--然而去。

???

棒日清晨。

“大姊,你醒了嗎?”落雲輕拍纖雲的房門,跟在後頭的還有行雲和盼雲。

“進來。”輕柔的嗓音溫雅地響起。

“大……咦?你在看信呀!誰寫的?”盼雲在一旁坐下,撐著下顎好奇地問。

“這還用問嗎?準是段公子寫給她,傾訴綿綿情意的。”落雲快人快語,一點也沒有女孩子的嬌羞和矜持。

“那倒未必,大姊?”行雲詢問地望向纖雲。

“你們說對了一半。”纖雲將信遞給行雲,獨自陷入沉思。

其餘兩人立刻伸長了脖子,將頭湊了上去,但見信上如是寫著──纖雲:

很抱歉,我負了你,相信你很明白為什麼。一開始,我就不該愛上你,明知要不起你,卻依然陷了下去,我不敢拿我們的感情去賭未來難料的變數,我更怕你今日義無反顧的選擇,會成了明日悔恨無涯的痛苦,你太完美了,完美到──我怕要了你會委屈你,所以,我代你做了決定。今生的我不夠好,所以選擇離去,如果還有來生,而那時的你仍然肯愛我,我定不再負你!

記得我曾問過你,若有一天我負了你,你會恨我嗎?你的答案撕碎了我的心!其實纖雲,如果恨意能減輕你的痛苦,讓你好過些,那麼我情願你恨我,至少,恨我比愛我輕鬆多了,是不?

並不是每一段愛情都能有緣相守,情深緣淺是我的無奈,亦是悲哀,對於一個註定孤寂一生的人,我何其有幸,蒙你如此衷心相持,實不該再奢求太多,更不值得你心繫懸念。令尊嘗言,裴幕凡是個出類拔羊的青年,也許他才是那個值得你託付終身的良人,請你試著用當初愛我的方式去愛他、接受他,別放走了唾手可得的幸福。

看過了信,三人同時擔憂地望向纖雲,她卻抿抿唇,幽幽柔柔地笑了。“韓大哥真是瞭解他,果然讓他料中了。”

“大姊──”落雲和盼雲同時輕喚,一臉愁容地挨近她,以為她受的刺激太大,一時神智不清了。-你還好吧?”不知內情的落雲,暗暗咒罵著:都是那個殺千刀的裴慕凡,要不是他,她的準姊夫也不會忍痛退讓。

裴慕凡!你就不要讓本小姐碰到,否則──

反正她就是決定討厭、排斥他到底了!

“你們別擔心,我沒事的。”纖雲安慰著咬牙切齒、怒氣騰騰的落雲。她當然沒事,這情形她昨晚便猜到了。

“那你心中也早有打算了?”冰雪聰明的行雲,一眼便看穿了她。

“嗯,我將隨他到天涯海角。”絕美細緻的臉龐,散發著無比堅毅的光彩。

其餘三人對望一眼,衷心祈盼著大姊的一片痴心能換得圓滿的喜劇收場。

???

幾天後的一個夜晚──

“哎呀!怎麼這回輪到你踩我的腳啦?”落雲痛呼。

“閉嘴,你小聲點啦!”盼雲很沒大沒小的瞪了落雲一眼。正所謂淑女報仇,三年不晚,一不小心,她就雪恥復仇了。

不用懷疑,前陣子曾上演過的戲碼,今夜又歷史重演了,主角同樣是那名膽大包天的小女子──殷纖雲。

“別鬧了啦!大姊,你快走,不然爹孃發現了,你就走不了了。”此話同樣出自於行雲口中。

“噴,行雲,你真沒創意,還是說同樣的話。”落雲道。敢情說話也需要創意?實際就好了嘛!接著,她又古靈精怪的說:“盼雲,別告訴我接看又輪到你抱著大姊說你好捨不得她?!”

哎呀!被說中了,真不好意思。盼雲瞼紅地垂下手,她正準備要抱了呢!

纖雲搖頭輕笑。“好了啦!我真的得走了,不然別說臥龍堡,我連家門都出不去。”就在她打開後門的同時──

“去哪?”

威嚴冷峻的嗓音由身後傳來,纖雲心頭一驚,和落雲等人相望。

她慢慢回過身來,戰戰兢兢地喊了聲:“爹!”

“哼!上回也不知道是誰說下不為例的;不乖乖待在家中等著見你未來的夫婿裴慕凡,反而持著包袱,該不會又想出去‘散心’了吧?”殷年堯凝肅的臉沒有一丁點笑容。

“我……”事到如今,不講實話是不行了──雖說講了也不見得有多少希望。“爹!女兒愛的人是段大哥,我不要嫁給裴慕凡,求爹成全,讓我去找他吧!”

“是啊!爹,你就別逼大姊了……”其餘三姊妹也挺身而出,紛紛代姊求情。

“你以為我會答應讓你偷偷從後門溜出去嗎?”就在纖雲失望垂下頭時,殷年堯突然露出一抹壞壞的笑容。“要走也得走大門,堂堂殷家大小姐,老是走後門,成何體統!”

“爹?”纖雲愕然抬頭,震驚得說不出話來。“你……”

“你以為為父的是這麼不講理的人嗎?既然你喜歡的人是段飛星,我有什麼理由強迫你非嫁裴慕凡不可?”他又說得更詳細些:“回房睡覺去吧!明天一早我會派人一路護送你前往臥龍堡。”

纖雲又驚又喜,如釋重負的吁了口氣,嬌嗔道:“爹,你好壞,這樣戲弄女兒,嚇死我了!”

“不嚇嚇你,難不成任你這麼無法無天的再次逃家,千里尋夫去?”

“爹!”纖雲羞紅了臉,簡直無地自容。

“好了,不取笑你了,”殷年堯疼愛地輕撫愛女的如雲青絲,語重心長地說:“段飛星這個男人很愛你,但也很固執,我讓你去為自己的愛情努力,但是幸不幸福就看你自個兒的造化了,為父的只能說,只要是我寶貝女兒的決定,我無條件支持!”

“謝謝爹,女兒……”纖雲感動得熱淚盈眶,無言以對。

“傻丫頭!”

案女相望,多少溫馨的親情,盡在無聲的凝望中。

第十章